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反驳文革大跃进死了3000万人都没造反,中共也没倒台,所以XX事件更不可能让人民觉醒?

品葱上常见的论调,一提任何中共不利事件会不会有游行革命的时候,都有人说文革大跃进死了3000万也什么事都没有,如何反驳这种观点?还是说中国真的要死至少3000万人才有可能变天?
是否變天跟死多少人沒有任何關係,只跟軍隊有關係。只要共產黨對軍隊還有有效控制,共產黨的統治就牢不可破。無論是三年饑荒還是現在的朝鮮,餓死再多人都無關緊要,軍隊不能餓,這纔是最重要的。

清朝是怎麼滅亡的?不是因爲被列強侵略,也不是因爲太平天國起義,更不是瘟疫災荒或者經濟危機,而是因爲軍隊全都抓在袁世凱手裏。袁世凱不鳥你清廷,清廷就被廢了。孫中山那幫革命黨人鬧得再大聲又有什麼用?不還是乖乖讓位給袁世凱。慈禧的年代半個國家都起義,最後還是穩定了下來,就是靠着曾國藩李鴻章那羣私兵還能控制得住。但隆裕太后和載灃靠得住袁世凱嗎?

所以中共要倒臺,有一個必要條件:解放軍倒戈或者不再受共產黨控制。這次的瘟疫是個很好的契機,就看能把多少解放軍給感染了。題主想要變天,就多點祈禱病毒能在解放軍裏傳開一點,或者跑去軍營裏投毒。

推薦題主一本書:Dictator's handbook。這是一本政治科學著作,基本上概括了世界上所有獨裁或民主政體的運作原理。讀完你就會明白,獨裁政權維持統治的生命線是什麼,哪些事情是性命攸關的哪些事情又是無關緊要的(注意一定要讀英文版,中文版刪減很嚴重)。毛澤東這麼強調黨指揮槍,旗幟鮮明地反對軍隊國家化,是有他的道理的。

補充:這本Dictator's Handbook有個很著名的視頻概括版,如果懶得讀書的話可以看這裏(當然視頻精簡了太多內容,還是推薦儘量讀原著):https://youtu.be/rStL7niR7gs
戊戌变法死了六君子,皇上都被软禁了,也没人造反,还等着吃人血馒头。
义和拳小粉红在京城乱拳出击,生灵涂炭,慈禧向八国联军宣战,割地赔款,也没人造反。
同盟会反清组织又会被多少人唾骂。
东北鼠疫,当时不也没有人反。
最后南方还不是反了。大清朝还不是亡了。
当下民众的程度和大清朝时并没有多大区别。但大清朝都会有人反,大清朝可是有着从世界各国买来的先进的各种武器,火枪和各地团练以及新军,精兵强将啊。
最后还不是反了。
我们只要看看大清朝。大清朝最后覆灭,并不需要绝大多数民众的觉醒。中共国也如是。
文昭先生在台湾的粉丝见面会上回答过上述问题,深以为然。
外部条件的恶化,只是人民的觉醒促因。人们的觉醒必要的是思想的觉醒。
如果饿死3000万人,人们都认为是天灾是美帝苏修的阴谋,人们为什么要造反?
同样,任何的事件如果人民认识到他们的苦难是因为中共的隐瞒和欺骗,他们为什么不造反?
所以传播真相,开启民智刻不容缓。
敢同恶鬼争高下 10miles2shoulders200pounds
其实要看你如何定义“共产党下台”了,

邓小平夺权并且进行的改革从某种意义上就是让原教旨主义的共产党下台了。
死人多少是沒有意義的,所以才會有六四,共黨最明白只有溫飽問題真正衝擊自己的統治合法性。為信念而戰的時代已經死去,網警公安解放軍不是用愛發電,蘇聯是中共最怕的舊路,帶頭瓦解蘇共的正是黨內過慣好日子的高幹,為了在新政權下繼續坐擁特權,首先向舊主子開刀。
193233年的苏联大饥荒造成了550-650万人的死亡,苏共也没亡啊,60年后呢,算算天朝的日子也快了
存在者09 观察 Fate
这句话其实非常简单就反驳了——前天早上起来去市场能买到菜,昨天早上起来也能买到菜,那么,今天早上起来是否还能买到菜?不相信的话,看看能不能出门?

不好说一些太复杂的哲学理论,但这种错误都是一些“经典”错误,对这些问题还在争论,说明的是基本的理性素养也没有形成。
驱逐黄俄 天下为公
89学运的导火索是因为死了一个人。
想引起反抗不需要死3000万,只要一个引起公愤的理由就够了。
我借用概率论来反驳一下:两个独立事件之间,一个事件的发生不会影响另一个事件发生的概率。文革大跃进和某某事件之间就属于独立事件。文革大跃进没有造成中共倒台,并不会影响某某事件造成中共倒台的概率。
你问别人如何反驳不就是因为你自己无法反驳吗,您国韭菜什么时候这么重要了
KC1984 黑名单
信息管制的极限,信息时代的到来。毕竟反对的成本从来没有那么低过。我认为真的只差一个火星了。
文革前都未有錢過 大家都是窮鬼不會惜命
現在大家都享過福 就算極討厭共產黨 也可以移民
學會珍惜性命了
我不反驳…因为这是对的。

ls总说清朝…清朝倒台我记得也是袁世凯给逼下位的(有误请指出),也和老百姓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吧?

我完全不知道CCP为什么一定会倒台?当然从理论上说政权和人都有尽头。但是也可能是人类的灭亡导致了CCP的垮台啊?

一个事物会灭亡应该是因为他被更强大的事物打败了,或者自己越来越弱小而消亡了。不是因为他是邪恶的于是天降正义把它灭了。现在动画片都不这么拍了。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那麽説來,既然我吃了3個麥當當巨無霸也沒吃飽,那我再吃一個蘋果派也不會飽
因为你在关注这件事,所以你觉得现在在网络上呼吁言论自由替李医生发声的人很多只是你的幸存者偏差,好比皇马拿了欧冠后当天去看各大体育社交媒体里巴塞罗那球迷仿佛都失踪了一样,事实上巴塞罗那球迷并没少,只是在这个当口都“失声”了而已。同样李文亮事件只是让反贼们找到一个发泄口,骑墙派跟着附和一下发发牢骚,五毛粉红只是暂时被这股声浪压了下来,不代表他们已经转变,随着时间推移,五毛粉红们还会在王公公的帮助下还会继续重占主流话语权,李文亮事件对一些人觉醒会有帮助,但是对于基本盘不会有太大影响,想让国民全都反对共产党,起码要在一两年内出上百个李文亮事件
longstring 經典長字符串
有记者采访一个农民:如果你有二百万愿意捐一半给国家吗?
农民:愿意。愿意。
又问:如果你有两幢房子,愿意捐一栋给国家吗?
农民:愿意。
又问你有两头牛呢,愿意捐一头吗?
农民忙说:俺不愿意!
记者问为什么房子钱愿意,牛不愿意呢?
农民说:因为我真的有两头牛!
要是现在人还有文革时候的胆量,ccp早tm全家游街了,不得不说毛是玩弄人心的高手,当时所有的力量都被分散化,用在了内斗,人斗人上
一代风流人物 黑名单 讨厌虚情假意,坚持活出个性
今天的中共哪是什么马克思主义信徒,完全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金正恩的追随者,这些野心家根本不懂资本论,只觉得里面的煽动和暴乱字句可以利用,一直忽悠到现在还有人上当。
虽然中共不信仰马克思,但马克思为构建极权社会提供理论基础,所以他们会寄生这里。中共不仅强奸民意,党员的党意也是被强奸。中共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政党,他们没有政治理想,只是独裁者的白手套。不信仰某个主义,只是打江山坐江山的黑帮。它以党的名义控制党,再以党的名义控制国家人民。
如果现有理论不够正当就发明新理论,美其名日与时俱进。例如毛邓思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新时代思想。但你要注意,这些理论仅仅说服别人不是限制自己。也就是说规则由我定,你要遵守,而我不用。

中国主席比资产阶级还富有,怎么去当所谓的无产阶级,根本不能自圆其说。你看日共法共这些合法共产党谁拿中共当共产党看了?就连斯大林都说中共是人造黄油。任何主义只要能帮他们续命,帮他们过上穷奢极欲的生活,他们就拜什么主义。共产主义在他们眼里就是妓女,想上就上,什么姿势都可以。 在统战的时候他们会高举LGBT的大旗,在维稳的时候再把同性恋者关进精神病院。同理,他们会高呼宗教自由同时把新疆人关进集中营。打着共产主义的旗帜,建设法西斯的道路。拿着圣经做阿訇跟你讲儒释道。

哈哈哈,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自己打开了青山精神病医院网页。
没法反驳...因为这就是事实!中国普通老百姓就是自私自利,只顾眼前利益从不考虑将来!你告诉他做人比做奴隶好,但是他从来就没做过人,所以,他会觉得你在骗他!我经常和身边的人吵架,吵得我都心死了!
比如昨天李文亮医生去世了,我看我大多数人发个朋友圈就算悼念了,就算过去了!根本不去思考是什么原因导致李文亮医生去世的!看到这些人,我觉得真的可耻!可恨!可恶!
我还是那句话李医生不会让天朝人立马觉醒起义,起义这个东西还是看党内有没有袁世凯出来,目前是看不到这个希望,如果你说李医生刺激了小粉红不满武汉政府有了一个开端我是认同的,但是小粉红骨子里的奴性并不会因为李医生而彻底剔除掉,要剔除奴性必须要从思想上剔除中共的伟光正,剔除毛邓胡习思想,等什么时候小粉红开始高喊打倒中共,就可以上街起义了
上次有谁说的东西,很有道理啊。当年饿死人把锅甩给天灾以及苏修撤援,所以无脑的百姓就去与天斗与地斗批苏修,不去追究真正的缘由;现在一样,甩锅美帝(基因战、不援助)反正挑得你们去声讨美帝,或者煽动底下骂美帝的去斗感恩美帝的,你党又轻轻松松脱身了。
中国没有人 观察 反中华民族主义,反华辱华人士,对现政权和民族,毫无民族认同感和归属感
因为这就是事实,或许你也像我以前一样,或多或少还对中国人有一点希望,但事实会证明,这个民族就是纯粹的自虐和邪恶,根本指望不了什么,所以你可能会慢慢变得和我一样,相当反感中国人罢了
毛泽东最牛逼也是最让人痛恨的一点就是提出了党指挥枪
守法刁民 黑名单 不知曾幾何時,品蔥就有那麼一群人,他們嘴上說著反專制,事實上卻鼓吹專制政權不可戰勝論、中華永無希望論,他們並不希望專制政權倒台,因為專制政權倒台,他們也就失去了嘲笑生活在專制統治下的民眾,來為自己失敗的人生尋找存在優越感的機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請勿對號入
为什么陷入饥饿的墙内农民不恨耄?


节选自《文昭谈古论今》——仅代表嘉宾意见


饿死和反抗统治者这两件事其实没有必然的联系,只有在一种情况下发生,就是人们达成共识,自己的挨饿是统治者造成的,统治者必须为我饿肚子负责。所以带来反抗行动的,是一种意见,并不是饥饿。

如果大家都相信饥饿是自然灾害造成的、是苏联逼债造成的,不是耄造成的,那他们的行动是战天斗地;是去声讨苏联,当然就不是去反抗耄。而赵家专制派有强大的思想控制能力,耄被塑造成大救星,爹亲娘亲不如耄亲,没有人对耄有任何质疑,没有人头脑中闪过哪怕一个念头,是耄害了我们,当然就不会认为耄在这事上有什么责任。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赵家专制派在有力量塑造人们思想的年代,同时也能隔绝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这在大饥荒中也有体现,就是很多幸存者后来说,他们不知道这么多地方都有饥荒,以为只是自己这一个地方的才有,只有人们知道饥荒是普遍存在的时候,才会想到这是赵家专制派、是领袖出了问题。因为赵家专制派控制饥民流动,当时信息交流主要通过人口流动达成,共同遭遇的人不聚在一起,不交流经验,就酝酿不出反抗的情绪气氛。

所以饥饿不一定反抗,比如墙内1960年代初的大饥荒;温饱了也不一定安份,比如波罗的海三国在苏联时代一直是民生比较优越的加盟共和国,但波罗的海三国是打破苏联铁链的第一环,是最早反抗的。反抗得首先头脑要起变化,行动的不服从前提是思想的不服从,而且要在相当泛围达成群众的共识,社会性的反抗才会到来。

如果饿死都不反抗,那现在赵家专制派掌握了5G、AI这些先进技术了,墙内民众在强大的政权面前更渺小了,还会反抗吗?我的回答是:思想问题从来都只能是思想解决,AI这一类技术有利于统治者把人与人隔绝开,在个别人出现不服从苗头的时候就精准打击,但这些技术手段不提供说服力。现在的赵家专制派比起耄时代是掌握了更多的资源和手段,但它比耄时代更脆弱,就是它的思想控制力要弱了,它很难让人爱它了。它再也推不出爹亲娘亲不如某某某亲的魅力领袖了。

在武汉肺炎这件事上,在很多关乎公共安全这件事上,赵家专制派已经无法像1960年代大饥荒一样那样充分地隔绝人们之间的交流,也无法完全回避公众的问责,洗不白了。它最重要的一招就是:自己洗不白,就把全世界抹黑,别人比我也强不到哪去。比如:说美国流感不也死了6600人吗?比起来墙内这次肺炎死人还不算多。澳洲不久前的森林大火造成这么大的损失,这么看墙内的应急机制也不算太差。是在歪曲信息的基础上,塑造虚假的印象。美国所说的“流感死亡”,其归类标准是:把所谓“流感相关死亡”也包括在内,绝大部分不是流感直接导致的。包括一切当时之后所认为的,流感是其中一个因素的死亡案例全都包括在内,大部分死亡证书上都不写流感。所谓6600人死亡里3/4是65岁以上的老年人,导致他们死亡的直接原因最多的是心血管疾病,流感只是一个诱发原因。要按这个标准归类,墙内死于流感的人又要远远多于美国。

这一类歪曲标准的比较还有很多,比如几年之前人们批评墙内拐卖儿童猖獗的时候,有个洗地的说法:说美国一年有32000个儿童失踪的报案,比墙内好不到哪儿去。实际上这些绑架(诱拐)的报案多数来自于离异的家庭,没有获得监护权的父亲或母亲,每过一段时间去探视孩子,把孩子带出去玩,在外面过夜,没有及时送回前妻或前夫家里,又没有事先征得前妻或前夫的同意。结果另一方就去报案了,这也被算成绑架。在法律上专门有个词,叫parental child abduction,中文翻译叫亲子绑架,就是指这种情况。法律上所说的stranger kidnapping(陌生人绑架),占报案总数还不到四分之一。这和墙内的拐卖儿童是一回事吗?“亲子绑架” 在墙内可能都不算个事,都不到报案的程度。这是当前一种主要的舆论维稳手法,叫:不能洗白,就把全世界抹黑。当你觉得天下乌鸦一般黑,反抗得来的新政权能好到哪儿去吗,能比美国更好吗,既然好不到哪儿去就不用反抗了。其实也是在意见形成上做文章。

所以什么时候墙内民众才会反抗?一言以蔽之,不一定非在吃不饱饭的时候,不一定在住不起房的时候,而是在没有任何理由说服人们接受现状的时候。真到那种时候,赵家专制派会回到最原始的状态,5G也不用了,就直接断网,恢复到耄时代从物理上隔绝人与人交流的状态。而武汉的疫情如果继续恶化,是有可能走到这一步的。
b把事情做出来就是最好的反驳。少在网上打嘴炮。书生造反,三年不成。说得就是你啊。。。
大跃进死千万数量级的 我承认
文革死的都是今天该打倒的那些人
文革全国的革委会 民兵师 对共产党 政府还是一种制衡
当时解放军多少万??民兵有多少条枪??2400w条
为什么毛泽东敢跟苏联顶?全民武装啊
我也觉得无法反驳,中国人已经被改造得很彻底了,只要能生存、能赚钱,其他什么民主法制不是必要的
造反也得手里有东西,你现在空着手你想怎么造反?你不怕没问题,你家人怎么办?中国的历史传承造反诛九族的,如果你真要这么干你至少要等一个时机,当年中共的地下斗争经验是值得人借鉴的,怎么在力量贫弱时积蓄力量是一门技术活,你当然得反,但你需要个计划和路线图
3000万这是隔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有统计的吧                                           
共匪統治靠三樣東西謊言、暴力和恐懼

有理智的人不會被共匪的謊言騙到
除非他是瞞騙了自己的良心

接下來就是恐懼了
如果每一個反對的人都要肉體消滅
共匪早就經濟破產

恐懼剛可以讓大部份人放棄以武止暴
用行動消滅共匪
文革的派系武斗是共产党对基层控制失效的结果,真要举例的话还是说肃反,土改,饥荒,严打,计划生育这些吧,你恨文革,共产党也恨文革。
病毒要是能在军队当中传播的话那就真的控制不住了。
Eumenes 建立民主自由的中华联邦!
文革后人民的确觉醒了啊,只是89学潮被武装镇压,敢反抗的要么死了,要么被社会性死亡。然后共产党开始愚民教育,没人敢反抗了罢了。
按照台灣歷史來說,要轉型國家需要幾個點

  •  國際(美國)擁有強烈的介入與影響能力  
  •  最高統治犯了國際(江南案)無法容忍的錯誤,所以開始逼迫統治者放權
  •  人民抗爭運動,表達自己的訴求(野百合學運)
  •  中共高層出現一位帶領中國轉型的領導者,落實真正放權而不僅僅淪為是形式(李登輝)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即使分量一樣的武漢肺炎, 對年輕人和老年人的殺傷力是不一樣的。
同時是死人帶來的統治危機, 對壯年的共產黨和暮年的共產黨效果也截然不同。

目前黨國病入膏肓, 正是要他滾蛋的好時機。
TimmyAlex 在自由的阳光下各抒己见
首先,清朝留发不留头有人反抗,反抗失败了
其次,前清和后清比(说的是1644和1910),底层屁民的区别在哪里?
除了见过更多洋人外没区别,他们不是反清主力
那清末谁是反清主力?
地方乡绅和他们的儿子,也就是传统的士人阶层
这些人为什么反清?
因为皇族内阁成立,把士人进入高层政治集团的权力收走了&西方思想进入中国,士人们学习了先进思想不满足于被皇帝统治了
现在还有这样一个社会阶层吗?
不好意思没有了,晚清民国的乡绅士人阶级大部分在土改时已经遭到肉体毁灭,少部分活下来的在后续运动中遭遇了精神毁灭和经济毁灭
中国现如今还可能再度诞生一个这样的阶层吗?
不可能了,如今的老百姓都是韭菜,他们可以变成义和团红灯照但就是不可能是高出真正意义上的革命
好人 實話實說
人們怕死怕受傷怕財產減少吧?
沒有一定程度損害到自己利益是很難
清醒的...
suewr 事實上不論粉紅還是反賊, G點都一樣一按就高潮
有一點要補充
餓死其實不是完全沒東西吃, 大多是營養不良死
另外國家宣傳大豐收, 資訊不流通
有些人認為只有自己的村是這樣, 所以沒反抗
Crench Creeeench
文革跟大跃进没有影响到军人
文革跟大跃进没有影响到军人
skyheart 真理必使人自由
同意前面葱友所说的,关键在于军队。如果能把军队中相当一部分力量策反了,那么就有希望把CCP赶下台。还是很有希望的,武汉这么多市民中有没有军人家庭的吗?全国呢?有多少军人家庭染病,然后被野蛮粗暴对待?如果军队也开始快速地感染了呢?

一切都是猜测,但是我期待着并祈祷着,正义总是战胜邪恶。
ein1002 大太陽
看了很多討論

但我的解釋是

目前你們少了一群〝烈士〞

敢向政府對幹的人們

這些人是有學識或國內外有身分地位有號召能力的人

過程鐵定會很慘烈

想要擁有與世界普世價值相同的信念

只在手機或電腦前面搞影片打字抱怨

那一切都不會改變的 

因為體制永遠不會認錯
你看下輿論風向,頂多就是要求黨給個#言論自由#,真正的反賊依然銷聲匿跡
因爲共產黨很難被民衆推翻
軍隊不反,光靠民衆是不可能反成功的
推翻政權方法不出外國勢力干涉、獨裁政權內部改革、軍事力量分裂
我覺得這次疫情頂多就是派系內鬥加劇吧
阿提拉 中国特色民主是否是民粹的道德绑架工具呢?民粹是否正在潜意识绑架所有人
中国特色的横幅你应该在街边经常看见了吧?你以为中国是用资本和共产或者左右能替代的?中国特色只是中国特色。他可以变成明粉眼中的好爸爸。也是可以蝗汉的好爸爸。他可以是独裁者的情人。也可以是西方人眼中的殖民地,不抛弃中国特色,大跃进他也可以变成,汉人第一,汉跃进。汉人甚至也可能是火星来的。百年后,后人在新大葱论坛发,为什么有人说汉跃进XXXX时。底下的评论跟现在没有区别
一枪一个小朋友 财富是自由的泡沫,自由是勇气的泡沫,勇气是信仰的泡沫
根本无法反驳,因为偶们就是这样认为的。国家的兴亡是上层政治,底层民众的反应只有很少影响。
ul6ejp3gbp6 路過的大叔
中國軍隊目前還是共產黨控制的,沒有國家化。
所以人民有沒有遊行革命不是重點,軍隊有沒有可能完全中立或反過來把槍口對準中央才是重點。
不然看悲觀點,遊行革命依舊只能是....
____占占点点点人人人
时代不同了,六十年代中共的恶劣程度完全不是说出这种话的人能想象的(毕竟这类人好像连四五都不知道)。而且,现在发生的事情和那两件事也完全不是一个量级。事实上,鉴于民生与经济对现今中共政权存续的极端重要性,我完全无法想象这个政权能够经历一场全国性饥荒而不动摇。
当然,李文亮的确不是李韩烈。上面的人的确说对了,光靠这件事是解决不了中共的,必须要让全国大半岁静感到自己的生活即将完蛋才行。
顺便提一下,按冯客的说法,在很大程度上应对三千万非正常死亡负责的农村计划经济其实是毁在你们眼中那些愚昧的、无关紧要的老农手里的,因为他们用十余年的时间一亩一亩地挖掉了计划经济的根基,“政府取消限制,不过是承认了事实,不受组织管制的农民多得让这些限制变得多余。”这大概也是底层政治的一点作用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网瘾患者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15
  • 浏览: 16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