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主义是会玩火自焚的,修炼多了会走火入魔。为什么要悲观呢?

正因为民族主义越狂热,中共如果办砸了事更会令粉红产生更大的不满情绪,只要中共继续翻车,他们就会思考到为什么中共这么无能?大清也曾祭起民族主义这张牌,就有了义和团,结果在一次次的挨揍下,纷纷调转枪头,加入了革他们命的队伍。虽然现在中共在不停的转移矛盾,但这招也是有极限的,转移了还是多少会显现出中共无能的本性,这股仇恨越来越大又发泄不出来,就会以丧权辱国来反诬中共。到那时就会应了 玩火者必将自焚!

本来墙国大多数是岁静的,被祭起的民族主义吸引下纷纷变成了粉红,更关心政治和阿中哥哥的动作了,中共到时办砸事,就更难掩盖来逃脱责任,百密总有一疏,一个纰漏更容易跳出一堆反贼。反对他的力量就会越来越强,再加上他的愚民教育下,墙国人都是人云亦云,反对的多数人就会掌握主流话语权,这时笔杆子基本就废了,洗脑破产,只能靠严厉禁评,不满就会更反弹,最后他的基本盘只剩下暴力来维稳了。

当然,这些跳反的狂热民族主义者和自由派不是同路人。
PS象猪瘟和这次人疫的锅,他能甩给谁,根本甩不掉,不满都是一点点累积种下的。禁止他们发不了声,更会激起他们的反感,梁子结得更深(爱得越深,最后会恨得越深)再怎么丧事喜办也挽回不了(本质上改变不了苦难的事实,说好的伟大复兴呢,为什么却会贫穷潦倒)。瘟疫后续还会有经济危机,影响到自身,他们丛林法则的自私本性更会更明显,还管你什么国家组织,到最后基本生活无法保证时,他们纷纷会去当张献忠。
cato921 观察 一切讨论只要有芝麻人,最终都会变成互相举报贴大字报的文化小革命。所以拜拜。
关于所谓的加速主义当初李鸿章对老佛爷用义和团这个问题上估计也是这么想的,然后的结果就是留下首秋风宝剑孤臣泪,落日旌旗大将坛,吐血三升死了。
关于所谓的加速主义当初周太监对腊主席炮打司令部这个问题上估计也是这么想的,然后的结果就是吃了好久中药,临进手术室前高呼我不是叛徒后也死了。
根据前头这些事,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大致的结论,我们以为加速主义能够实现我们某些期望实现的想法,摧毁某些我们期望摧毁的人,但是最终加速主义都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最终走向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反面上去,因为我们之前可能料想这群被煽动起来的人会很蠢,但是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他们的愚蠢程度永远超出人们预料,摧毁你对手的并不是你自己,所以不要指望事情会朝着你预期的情况发展。
真焚起来,有多少无辜的人要给拳民陪葬,不得不悲观。
Cros Engineer
是玩火自焚沒錯,
現在的tg已經完全符合法西斯主義的定義了,
只看維尼什麼時候放掉剎車而已。
然而應該悲觀的是,這個自焚會讓中國和這個世界付出多少代價?
你人口可是納粹德國的14倍、蘇聯的4.7倍。
美國已經清醒算是唯一不幸中的大幸。
今非昔比吧,墙国的精髓不正是墙吗。我对墙国的生命力持乐观态度的,只要言论管制和防火墙不倒,什么负面消息都可以是大利好。
具体例子可参考中国前阵大赔款2000e,全球直播的签署现场,看看官媒怎样解读的。
新垣结衣的老公 在迷雾中看清方向
共产党向来丧事喜办,丧权辱国都能给你吹成获得阶段性胜利,如果那班粉红能看透就不是这个样子了,相反这种狂热的民族主义让我闻到了法西斯的味道
低配法西斯,中国现在不是仇日仇台湾仇美吗。
字数字数字数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粉蛆主要是国家主义,不是民族主义。二十,二十字啊二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