广东、上海人如何看待强硬推广普通话政策?

     以方言为母语的人如何看待推普?
你葱药丸 ? 共要反,舔美犬更要反。
楼上有位说的很好,真正威胁方言的不是政府推普而是经济发展导致的外来人口的涌入。

本广东人表示,当年广州强行推普确实反弹很剧烈,但是政府的手最多也就能伸到学校教育和传媒领域,干涉不了百姓私生活。有小学甚至在校规里把“不能随便说粤语”和“不能随地丢垃圾”并列,很多家长都表示很生气,可小学生理你这一茬吗?走出学校书包一扔,和本地的亲友之间广东话张口就来。还有管控粤语节目,广东话节目本来大都是中老年人在看,电视上不放我跑茶楼里插个碟子或者公园里架个收音机咿咿呀呀唱粤剧,政府能拿这些人咋办?没办法。

但是粤语的影响力如何式微的呢?外来人口大量涌入后,本地的广州小孩发现没法和“新广州人”的子女用粤语流畅交流,无法判断对方出身的情况下只能优先讲普通话吧,这就导致了本来是广州人的俩小孩在熟识后也很难接着用家乡话交流,不习惯。(我大学宿舍一个佛山的一个广州的,我没听她们用粤语讲过一句话)一辈子说惯了粤语的老头老太太走进茶楼,面对外地来的年轻服务生,没法顺利地用粤语点餐,于是只能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普通话硬着头皮讲。(这种场景适用于任何服务业)

此外再补充一点,粤语式微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香港娱乐圈的衰落,好演员尽数流入大陆发展,保证粤语影响力的最后一块压舱石也被抽掉,粤语不复往日光彩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人是有惰性的,外地人來到粵語地區,他們仗着政府制定的政策,毫無羞愧的破壞當地文化,譬如:幾十號人在一起的活動,如果有一個外地人,他會要求整個場會轉換普通話,絲毫不會有打算學習粵語的想法。

我不反對公平的文化交流和競爭,何爲公平,即相互尊重,且沒有政策偏袒。

如果一個政府破壞文化,另一個政府破壞其它人權,讓我選一個,我會選後者,因爲反人類的政府終有一天會倒臺,但文化如果被破壞,可能就再也回不來了。

P.S. 我的母語是普通話。

補充:
語言不僅是文化,更是很多文化的載體,然而,有些人會說語言只是一個溝通的工具,如果只是工具,那咱也別推什麼普通話了,直接一步到位推英文,只用學英文一個語言,且可以全球通用多方便。
文化的斷絕,主因是南方各民族的軟弱,其次才是北方政權的騰籠換鳥、種族滅絕政策。二者也許是七三開。

粵閩吳楚等各地的朋友,遇到北方口音的便利店,你們為什麼要去消費,多走幾步會死嗎?就只有這一家店啦?遇到北方口音的的士司機,你們為什麼要坐上去,多等幾分鐘就不行了?網購的時候,刪選一下發貨地很難?淮揚菜不夠精細?本幫菜不夠鮮?粵菜不夠考究?

這樣直接、沈默的抗議,對你們很難嗎?北方政權有槍,你們有骨氣嗎?百年前,就是你們的軟弱,才在制定國語的會議上被直隸的委員霸凌,今天反而骨頭愈發軟,你們配生活在這片祖輩深耕細耘的土地上嗎?

北方政權不是語言斷絕的劊子手,北方殖民者也不是,你們這群懦夫才是。

更新:注意到有那麼多支持推普的大國國民,恭喜你們。只要有符合自己利益的一點點動機,你們比見了糞坑的蒼蠅嗡嗡得更響,你們若在殖民時代一定是各種百人斬紀錄的刷新大師。感恩這個時代,讓你們沒了屠刀,只能做一群在別人土地上乞食的流民。

你們跟小粉紅的差距,在於小粉紅可以為一個每月施捨它三四千塊的制度搖旗吶喊。這一點來說,小粉紅比你們無私許多,你們是一個個自私到骨子裡的大國聖人。祝爾輩生生世世做大國人的口糧。
“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这句话是最适合吴越人和南越人的,吴越人和南越人想要挽救自己文化的唯一途径只有独立建国。
巧克力布朗尼 實實交支持吳越獨立。
One does not inhabit a country, one inhabits a land.


任何指稱「方言價值不大」、「方言沒有用處」的,你有什麼資格替八千萬吳越人、六千萬嶺南人、三千萬閩語各系人決定他們講什麼話?憑什麼犧牲他們的文化,憑南人沒有北人多嗎?英文母語者不過四億,是不是也要拿槍頂着人家,要求「公務員窗口講普通話」、「地鐵不用英文播音」、「電視節目不準放英文」、「學校裏講英文要立壁角」?說推普不是主要原因,外來人口大量涌入纔是,君不見時上海灘山東、江北、徽州甚至廣東老版都要講兩句?如今跑到南方來橫行霸道,一句聽不懂一句講不來,還驕傲得很,你們這羣南蠻子,不是推普撐腰,還能是誰?

跑到人家地盤上頤指氣使,教導人家要如何如何,阻礙人家使用母語,污名人家文化,不是希特勒是什麼?不是種族滅絕是什麼?再等一千年去跟以色列一樣建國,搞個吳語、閩語、粵語復興嗎?縱觀歷史,根本就是中原人反復南下,以逃難、逃亂、鋤奸、繳匪等各種理由,擠佔、殖民、屠殺原住民,見肥了還要吸口血,末了還不忘構建一個自古以來——誰人跟你自古以來?

當然,現實地講,如今強行獨立很困難,文化、語言甚至血統融合也不可能逆轉,但至少尋求邦聯制或類似機制,除少部分全體保留權力,各自治體須有權決定自身事務,且不得干涉其他自治體。通用語可以保留,有其價值,但不得凌駕本土語言之上(尤其不得排他),其性質必須明確,供溝通使用之功能語言,就如學習英文一樣,會講、能懂即可。
粤语地区已经比捞佬入侵到一点都不剩,深圳好意思讲自己广东么?无一个识讲粤语,全部外地捞佬,粤语系世界影响力,系其他方言可以比的吗?
大頭波波奶茶 新注册用户 不是很喜歡說話,也不是很會說話
為什麼您會覺得,一定要有高考這種東西呢?或者是說,為什麼您會覺得高考一定要全國推廣全國通用呢?如果妳有認真思考過這個問題應該能明白妳這種想法和中共那套大一統沒區別。

首先,一門語言沒有優秀和不優秀的區別,我不會覺得粵語是優秀語言我也不會覺得普通話是優秀語言。此外,身為南方人,我有權利質疑普通話在我的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所以在妳之前的回答裡「在學校講普通話沒什麼不好,回到家依舊講方言」這種說法我是不認同的。難道妳是覺得用方言就教不好中文了嗎?還是說,普通話想壟斷漢語的定義呢?

這樣講吧,方言地區的人為什麼會有自己是中國人的這種觀念,無非是自古以來一直在中央集權下通用一套書寫系統,生活習慣和語言的表達方式又是千差萬別的,如果方言地區的人能和韓國日本一樣用自己特有的「粵文」「閩文」,他們會有自己是中國人的這個觀念嗎?其實我想表達的是,在粵語區就努力學粵語,在閩語區就努力學閩語,在普通話區就學好普通話,不要列出一套標準讓所有地方的人都學習都要遷就著普通話,實在不行就講英語,那什麼是標準漢語?普通話是嗎,粵語是嗎?閩南語是嗎?我想都是,但都不能代表標準漢語,所以我會認為,放棄推普,打開市場,讓英語成為除在地語言外的第二語言,才是正確的選擇。
ikuyui 怀着绝望的心,做有希望的事。香港加油!
外来人口涌入+外地官员当政。然而使得硬盘人口涌入的政策,又是硬盘官员搞的。

别问,问就是“鱼素鸡七喜”。
後清帝國 又復辟了?
赤略略的文化侵略(笑),不反對用官語,但也別讓新一代的廣東人不會講粤語啊
让方言消失的不是推普,是经济发展导致的外来人口的涌入。如果当地人再使用方言交流的话没法跟外地人交流或做生意,从而阻碍经济发展。
你去看看一些人口外流的三线小城,即使在强制推普的情况下当地人日常生活中还是说的方言。普通话跟方言相当于英语跟法语或西语这样。
Chiang 光復廣東 時代革命  廣東獨立 唯一出路  驅除共匪 還我廣東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香港獨立 唯一出路  驅除共匪 還我香港
在本地都還是說粵語 沒什麼好看待的 就像移民去外國要學人家本國語言一樣啊 simple logic

我就最最最最最討厭要本地人去適應外地人的那種說法 不喜歡可以 GTFO!
没有强硬推广吧,只是在学校说普通话而已,如果没有这点规定的话很多人可能永远都不会说普通话,这样对于他们与外地人交流是不方便的,他们在学校之外的地方都是随便说什么话的,我觉得在合理范围内
麦子 黑名单 高声望账号无法登陆了,从零开始,请大家帮我提高声望。
广州和上海都差不多,推广普通话是小事情,但是人口流动没办法了。

从孩子出生的医院的医生护士,到早教、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的老师们,再到外面饭店服务员、外卖快递员,平时打车的司机们,小区物业的保安,外面补习班的教练们,基本都被外地人垄断了。

所以除了自己家里,外面用方言的机会几乎不存在了。

更多情况是因为种种原因(不在这里展开,这里的劣质女拳也不少,说多了也容易引发争执),现在上海、广州等地的本地人和外地人通婚的比例越来越高,这样就直接导致了下一代的孩子基本只能是普通话了--一样的,比如在上海,一个湖南人和一个安徽人结婚了,孩子只能说普通话。

尤其现在情况下,各大学加大录取外地人的比例,也算是加速融合(比如复旦、上海交大、同济等顶尖大学在外地的录取百分比远高于20年前)。再加上他们从各地到了上海,绝大部分留在上海(广东亦然),进一步加速融合。

所以比较悲观地看,再过20年,在上海想听到上海话吵架,想听见广州人用粤语吵架,可能和今天在深圳听见粤语吵架的概率差不多了
飛躍瘋人院 ,天滅中共
講句實話 我作為地道廣東人, 我並不太喜歡廣東話包括中文字體。還是全盤西化 英語第一最好 
tommyli123 三民主义与基督信仰拯救中国
中国政府一向崇拜秦始皇的中央集权大一统思想,所以巴不得全国所有人都说一种话,有一种思想,服从一个核心,甚至所有商店使用一样颜色字体的牌匾。奴化民众的人就是不会喜欢多样性,因为太多样就会使人民有地方群体意识,专制者就不好统一集中管理。秦始皇尚且只统一了文字,不干涉人民的言语,中共建政后不断地消灭粤语、吴语等南方汉语,此极权主义远甚于秦始皇。
共匪摧毁文化,语言,只要有利于某些人,这些人就高呼支持,不在乎一个文化的消失。
这些人中品葱都占不少啦
与这些所谓反共,民主,还支持共匪摧毁文化的人耻于为伍。
反共,民主,只不过他们不是赵家人罢了。
共匪文化已经入侵到了每个人的骨子里,真可怕。
中国不分裂,我看不出任何希望。
LavieQian 新注册用户 喜怒無常 傷春悲秋 陰陽怪氣
說個自己親身經歷的事情
有一次去浙江台州,我很想找到一個地圖上沒有的地方在哪
問了七八個路人,他們說的話都有濃重的當地方言的味道導致我一句話都聽不懂,最後我只能自己硬著頭皮一棟棟樓找
那麼問題在於
“如果我們的語言和文字無法共通,那麼我們應該如何交流呢”
學習一門外語的成本是非常高的(在外地人看來,粵語和日語,英語其實是沒甚麼差別的)
從另一方面看,普通話作為大一統的工具,其實也促進了民主化交流的效率
所以我支持推行國語,就像我支持推行日語,英語
粵語這種類似於“古拉丁語”“希伯來語”的古語言,其實更適合用來風雅和研究
胡泽平 为历史的进程,做一点微小的工作!
其实是不大所谓的

广州白话其实是珠三角地区的方言,广东其他地方又有多种方言,真正说得好粤语的人不多。

广东人的粤语电视节目或者粤语歌无论做得多好,受众都很有限,反而普通话节目、歌曲所有人都能接受,这样强推粤语就有点左右为难了。

真正杀死方言的不会是政府,关键还是实用。
主要问题是吴语和粤语没有一个独立的政权。对于吴语来说更严重,吴语内部有些分支都不能互通,限制了吴语作为lingua franca的可能。如果类似欧洲国家近代那样,有一个吴语的国家性政权制定吴语标准,才会改善这个问题,不过代价是小众的吴语分支消失的更快。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随着时代的发展语言的种类本来就会越来越少,语言种类最多的是非洲和亚马逊的原始部落,有的地方甚至一个部落一种语言。
语言这东西就是用来交流的,就算没有你肥,换国民党也一样会推广普通话,而推广普通话就必须要扩大普通话的基本盘,从而带来的必然是方言的式微。由于音频保存技术的普及,语言标准音的推广变得简单很多才是千百年来这个时代方言不再吃香的根本原因。
Kindergarten 黑名单 桂芝要玩
大一统下方言消亡是必然,还是早点推动粤语沪语字母化为独立建国做准备吧。
这就是党的大一统政策鸭。
先从语言上进行统一,赵国感觉现在香港的文化影响力相比于之前大大降低(当然大陆更废)。
同时普教中的学校也比以前多了,赵国就要加速在广东的语言政策。两地并行推普。
Get_right 脱支先锋
这属于天朝政策特点之一,楼主没看到的是过两年的类似“保护方言”的东西,我就是上海的,显著地突出了天朝官员干事情会自相矛盾的一大特点。
广东的情况是类似英语=方言,法语或西语=普通话。一般广东佬对北佬没什么好感,所以日常会话都用的本地话。倒是国外家乡话有被普通话和粤语取代的现象。


粵閩吳楚等各地的朋友,遇到北方口音的便利店,你們為什麼要去消費,多走幾步會死嗎?就只有這一家店啦?

Couldn't agree more. Monolingual Mandalorian Speakers are bring TOTAL CATASTROPHIC RESULTS to the people of many places of Ghyna. These people are BAD HOMBRES which they don't give a F#%& to local culture.
粤语地区已经比捞佬入侵到一点都不剩,深圳好意思讲自己广东么?无一个识讲粤语,全部外地捞佬,粤语系世界影响力,系其他方言可以比的吗?

The Mandalorians in Some Chunk should came to Hong Kong for some TREMENDOUS A$$WHOOPING during the Linguistic Carnage.
外来人口大量涌入后,本地的广州小孩发现没法和“新广州人”的子女用粤语流畅交流,无法判断对方出身的情况下只能优先讲普通话吧,这就导致了本来是广州人的俩小孩在熟识后也很难接着用家乡话交流,不习惯。(我大学宿舍一个佛山的一个广州的,我没听她们用粤语讲过一句话)

Your friends are turning into BAD HOMBRES. It's time for them to U-Turn!
一辈子说惯了粤语的老头老太太走进茶楼,面对外地来的年轻服务生,没法顺利地用粤语点餐,于是只能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普通话硬着头皮讲。(这种场景适用于任何服务业)

These Monolingual Mandalorian Speakers should be re-entering the workforce by passing language tests, or otherwise-- "You're Fired"!

#ItsNotEnglishItsTrumpish

In this house, we speak the King's Diddly! --Ned Flanders, The Simpsons
感谢推支普 推支普是我反共反支脱支的trigger 感谢推支普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理性的说,虽然骂声一片,这方面我比较挺中共……呃……谈不上,只是方言太麻烦了,交流太不方便,太小格局。

我觉得方言应该保留,但……设想你去打客服,去营业厅、商店,都是方言,那就……惨了,啥事都别办了。
京A 和平 理性 非暴力
只要香港还在,tvb不倒,香港艺人还继续唱广东歌,那么即使粤语式微,但不会消失。就像加拿大那边,法语永远不会被英语替代,粤语本身就不应该有那么强的影响力,只是以前香港强势,再加上广东多年的经济第一,才把粤语托起来。粤语回复到它本身的地位我觉得挺好的。
汉语有特殊性,写法统一(简体正体也可以算是统一,很微小的差距),读音各异,对每个汉字的各种读音都是平等的。
BENFIT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2020
推广普通话我作为一个内蒙人觉得还可以,又不是推广东北话推广北京话,四川河南湖北湖南方言我还是差不多能听懂的,听不懂的就是听不懂,内蒙还有蒙语人口,基本都会普通话
无所谓,甚至考虑为什么不强制推广英语?是那种占据1/2以上教学时间的英语。
oeirjsd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的
一个国家有一个共同的语言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的。只要不强迫人们抛弃方言,在学校里用普通话教学我觉得也没有问题。美国也是很多情况也是在学校用英语,学生在家用自己的语言交流。
mizuo 移民德国后更向往瑞典的黄左。我是左,不是你口中的毛左和小粉红的极左(形左实右),不要把瓦房店的假左来代表其他国家的左,靴👢!
就现实状况而言,我建议上海的小孩子不要学上海话,学英语法语西班牙语弗拉芒语&!@#¥%……*(,
爱慕拆腻子8964 我愿荣光归香港 光復香港 时代革命 19890604 天安门屠杀
能怎么看 难不成逼着推行还能反抗不 当年听说广州反弹力度挺大 现在我看谁敢提出来立马就进去了 别遑论反抗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没有十多亿心甘情愿的奴隶,中共的统治能这么稳定?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26
  • 浏览: 13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