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诸如「哔哩哔哩小反旗」这类以乳meme作「后现代解构」抵抗极权的行为?从中你能看到什么前景?

小反旗的鬼畜作品
在各大平台自发地涌现出各种制作和传播“乳”素材的个人。一则梗,一个图,一段视频,“乳”meme和其他meme一样比生硬的官宣更有传播力度。嘲弄的语境下,轻易地反转极权的权威性。
海内外民运,维权运动,常被诟病落伍于时代。一事「学术水平低下」,二事「宣传方式过时」。在自发乳的狂欢里,似乎才更有传播力度。
不过这类手段也受到两大规律影响。一则「DSSQ」,meme传播甚广后,原意逐渐失真,出现如「膜蛤」那样由乳变膜的反转。
或是消费过度,新鲜度消退后被丢弃。二则所谓「支化利用」,起源于亚文化和反权威的表达方式,最终被中共拿走作为统战创作。
自发乳群体当中涌现出不少「观点新」「有智慧」「理论强」的青年个体,似乎是星星之新火。可惜似乎没有形成一致力量。
已邀请:
小汪酱 - 嗯~嗯~啊啊~~~不要啦~
主要还是因为喜欢逛墙外论坛的主流互联网反贼实在太少了,我根据粉丝和视频浏览数粗略判断(可能不准确,感觉成分大,理性讨论),那些接触主流互联网,如微博  b站  贴吧 知乎的反贼网民可能活跃的才几万人,
别看所谓的数据说推特中文圈有百万人,但是实际上绝大部分推特反贼都是跟主流互联网严重脱节的人士,同时也是被我们常常讽刺的民斗,差不多就是相当于国内的快手群体和微信上热衷于转发某些营销傻叼文的网民,当年快手火起来的时候知乎和微博都表示震惊,都不知道有如此庞大用户基数的东西存在,因为他们对网络流行文化是没多大兴趣的,不怎么上微博知乎这种地方,自然而然的主流互联网的人群对这个庞大的群体给忽视掉了


反贼创作者幸幸苦苦弄出来的视频很容易冷下去,自然而然的愿意搞创作的就不多,基本盘决定了你的量最终会多大,除非这些反贼全都会做恶搞视频,但是这显然不可能的

所谓的由辱变膜,本质上还是立场问题的事,早年贴吧反贼多的时候就是辱,粉蛆多之后就变成膜是很“正常”的事,人家不会因为你这个东西是辱是膜转变立场,被转变的只会是流行文化
Pancoast - In peace, vigilance
tg政府建立起来的绝对正确不容置疑的威严看似恐怖,实则脆弱,是经不起戏谑的,任何一次调侃都可能撬出一条缝来,不然它也不会费这么大力气禁评。
不能小看信息时代meme的传播能力,毕竟人类本质复读机。其实就上次新西兰枪击案的那个枪手,因为在直播时引用了很多meme,遭到无脑青少年的复读刷梗,当然这是一个负面的例子……
Meme的疯狂传播往往是因为其中无意义、非理性的部分,但是在复读的时候,也会把其中有意义的部分捎带着扩散出去。如果能刻意引导,当然是有利的武器,可惜谁也不能预测潮流。
苏联解体不是因为苏联人民爱讲冷笑话,但是或许冷笑话的流行是苏联即将完蛋的预兆呢。
徐贲写的《纳粹德国时期的笑话》,用来解读辱包鬼畜也很合适
匮名用户 高仿 - 请活下去。
太魔性,每次我都要点开前后都要默念十遍正确的 格萨尔王传 避免自己永久记错。

适度摄入乳包是对生活在墙内潜移默化的领袖崇拜的反制,当然更重要的是拓宽视野增广见闻独立思考。
习泽明步 - 真支灼贱
乳膜這些事情在我看來性質是一樣的,都是引起注意力的。除非你已經有明確的立場。

而反共的關鍵,在我看來是學術性反共。

中共的基本盤絕對不是小粉紅自干五,因為這些人大多是愛國主義者或民族主義者,一旦他們意識到中共的罪行之後,他們會第一時間反水。

而學術方面的,政治學,經濟學,哲學,都是可以讓你獨立思考的東西。
对蛤的态度转变是跟包子对比出来的,一般膜的时候都说当时相对现在自由之类的。中共一代不如一代,未来的人一定怀念包子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