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葱友请为以色列祈祷,以色列的民主制度正在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我们能做些什么?

2020年3月2日,以色列即将举行国会大选,这是11个月之内,以色列举行的第三次大选。





从1948年现代的犹太民主国家建立以来,以色列从没有在一年之内,举行过三次大选。


2018年12月,执政联盟中,右翼世俗民族主义意识形态,代表俄语犹太人利益的以色列家园党,围绕正统派犹太人的服兵役问题,以及将宗教律法强加于世俗犹太人的一项议会法案问题上,同利库德和宗教政党Shas,UTJ发生矛盾。



2019年3月,以色列家园党最终退出联合政府,导致Likud领导的执政联盟失去了以色列议会的多数席位,以色列议会提前解散,触发了提前大选。


总理内塔尼亚胡领导的Likud( 中右翼犹太民族主义)主导的右翼政党联盟,得到了四个主要的宗教右翼政党,代表宗教犹太人选民的Jewish HomeShasUnited Torah Judaism,Union Right-Wing四党的支持。


内塔尼亚胡最大的政治对手是前IDF总参谋长,甘茨将军领导的中间派犹太自由主义政党:Blue and White,Blue White得到了两个主要的社民左翼政党,锡安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百年老党Labor和Meretz提供的支持。


阿拉伯人左翼政党联盟Joint List,虽然没有公开和Blue White结盟,但承诺会在议会为Blue White组建一个多数派政府提供信任投票。


2019年4月,以色列举行提前国会大选,结果是:Knesset的120个席位中,Likud赢得了35席,Blue White赢得了35席,UTJ和Shas各8席,Joint List赢下10席,家园党5席,右翼政党联盟5席,Labor赢得6席,Meretz赢得5席,内塔尼亚胡向犹太家园党领袖利伯曼伸出橄榄枝,邀请他重新加入联合政府。


但围绕正统犹太人兵役问题的一项议会草案,导致Likud和犹太家园党之间的谈判陷入僵局,利伯曼坚持将正统犹太人服兵役问题视为加入联合政府的先决条件,但右翼政党联盟的宗教政党对此强烈反对。


内塔尼亚胡需要宗教政党和犹太家园党参加右翼政党联盟,以便利库德拥有足够的多数议会席位建立一个新的政府,但在无法得到犹太家园党的信任投票前提之下,利库德建立一个多数派政府的目标显然是无法实现的。


2019年5月29日,以色列基本法最后的规定期限,由于家园党拒绝在正统犹太人兵役问题得到解决之前,和利库德组建联合政府,而两大宗教政党,Shas和UTJ拒绝在正统犹太人兵役问题上作出任何让步,谈判破裂,内塔尼亚胡无法组建一个多数派政府。

在将组阁权交给Blue White领袖甘茨以及提前举行大选之间,内塔尼亚胡选择了后者。


新的选举定于2019年9月举行:但结果同样令人沮丧,Likud失去了3个席位,Blue White失去了2个席位( Likud赢得了32席,Blue White赢得了33席),得益于阿拉伯人选民投票率的提高,Joint List的席位从10席提高到13席,犹太家园党获得了一些心怀不满的Likud选民选票,席位增加到8个。

2019年9月的大选后,以色列继续产生了一个悬置议会,政治僵局依然无法得到化解。


以色列总统鲁夫林将组阁权交给了甘茨,在获得Labor和Meretz支持,以及Joint List愿意提供信任投票的前提下,Blue White可以获得议会57个席位的支持,但距离组建政府的多数派政府最低要求:以色列议会120席中的至少61席,依然缺少4席的支持。


甘茨邀请利伯曼加入联合政府,不过犹太家园党一方面拒绝加入利库德的右翼政党联合政府,一方面也拒绝加入一个得到Joint List支持的,政治意识形态存在严重分歧的Blue White中左翼联合政府。


Blue White拒绝考虑和任何宗教政党建立大联盟政府的可能性。结果,不涉及宗教政党和利库德的蓝白联盟政府是不可能的。



最后一种化解政治僵局的方法是:Blue White和利库德建立一个犹太人大联合政府,但甘茨明确排除了任何涉及内塔尼亚胡担任总理的联合政府。

由于内塔尼亚胡要求将他的宗教政党和右翼民族主义者盟友纳入其中,自由主义的蓝白党对建立这样一个政府的条款存在严重分歧,导致政府无法组建。

甘茨拒绝与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进行任何合作,坚持内塔尼亚胡必须由自己的腐败,欺诈和妨碍司法调查的指控受到起诉。

甘茨坚持建立大联合政府的前提在于:腐败丑闻缠身的内塔尼亚胡必须辞去总理职务,并且受到司法机构的起诉。而这种要求这是利库德无法接受的。


内塔尼亚胡担任总理,蓝白和利库德之间的大联盟政府( 甘茨否决)

甘茨担任总理,内塔尼亚胡被起诉,蓝白和利库德之间的大联盟政府( 内塔尼亚胡否决)

右翼政党联盟和家园党之间的联盟政府( 利伯曼否决)


右翼政党联盟和家园党之间的联盟政府,正统犹太人兵役法案通过( 宗教政党否决)


由联合清单,工党-梅雷兹和家园党支持的蓝白党少数派政府( 利伯曼否决)


蓝白党,工党-梅雷兹,Shas,UTJ之间的联合政府,联合清单支持( 蓝白党否决)





2019年12月11日,在90天的组成政府的最后期限截至后,甘茨承认自己无法建立一个大联合政府,总统鲁夫林被迫重新召集了新的大选,11个月之内的第三次国会大选。


以色列新的国会大选将于2020年3月2日举行,选民将在11个月之内,第三次前往投票站进行投票。




以色列国内日益加剧的政治高度两极分化,导致社会严重撕裂,以色列还从来没有变得像今天这样分裂过。




政治的僵局,正在削弱很多以色列公民对已经高度两极化的政治体系的信任。




以色列的民主制度正在陷入前所未有的政治危机,这不仅仅是一场选举,这事关犹太民主国家的未来。The Israel Rerun election Isn’t About the PM. It’s About Israel’s Future.





各位葱友,请让我们一起为以色列公民祈祷,愿上帝赐予以色列力量,愿上帝和他的选民同在。
已邀请:
萨格尔王吃冰棒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以色列处于高度孤立和不安全的外部环境中,不安全感带来对强权保护的渴望,所以人们本能的会倾向于铁腕政府,这是以色列本身的国际环境所导致的。
此外犹太教的保守民族主义和当代民主自由的普世主义也确实存在一定的内在冲突。
但是以色列已经有了成熟的民主制度,它的朋友圈也都是发达民主国家,所以近朱者赤,这算是一个保险。
或许以色列会发展出一个既强悍有力,又接受公众监督与选举的政治模式,但是暂时的波动难以避免。相信以色列做得到。
kaminasi 不會存在,不曾存在,不要存在
如果沒有成熟的體制,那坦亞胡這只能拿民族主義轉移焦點的貪官早就大獲全勝了

不過現行的中東進程都往激進前進顯然對於以色列未來的發展不利
雖然川普再進程上表明兩不相幫,最終受害的依然是巴勒斯坦人
既然谈到以色列,
大家不如在微信上搜索“国度大卫帐幕”等一系列账号看看,
我已被洗刷三观,
民主是没了,
但圣殿又要建起来了。。。
以色列要存活,则必定成为21世纪的斯巴达,至于是不是披着民主外衣,完全不影响它作为斯巴达的内在。
Sulaiman_Gu Student activist. 国語騎射(こくごきしゃ, Manjura-niyamniya). Kita berjuang untuk Free Hong Kong dan East Turkestan. 推特:@slmngy001
以色列是作为犹太人国家存在的,它治理下的阿拉伯人是“他者”,但ethnic democracy和liberal democracy有内在矛盾。既然以色列越来越不愿意按照两国方案接受独立的巴勒斯坦国,那么它就将面临越来越激烈的体制张力。如果它能转型为一个全民国家(一国方案)那再好不过,但这在目前无疑是天方夜谭。
武汉加油 我将送你上天
#OPENBORDERFORISRAEL#
#DIVERSITYFORISRAEL#
#MULTICULTURALISMFORISRAEL#
#DOWNWITHTHEJEWISHAZI#
#DEATHTOISRAEL#
我在推特上见过一些以色列人,我觉得他们说话有时候和国内网民挺像的………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11
  • 浏览: 3808
  • 关注: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