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毛泽东

底端人口 大国崛起 小民遭殃
农奸,可把我们农村人害苦了,到今天也不能摆脱城乡二元体制,奇怪的是受害最深的农村老人却是他最忠实的支持者,我说你们不是跟我说过大跃进村里人都快饿死完了吗,老人们说毛的女儿也饿的在泔水桶里捞东西吃,我说他家的泔水是不是全是油水里面有没有红烧肉,老人们放下红薯饭,就要打我了。我明白了,它们只是相信甚至是主动编造一个谎言,逃避现实罢了,只有这样才能勉强活下去,它们所经历的苦难没人能懂
 
在毛执政末期,我们这里的平原地区已经开始使用大型拖拉机耕地了,邓上台强制解散集体,头一两年山区耕牛下山耕地赚钱,慢慢变成了手扶拖拉机,然后是小型拖拉机四处耕地赚钱。单看耕地,发展了几十年也没有达到毛时期的水平
 但是老子宁愿用手刨,也绝不用毛奸的拖拉机。最开始集体化的时候,是自愿的,土地所有权是农民的,集体只有使用权,如果毛骗止于这一步,既大幅提高生产力又能保护个体利益那就皆大欢喜了。
 
这家伙眼里只有党国,没有人。我们小民要自救才好
 
 
 
 
 
已退葱的陈士杰 ? 天涯未远 江湖再见
毛泽东其实就是没有皇帝头衔的皇帝,主席=陛下。

毛泽东和刘邦、朱元璋一样都是草根皇帝,他们都属于领导底层流民造反,透过暴力夺权的方式坐上龙椅的。

如果毛泽东能够早出生几百年,世人给他的评价应该和夏桀王、商纣王、周厉王、秦始皇、吴末帝、隋炀帝、海陵王差不多,被列入暴君的行列中。后世史官所撰写的《红朝史·太祖本纪》中,给毛的评价就会是“雄才大略、打下江山的太祖武皇帝。但是同时也滥杀无辜,迫害忠良,导致百姓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但是毛泽东出生的太晚了,毛在二十世纪做皇帝,那么他就只能沦为二十世纪头号的独裁者和十恶不赦的杀人魔王了。

毛泽东之所以遗臭万年,就是因为他作为国家领导人,把中世纪暴君的治国方式和理念搬到二十世纪来了。

然而,毛泽东和中国历史中传统意义上的暴君也是不同的。毛泽东不仅要在世俗的世界里掌握至高无上的权力,而且也要成为全国人民精神世界的领袖,把自己在全国人民心中塑造成神一样的存在。毛泽东不仅是皇帝,同时也是教主。纵观华夏五千年历史,似乎只有太平天国的洪秀全天王可以和毛泽东主席相提并论了。
毛泽东的政治投机能力很强,但治理国家的能力完全没有。他称得上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大的罪人,造成的危害甚至远超日本人。
记得小时候看土尔扈特东归的电视剧,规定“人不增丁,畜不添子”,有一个人违规怀孕了还是生孩子了还按规定给处死了(或者是战死),那时候我就很好奇,同样是大迁徙,为什么艰苦的长征路上就有人一直不停生孩子。。。
CoffeeToGo 品一杯咖啡
看到這個標題如同見到「如何客觀評價希特勒」一般驚訝
中國人的災星,台灣人的福星。要不是他打韓戰,美國也不會大力扶植台日韓,
要不是他一個接一個的政治運動折騰30年,一邊建設一邊破壞的鎖國亂搞,以
中國的體量和勤勞性,那還有日本及四小龍崛起的機會?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又到了传播姨学的时刻。
不过这次有点麻烦,因为原出处是视频,有口音,而文稿为了在墙内传播又夹杂了大量黑话,改起来也很麻烦。
两个版本都奉上吧:视频版在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tdHHYJEFrY
 
朱霞的第十大醉人当然是我们最熟悉的腊。腊这个人并不重要,你随便到今天的任何一个看守所去,在看守所靠墙跟的那些地方,被派出所民警、协警或者保安之类的临时工强行喝令在墙边蹲成一排,手背着,举在脑袋上,这批人当中总有5%到10%是腊的同类人物。只是他们暂时还没有得到出头露面的机会,有了机会以后他们也可以大显身手的。之所以是5%到10%,就是因为他们当中只有5%到10%是属于小知识分子青年找不到工作的那种类型的。

腊自己的家族是曾国藩所非常担心、但是最终还是出现了的那种湘军造成的痞子化引起的。曾国藩本来是打算运用儒家伦理来管治他的军队的,然后他发现,他的军队打进了南京城以后,南京金银如海,有很多人都抢了很多东西,然后他就担心从此以后军纪无法控制,这些兵痞轻而易举地发了战争财以后会把乡里的风气搞坏。因此他就激流勇退,坚决主动要求解散湘军,让李鸿章的淮军取而代之。当然这件事情没有完全做成,但他的担心是对的。后来,腊的父亲就是一个这种兵痞。他在外面混过了江湖、见过了一定的世面、发过了一定的财以后,他就开始瞧不起他过去必须尊重的那些老地主和老乡绅之类的。那些人的发财方式在他看来是太缓慢、太愚蠢了,跟他这种急如闪电地发战争财相比算不上什么。同时战争也使他看到,如果他敢于果断地使用武力来摧毁旧的儒家伦理道德的话,反应迟缓的乡里士绅是很难阻止他的。于是他就作出了很多按照儒家长老的道德观念来看是非常不地道的事情,给少年的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比如说大家都很熟悉的那个腊家开的酱油坊,这就是他做乡镇企业家发财的故事。当然了,他搞出来的酱油质量是很有问题的,属于欺骗消费者的那一类。如果是发生在今天的美国的话,肯定要罚得他倾家荡产,一辈子都再也别想开公司办企业了。但是在当时的湖南乡下,这些东西还属于新生事物,一般保守的乡绅,有几个钱的,不敢轻于尝试,而同样淳朴的贫下中农则没有钱也无法尝试。像他这个到南京去混过事、冒险精神很强的人开出一些胡乱的东西来,就像是所有的社会中间出现的新生事物一样,或者是像一个学校里面招揽新生一样,大家觉得他的做法好像有点不对,但是在他闹得更大以前也没有办法直接制裁他,也就像是中国在WTO里面的那种状态一样,需要过一段时间大家才会有所反应。因此他就在这个真空期,用违反儒家伦理道德、违反对乡邻义务的方式发了一笔财,变成了一个现代史学家经常说的那种近代社会乡村士绅阶级劣质化的代表人物。

旧式的士绅是像罗泽南那种人,两袖清风,要讲究儒家的伦理。而且,乡里对他的尊重或者说是他对乡里实施的柔性权力主要不看有钱没有钱。有钱但是胆小怕事或者不明事理的人并不能像罗泽南那样,只不过是一个穷书生,家里面没有钱,只不过是会给学生上上课,刹那间就能召集起一支湘军来。只有钱但是并不急公好义的土地主和土财主,是没有这种影响力的。而有这种影响力、有这种话语权的人,倒是不需要有很多钱。而腊的父亲就代表了这种传统的反面。他不守规矩,克扣穷人,富起来以后也不像是传统的地主乡绅那样要尽些修桥补路的义务,让他们的穷亲戚感到有困难的时候可以去找他帮忙,也就是说尽些社区义务。恰好相反,他即使对他自己家里面的长工和伙计都是非常刻薄的。
 
按说这在儒家伦理和现代企业经营当中都是极其犯忌的事情,因为他的产品质量是有赖于员工的责任心的。没有稳定的员工和爱岗敬业的雇员,他的企业的产品质量一定提高不了,他就只能赚快钱,赚easy钱。但是腊他们家就是赚快钱和赚easy钱的,因此他肆无忌惮地克扣员工。而员工和普通佃农(就是曾国藩所依靠的那种佃农)本应该对自己的乡绅地主怀有一种半封建性的忠诚,在这里就变成赤裸裸的阶级斗争了。而如果没有这样的半封建的忠诚的话,曾国藩是不可能带领那批蛮族血统和蛮族精神还很浓厚的湘军出去打仗的。送死的事情,就算是给钱也不是人人都愿意干的。你肯跟着他送死,那就是说,你非常信任他、尊重他才行,而不仅仅是怕他。怕他,他有多大的本领能比让你死还可怕吗?
 
当然,腊他们家的企业就体现了这种精神的反面。曾国藩他们家的佃农是愿意跟着曾国藩走的,而腊家的佃农和雇工则是极度痛恨腊他爸爸的。他妈妈也觉得她丈夫这种刻薄的做法是非常危险的,经常悄悄给佃农之类的送一点好吃的,缓解一下尖锐的阶级斗争。但是她作为一个妇女,没有办法真正改变她面临的局势。与此同时,腊父也用同样的不合儒家伦理的方法来教育他自己的子弟。非但不能够教他书香门第、忠厚传家、和睦邻里之类的,反而身体力行地用刻薄待人的手段来对付小腊。当小腊对此感到不满或者觉得有点问题的时候,就用粗暴的棍棒教育去压迫这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人的儿童时期对人的价值观的形成是最重要的。腊从他父亲的教育当中深刻地学到了,社会是黑暗的,有权有势的人会压迫人,包括压迫他本人,不讲道理只讲实力,世界上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等我长大了以后我要用这种道理来回敬你。

在他还年轻的时候,还没有变坏以前——因为所有的坏人在年轻的时候都不是很坏的。在青春期以前的时候,你就没有见过哪一个孩子长着一副穷凶极恶的样子。哪怕是成年以后众所周知的恶人,在年轻的时候也是一副萌萌的样子。在那时,他甚至因为他父亲极不地道的行为,跟他的雇工和佃农联合起来抢劫他父亲的仓库。要知道,当时还不是兵荒马乱的时代,比较积德的乡绅的仓库是不会被佃农抢的。相反,他如果号召组织团练的话,佃农还会跟着乡绅走,一起来维持治安。就只有他家被抢,也就说明他家是当地公认的恶人,大家都想要收拾他。他被抢了,负责组织治安的乡绅团练之类的人也是幸灾乐祸,觉得这简直是恶人自有恶人磨,简直是报应。当然那时候大家还不知道,抢他的人当中还包括他自己的亲生儿子。

当然,后来腊长大以后他父亲已经死了,他对他父亲的满腔仇恨转化为他对世界的看法,特别是他对阶级斗争的看法。也就是说,他对他父亲的报复心理落到了整个社会上,特别是后来的地主资本家身上,包括那些其实还比较老实、只是发了财、并没有为富不仁的地主资本家身上。这是一个重要的心理上的转折点。当然那时候他还不是精通世故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但是基本的扭曲人格已经养成了。他父亲之所以敢这么做,也是因为他闯过了江湖,意识到曾国藩打算维护的儒家秩序已经不可避免地崩溃了。旧式的教育已经不能保证你出人头地,旧式的道德观念已经不能保证你平安过日子了。因此他想要把腊训练成为一个像他这样的人,在社会上钻空子、用各种不地道的手段在青黄不接的过渡时期发财致富的人。然后,腊就抱着这样的价值观到长沙去了。
 
(超过3000字限制,下文见评论区)
真猪至大 虚伪和自私是人类的本性
毛匪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还需要怎么评价?可以的话直接拖出来鞭尸就完事了。
比奇堡老社畜 绝赞加班中
已删除

大奸巨憝惡貫滿盈
毛匪澤東斃命北平
畢生迷信權力終因鬥爭而亡
滿身血腥殘殺同胞六千萬人
——中華民國六十五年九月十日《中國時報》頭條頭版標題
带带大师兄 动画爱好者,欢迎邀请动画有关问题。
一位有能力的好将军,但是除了这点其他方面都很差劲,自称热爱科学的马列主义接班人,却干出大跃进这种一听就知道不科学的耸人听闻的事,还喜欢大搞个人崇拜,本质还是个土皇帝,扛着红旗反红旗的第一人。
略懂点面相。
毛泽东是从来不长胡须的。然后去他故居,会有导游解说,毛南人北相,男身女相。其实都是扯谈。我也是南方人,家望180以上很多。没长胡子的还真没有。古云:嘴边无毛,办事不牢。其实不长胡须表示此人心机深,喜欢玩手段。是否如此,可观察身边不长胡须的人。

在维基上,看到贺子珍与毛结婚十年,怀孕十胎。在生理上,女人是承受多少痛苦。毛这种行为根本没考虑别人的感受。连自己的老婆都不当人,更何况是这些老百姓。

这些都暴露了毛的欲望极重,极为好色,鱼尾纹极分散,这种人对权力的欲望可想而知。
雷锋的老公 反共反中反五毛
挺好的人啊,就一点比较可惜,死晚了~~~
马列加秦始皇,焚书坑儒之狠毒超秦始皇十倍以上。

曾扬言﹕感谢日本侵略。原子弹不怕,死一半,还剩一半。
自然灾害如地震干旱洪涝等,只危害一地或一域,或数時,或数日,而能危害数月数年乃至上数千年则难见

在中国有一种社会灾害,却远比自然灾害更为凶残可怕,这种社会灾害,就是由谄媚者生产出的危害社会公正良知,摧残生命、阻挡文明前进的吹牛拍马,阿谀奉承,恭维权势的行为和传承。从齐桓公时代的“三人帮”,到当代的“身体永远健康”的毛泽东的“亲密战友”,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谄媚者如蚁附膻,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而生产出的各色款式花样繁多的诸如出谋划策文过饰非歌功颂德瞒天过海……,摆在社会货架上,可谓琳琅满目,美不胜收。

特别是“文革”时期,整个中国政界新闻界学术界乃至文艺界,几乎都成为溜须拍马阿谀奉承歌功颂德的先进生产者,创造出了中国历史上最为肉麻的阿谀文字,也展现出了谄媚者最无人性的灵魂。权势说公鸡能下蛋,他们巧舌如簧,就说亲眼见;权势说沙锅能捣蒜,他们信口雌黄,就说砸不烂;权势说“共产主义是天堂”,他们就堂而皇之,论证天堂就在地上;权势说,“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他们就恬不知耻,摇唇鼓舌“一天等于二十年”……当然,在那个特殊年代,为严酷环境之所迫,人们为了生存活命,不得不跟风谄媚,似乎情有可原。

  然而,那些身处并没有任何残暴逼迫环境的人,也由衷地钟情于阿谀与吹捧,却是一种永远都不能被原谅的丑行。他们灵魂的肮脏,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灾害。

————————————————————————于成玉
viewer ? 已停用 重建共和的時代
毛應該是秦始皇式的暴君與馬克思主義結合的妖孽.
如果忽視了馬克思主義因素, 是無法正確理解奪取政權後行為和做法.
孙金香 90后电影
20世纪世界三大法西斯恶魔之一《《《《《
趙彈呼叫壬 你錯了、我不是理客中、我是反賊喔
建議反賊們多讀🐱選,,,他打垮國民政府的方法論值得反賊們學習。
天下为公2 新注册用户
评价他?嘿tui!他就是个🐔8⃣️!终于能痛快的说出来了!小粉红评价就是:伟大的统帅!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舵手! 
黑色o小組 來自台灣 1999年出生的男生
大躍進 文革
死傷上千萬的殺人魔
非常垃圾的 中國開國領導者吧
gerryzeng 我爱台湾,台湾是一个国家,小粉红和酸民滚出我的视线
想起蒋介石和毛泽东的子嗣。。。
毛新宇真的让我很恶心。。。天天都在提他爷爷。。。
蒋友柏远离政坛,重心都在他创办的企业上,而且他本人比较洋气,不提政坛的话,感觉整个人比较洋气
蒋万安是唯一一个进入政坛的蒋家后代了,感觉他看上去像是25-35的感觉,可惜他进了国民党
创象雕刻家 ? 我是中華人 你是支那人
A commie, a traitor, a demon incarnate, with evilness unable to be described with limited vocabulary.
可以参考斯大林。

因为干掉了比自己更坏的人(例如托洛茨基一伙),结果自己就成了被骂最多的人了
人类有史以来,第一号杀人魔王。
“第一”说明了他的能力
“杀人魔王”说明了他的本性。
是谁谈笑风生 外国也有臭虫
评价毛泽东是时事热点?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
其实能评价毛泽东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过来人,能提供第一手资料,但可能失于偏颇,一种是历史学家,虽然通常只是咀嚼的二手资料,但胜在较系统全面。
对于现在还有那么多人关心毛泽东有些不解,可能是因为他的头像还挂在天安门吧,所以议论他也是议政的一种方式。至于当今的国内政局,据多方反映可是像一根绞索一样,越收越紧了呢。
freedom65553 🤬不友善用户
毛的权术手段堪称千古一绝,算是有功有过,实质性的统一中国大陆、加强国防力量以及打下工业基础都是功,但他犯下的那些反人类倒行逆施的罪行如文革和大跃进等都是任何一个正常人类都无法容忍与原谅的。
田伯光 ? 天滅中共
就斯大林、希特勒 那一類魔頭 但肯定有過之無不及 傻的人比他倆都多 但卻還放在水晶棺裡 照片掛在天安門 某一年代甚至家家戶戶客廳裡 讓人膜拜
高寒 高仿 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
谈谈我的评毛观


——纪念毛泽东诞辰125周年


(2018年12月26日)


高 寒



今天是毛泽东诞辰125周年纪念日。毫无疑问,在今天的中国,毛泽东话题,应算是最让国人血脉喷张、冰碳对立的一个话题了。赞者将毛捧上九重天;贬者将毛踩下十八层地。双方各自都津津乐道于自己手中的事实,而对另一方所持事实均一概无视和否认。这就使得如今中国的毛泽东话题成了一个类宗教话题:均只能在各自的圈子中同气相求、同仇敌忾,而无法在不同的圈子间作理性交流、洞彻事理。其实,只有将右派的事实与左派的事实相加,才能得出一个真实的毛泽东和真正的毛泽东。正是在这种意义上,可说如今中国政坛文坛上所有讨论毛泽东的话题,就多属假命题,均可被归入假唱、假打、假赛、假论、……之列。

(一)


爱因斯坦说过:“发现一个问题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那么当今关于毛泽东的真命题何在呢?

我的答案为:从小农空想社会主义始,到封建社会主义终。

以此为纲,可提纲挈领地解释“成也毛泽东,败也毛泽东”这个当代中国的最大谜团,可纲举目张地找到中国共产党至今还走不出那个“历史周期律”怪圈的钥匙。以此为基础,可以囊括、面对、承认和统一如今已发掘出来的所有有关毛泽东的史料,而无需如同当今中国的左、右、官三派那样,各自无不以某种选择性的事实、选择性地无视和选择性地掩盖来建立自己的评毛观了;无需只敢依据片面事实,装作不知道另外部分事实,即不以铁的史料、史实为基础和前提,而在那里一本正经地提出假命题,一本正经地假评说和假讨论了。

乍看我的答案,右派们要开心了!但且慢,如此一来,你们数十年来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评毛道义制高点,便顷刻从根基上坍塌了。你们使尽浑身解数要在道德、道义、人格、人品上打倒毛泽东的一切努力,便统统付之东流了。这是因为,你们手中的那些个用放大镜去考据、发掘出来的任何一桩史实,即使退一万步100%属实,但若一旦将其放到农民革命、放到皇权文明的历史大背景中去考察和检视,就统属人类文明发展之特定历史阶段使然,而与个人道德、个人品行无关了。这小到毛的爱情、家事、菜单、行宫之类;中到肃反大杀AB团、掳杀外国教士作人质,将地主富农家眷当人海战术中的冲锋肉盾;大到八年抗战消极、长春围城饿死老百姓数十万,放言不惜死数亿人打核大战, “三面红旗”饿死农民数千万,乃至“文革”动乱,……等等、等等,所有这一切的一切,所有这些个你们最爱数落、最爱念叨的事体,其中哪一桩、哪一件不可以从中国延绵三千年的农民战争和皇权文明中获得自然而圆满的解释?我就一句“他即当代李自成、洪秀全,即不穿黄袍的皇帝”,便一切均迎刃而解,便胜过你们全部汗牛充栋的道德讨伐了。这就如同在那个常以俘虏当军粮的战争文明中,去追究岳飞的“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中的道德问题,去煞有介事地展开你们铺天盖地的道义大批判一样荒唐可笑! 仅此即可见,那种超时空的价值观、人性论,那种脱离人类文明历史阶段的抽象道义讨伐,看似义愤填膺、振振有词,实则无的放矢、浅薄陋识。更何况,请各位热衷于勇爬道义制高点的批毛英雄豪杰们扪心自问一下,自己究竟是因为毛的施政失败而痛恨毛呢,还是仅因他并非道德完人而憎恨毛?明乎此,你也就会明白,原来右派们多是因在理论批判上捉襟见肘、力不从心,才舍难求易地转而诉诸于那种为任何严肃批判所不耻的对历史人物哗众取宠的道义声讨了。

(二)


我这“评毛观”一出,左派们则要愤怒了!但且慢,我要说,一切不敢正视、面对右派手中事实的左派,永远不可能驳倒右派,永远在史实面前矮人一截,自废武功。何况毛泽东也自承他既有虎气也有猴气呢!右派们热衷于从道义上打倒毛,若左派们来个反其道而行之,热衷于从人格上神化毛,岂不看似两极,实则相通?更何况中国今天最需要的是一个造反的毛泽东,而非神坛的毛泽东;是打天下的毛泽东,而非坐天下的毛泽东。毛泽东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成功地打得天下的农民革命领袖,最终“赶考”失败,而没有冲出那个“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怪圈,而走向了他曾处处引以为戒的李自成、洪秀全之归宿,这个中缘由,与其是他个人使然,毋宁属历史的宿命。不错,毛泽东真心诚意地想搞“社会主义”、想做大做强“公有制”,想“为人民谋幸福”,然而,当他压根儿就意识不到在当代中国,这一切都必须以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文明为物质基础、为文明前提的时候,当他以为凭借手中的国家政权,挟横扫千军如卷席的胜利雄风,就可以让中国跨越、省略、绕过和抹煞资本主义历史必然性阶段的时候,那宗法专制皇权文明大复辟的种子就已经播下了。从1958年毛泽东以东汉张鲁的五斗米教为楷模提出“吃饭不要钱”;到1966年,毛泽东因全国大饥荒被迫暂时退却数年后又重发“五七指示”;再到1975年,毛泽东对蕞尔农业小国柬埔寨共产党总书记波尔布特大加赞赏:“你们做到了我们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情!你们一举消灭了阶级!”,……等等这一切,均一脉相承地反映出毛泽东头脑中那根深蒂固的从《礼记.礼运》到洪秀全《天朝田亩制》,再到康有为《大同书》的小农空想社会主义理想。借用毛泽东自己的表达式即:他要顽固地用自己的小农空想社会主义世界观来改造世界。中共建政后发起的一波又一波的思想改造运动,一言以蔽之,均是毛泽东顽强地、不屈不挠地、百折不回地要用他那小农空想社会主义世界观来改造中国共产党、改造中国知识分子,要打掉一切新兴、上升的、革命的资产阶级文明萌芽。而这种小农空想社会主义一旦和国家政权相结合,一旦靠政权暴力来推行,它的所谓“公有制”,就统统不过是用现代语言,用马克思主义辞藻所装饰起来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宗法封建皇权文明罢了;它带给人民的苦难和施政后果的惨烈,均是当年圣西门、傅里叶和欧文们的那种袖珍型空想社会主义实验所远不能同日而语的。

历史上的一切伟人都是历史的产物,他不可能超越既定的历史的舞台。在当代中国这个大舞台上,整个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只要以大反资产阶级为目标,以大反资本主义制度为目标,就铁定要走向失败,铁定要上演悲剧。这对伟大如毛泽东如此、对杰出如邓小平如此、对今天还处于正在进行时的习近平,亦莫不如此。这已为中共建政前后两个阶段之成功与失败的历史所反复证明。这是因为,不管你的主观愿望如何善良,不管你贴的什么标签、立的何种牌坊,在今天的中国,凡抵制和反对资本主义文明——是的,它还是私有制,是的,它仍是剥削,但它却是高于奴隶制和封建制历史阶段的更高一级人类文明的私有制,它却是高于奴隶制和封建制历史阶段的更高一级人类文明的剥削——你实际上就不能不是在代表着旧有的、腐朽和低级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代表着落后的、没落的和反动的阶级,在抗拒和抵御着先进历史阶段的人类文明。

社会主义文明,必须以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文明为历史前提和逻辑前提,任何不是建立在资本主义文明(物质文明、制度文明、精神文明)基础之上的所谓“社会主义”,统统不过是假社会主义、冒牌社会主义;是《共产党宣言》中所尖锐批判过的小资产阶级(小农)社会主义和封建社会主义。空想社会主义一旦与国家暴力相结合,就只能诞生出一个中世纪皇权制度的现代版。而这种中世纪宗法专制皇权文明与资本主义文明的冲突,即特权文明与权利文明的冲突,其中所包含着的尖锐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就绝不是可用任何民族矛盾和民族斗争所能替代和掩饰的——这些统属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论和科学社会主义的ABC。

尽管中国左派对当今中国现实黑暗的批判有时是很尖锐的,但是,左派们扬毛抑邓的整个批判,其大方向却是根本错误的。这种批判无论在现实还是在理论上的方向性、路线性错误,从一定意义上说,其错误之逆历史潮流的反动性,还更甚于官派。极而言之,中国左派今天神化毛泽东、将毛泽东供上神坛的任何努力,其客观效果都只可能是在帮助右派彻底打倒毛泽东、彻底打倒共产党,彻底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革命。

对我的这些意见,中国的左派毛派总感难以接受和难以承受。这些都在意料之中。它与其说是让大家难于理解,倒不如说是伤了大家的感情,即对毛泽东,对共产党、对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和事业的那份朴实的深厚的阶级感情。但是,毛泽东说了:感觉只能解决现象问题,而理论才能解决本质问题。这里有一个心灵阵痛的问题。这个让心中滴血的心灵阵痛,我是在当年作为毛派而被判18年的黑牢,戴着施加酷刑的重镣和背铐中而逐步解决的。中国监狱之残酷、之非人待遇,这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这固然是阶级压迫,但却也反映的是不同的人类文明发展历史阶段中的阶级压迫,但它绝非高于资本主义文明的无产阶级专政!所以,我爱我师,我更爱真理。中国走到今天这个模样,用全世界最先进的高科技武装起来,将对人民的监控渗入到了每一个毛孔,这固然绝非毛泽东的初衷、亦非邓小平的初衷,当然更非整个老一代共产党人和这个体制的初衷,但却是有一个看不见的手,一步一步地,量变成质变地、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地让中国共产党走到了今天这一步。试问中国的左派们、毛派们,难道我们今天对这一切要么视而不见,要么就只能骂娘,却不能静下心来想一想蕴含于这其中的那个必然性吗?

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看不见的手,把中共——不,把十月革命以降的整个东方革命——推到了如此这般与人民尖锐对立的地步呢?!所以我说,今天中国最需要的是打天下的毛泽东、大闹天宫的毛泽东,拍案而起的毛泽东和揭竿而起的毛泽东;而不是卫道的毛泽东和不知反省的毛泽东;更不是甘于高高在上让人民顶礼膜拜的神坛上的毛泽东!

(三)


至于今天的官派,对毛泽东则是又爱又恨。爱他一手建立起来的这个“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的党天下,这个以反宪政、反法制、反市场经济为特征的现代版宗法专制皇权制度;而恨他终生不渝所始终坚持的那个小农空想社会主义中仍熠熠闪光的人民性和理想性。在毛时代,政治制度的极权专制与意思形态上的人民性和理想性并行不悖,甚至互为因果。到了邓时代,则逐渐强化了毛遗产中的现代皇权制度的一面,而逐步弱化了其中的反官僚反特权的人民性和理想性的一面。至于今天的中国共产党,除了中南海新华门上那块“为人民服务”的牌坊外,则早已将毛泽东遗产中的任何人民性和理想性痕迹抛到九霄云外了。如今泱泱中华大江南北,满目都是赤裸裸的官权横行,酷吏猖獗,官视民为寇,民视官为贼了。尽管在天安门城楼上还堂而皇之地挂着毛泽东的肖像,尽管天安门广场还保留着毛泽东的遗体,但是,在今天的中国,官方恐毛,竟然神经质到了即使在北京,即使是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其携带毛泽东著作也要被警察反复盘问、也大有“喝茶”之虞的荒唐地步,就更别说各大学由学生们自发组织的诸如“毛泽东主义小组”、“马克思主义小组”均遭刁难、镇压的情形了。这种在如今中国你真信毛泽东也会被划入另册归为异类的荒诞情形,对于一手建立起这个现代版皇权制度的毛泽东本人,该是何等辛辣的讽刺!这简直犹如当年变法失败逃亡中的商鞅,住店依《商君法》而被拒之门外故事的升级版。倘若今天水晶棺中的毛泽东获知此黑色幽默,他也一定会如同当年商君遭逐客后那般喟然叹曰:嗟乎,为制之敝一至此哉!

(四)


英国作家菲利浦·古德利尔曾留下一句铭言:“正如哲学是研究他人误解的学问,历史则是研究他人错误的学问。”我们今天评价毛泽东,不仅是要正视事实、正视历史——无论这种正视会如何让你痛苦;更是要解剖当下,面向未来——无论这种解剖和面向会如何让你难堪。毫无疑问,我这评毛命题,其历史观和方法论,当然是基于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论和科学社会主义。这是东方马克思主义反思自苏俄“十月革命”以降整个东方革命所走大弯路的一个分支,也是其反思结论——原本已在西方思想史上从空想发展到了科学的社会主义,却又在东方革命实践中重新沦落为空想——的一个组成部分。

诚然,无论是列宁、还是毛泽东,甚至波尔布特,他们想建立“人间天堂”的愿望或许都是真诚的,然而,通往地狱之路却正是由这些真诚的善良愿望实实在在地铺就的。一百多年来国际共运史,已经事实胜于雄辩地证明、且还将继续证明,不是列宁和托洛茨基,而是考茨基和伯恩斯坦坚持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生命力,早已融合在了当今社会党国际各国的理论和实践中。

然而,西方马克思主义却仍旧不能解决东方后发国家中的问题。这是因为世界历史发展的不平衡性,使得西方各国今日所面对的是资本主义后现代的命题;而东方各国所面对的则是资本主义前现代的命题。在亚非拉一切没有完成前资本主义社会向着资本主义社会转型的国家,包括中国,其迫在眉睫的,均无不是需要一场彻底的资产阶级革命,即在三百年前的英国,两百年前的法国和一百五十年前的美国所业已完成的那一场革命。因而,如今摆在中国共产党面前的历史课题即:是成为中国再次重新资产阶级革命的动力、乃至先导呢,还是成为这场革命的阻力、乃至对象?何去何从,历史留给中国共产党选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诚然,共产党人的终极目标是消灭私有制,但共产党人却并非在任何时间空间,并非不分时空地要消灭一切私有制。恰恰相反,在特定的时间和空间,譬如处于前资本主义文明落后国度的共产党人,就还只能、也应当理直气壮地发展资本主义私有制,发展市场经济,建立宪政法制体制,顺应历史必然性,走历史必由之路。中国共产党人至今还在吃着那个被俄国人宗教化了的、应该打上引号的“马克思主义”的亏,即号称“马列主义”实为斯大林主义的苏版马列教条。中国的改革开放,是突破马列主义的结果;中国的现实困局,又是囿于马列主义教的结果。同理,中国共产党当年拿下全国政权,是突破马列主义教的结果;中国共产党建国后所走过的一切弯路,包括当前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层困局,也统统是囿于马列主义教的结果。中国共产党已经到了彻底抛弃这个苏版马列主义宗教的时候了,已经到了不与这个苏版马列主义教决裂,中国的改革开放就寸步难行的地步了。中国共产党内一切不甘心于中国共产党被权力腐败所彻底击垮,而希望寻求能使中共凤凰涅槃新路的改革派们(注:我给出的治本新路是:去粗取精、改造地将宪政机制引入中共党内,开放党内派别竞争合法化、有序化),应当重新集结在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旗帜下,站在毛泽东与邓小平那既成功又失败的双肩上,继承毛邓,又超越毛邓。而真正的超越,则是制度的超越。

马克思主义的本质是革命的和批判的,而不是御用的和卫道的。以上便是作为一个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高寒的评毛观。这个评毛观面对右派,它是对毛的辩护和脱罪;面对左派,便是对毛的扬弃和去魅;而面对官派,则是对毛的解构和捍卫。


2018年12月26日 于纽约


原载华夏文摘
老北京土菜馆 干翻小粉红
千古罪人
大跃进,大炼钢铁,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上山下乡,把中国搞得乌烟瘴气。
生平最擅长的就是发动群众斗群众,坏的很
U檸三文魚 你今天吃了面包没(*`▽´*)
如何评价毛泽东?
如何评价周恩来?
如何评价邓小平?
如何评价胡温时代?






好水的评价!
人格障碍患者仅此而已仅此而已仅此而已仅此而已
乱世之枭雄,治世之废柴202020202020
前朝遗民 善心至上。目睹太多人善被人欺之事,来日必将此恨亿倍奉还。对真相与人性本质寻根究底的彻底反共者和结果主义者,厌恶唇枪舌剑与诡辩者,并立志做一个善良的强者,让世人明白强者未必都是野蛮无理的。品葱已沦为声望培训营和宫斗场,论坛衰败指日可待,看官且自食其果。再会。
Becker 80后
devil 恶魔 devil 恶魔 devil 恶魔 devil 恶魔*20字
hkaddoil Free HK
與清朝滿人並列中國文化滅絕之首

元朝蒙古人尚且有些貢獻
习和毛估计是相同基因的,都是祖籍江西的。
已隐藏
guibuhai Thinker
唐国强理论天生具有解构的力量,可取之处颇多。
 
所以窝老其实很资辞远邪右狗独轮运们都读一读毛选并在实际中加以运用。窝老上初中时把毛选读了几遍,当时还不太理解,只是拿来卖弄。现在看来,毛的方法论和姨学颇多共同之处。
 
目前看来在实践层面上,贯测毛的斗争方法论最成功的是轮子(除了不搞武装斗争)。
 
在群众路线方面,最成功的是民进党(除了不搞武装斗争)。
 
在一定程度上执行了毛的人民战争理论的当属东土耳其绿民武装。
 
最垃圾的是民运,喜欢到处给人扣“小毛泽东”的帽子。却连轮子一半的成就都没有。
赛赛S 马哲学者娘Science
对比封建皇帝,他算是高尚了,生活节俭、不世袭。是民主时代帝王的及格线。
但他也同样在乎功名,在乎自己个人的理想,强加给人民的虚幻理想。不顾平民受到的伤害。没有做好顺利发展的调控,临终前只留下了混乱。
本来他特别反感个人崇拜、放卫星般的夸大,是个会哲学会辩证很理智的人,却不尽力阻止这些显而易见的问题。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