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自由系,你被故宫停车激怒的吗?

作为一个自由系,我觉得这没啥大不了的。这种特权我一点也不惊奇,甚至没觉得愤怒。

被这种事情激怒的,恐怕只有粉红和一般通过路人吧?
已邀请: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就像毛主席紀念堂是匪的象徵一樣,故宮就是中華吃人文化的紀念碑
出現幾個奴才騎馬蹓躂幾圈很奇怪嗎?
最好能像圓明園那樣,讓帝國主義再次調教一下,東亞窪地才有前進的可能性


帝國主義的圓明園課業


1860年10月14日,英法联军解救幸存战俘。

“九月十八日被捕的二十六名英国人中,有十三名 — — 巴夏礼、洛奇、一名英国龙骑兵和十名印度锡克骑兵 — — 得以生还,「他们身上都带着遭受侮辱和虐待的证据」;而有十三名则被「野蛮地杀害了,至于在何种情况下被杀害的,报告人却不便详述,唯恐他的愤慨发泄在字里行间,这样一种报告的性质是不适当的。」在被杀害的人当中,诺尔曼、包尔卑、安德逊中校、一个名叫费浦斯(Phipps)的英国龙骑兵和八个印度锡克骑兵的尸体被归还了;布拉巴宗海军大佐的生死不明,但相信他和戴陆克神甫都在八里桥战役后被斩首。在被捕的十三个法国人中,有五名 — — 戴斯克雷斯和四名士兵 — — 得以生还;并归还六具尸体,那就是格兰德香浦上校(Colonel Grandchamps)、艾德尔(Ader)、杜必特(Dubut)和三名士兵的尸体;此外戴陆克神甫和一名士兵的尸体则仍留在那里。”

死者和幸存者遭受的“侮辱和虐待”,激起了联军对亚细亚式残暴的普遍愤怒。莫吉牧师报告说:“我从未见过比这更让人怜悯的情景了……他们几乎不能走路,拖着双腿向前挪动。他们的手以一种痛苦的姿势放在胸前,这还能叫手吗,都已经被扭曲得变了形状,有的手腕上的伤口已经溃烂,有的手上被绳索捆绑造成的肿胀还没有消下去,有的手就像鸟爪子一样蜷曲着,看上去好像已经坏死萎缩了。”“人们还了解到,他们身体的畸残状况是由于手脚被浸湿的绳子紧紧捆在一起而造成的。这些俘虏就这样被捆绑着,任凭风吹日晒雨淋,而且长时间内得不到食物和水。由于四肢的血液循环被截断,肌肉肿胀溃烂,伤口化脓,生满了蛆。这些幸存者的证言全部或部分地发表在英国议会文件或战争纪载里,它们表明所有的死者都是由于这种虐待的结果。”格罗男爵向法国外交大臣图弗纳尔报告说:“您完全可以想象出联军军营中那种极度的愤怒和激动,我们需要尽可能地保持慎重何冷静,以阻止可怕的报复行为损害我们的事业。有人想烧掉北京,让每一名清国官员都受皮肉之苦。”

巴夏礼曾在外交谈判中遭到绑架,亲身体验了东方人尊重法律和正义的方式,在写给妻子的信中说:“我们那些战俘受到的待遇实在太残忍了,必须严惩不贷,以儆效尤。”他为了让残暴和虚伪的懦夫懂得绅士的勇敢和正直,拷贝了戈登将军对待李鸿章的方式,当面用满大人语叱责刑部尚书:“一个人如果利用敌人的不幸对他进行人身侮辱的话,就丧失了每一个文明国家的尊重,应当被逐出正直人的社会。”后者发现无知蛮夷不懂得满大人相互维持面子的义务,只得像李鸿章一样落荒而逃。此后几十年,同样的故事情节还要在北京和满洲帝国(Amba daicing gurun)各邦上演无数次。中华民族发明家编辑的帝国主义欺凌史,都是以诸如此类的材料为蓝本的。

罗素勋爵和额尔金勋爵感到英国人负有重大的道德责任,如果不能严惩虐待战俘的罪行,就会进一步降低清国“本来已经很低的道德水准”,但额尔金不愿意“惩罚无辜的清国人民”。圆明园是清国皇帝喜爱的地方,他有理由相信:“这一行动对清国和清国皇帝产生的影响,要比远离此地的人所能想象得到的更为巨大。”“同时,这里也是一些俘虏遭到羁押和虐待的地方,毁掉它或许会使他们所遭受的痛苦得到一定的补偿。此外,圆明园已经遭到了彻底洗劫,因此,毁掉它不会造成许多有价值物品的破坏。”十九世纪的帝国主义者和严厉的家庭女教师都相信《圣经》和莎士比亚的伦理学,管教主要是为了被管教者的利益,应该以公正为基础,稍加仁慈的调剂:“军队去到那里不是为了抢劫,而是要通过一个神圣的报复行动,记下我们对一项重大罪行所感到的憎恶与愤慨。”

额尔金一度考虑强迫清国官吏为死者立碑纪念,但还是明智地放弃了这项计划。这样的纪念碑即使当真树立起来,下场也不会比克林德碑好到哪里去。“无辜的清国人民”及其继承者并不觉得杀害战俘和外交官有什么不对,如果他们属于失败一方的话,但如果有谁愚蠢到分不清胜利者和失败者,那么无论遭到怎样的惩罚都是活该。“到10月19日晚上,圆明园就已经不复存在了。在它四周,自然的面貌改变了,只剩下一些熏黑的断壁残垣和一堆堆燃烧过的木头,说明这里曾经是皇家宫殿。在许多地方,建筑物旁边易燃的松树也和这些建筑物一道被焚毁,留下那些烧焦的树干标记这些建筑物的遗址。”东亚奥斯曼主义者机智地捡起了英帝国主义留下的道德教育讲义,从反面将自己发明成清国的继承人,也就根据民族发明的甄别和塑造原理,判决自己和自己的继承人必须活出维多利亚人编辑的反面典型。没有律法的下等人坚定地相信,落后就要挨打,失败者总是错的,胜利者不受任何责难,现在只有一件事需要做,就从过去的失败者一方投入未来的胜利者一方,然后惊讶地发现,自己每一次都选择了失败的一方。
完全没有。意料之中是一方面,而且在我眼里故宫是个死物,我一般只会对活人受害的新闻感到愤怒(甚至是动物被虐待)
乔治奥威尔 小学以上,初中未满,通商宽衣,满脸喷粪
品葱的各位很少有惊讶的,倒是有人问为什么国内的人对这事这么大反应,因为能来品葱的早就知道更残忍的现实了,刘晓波,王美余,709维权律师哪个不比故宫这个小事恐怖,也只有一直在中共欺骗下的普通民众和粉红突然看到一点现实而产生幻灭感而已
事情本身我一点也不惊诧,反而对小粉红们的惊诧感到惊诧。

好个“爱国人士”!中共纳粹主义在香港强推送中恶法,警匪勾结,殴打市民,他们不惊诧。打压维权,逮捕律师,封杀异见,隐瞒疫情,他们不惊诧。中共治下的三年饥荒,十年文革,六四屠杀,无视法制,侵犯人权,洗脑教育,他们也不惊诧。他们的赵老爷在故宫开车,他们就惊诧了!
巴巴罗萨 宁肯当盐柱也想有一天看着索多玛完蛋
实际上傻逼粉红自己糊了那一张窗户纸,就是赵国官僚阶层比美国台湾强,特权阶层一心为国。一个武汉非典,一个故宫停车,基本把这帮傻逼的窗户纸戳破了。
magrabee 无政府主义,实用主义
中国权贵基操,见怪不怪了。停车我反倒觉得一点都不被激怒,至少没有直接收割韭菜们的利益。比起权贵们的其他操作,故宫开车那简直就是白莲花一般的人畜无害。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激怒当然是没有的,这种事一点不稀奇。其实故宫门槛很低,我要是想去打几个电话也能去。只不过我要脸。

很多表现出被激怒的网民也不见得是第一次知道这种事。只不过这次证据确凿无地可洗,可以理直气壮地往死里喷,借题发挥的成分不少。

真正友军惊诧的只有那些活在共青团公众号或者观察者网的屁孩而已。
仲长若谷 黑夜很黑,星星很亮,但照亮黑暗一颗星星远远不够
你们认为只是个文物
小粉红们可不这么看 认为那是精神脊梁 神圣不可侵犯
不会意识到 自故宫建成的那一天开始 就从来不属于你
那里面的人 都是琢磨着怎么奴役你的

所以从这件事上来看 
并不能称为翻车
那些爱故宫的人们 也爱天安门 也爱皇权统治 
真正爱文物的人 爱人民的人 爱法治的人 早就不习惯于在墙内发声  
即使发声 关注的热点也完全不应该是这些
象征自由的男人 永远的在野党
没有被激怒的原因是我一点都不惊讶,因为这种事在我看来本来就存在。

所以我只想看戏,但是看到有些人自我阉割觉得人家祖上是打江山的所以有点特权正常,我很愤怒。大清都灭亡这么多年了,还有这么多太监
一开始无感,后来非常惊讶加速起来了才开始关注。高露这女的真的牛逼,一己之力让那帮文博爱国小粉红全都跳反了。
没有,我觉得特权阶级就是那个样子的,完全在正常发挥。倒是粉红的愤怒和震惊显得很滑稽,就好像第一天来中国一样。
这个三线权贵真是加速奇才,一巴掌扇醒不少韭菜。
觉得大家都是在看笑话,赵家人娶了个没脑子炫富坑爷爷的主,真心活该。没啥好生气的,赵家人标配啊,就是想看看他们能有多嚣张。
流光岁月 观察 我的岁月静好,靠你们墙外负重前行
说实话,没什么感觉。不过觉得挺有意思。
网上出现个新闻,网民各种回复,媒体各种报道。
一副热闹非凡的景观。
回到现实生活里,一个议论的人都没有。
今天吃啥?哪里东西比较便宜?下午去哪里玩?
换言之,你没上网,这事等于没有发生。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我是自由派,也是民主派,当然对此持负面评价。

维护故宫的钱是公共财政,这显然是糟蹋公共财政,或者说公共财政私用的对纳税人的抢劫行为。当然,在中共国,从来就是这样的,这件事纯属中共的日常操作,早就习以为常了,所以愤怒是不至于。

反对“故宫是死物,此事活人未受害”的说法——故宫还真是一个不断的需要消耗资源进行保养维护的“活物”,消耗的资源就来自于活人的劳动,活人被不按自己的意愿剥夺劳动成果,就是在被吸血、在受害。
並不然,對於熱愛文物的人,還是會感到心痛。

二十字
bingo 科學研究證實,只要倒車車速達到特定速度時,即可打開時光隧道回到清朝…甚至…秦朝
我不但没有被激怒,甚至有点惊讶为什么那么多人在愤怒?赵家人在自己花园开车逛逛属于赵家家事,关四等人什么事?
这好比圆明园从来都不属于屁民,屁民连进去的资格都没。圆明园被一把火烧了后,就觉得圆明园是屁民自己的了?感觉就好像换成在现今赵国最贵那套赵家人别墅被纵火了,忽然四等人就起来咒骂防火的人烧他家东西了。
so47009 左派自由意志主义者
无感,一开始还在奇怪为何pinky都在生气,要到看了新聞才知道。
玻璃美人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无感。不过这事是不是在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打掩护?
筱田君 愿有一日可以看到希望成真
没什么感觉,但是吃瓜吃到现在各种惊讶,原来坏到这种地步了哦
从身为PRC自由系屁民的那一天起,就预料到这种事情几乎必定会发生,今天不来明天来,见怪不怪了
Crench Creeeench
同样不惊奇
很多人只是借着这件事抱怨当前的舆论管制和经济不景气而已
就像251一样
姬晦 世道艰难
没被激怒。不过看见舆论爆炸,有些想笑。不是高兴,只是想笑。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
貌似現在重點放在車的價錢以及美國加州豪宅上了,一者特權,二者有錢,失業小粉紅摸着自己孤獨的小丁丁,羡慕嫉妒恨

此女好像以前是藝人,算是美女,紅三代能娶美女,享特權,有錢,小粉紅怎能不喪心病狂歇斯底里?
White_Vinegar Winnie the Pooh
並沒有,雖然離中共核心權貴的階層差的很遠,畢竟本人也是中共腐敗小官的兒子,對黨文化的認識自然遠高於真心相信中國是一個正常的現代國家的愛國小粉紅們,這個故宮開個車而已真不算個事。而且故宮這個黑暗封閉的皇權時代末期的象徵也從來在我心裡沒有任何神聖的感覺,個人甚至對它的建築上的意義都沒什麼好感,光是那大紅大綠的顏色搭配和內部黑不溜秋的糟糕採光就已經讓我去了一次都後悔了。看過英法兩國同時代的宮殿再對比一下就知道cultural relativism是一個歪理邪說,不同的文化真的是有高下之分的。
pincong360 忍 狠 滚
无感,本来就是历史上赵家的东西,拆了都无所谓。
一点都不愤怒,觉得这挺好的,蜚声国际,扬名海外,挺开心的
其实不出奇,只是小粉红无法接受现实而已,因为他们深信他们在一个超级美好的国家
没被激怒

目前曝光出来的

豪车

名表

美国有豪宅。               这些不都是红色后代的标配。哪个没有?实在是不足为奇。
屋下有雨 膜包的日子不远了,坐等下一个上台的大撒币。
我只覺得很正常,有點想笑。

粉紅平時自己近視裝瞎,現在人家用大字報摑你巴掌,活該。
我怒个啥?故宫跟我有毛关系。我幸灾乐祸都来不及,一心只想加速加速。

小粉红真的挺搞笑的,什么“心里有些东西塌掉了”,好像第一天知道自己不是赵家人。
Oregay 无可奉告
如果这些有权有势的人仅仅利用特权去个故宫,我都觉得很tm高尚了。共匪做的是害人的事情,比这个严重的多
Alicia 人人都戴著一頂面具,誰知心中想什麼?
https://i.imgur.com/VeD2i2l.jpg
然而反贼表示大惊小怪,韭菜刚刚才被赵家人这波惊奇操作锤醒故宫权贵哪有巴拿马文件可比?
故宫既然有可以供车辆通行的空间,凭什么禁止开车进去。就算是故宫空间有限,可以预约限量,可以收比较高的费用。既然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开车进去,说明开车完全不会造成损害啊。所以就要取消禁令,所有人都可以开车进故宫。

这就像我们天天到处呼吁争取北京中南海和东京皇居开放供普通人自由出入一样。中南海和皇居,已经远远超出了办公场所必要的空间,必须开放。克里姆林宫是俄罗斯总统府,也是开放的,只要总统办公的少部分地方不能自由进入。
lovelyraul lovelyraul
完全没有生气,早就知道的东西。问题是不理解粉红为什么反应这么大?心理不平衡?我也不懂
不会,没有被民族主义洗脑太严重的人大概都不会反感吧。说到底对人的价值只是好看而已——其实都没那么好看。顶多觉得出乎意料,又点意思这样。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已删除
评论流免审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生气?为什么生气?高兴还来不及呢,这种打醒小粉红的蠢事越多越好啊
王朝崩溃是必然的。高露不跳,自然会有其他二代三代跳出来。
没有。说实话我也不觉得故宫是一个多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
没感到有什么意外,赵家人有点特权不是很正常?
Sulaiman_Gu Student activist. 国語騎射(こくごきしゃ, Manjura-niyamniya). Kita berjuang untuk Free Hong Kong dan East Turkestan. 推特:@slmngy001
政治生态的日常,少见多怪。只是故宫所有牌匾的满文字我都认识,看着它如今的模样,有时是赵家的别院,有时韭菜的游乐园,颇有沧海桑田之感。
鸡鸡 我的小和尚,如一根金箍棒,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我觉得,我看你时很大,我看云时很小。
“刚解放,毛泽东住在中南海是吧,(有一天)就奔故宫了,
他坐在故宫内皇上的那把椅子上,
他坐了一会儿,下来了,他说:‘我要在这儿办公!’
当时的随从说,“这儿不能办公啊。”
你想想,那皇上1911年1912年被推翻了,故宫已经变成博物院了——故宫博物院。
底下人没法办啊,就说:“那儿太大,夏天不好降温,冬天也不好取暖。”
过些日子毛泽东又说:‘我要在故宫办公!’
大伙都说,“你不能在那儿办公,那儿门儿太多,它不好保卫。”
找借口就拖着他。把毛泽东拖急了,
毛泽东说:‘不让我在故宫办公,好啊,给我拆了!”
差点三大殿就给拆了。
但是周围的人,毕竟还是反帝制的,知道毛泽东有皇权思想,
想当皇上,但是大伙还是有所警惕,就不能当面反对他,就找借口,没人理他(就没拆)。

-by周孝正
对北京和北京系文化无感,故宫这种烧掉都无所谓
憂鬱的烏龜 愛用正體字的反賊,過度消費正體的反賊...
我還特意重新下載並重溫了一遍奧斯卡最佳獎影片 The Last Emperor (1987) ,英語版即時長3小時38分34秒的加長版,在結尾處我們敬愛的人民好皇帝溥儀也是違反了規定咯...

片中對溥儀進行改造的撫順戰犯管理所所長金源(英若誠飾)被毛賊東打成了反革命,當時到處是毛皇帝的畫像,高喊毛皇帝萬歲和萬壽無疆的口號震天響,溥儀看到金所長被打成反革命份子給戴高帽捆綁游行示衆,就去求情,說他是個好人,被紅衛兵推搡著攆下去,然後紅衛兵小將們鷄情跳了個忠字舞,高喊著造反有理革命無罪的毛語錄威嚇反動派,我們的反動皇帝溥儀背著手遛彎進了故宮,熟門熟路啊,此時故宮闃無一人,大殿前邊赫然寫著警示語:「禁止入内,違者罰款」,我們的好皇帝溥儀根本不睬這個規定,就跨過警戒圍繩,徑直走上了他曾經的金鑾寶殿…… 然後突然跑出一個戴紅領巾的紅小兵,呵問他是甚麽人,溥儀說我是過去的皇帝呢… 然後就從金鑾寶座龍椅下隱秘處,翻找出一個沾滿歲月灰塵的蛐蛐罐來,紅小兵打開了蛐蛐罐,此時人民的好皇帝溥儀卻突然人間蒸發般遁形不見了哩,紅小兵向罐内望去,裡邊赫然爬出一隻幾十年的老蛐蛐,攀住了紅小兵的紅領巾……

所以,你看,連被土共修理得老實巴交的溥儀皇帝都曾違反過故宮的禁令,都曾從他所熟知的後門悄悄溜進去逛了逛金鑾寶殿呢……
有次呢,我去南海邊,很美的景色,但土共的政府用鐵絲網把這一圈海濱都給封鎖住了,到處都寫著嚇人的標語警示,告誡人們勿要靠近這片海濱,因爲他是土共特權階級才能去任意游玩的海灘,我看到之前都有很多屁民游人把鐵絲網弄斷弄開了口子,鑽過去過…老子我就也不顧土共禁令,鑽了過去…… 特麽這是祖國的海呢,不是你土共私家的海囁,憑啥你要把海灘封住不讓祖國的屁民們進去呢?就興毛皇帝站在海邊背著手擺拍,抒發啥詩情,啥子白浪滔天..一片汪洋都不見..之類,就不興俺屁民去觀瞧一下子麽,你鎖海麽,鎖不住老子地!所以俺也像溥儀皇帝一樣,無視禁令輕易跨過土共立下的警告語標示牌,進到祖國的公海邊去,抒發一下比僞大毛豬媳屁話更實在也更愴然的趕情咯……

一切禁止的地方都有後門可供你來鑽,一切禁令都對某些人來講是無礙或無視... 揍是這樣……
所以,俺呢,一直是如此:蛋定蛋定... ~蛋定得很呢
倾心小皿煮 反共是常识,反华才是境界。
说个无关的,难道只有我觉得自由系这个词那么恶心吗?
有人视故宫为中华文明的骄傲,我视故宫为文明的洼地,几百年来那里只盛产集权残暴和愚昧,所以这跟我们草民没有关系,谁践踏谁追捧我一点也不关心。
我自己其实挺无感的,即使是放到众多社会事件里。但是作为经历过2010-11年反贼潮的人,我感觉这次舆论有当年那味了。

那时候是什么收获了最高舆论热度/让大家当了反贼呢?我爸是李刚、上海火灾、五道杠、郭美美、温州动车事故这些。
细想来会觉得这些事跟大多数民众无直接关系,而是折射出了某些体系的缺陷,激发了人们隔着屏幕的愤怒,或是对成为受害者的恐慌,然后“公知”会带领舆论深入探讨这些缺陷的更深层次原因。这次反贼潮的主要原因应是社交网络时代的初啼,阿拉伯之春也有影响,总之和中国谁当政没有太大关系。

但在2019-20年,公知早已被强力打压和污名化,再次发生这类事件,舆论根本没有深入探讨的余地。这种环境下,故宫事件的出现堪称奇迹,人人愤怒,人人想追问。造反贼能力堪比2011年,只是不久即被武汉肺炎事件接管。
但现在这波反贼潮性质已完全不同,主要事件大多与普通人息息相关,普通人就是直接受害者:游戏/电影审查、996、猪瘟、肺炎,也许还有无处不在的习思想习标语习照片。与前面那次最重要的不同是,它是习近平一手造出来的。反贼“病毒”发生了重大变异,让故宫事件看上去像是一个旧版病毒。
梓阳 观察
反贼是不会被这件事激怒的,因为反贼知道共产党是什么德行,这件事对共产党作的恶来说简直不值一提。被激怒的反而是那些爱国人士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三权分立 》自由》民主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1-26
  • 浏览: 5714
  • 关注: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