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外卖公司大肆压榨外卖员工资,每个月拼命做工累到吐血,只有不到1.4万人民币收入,大家有何看法?

不满foodpanda片面实施减薪方案,昨日(1/16)全台包括台北、新北、台中、高雄等地都有数十名foodpanda外送员站出来,拒绝接单「罢送」表达抗议。下午四点半,板桥的体育场外也集结了百名外送员抗议,呼吁foodpanda回复原薪资并改善钱包制度。




罢工的foodpanda外送员集结在板桥体育场外抗议。(摄影:张智琦)


foodpanda 1月中发出调整报酬结构公告,宣布从16日开始实施新制,每位外送员每小时增加30%的单量,而每单收入计算方式也改变,旧制原本一单有70元收入,但新制砍为60元,接单还要满200件,才能拿到500元奖金。

昨日上午,在台北内湖敬业三路有多名外送员集合站出来抗议,范姓外送员表示,难以接受公司片面减薪,假设一个月跑一千单,原本可领8万台币( 18300人民币),但现在只能领6万( 13700人民币),接单率还要百分之九十才有额外奖金。他大呼,「我们没有劳健保,都是用生命在换钱!」

林姓外送员也认为,这次公司砍太凶,以前公司有保车险,去年12月底也取消了。
anonymousLiu 为中国人的自由而奋斗
没什么奇怪的,美国外卖员也天天吵工资低。
根本来讲,外卖员这种0门槛,是个人都能做的工作,是不可能拿得到高工资的,没有议价权。
早年能赚到高工资,只是外卖公司靠风投补贴收入的结果,现在风头过去了,公司不能巨亏了,就得砍外卖员的收入了。
指望着0门槛的工作能给人中等收入,是不可能的。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还能有什么看法?在企业不依赖行政垄断、不违反合同的情况下,公司想派多少任务就派多少任务,是公司的自由。外卖员想罢工就罢工,这是员工的自由。最终博弈出来的结果无论是怎么样的,都是正义的。
民主与专制的区别不在于我条件比你好多少,而在于我有不满的时候我能表达出来
多韭公 不敢为天下先
不清楚台湾市场,但是大陆1.4万不错了,真心的。台湾现在资本外流,很正常,这世界上资本家都大同小异。台湾的人力资源,人工价格这些我都没研究,也不好说。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主要還是創業初期靠燒錢,靠補貼訂餐者,補貼外賣員,擠走對手,壟斷市場。然後市場被壟斷後就………………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只有匪国的外卖很“发达”
别的国家是雇人,匪国是雇奴隶
还要给粉蛆洗脑外卖员一个月赚几万几万
Helloworld045 TW,主關注性別運動。
什麼壓不壓榨,沒那麼簡單。
回樓主順便回樓上。好像有點長,照例轉簡。


其实不久前,外送员和雇主之间的契约性质,都是被认定为「承揽」,而非「雇佣」

承揽简而言之,就是承揽人只须在约定时间完成一个(或数个)特定工作,与定作人间无从属关系,可同时成立数个不同之承揽契约。那承揽的部分,既然外送员并不归属於特定公司,公司当然也无替外送员保劳健保之义务,这直接导致外送员缺乏保障(比如这次薪资部分,由於承揽每一次接单都算不同合约,业者这每单的收入改的还真没什麽法律上的问题)。一直到去年10月左右,多名外送员车祸过世,引发社会哗然,这件事才引起政府的注意。

在政府对几家外送平台进行专案劳检後,认定外送员与外送平台之间其实是雇佣关系,原因在於,若为「承揽」,外送员不应受到雇主直接的监督指挥(当然也有部分原因在於舆论压力)。

但你以为事情会以「政府好棒棒」来结束吗?并不会。

由於承认雇佣关系必须负担劳健保丶加班费等义务,将增加不少营运成本,因此平台业者最初极力抗议——在抗议无效後,则转为修改与外送员的合约(先不论那合约改得是否真的符合承揽定义或因为完全拿掉了顾客评价对外送员的影响,让消费者受到的保障减少),试图让业者与外送员的关系切实符合「承揽」关系。

同时,政府对业者与外送员之间「雇佣」关系的认定,也引来不少外送员的抗议
对,没看错,就是那个乍一看好像得到保障的外送员抗议。

由於若被认定雇佣关系,会有每日最多工作8小时(超过需付加班费,因此业者绝不会让外送员加班)丶工作时间的弹性减少只能跑单一平台(选择变少和作业弹性变小)等影响,让很多外送员宁可要增加跑单的$和自己作主的时间弹性,也根本不想被认定是雇佣关系

这种两头不讨好的情况,寄望政府能又让业者保障劳工,又让劳工也爽到可以一天跑15小时单赚到荷包饱?老实说,做梦去吧。

这种0专业的工作照正常劳雇关系走本就不可能会高薪,外送员的高薪最初就是靠「工作时长无上限」来的,跑到月薪8万台币的每天起码送12小时,而出於这是自主决定的工作时间和时长,我不认为有什麽资格和雇主要劳保。

当然,作为一般用路人,我反而希望就按雇佣关系来,这样不会三不五时出现危险驾驶(同时接好几家的单,因此为了抢快乱钻)和疲劳驾驶(骑了15个小时昏昏欲睡的外送员就问你怕不怕)的外送员,外送员本身和路人的安全都能受保障,奈何外送员自己也不大肯。

这种情况你要寄望政府做啥,那还是算了,顶多两边带进小黑屋劳资协商,不如让抗议熊猫组个工会和业者对垒。
大陆送外卖的比他们惨得多,而且大陆还没有社会福利
北美carl 再次相遇的世界
不善待员工的公司 没有一个是能好好运作下去的 老板应该懂得这个道理 明显的压榨 只会减低员工认真工作的热情 迟早这个企业出事 就怕自家员工背后坏你 出来抗议还算好的
屋下有雨 膜包的日子不远了,坐等下一个上台的大撒币。
這點真的有問題,以前同學兼外賣(熊貓、uber兩家都有)。

要拿上樓給人家就算了,訂單掉了課服也爛,現在只做uber。
馬仙洪 本人柯粉也就是柯學家😂
這件事還蠻期待台灣民眾黨賴香伶出來幫他們爭取權利的 民進黨就算了礦業法遙遙無期 國民黨更不用說
時代力量少了黃國昌不好說
甜玉米 台灣人
罷工是行使權利的一環。
這些中介平台灑完幣佔領市場當然準備回收利潤。
當年蝦皮才玩過整套流程。

不過拼命做工累到吐血是否有些誇張了。
我以為這工作的優點是時間彈性。
nonsugar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对贱蛆说的了,除了去死这两个字
台湾没有工会组织罢工吗?这有风险的工作还没有劳健保?
小述己見,大家看看就好。
目前看來這算是一個正常的社會情境。雖可能有人不喜,但在不犯法的狀況下屬勞資雙方的權益較勁,如上面的朋友所述。
這情形下只可盼負責這部份的政府單位可為勞方爭取多少利益,及立法委員願對這是進行處理了。
外卖员的工资会根据市场供给浮动,之前没人送外卖的时候一个月几万人民币都有,现在送的人多了还有一万多,算不错了。

台湾的工资本来就不高,普通人的工资不过是六千到八千人民币。但是台湾的福利好,物价也不高,所以这些钱很经花,相当于日本的一万多人民币。如果在台湾能送到一万五千元人民币,真的是很高的收入了。

大陆才是最惨的,以前能送一万多人民币(一天十几个小时),现在只能送几千人民币(工作时长不变)。大陆物价高,福利低,各种花销太大,所以钱更不值钱。外卖员还不能罢工反抗,不然就坐牢。
yogafire God save the queen
我这边deliveroo rider一单平均赚四镑
相比之下台湾快递从业员收入确实低
但是你要考虑到台湾物价很平
然后和墙国相比一单收入还是要高不少(某二线城市据我了解一单赚四元的样子,根据这个报道台湾那边一千单还是可以赚1.4万人民币),而且交通等其他细节性的工作条件等等都要比墙国好不少(比如长期在室外活动,空气质量比墙国好点这个就好一些。另外墙国只能骑速度比机车慢很多的电瓶车影响速度,还有根据自己最近几年微薄的一点经验,台湾大多数客户对送餐时间的要求没有像在墙国和韩国那么苛刻)
這其實很挺合理的。
台灣有一點也很奇怪,什麼賺錢的一火起來,就會有一群人蜂擁而去,最終泡沫化。
只要等到熱潮消退,外送的人沒那麼多、甚至缺人時也許會反過來加薪,這時的薪水才是長久平穩的。
之前的高薪或多或少也是為了炒熱度而出現的,不過一般人可能難以接受預期薪資的落差感。
不過保險倒是應該要給。
新津孙笑川 反共、反日、反俄、反伊斯兰、中间右派至右派,进步保守主义者
就是因为这个该死的儒家文化导致整个东亚(中日韩)包括台湾不重视劳工的人权!!!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