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製造出了「新中文」嗎?

中共建国後,出現了大量中共官方用語,是違反了中文詞句的構造規則的(即文法錯誤,例如缺少主謂賓語、名詞動詞形容詞不分),而這種情況後來擴展至民間和整個社會,形成了一種「新中文」。

你認為這種「新中文」是中共製造出來的嗎?

還是因為隨時代演變,大量民眾脫離文盲但缺少中文文法教育而出現的?

連登看見有人分析「新中文」說得不錯,轉載過來,更新:

以性質分類

1. 短話長說類

1.1 弱動詞 / 動詞名詞化:好端端一個動詞,硬要另加一個常用動詞在前:「實施」強姦,「進行」對話,「作出」貢獻等。

1.2 濫用形容詞: 如「廣大」同胞,「嚴正」聲明,「重要」講話等。

1.3 近義連稱:把意義相近但不盡相同的近義字詞放在一起,久而久之使詞義變得模糊:冤假錯案,偽劣假貨,打砸搶,嬰幼兒等。

2. 縮略至無法辨義類

如「非典」「人流」「立交橋」等,近乎不可理解。

3. 詞義轉變/詞語合併類

3.1 借用近義詞

如「打造平台」,「釋出善意」等:善意不是毒氣,不是release出來的,借用近義動詞,久而久之詞語便愈來愈少。

3.2 詞性 (parts of speech) 轉變

名詞動詞形容詞不分

完善 as a verb: 不斷完善制度
便利 as a verb: 極大便利了內地學生赴港深造
專政 as a verb: 把某某專政掉

3.3 完全相反意義

如「人民民主專政」「和諧」等

3.4 自創語意不清複合詞語類

把詞語合併,一來使意義含糊不清,二來删減詞語。如申領 (申請?領取?),法規 (法律?規定?),調研(調查?研究?)

4. 暴力語言類

凡事以「打」為先,如「嚴打」「打假」「扭送」派出所等。

5. 土匪氣息類

搞活經濟/搞好治安
抓緊時間/機遇
班子
加大力度

6. 軍事用語日常化

「進軍」海外,「搶灘」市場,資金「到位」,工作「崗位」

人員:即使只涉平民,一概稱爲「人員」,如「中港兩地人員交流」

駕駛員,飛行員,服務員...... (機師,司機,侍應......)

7. 濫用術語訴諸權威類

科學

強降雨:strong precipitation,原為氣象學術語,正常人本來只會說大雨,暴雨

哲學

不存在XXX的問題

8. 自欺欺人類

故意選用意義不適合的詞語以淡化或扭曲事件。如「優化」,「動車追尾」等。

比較XXX:即 relatively,經常濫用比較一詞以減弱語氣,即使是一些無可比較的事。如「比較完滿地」 (perfect也有比較級?) 「實現平穩較快發展」(平穩還是快?)

9. 錯誤/劣質英譯類

通常直接把英文逐字直譯,無視文化背景、語法、用法不同。於電影譯名尤為可笑。

「普通話」:common language,common 這裡應解作「通用」「普遍」「普及」等,偏要誤譯作「普通」,「普通」即是「一般般」,「一般般」即是「次貨」。

首席執行官 (Chief Executive Officer,行政總裁)

吸引眼球/吸睛 (eye-catching,吸引目光) 

愚蠢音譯:如克隆 (clone),奧特萊斯 (outlet)等

10. 洋化中文類

XX性

以「性」字把任何詞語變作形容詞,以致產生「保持先進性教育」、「一次性交易」、「房租必須是一次性交一年的」、「鼓勵幼稚園提供全日性服務」等笑話。

XX化

向 XX 傾斜

對 XXX 作出了 XX

11. 其他

11.1 動詞置於形容詞後

模仿英文文法 adverb 置於 verb 後,如「做大做闊」

11.2 引號

使用英文的 quotation marks "......" 而不用中文的「......」
非去来今 蝶周同一梦,栩栩欲何求
经济学家张维迎很早就提出中文语言已经被赤匪腐蚀殆尽了,「中国语言腐败前所未有」、「中文已失去交流功能」,我从未听到任何一个豢养的语言学家发出过他这样的犀利的见解,他的这一看法触及了中国现代话语体系里面的根本痼疾。


《张维迎:语言腐败在中国已到无以复加地步,中文已失去交流功能》

文字整理:吾丁

如果我们问一问,当今中国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是什么,我想一个候选人(词),就是「腐败」。我们谈论政治腐败,司法腐败,学术腐败,甚至足球腐败,但是我想有一类腐败更为普遍,而且它的后果比前几种腐败都要严重,但我们都没有注意。这是什么呢?这就是语言腐败。

所谓语言腐败是什么呢?就是人们为了政治或者意识形态的目的,偷换语言的概念,把语言的含义作一些完全相反的解释,然后忽悠人,操纵人的心理。最典型的形式是什么?就是把恶行冠以美名,或者把善行冠以恶名。一个例子就是重庆的「打黑」。打黑,顾名思义就是打击有组织的犯罪,没有人能够犯罪。但我们看一下打黑的名义下,实际上干了些什么呢?是任何当权者不喜欢的人都可以被认为是黑社会,所以,打黑实际上就变成一个侵犯人权和掠夺私有财产的政治行为。

其实我们更进一步看,为什么那些左的东西能够流行,就是左派最善于利用语言腐败。在这方面,四人帮是登峰造极。好比说,毁灭人性毁灭文化的事情,他叫「文化大革命」;他不喜欢的,跟他不是一派的人,他叫「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支持他的造反派,他叫「革命小将」;他把你投进牢里,他叫「劳动教养」;这样的语言腐败,就使得左派的行为,特别有诱惑力。30年过去了,我们看四人帮的那些流毒,在我们所谓的唱红打黑当中,再次复活。

我说的语言腐败,不是我自己创造的一个词,这是英国作家乔治奥维尔在1946年的一篇文章里提出来的。我们知道,语言腐败古今有之,但是在最近100年,尤其是在希特勒和斯大林之后,语言腐败的严重程度,已经是过去任何朝代都无法相比的。在奥维尔本人的《1984》这本书里边,好比他举到的例子,专门制造假新闻的那个部门叫作「真理部」;专门杀害人的秘密警察,叫「友爱部」;专门发动战争的部门叫「和平部」。当然,你说这是小说,但是最后在现实里相差并不远。我们看一下,北朝鲜叫作「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前东德叫作「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刚被推翻的埃及总统的执政党叫「民族民主联盟」。所以,听起来真是令人有些啼笑皆非。

语言腐败,在我们当今的中国,更是达到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我们几乎所有的政治概念,其实都已经被腐败了。包括我们说「自由,民主,法制,宪政」,甚至「事实,真理,谎言」,或者我们叫「谣言」,都腐败了。我们讲到「公司治理」,我们看到「宏观控制」,等等,都腐败了。甚至「腐败」这个概念本身也已经腐败了。所以我们在「反腐」的过程中,可能反的是另外一些东西。那我们看,我们今天,当一个官员告诉你「我是人民的公仆」的时候,它实际的意思可能是说「我有权,我说了算」;我们看「人民代表」这几个词,人民代表顾名思义就是由人民选举,受人民委托,为人民说话,替人民办事的人,如果一个人就算你为人民说话替人民办事,但人民并没有正式委托你,你也不能称为「人民代表」,那只是你做好事而已。但是看看我们所谓的人民代表,实际上是官方委派的一些代表。我们形式上也有投票,但是,投票本来是投票人意志的体现,是他基于良知去投票,而我们的投票人,只是在用手,而根本不用脑子。

再看我们讲的「改革」。改革本来是怎么去废除计划经济,然后建立市场经济,减少政府对经济的控制,但是我们最近几年,一些反改革者加紧控制的措施,都叫作改革,而且甚至叫「进一步深化改革的措施」,实际上是反改革的。我们有好多好多的例子,比如「宏观调控」,实际上是「微观干预」。

这些语言的腐败,有些什么后果呢?我想,至少有三个严重的后果。

第一个后果,它使得语言失去了交流的功能,也毁坏了人类的智慧。我们人类创造语言是为了交流,要交流,语言就要有其特定的含义。但我们现在的语言,已经没有特定的含义了。所以我们看到很多报告文章越来越长,但是信息越来越少,一个报告动辄2万字,之后还要写几十万字的辅导材料,结果我们看了以后,仍然不知所云。所以大家对这些东西,越来越没有兴趣。语言的腐败,使我们普通人慢慢只习惯于喊口号,而丧失了逻辑推理的能力。举一个例子。我们看好多文件上讲「坚持公有经济为主导,大力发展非公有经济」,如果你坚持公有经济为主导,你怎么去大力发展非公有经济?反过来,如果你要大力发展非公有经济,你又如何去坚持公有经济为主体呢?这样的事情,在我们这里太多太多了。我们一个文件里,以这个为主导,以那个为主体,以那个为基础,究竟「主体」「主导」「基础」之间有什么关系,谁都不去考虑,没人关心。我们有数十万人是全职的搞文字游戏的人,有数百万人是兼职的搞文字游戏的人,所以,每年我们生产了无数的文字垃圾,一方面毒害了人的灵魂,另一方面也污染了环境,不符合绿色经济,因为它消耗了大量的能源。

第二,语言的腐败毁坏了人类的道德。人类道德的底线,是诚实。语言腐败,本质上是不诚实,说假话。从人类本身来讲,要让一个人说假话,比让他干坏事更具有挑战性。为什么这么讲呢?在法律上说「此犯罪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什么意思呢?就是他敢于干坏事,但是在事实面前,我们相信他不敢说谎话。这就意味着,如果一个人敢于说谎话,他已经没有道德底线了。在200多年前,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的思想家潘恩就讲过,为了人类的幸福,每个人必须在思想上保持他的忠诚。如果一个人堕落到宣传自己根本不相信的东西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干一切坏事的准备。所以在语言腐败如此普遍的情况下,我们看到官僚腐败如此普遍,假冒伪劣如此之多,然后我们看到我们的社会道德如此衰落,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第三个后果,语言的腐败导致体制的无法预测性。因为语言本来有信号的功能,语言腐败之后,本来世界已经危机四伏,我们还以为天下太平;结果,任何一个突发事件,都可能导致体制的崩溃。20多年前东欧出现的事情,比如齐奥塞斯库,从喊万岁到喊打倒之间,只有几秒钟的时间。最近中东的事情也是这样。

所以我想,我们下一步,一定要把反语言腐败,作为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任务。中国要建立软实力,我认为在语言腐败如此严重的情况下,我们不可能有真正的软实力,就像一个说谎话的人,别人不会真正地相信你一样。而且我还相信,我们如果能够实行言论自由,出版自由,至少50%的语言腐败可以消灭,而这50%是最关键的,另外的50%可能无伤大雅,比如「小姐」「干爸」这样的事儿,可能就无伤大雅了。如果我们能消除50%的语言腐败,我相信政治腐败,就是一般人讲的腐败的80%都可以消除掉。所以我想,现在我们是时候开始一个反语言腐败的时代了。

 ( 张维迎于2012 年 4 月 21 日在中国绿色公司年会上的演讲,经修订)
我個人的感受:
1. 所有官方文件,新聞,通稿,通知,宣傳等等用字,都是空洞而堅硬的無美感文字,例如“加强”,“貫徹”,“武裝大腦”。

2. 特別愛總結,天天給整什麽“四個自信”,“三個重點”,“五個不要”,這些都是臘肉小平那時遺留至今的風格了,就好比代碼中聲明變量整天給整些a1, s1這樣的變量,給你媽看呢?

3. 就因爲沒水平,沒文化,所以就要吟詩,所以就要引經據典,所以就要黨報整天給大家宣傳總書記又説了哪些詩句。我看得出那些詩句多是為用而用,不會有急才的,一定都是精心挑選這樣的。用錯倒很少,主要是這種暴發戶愛顯擺的特性,還要人民日報環球時報來“解讀”,哈哈哈哈哈。

4. 遣詞造句是被共匪禍害的一部份而已,還有就是邏輯思考,辨證能力。當你意識上開始認同中共,你字句上才會慢慢傾向它們。如果説生活中,網絡上那些所謂流行語,多還是來自生活,跟中共沒啥關係,哪怕是空空洞洞的流行語,也只是反應空空洞洞的奶頭世界而已。
就要习嘻嘻 德不孤,必有邻。燃旺自己,点亮他人。
当初从报社辞职,这就是最根本的原因。 

实在无法忍受这种垃圾冠上我的名字发表在报纸上。

就像耿爽模拟器,时间、事件一换,竟然能毫无违和的通用。

用我们报人的话说,连编辑都不想看的东西,还想别人看?

什么撸起袖子,什么提高政治站位,什么深入贯彻落实学习,脱稿后都不能念出一句完整话的小学生,还妄图给中国人树语言典范。

我去你妈的!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有的來自中共官話或者共產國家官話的的確是,可能有新造的詞組或者因為政權而被篡改原意
比方說很多XX主義,或者『中心思想』都是前所未聞的紅色國家『特色』用詞

也有的是語言自然轉變,未必是大量民眾脫離文盲但缺少中文文法教育而出現的
首先第一種樓上很多人都說到的是網絡用語,這其實是一個世界性現象
比方說英文,英國美國的民眾也不是最近幾十年一百年才剛剛脫離文盲,也沒缺多少教育,但也造出了不少字
@gerryzeng 君說到的『累觉不爱』其實就是一種簡稱,和著名的英語簡稱lol,asap差不多
有的美國人還會把asap發成誒撒普,根本就是新造了一個字,但是也都在用也沒人說些什麼
『藍瘦香菇』其實是一個諧音,因為網絡世界通過打字交流才會產生的typo梗,英語圈網絡也有很多,可能只是打錯
按照正規英語,必須要句子開頭大寫,人名和自稱I要大寫,縮寫全要大寫……但實際上也沒有幾個網友做到的,you說成u,I am說成im也是常有的事,幾乎沒有人會在FB熱門頁下面寫正式英語
可見這和文法教育沒有關係,只是溝通方式由重視準確度和美觀的書寫改成了重視速度的打字,造成『看得懂就好而不檢驗筆誤』的結果而已
還有一種,樓主說到的名詞動詞形容詞不分現象,其實原因應該是因為中文先天性的語法不能滿足現代人的使用需求導致
比方說『這不科學』就是把『科學』(名詞)當成了形容詞用,但是翻譯成中文時科學只有一個科學,翻譯成英文時科學(名詞)就有別於科學(形容詞),前者是science後者是scientific,就成為了兩個字
所以不會有英國人說not science,可能會有人說not scientific,scientific要翻譯成中文只能翻譯成『科學性的』但是你要是說『這不是科學性的』又顯得少了什麼
名詞動詞互換也是一個各種語言都會有的做法,中文裡的代表大概還是『把他和諧』吧?
英文裡面也有battle(名詞)和battle(動詞),struggle(名詞)和struggle(動詞)
打射擊遊戲的大概都知道,kill可以是動詞,指的是殺,也可以是名詞,指的是你殺什麼東西的過程,現代英語裡存在a kill的說法而且是BBC都會使用的正式英語
這麼看來,名詞動詞形容詞呼喚應該說是正常現象
坦克俠 翻墻還愛黨,定是狗娘養
琉璃光 文藝是抵抗暴政之妙法,乃至唯一方法。
清末民初肇始,五四劇變,中共為集大成者,遺禍至今。

中共以前是炎症,中共至今是癌症。

中文數千年積畜,一時病不死,但也拖不久。

說語文差不多就行者:買菜是不用精深細密的語言的,文藝政經必需。

欲究其事,謹薦陳雲、古德明論析共黨中文的作品。

謹白
我想说一句,连语言也要打上亲共或者反共的便签,这种想法是疯狂的
中共的官媒包括他們開會經常用一些官樣詞語,什麼加強.....貫徹......落實.....總之就是一些刻板的用法,毫無中文的美感,而外交部用詞更是單調,只會使用一些詞語例如雙重標準,粗暴指責,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之類的。他們沒有把中文發揚光大,反而使它逐漸變得僵化乏味。共產黨對語言的破壞還是很明顯的。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中文这种高语境孤立语是天然的新话培养皿。但反过来说,这也意味着没人能垄断新话的发明权,冲塔黑话层出不穷就是明证。
可以参考纽约时报这篇文章


中国语言风格的堕落

慕容雪村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50528/c28murong/
無紋水仙盆 李登輝才是台灣國父,孫文只是個純血KMT
缺少主謂賓語、名詞動詞形容詞不分
這樣才利於日後隨便解釋呀~就好像黨國不分or黨=國一樣?
gerryzeng 我爱台湾,台湾是一个国家,小粉红和酸民滚出我的视线
现在感觉最近的很多流行语都是北方官话屌丝语:
盘他,恰饭,伐木累,累觉不爱,男默女泪,奥力给
尤其是奥力给,让我脑海想到了重复了130次海绵宝宝的我准备好了
Obliviate 哈韓一族
曾經聽過,第一次中文轉變是由民國時期日本帶過來,詞彙如 雜誌、經濟、化學 等字,皆為和製漢字。
第二次是匪國近代,詞彙如 個體、素質、優化 等字,皆為匪製漢字
祈速翠 就像2015年的南周新年贺词标题一样“你对美好的向往,关乎着这个国家的方向。”
我知道“共克时艰”这个词是新华社硬造的,据说是避免重蹈用过“共济时艰”这个成语的前朝悲惨覆辙
最近几年移动互联网普及,大量“低端人口”(原谅我用这个共产中文词汇)开始接触网络,网络用语一年比一年庸俗,什么小鲜肉、老铁、hold住、跪舔,粗俗不堪,完全无美感、韵味可言,也确实反映了中国中下层百姓的审美偏好和文化素养还处在农耕社会阶段的现实。
漢語講求意境,雖然簡潔但不精準。因此法律文件很難寫得清楚。像「依法治國」,可以是rule of law也可以是rule by law,不過其實兩個概念相差甚遠。

現今在國內從事寫作的人大多混飯吃,一來可能肚子裡沒墨水,二來因應市場需求。特別近年流行從外語借詞,我看到就來氣。Crowdsourcing叫「群眾外包」,集思廣益豈不更好?複製人/羊/其他動物其實已經很清楚了,但他們偏要叫「克隆」。

不正當使用動詞也令我十分無奈。施救便施救,為甚麼要「進行施救」?事情盡力完成就好,要從誰爭取?

我手寫我口沒問題,但希望漢語不要繼續被矮化。
CoffeeToGo 品一杯咖啡
對比一下 其實國民黨大陸時期和中共都創造了自己的語言
例如:國民黨的「親愛精誠」共產黨的「美国帝国主义」「苏修」「走资派」以及現代的 「贯彻党的意志,十八大精神」等等.. 

但是對比之下發現共產黨的語言真的是低俗不堪 把漢語的美都毀滅殆盡了。如果要把共產黨驅逐,漢語復興也是不可避免的
little_boy 议会斗争是获得政权的唯一合法方式
语言塑造世界观

中共为什么要建防火墙?
中共为什么舆论管控?

中共太懂语言的力量了,因为他们就是靠诡诈的语言起家的

陈平说过,他们就是钻了国民党『言论自由』空子,才夺的江山的。不然怎么骗青年去延安?所以,他们绝对不会让人民拥有言论自由。


在《圣经》中,上帝创造世界,就用话语。

创 世 纪 Genesis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对我来说 中共的审查制度使得出现了特定的规避字用法和首字母用法以及各种模棱两可表述用词,已经建立了心中的墙,动不动每字每句都自我审查这一点才是最操蛋的
FreedomHK (早已退蔥了)(密碼喂狗再見不送)
有一部份是受中共影響
也有一部份是民眾在中共的教育下造出"新式中文"
僅僅是個人意見
孝謙天皇阿倍 又作稱德天皇,諱阿倍內親王,46/48代天皇
所有低俗的网络语言几乎都是,什么“柠檬精”“我枯了”“鲸了”全部都是,不会好好说话吗
yohhika 何謂民主主義呢?複數的政黨、複數的報紙、複數的宗教、複數的價值觀……
比如小学博士说“吃饱了没事干”“撸起袖子加油干”
我觉得这个问题要加上精品
熊熊遨游星瀚 热爱核平的小费拉
说几个好笑的,红利,赋能,内卷化
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
武德尊者陈展浩 单男,异性恋,27岁,1.79米,18公分,常驻香港,可约
1984里有新话 看来真被当成操作手册了

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
你们一定要给的话中共最大的错误就是提高了识字率,语言的庸俗化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已删除
包子都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了
湖北班子說願意革職以謝天下
人均小學學歷的官員很意外嗎
mockexam 真亦假時乜都假
語言的低俗化反倒鼓勵了積極衝塔的行為
某程度上是一件好事
akira1990 宪政 民主 法治 自由
范松忠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他们创造了简体,以及“干部”等外来词。
最近中共网民又搞出了一大堆“黄牛”、“吃鸡”等我看不懂的词。
強盜又沒有文化,讓赤匪掌握了話語權
罵人的髒人也可以變成文學
最辱华的就是中共了。你不可能在中国sns等平台说出你的完整想法和观点。不允许批判的环境下,中国的简体中文环境简直是世界上最肮脏最恶心人的环境。
看看文革时期发行的报纸,就知道这种低俗化从哪儿来的了。语言被政治化,用能想到最恶毒的词来攻击自己的敌人,完全不讲道理,全民参与的非理性狂欢,这个毒瘤还会继续影响这个病入膏肓的国家。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自由仍是會開花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05
  • 浏览: 13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