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政权能在俄国、中国这两个大国长期存在?

苏联诞生于俄国,持续70年,中共国诞生于中国,已存续70年
俄国和中国有什么特殊的土壤可以让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政权繁衍生息?为什么不是世界上其他大国?有什么关键的事件导致了这一结果?俄国人民和中国人民是否有相似的性格特质?
俄国、中国与东德、捷克斯洛伐克、古巴、越南等社会主义政权国家的社会环境,又有什么相似之处?
已邀请:
lemontea 大一统爱好者请拉黑
因为都是费拉散沙都需要维持大一统。没有基层组织能抵抗共产国际打土豪分田地的诱惑。

前面说穷的,稍微推敲一下逻辑再查阅历史资料(非九年义务教育教科书)就知道这借口站不住脚。
耄是往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这些周边地区输出过革命的,这些国家也穷,但是没有成功,奈何人家是穆斯林的地盘。柬埔寨回归佛教。只有越南这种支性强的才能和共产病毒共存。

沙俄和满清都离文明中心比较远,都是外来政权,后期都四分五裂。急需输入一种高强度秩序避免解体:
奥斯曼帝国灭了东罗马帝国,破落王室逃到了俄罗斯,一系列争权夺位后新沙皇继承了东罗马的法统,号称第三罗马。之后一战,沙俄崩溃,然后德国人扶植的布尔什维克登场。
日本帝国灭了清帝国(袁世凯和孙中山背后少不了日本的扶植),破落王室逃到日本人庇护下的满洲。(表面上是满人抱了日本的大腿。但谁能说满清皇室没有鹊巢鸠占东山再起的打算呢)之后苏联扶植的国民党(军校和北伐)和中共登场(国共不存在连续性,有本质区别)。
Deatholder Deatholder
因为有足够多的政治土壤,也就是最多的“无产阶级”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资本主义的基本逻辑是:我不介意别人比我富,但是我的命运要我自己掌控,所以财产必须私有;
社会主义的基本逻辑是:我不允许别人比我富(有能力践踏法律的不算,反正我也惹不起),但是我不在乎谁掌握我的命运,所以财产边界绝不能明晰。
相信你也发现了,共产党到来之前中国已经实现了社会主义。
原因很简单,总结成一个字,那就是“穷”。
社会主义主张搞什么打土豪分田地,主张财产公有制,主张杀富济贫,主张平均主义......
它的每一项主张虽然都不现实,但是都说到无知的穷人的心眼里去了,所以穷人们就会支持搞社会主义。
你的炸酱面 请五毛粉红明白,我老宗旨是推翻恶臭你支国,建立新中国。你过敏纯属你傻逼
这两个国家穷人多。中华民国的城市化率在1949年仅10%,落后的自然经济生产模式依然大行其道,绝大部分农民一片赤贫,1947年土改先在东北进行,很快中共的实力就超过了国军。

相比之下,英国在1850年城市化率已经达到50%。这种穷人骗术已经不管用了。
穷         人均资源占有量极低
弱         外强中干
人多      过度竞争黑暗森林
大一统   民众基础 
习大伟人 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
首先,忽略偶然性,忽略共產黨政權為維護統治而偶然採取的鎮壓/懷柔政策談政權的延續是不合理的,是產生“歷史必然性神話”的原因之一。
中俄共產黨政權都經過了七十年統治,統治者至少換過來三撥人(老布爾什維克/技術官僚),實現了外來革命政權的在地化,本地精英被鎮壓/被吸納進政權中鞏固統治。對社會文化的整合已經完成,穩固了統治。
咸鱼老李 原品葱用户@咸鱼老李,请在黑暗时记住天亮时的样子
参考《凯南长电》,这个观点对任何共产主义国家都适用

 克里姆林宫对世界事务神经质的认知的最深处是俄罗斯传统的、本能的不安全感。起初,这种不安全感,产生于一个和平地生活在广袤而无法设防的平原上的农作居民与一群凶暴的游牧民为邻的结果。最近的这场战争(苏德战争),由于俄罗斯人打交道的是经济发达的西方人,使得(俄罗斯人)对地区内出现较之以前更强大、更发达、组织更严密的社会产生新的恐惧。但是,这种新的不安全感与其说是在折磨着一般俄罗斯民众,毋宁说是在折磨着俄国的统治者。这是因为,俄罗斯统治者无疑感觉到,他们的统治是一个形式上相对无序的统治,其心理基础脆弱而且虚假,无法与西方国家的政治制度相提并论。因此,他们一向惧怕来自外部的渗透,惧怕与西方世界直接接触,对一旦俄罗斯人民了解了外部世界的真相或是外国人民了解了俄罗斯内部的真相所可能带来的后果担忧不已。结果,为了求得安全,他们学会的只是如何彻底地置对手于死地的方法,从没考虑与对手建立契约和妥协。

  马克思主义在西欧传播了半个世纪毫无建树,但在俄罗斯却能星火燎原、一举成功,这绝非偶然。只有在这样一个从未拥有过和睦的邻邦,甚或在其内部和外部也从未产生过得以容忍的力量均衡的国土上,一个崇尚社会间的经济冲突是无法通过和平手段解决的学说的民族中,马克思主义才能得以发扬。自建立了布尔什维克政权之后,由于列宁的诠释,马克斯的教义变得更加凶狠好斗,更具排他性,成为激发不安全感的无与伦比的动力。正因为此,那些布尔什维克统治者们对不安全的感受,要比俄罗斯历史上的任何统治者都要强烈得多。也正是在这种教义所寓含的利他主义的内涵中,他们找到了本能地惧怕外部世界的正当理由,找到了除了独裁而不知如何统治的根据,找到了没有他们不敢实践的残暴的因由,也找到了他们要求别人作出牺牲的根据。正是以马克思主义的名义,他们的所作所为荡涤了哪怕只是一个细微的伦理价值。今天,他们已经离不开这样一个教义了,因为这个教义已经成为他们在道德与思辨上让别人不得不倾倒的遮羞布。
......
苏联领导人迫于历史和现状的实际需要,就提出一种教条,把外部世界描绘成为一个罪恶的、敌视的、威胁着苏联的世界,并认为这个世界内部滋生着蔓延疾病的细菌,注定要被越来越多的内部骚动所破坏,最后难逃蒸蒸日上的社会主义理论的致命一击,从而让位给一个新的、更美好的世界。这种论点为苏联扩充国家警察与军事力量提供了依据,为将俄罗斯人民与外部世界隔离提供了理由,为完全体现俄罗斯统治者本能和特性的不断扩大警察权限的压力提供了正当性。
......
世界共产主义就像是一种恶性的寄生虫,只会发生在生了病的肌肤组织上生存。在这一点上,国内和对外政策便交织在一起。每一个能够解决我们自身社会问题(的政策),每一个可以提升我们自己人民的自信心、纪律性、士气和集体精神的勇敢而坚定的举动,都是针对苏联的一个外交胜利。
......


而他的续作《苏联行动的根源》中还提到了所谓的“境外敌对势力”,苏联的这个操作是不是也有点似曾相识

这些苏维埃头子的脑袋瓜天生就认定:无论如何,只要是反对势力就不可以公开承认它有什么优点或正当性。而这种反对势力的源头,绝对是不可救药、奄奄一息的资本主义。只要公开承认资本主义仍存在于俄国,就能以此作为借口,实施独裁。但是,当资本主义余毒被逐渐清除之后,独裁的正当性就消失了,在官方宣称完全铲除国内资本余毒之时,独裁也必须跟着消失。而且,既然国内已无资本主义余毒,当然就更不能承认被解放的人民对克里姆林宫有自发性的严重反抗行为。所以,苏维埃政权必须将矛头指向国外的资本主义威胁,才能继续独裁。


有兴趣的可以多找找乔治·凯南的作品拜读一下,你会惊人的发现其实早在冷战时期,美国专家就已经摸清楚共产主义国家的共性了,也可以读一读编程随想关于这些历史资料的评价和节选,比如说:苏联是如何被慢慢勒死的?——聊聊冷战中美国的遏制战略 和 为什么马克思是错的?——全面批判马列主义的知名著作导读
最后用里根一句名言做个总结:如何判断什么样的人是共产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就是那些阅读了马克思和列宁著作的人;那么,什么样的人是反共产主义者?反共产主义者是那些理解了马克思和列宁著作的人。
Utopia1516 寻找干净的思考地
你发这个问题说明你还不知道自诩为真正马克思主义的“原教旨主义者”们对中共现政权的极大厌恶甚至敌意。反过来,如果你想初步了解一下中共现政权对原教旨主义者的态度,可以查一下能不能在公共场合高唱国际歌......
這倆個國家在沒有強勢文化之時,讓共產主義趁虛而入,成為其主導文化。
對於俄國,在摆脫蒙古統治後,基督文化沒能成長起來。
對於中國,明王朝滅亡後,外來政權滅掉了沿襲千餘年的儒學用理學取而代之。𥁞管理學較低劣,但仍是一種強勢文化。清亡後,中國崇洋學廢理學。理學廢了,洋學却是'師夷長技',學皮毛不學內在。在清末到中共建國,中國沒有強勢文化存在。

共產主義在一些國家不長久,像是東歐,是因為共產主義本身是一種低劣的文化,很難壓制像是基督文化之類的強勢文化。不過,當年若是東歐對傳統的基督文化來一場'文化大革命',根除掉基督文化,那麼,共產主義東
歐沿續到今天也是可能的。
窝佬路过的 In primis venerare Deos.
庸为大一统思想害人啊。

你看看,俄国是不是不可能放弃西伯利亚还要抢克里米亚和浩瀚-布哈拉,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你再看看东亚大一统王朝。

俄国也就比东亚鬼畜王朝好那么一丢丢,其实就是欧洲的东方,东方的欧洲。

当然这俩是受害最厉害的地方叻。

还有疑问吗?
第一步是掌握军队并打赢内战,第二步是强制将全部资产国有化之后推行计划经济并配合大屠杀,所有共产党站稳脚跟都是靠这套
没站稳的一般是第一步没做到,要么是连军队都没机会掌握的(在议会阶段就被赶出去或者杀光了),要么是内战没打过
1.历史传统。
2.美国绥靖。
3.社会基础。
关键事件:西安事变,日本侵华。
实际上马哲已经被丢弃了,中共领导人每一届都有一个课题,就是结合时代发展将马哲本地化,毛泽东思想,邓小平,三个代表,都是马哲的中国化,但你可以发现这些所谓的思想一个比一个简短,一个比一个肤浅,到了中共这代领导人,直接就没论述了,一个是因为确实不知道怎么论述,二个则是因为中共里还有些有点脑子的人非常清楚,当下马哲如果一定要与时俱进再论述的话,就一定是追求民主自由,解放思想,解除精神禁锢,给百姓精神文化上的自由,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发展是相辅相成的,物质文明为精神文明提供基础,而精神文明则为物质文明提供前提条件,一个种族的文明要想到那里去了,物质科技才能发展到那里去,比如远古人类一直都是吃生的,直到有一天有人精神文明进步了想吃熟的,于是人类才发明了生火,刀,盘子,把肉切下来一块一块烤着吃,这就是精神文明带动物质文明发展的典型例子。解决了温饱问题后,毫无疑问的下面就该解决精神文明,百姓需要开放的思想开放的世界,自由的精神文明环境,每个人的精神素质都上去了,社会才会真的稳定(而不是靠高压政策维稳),社会稳定了才能提供物质科技发展的环境,当物质科技高速发展后,人类可以摆脱对资源和生产资料的束缚,真正做到要什么有什么,而不再需要分配和掠夺,这也是当一个文明发展到高高度后的必然表现,中共当中的有些人明白这些东西,但他们沉迷于欲望,财富垄断,集权,他们并不希望社会再发展,他们希望国民永远是猪民,被它们所利用,他们发现马哲其实是他们的敌人,他们想要的只是独裁带来的金钱财富权利,你不觉得讽刺吗,马哲描述的是没有压迫没有剥削的社会,追求的是自由平等民主,社会主义国家信马哲但这些国家却是最不民主自由的国家
因为这两个国家的基础,是贫农,很容易被煽动搞列宁主义。

🇩🇪的社会基础是自由民,无论作为工匠还是富农,拥有的知识和财富都是中俄底层的农奴没法比的。中俄也好,中东也好。之所以那么短,本质原因都是现代化的进程中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iamwhatiam 来自维尼的爱
以沃勒斯坦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理论来说,马克思主义对于半边缘、边缘地区有吸引力,因为马克思主义是反资本主义的,而边缘地区(俄国、中国,其实也包括日本等)作为资本主义的受害者(受压迫剥夺者),当然很喜欢这种理论了。然而,马克思主义是在资本主义内部反资本主义,俄国中国完全按照马克思主义原教旨来做事是行不通的,他们根本没有资本主义啊,然后只能在其中提取一些有利于自己的部分并且改造、歪曲。比如马克思空想的生产社会化、生产资料公有制,就被拿来做计划经济的基础。其实这是当时的社会风气,人们因为社会控制技术(信息、统计等自然和社会科学的发展)而对改造人类社会有一种盲目的信心,全世界皆然。马克思只是把这些理论化、正当化了。苏俄和中国就大吹特吹,因为计划经济必然导致一个集权-极权体制,而又因为苏俄和中国本来就没有什么市场和私有制,所以改造起来格外容易。英美、西欧是搞不了的。苏俄和中国既不想走资本主义的路线,又想做大做强,那不得就这样。列宁鼓吹的“国家辛迪加”,就是一种比福特主义还福特主义,比泰勒主义还泰勒主义的,做到极致的灭绝人性的生产管理方式。这就是共产主义的精髓。
说白了,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其实是现代性的二律背反,不过现代的反现代性和前现代的反现代性在苏俄和中国融合在了一起。。。产生了奇妙的产物,不过也可以说是有一定必然性吧。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20
  • 浏览: 4259
  • 关注: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