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权健事件,魏则西事件,疫苗之殇,还有医务人员伤亡,患者受害等问题?

从民主、文明、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的核心价值观要求来看,医务人员和患者都应该充分了解产生这些医院黑暗不公现象的根源,从制度完善权力制衡上结合医改政治参与活动,进行必要的分析、探讨和思考。国民党腐败无能、四大家族控制经济命脉,中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三座大山重压下的民国时期,众多教授遵循、信奉独立之思考,自由之精神的时代品格,对领袖和权贵没有半点阿谀逢迎,一身正气两袖清风,那些傲骨不驯的教授们不畏权势,抨击社会黑暗,针贬权贵人物、敢讲真话的鲜活历史,使大众顿生万端感慨。时移世易,对比之下,无论学识品格,还是胆识风骨,今之曰院士教授专家学者,有几人能超越他们的前辈?
已邀请:

狗剩 - 支持品葱观点多元化

赞同来自:

我想从职业道德和意识形态方面来谈谈我的理解。

刘仲敬:职业这个词只有对新教徒创造的近代世界才有意义。职业这个词是由“召唤”这个宗教词汇转化而来的。所以切斯特顿说,美国人对工作有一种宗教性的热忱。他们多多少少认为,工作是一种侍奉上帝的神圣举动。切斯特顿之所以对“职业”这个词感觉到不对劲,因为他是天主教徒。虽然天主教文化也主张履行许多行善的义务,但他们觉得世俗的赚钱根本没有什么神圣可言。神圣应该具有某种高于世俗的特征,世俗的追求至多不过勉强容忍而已。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美国人有更高的职业道德,因为对于他们而言,工作是事奉上帝的举动,而不仅仅是赚钱的行为。

在中国而言,孔孟老庄和纵横家混合的意识形态造就了另一种行为模式,也就是一种否定公共德性的哲人。他的礼法和道德是针对个人的,而在公共事务上是世界主义者和流浪者。你可以从卜式(西汉大臣,以牧羊致富)和汉武帝的故事中看出这种伦理。汉武帝发动战争,号召人民捐款;但他其实并不指望捐款,而是抄没工商业者的财富满足需要。卜式居然真的捐款,皇帝惊讶地派出使者问他:你到底有什么不好出口的要求?只管说就是。是不是有冤屈,要皇帝替你伸冤?是不是有仇人,要皇帝替你报仇? 

这种模式暴露了华夏世界最根本的习惯法:没有针对陌生人的义务,只有私人对私人的关系。即使对于皇帝,效忠也是形式,实质的付出,必须另有知遇之恩。这种文化没有职业道德(对无名陌生人的底线)和事业心(对无形仲裁者的信服),只有等价交换的游士原则(良禽择木而栖,危邦不居乱邦不入)。这里不能产生不断积累的知识传统,只能偶尔产生像张衡一类的聪明人。他们灵机一动,发明了某些东西,然后被人遗忘,直到下一位聪明人偶然地出现。 


另一方面,因为华夏世界没有针对陌生人的义务,否认公共德行,长生集团想当然地认为假疫苗轮不到自己,三鹿集团觉得毒奶粉自家人别喝就行,这种对陌生人的冷漠理所当然地导致了道德的沦丧。

aiguozhea - shebeidail

赞同来自:

某些管理者顾盼自雄,睥睨四海,轻则四处撒币、挥金如土,重则虚耗院内,医疗保险,养老保险,事业单位职业年金补交以及医务人员收入难以提高等;二则随着管理机构的迅速膨胀,人浮于事,于是敛收重罚、竭泽而渔,医疗环境逐渐恶化;三则,在医院某些领导的滥权笼罩下,医务人员要生存要发展,都必须通过服从和贿买与某些领导和谐相处。一些医务人员因受恶法限制,不得不用行贿来润滑管制通道,从而获得恶法下相比其他受管制者的某种特权,赚取财富。但是,这也使得管制者从对规则的破坏性管制中获益,这也成为对他们滥用权力破坏医疗环境的一种激励。于是,医患双方的成本将随着滥权腐败成本的提高,而不断加重分摊滥权腐败成本的生活成本,直到医患无法承受而互相伤害,却仍然没有意识到滥权腐败的危害。尽管医疗界的监管部门在维持滥权腐败与稳定的均衡方面可谓殚精竭虑,甚至大力反腐,却从未逃脱过大清洗式派系斗争的宿命。

公平正义的管理不是没有腐败,而是敢于揭露腐败;不是没有假话,而是让人敢说真话;不是没有滥权问题,而是能有效解决滥权问题;不是没有损害医患利益之事,而是医患有权捍卫自身的利益。自由的发问和追问,不必害怕被噤声;践行专业主义原则,只为真相负责,不问身份和立场,这才是医学界中外籍院士及高级知识分子的风范!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庸俗的唯物主义者不信报应,不敬神明,干出这种事情简直太正常了。

他们彼此互害,被共匪所统治,恰恰证明了上帝是公义的。

burleigh - 我叫Burleigh是因为注册时我在用Burleigh的碗喝酸奶

赞同来自:

利申1:西方某国,相关职业,三代半肉身翻墙,基础教育大部分和专业训练全部在西方,对国内专业领域理解不够深入请指正。
利申2:为保护隐私,一切与本人有关的信息皆有真有假,请自行判断。

1. 权健事件: 权健事件的核心我认为不在于卖保健品,也不是其卖保健品的价格,更不完全在于其商业模式。以上几点,西方世界全都有。权健的问题在于能够不受干扰地被销售人员以虚假的保证卖给病人,并把他们说服不看正规的医生。
首先我想解释我的第一句话:为什么以直销卖高价保健品并非权健的独特问题。作为受过医学训练的人,我会说保健品本身就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不过把这个放在一边:卖保健品的这么多,并不是每家企业都能做到权健的“水平”。举个例子:美国公司USANA。他们在某个西方国家出售他们的保健品时,往往比同行的类似产品贵个数倍。他们的销售模式也是通过发展下线来销售——我为什么在这里用他们做例子,就是因为我有一个刚从国内移民过来的朋友,轻信西方公司,被骗进去了。类似的,在中国,不少持有直销牌照的也是外企。在他们身上,我们可没有听到类似于权健的故事,即使有,也远没有同等的严重程度。
那权健他做了什么才能惹上这么大的麻烦呢?让我们先来看看一个权健的故事:

然而,一家叫权健的公司介入了小女儿的治疗。
一家人都是农民,不忍心看当时才 4 岁的女儿如此痛苦,暂时中断了医院的化疗,让女儿吃了两个多月这家公司的「抗癌」产品。
然而,女儿的病情却恶化了。
奄奄一息的时候,女儿的照片、头像离奇地出现在各大视频网站、论坛、社交媒体上,说她已经在权健重获新生。
来自《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


那这个故事是怎么开始的呢?

周洋的父亲周二力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带女儿去了权健公司。
周洋本来在北京儿童医院治疗,进行了 4 次手术, 23 次化疗。
她的主治医生后来告诉我们,过程很痛苦,治疗不算顺利。
但她的肿瘤标志物(甲胎蛋白)一度降到了 20 多(正常数值是 0~20 )。
当周洋的故事被央视报道之后,一位权健的联络人找到周二力,将他带到了权健公司的创始人兼董事长束昱辉的面前。……
……
在周二力这辈子见过最豪华的办公楼里,他获赠了一本束昱辉的传记——《生命的代价——民间秘方瑰宝铸就当代神医》。
来自《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


作为对比,我的朋友的经历是:

  • 从国内移民过来,无所事事,在当地大学游荡。
  • 看见USANA宣讲的海报,主讲人为某博士——并不是医学。
  • 听了一系列关于USANA“科学证明有效”的抗衰老产品的宣讲。
  • 被邀请参加每月的宣讲。
  • 在去了数次宣讲以后,被告诉如何卖产品给家人和朋友,因为好东西应该一起用,并被告知说卖这些产品可以得到一定的利润。
  • 决定加入,因为“好东西应该介绍给家人朋友”,并认为销售这些“可以锻炼在西方世界生活的能力”,并自费买下数份给父母。

他年老的父亲还在国内。他父亲年轻时在国内的医疗系统也是一个比较高级的官员。我和他交流过——以他的专业水平,知道他儿子参与这些,怕是要气死。他当时很想让他儿子当药剂师(毕竟医生还是太难了),(幸好)没有成功。
从这个对比,可以发现:
  • USANA并没有给他一个能获利多少的承诺:我的朋友,也不认为干这个能获得什么利润(当然,从他父亲的身份来说,不会很缺钱的,我俩家境类似)。而权健很多时候会做出“喜提玛莎拉蒂”之类的诱惑。因此,其销售人员就会更狠一点。
  • USANA并非不想这样做——而是这样做是违法的。在2009年时,他们在加拿大的一个分支就被媒体揭发过。但是在中国,权健被揭发的太迟了。

  • USANA的产品小心地和医学以及疗效之类的保持了距离。保健品不得声称具有疗效,这在西方和中国一样,都是法律。然而,这在中国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
  • 在上次加拿大的事件里面,也有USANA的销售人员被发现宣传USANA产品可以治疗白血病。
  • USANA没有培养关于主流医学的不信任。他们请了(没有资质)的博士来宣传产品,在产品上写上“经科学测试”,并写上“符合所有FDA标签要求”来做出他们很科学的假象。这样一来,即使病人使用的USANA的产品,同时接受主流医学的治疗的可能性就会大一些。
  •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西方公司都会这么做。一些小型的,尤其是销售草药的,经常会编造出各种“主流医学的阴谋论”。也有一些人会为了金钱以外的利益编造谣言,例如“疫苗会使儿童得自闭症”(这个谣言影响之广泛,已经成了一个公共健康问题)。但是总体来说,公开宣传医院没用,建议病人停止医院治疗的,基本可以说的没有,尤其对于大公司而言。在中国,这一切还要加上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加成。中医是中国的,而现代医学起源于西方,所以“中国”的就会更好;精英们都不好,“老百姓”才有智慧,所以现代医学不如“老百姓”。同时,中药都是自然的,而现代医学使用很多人造物质,所以自然的就会更好。权健对他们说停止正常治疗,病人照做的可能性就会大一些。搞笑的是,类似中医的缺乏循证的经验主义医学在世界上还有很多,草药疗法(Herbalism)更并非西方独有(例如St John‘s wort,据说可以对付抑郁,但是会和一些常用药物起反应,坑了一些对这些东西不熟悉的医生)。同时权健们的高层精心编造的理论也绝不是“老百姓”的智慧,就和特朗普不是草根一样。
  • 在权健的故事里,还提到了周洋家里的经济压力。病急乱投医,是人之常情。在经济压力下,看到看上去更便宜的权健,乱投医的可能性,估计也要大几分。这可能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病人一旦开始了使用权健的产品,就会暂停正规的医疗——因为贵。
  • 这也许也是为什么美国会是很多这些伪科学的发源地吧……毕竟一来美国基础教育确实有所欠缺(比起别的类似模式的西方国家),二来美国医疗费用普遍更贵,对穷人兜底作用有限。不少“主流医学阴谋论”网站,卖点都有他们的草药比主流医学更便宜。

另外,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点:权健骗了这么多年的钱,直到最近才被爆出。实话说,权健对我也是职业相关;虽然我不在中国,但是经常关心中国社会;然而我不比大众更加早听到权健。权健这个名字对我是全新的(我不看足球)。我和家里一些相关行业亲戚(包括一个国内医学院的教授)讨论时,他们也表示没有听过这个名字。这可能说明了:
  • 权健们没有对我这个社会经济地位的人进行过任何宣传。他们甚至不会在我会看到的东西上做广告。
  • 类似的,教育程度比较高的医生们(这样说是因为国内一些农村卫生所的医生水平甚至可能不如高中生)可能根本没有意识到权健及他的危害,以至于没有及早向病人提出相关的建议和帮助——就像上面提到的把西方医生坑了的St John’s wort一样。

我在上面还数次提到了权健所为违反了中国法律,然而却可以长期无人注意地运行。权健现在一被曝光,就迅速被发现各种违法证据也说明了这一点。为什么权健可以这样呢?我认为这里有:
  • 国内被压制的媒体无法发挥其作用。虽然现在西方世界的独立媒体也面临种种后现代的威胁,但是国内媒体所面临的压制在西方视角看来就是野蛮和原始。USANA之前的违法行径就是由媒体在造成严重后果前揭露的——而权健却是在造成严重后果之后很久才被揭露。
  • 国内监管机构失职。不提监管机构内部的改革,也不提给他们更大的监管权力之类的——就说一点,造成这样后果之后,国内的民怨会对监管机构的领导造成什么大压力吗?压力确实会有(毕竟国内也会用“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之类的话语),但是我们的压力对于推动组织内自查,追责和改革的力量还是太不够了。


2 魏则西
3 疫苗
4 医患关系
(待续)
顺便:免疫球蛋白事件目前(9/2/2019)还在调查之中,所以不好说哪里出问题:我怀疑要不就是虚惊,要不就是采血——可能会和基层血站有关,或者根源不在国内,要不就是可能性很低的蓄意污染。生产企业责任可能在于检测。一些葱友似乎还没搞懂“发生了什么”,请大家多用critical thinking

bunnyeatbear - 社会主义掘墓人

赞同来自:

上海 免疫球蛋白 内置艾滋病病毒

xiuchegong

赞同来自: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前有腐败后有滥权,总有人在犯同样的错误,似曾相识的一幕幕在轮回上演。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 他还活着。武汉市第四医院一些医务人员选择了“明哲保身”,等着别人牺牲后坐享其成,为众人抱薪者,就是这样死绝的。但我们还是要感谢和钦佩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人,因为在其离开人间之际,完成了自己的道德涅槃,不惜冒犯医疗行业潜规则和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完成了自己告别人世的最后的人生答案。我们不仅要哀悼定居美国去世的李咏,更要关注为维护医患权利而死的中国底层医务人员。
人之所以为人,就是要有自己的良心。尽管离开人世的医务人员没有像金庸一样达到影射当局及制度的深度,但是达到了最高思想境界——良心。某主任的最终决定违反潜规则的做法,为我们提供了极为难得的武汉市第四医院真实情况的标本以及预示着换汤不换药的现实。
武汉市第四医院逆向淘汰,贪腐滥权,你不加入,有任何好处都没有你的份,入了才是明智的选择,有经济上的利诱,当然也就无法举报了;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及保护伞的权力的魔法,如果你跟我们走,你可以得到晋升,得到机会,得到物质回报,至少,你可以得到安全,所以举报也只能举报那些不听话的医务人员;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及保护伞也愿意将那些最为服从的、也就是心理扭曲最严重的人提拔到领导岗位,他们无不狭隘、愚蠢和虚伪,但却能在医院里四处横行,举报没有利益上的获利;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贿赂(授权或滥权)与保护伞及关系网恫吓并用的手段,其效果,至少从表面上看,是颇为成功的。贿赂是让人们看到,顺从权力有好处,恫吓是让他们知道,不顺从权力就要遭殃。许多人就是在贿赂与恫吓的驱使下去按指示办事,按旨意选择人物、投票表决等等,许多人也是抱着这种心态去加入作恶利益集团,这样比举报的效果更容易笼络人心,更容易打击异己;即使举报者一心为医患着想,揭露真相,往往就要得罪同僚和上司,受到排挤和孤立,以及经济上和政治上的打击,很难争取规则的透明以及权利的公平,所以不能举报;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及保护伞用纯经济的观点继续挖掘医务人员(尤其是学历层次比较低的医护)的“创造力”,拥护所谓激励机制的医务人员“奉献”给领导的是忠诚,领导给予这些人的回报是对特权、腐败的默许和纵容,双方各得其所。
最怕的是医院中的一些人将牺牲视作必然,放弃身体力行参与医院治理及改革推动社会进步,并且遗忘了那些在医疗改革过程中被埋葬的价值与人性。悲观的人会认为,武汉市第四医院的管理者及其保护伞就是一个粪坑,粪坑不被彻底铲掉,粪坑里的蛆虫,无论内斗死多少,仍是粪坑,仍会越来越臭。不过有了这些经历,还依然可以做出反抗,这里面有莫大的希望,像是说明生命依然有无穷的可能与力量,恐怖与折磨不能销毁人的意志。选择沉默不做声,可能比那种阿谀奉承,指鹿为马的人强多了。虽然放弃了公共责任,但至少自身损失降到了最低,尤其是经济上的损失。不过,即便在没有监管制衡的环境下,他们仍然可以被认为有责任尽自己的力量改善医疗环境,至少在内心拒绝认同,在行动上拒绝与罪恶同流合污。

weigeliaoyi - 书记

赞同来自:

1月8日,陈女士由武汉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武汉市第一医院推荐)来到武汉市第四医院,根据医生的诊断她右桡骨远端骨折。管女士介绍说:“手术前进行了两天的检查,都显示是正常。因为是小手术,母亲自己签了手术同意书,1月11日中午进行了局麻手术。”“当天(11日)医院就下达了病危通知书,我赶到医院,妈妈躺在ICU里,身上插满管子,全身苍白,怎么叫她都没有反应。一个这么小的手术怎么就会发展到如此?”“下午院方请了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的一位专家过来,之后医生把我叫到办公室告诉我妈妈已经脑死亡了,没有抢救的必要了。”“根据监控显示,11日,手术进行到30分钟左右的时候,我妈妈抽搐了一下,但是医生并没有发现。在进行到45分钟的时候,医生才发现。”“术毕麻醉医师发现患者出现呼吸不应,心率下降,立即协助麻醉医师抢救处理”。“局部麻醉 只是打了臂丛的意思吗? 还是只是手术医生打得局麻?全程无监护吗???”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里,其最大破坏性并不仅仅是腐败滥权等信息的屏蔽、作恶观念的灌输、强权的干预,还有对人性、精神、伦理和思维的毁坏。除了外部监管的不足与内部的形式化管理使得腐败存在较大空间,还因为(类似薄周徐郭令孙苏等关系网)长期的作恶观念孕育和恶行示范,以及一些医务人员处于对各种社会组织或民间组织的低参与、绝少阅读、封闭性职业习惯、经济上不安全感的状态,决定了在压力和引诱下,很容易成为机器上的齿轮继续作恶。骨科情况不清楚,至少武汉市第四医院(武汉骨科医院,武汉普爱医院)消化内科仍然如此!!!尽管武汉市第四医院在某些方面(例如消化科等)超过武汉市第一医院,但代价是通过各种假大空的洗脑强制将一套浑身上下透着邪气的东西根植于医务人员的内心,培养一批又一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与反文明的中坚力量,通过利益诱惑与逆淘汰机制提拔一批誓死捍卫主子利益、出卖良知帮助主子洗地的专家。所以认清本质,牢记作恶之人才是关键。

--------------------------------------------------

武汉市第四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武汉市普爱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但不管怎么说,丁祥武用这个既不对适应症,又没啥作用的“吉马”注射液每月几百上千支是事实。这不瞎浪费患者的钱,浪费国家医保的钱来满足自己的私欲吗!


如果医患双方的权利有保障,大家才能活成真正的人;如果医患双方的权利没保障,大家永远是一群奴才和饿狼。奴才就是医院某些领导让它去咬谁它就咬谁,饿狼就是医护人员只要有利可图,无论对错,甚至谋财害命也在所不惜。奴才和饿狼组建的团体(尤其是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等奴才的保护伞,恐怕不逊于薄周徐郭令苏孙等利益集团,几年下来继续作恶而无所顾忌,尤其一些科室负责人的任命更是如此,水平比丁祥武还差,作恶更多的人才会受到保护伞的青睐),永远不会强大,更不会伟大。

--------------------------------------------------------

“我舅舅看了手术视频,所以才知道整个手术过程没有护士没有麻醉师。"


我们还是要给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的言论给予高度评价,即使有演戏的成分,“敢于革命的勇气”,“不该死去的病人死去了”,“耗材也居高不下,这就极不正常了”,“有些知名学者专家……”等,还是要承担巨大政治风险的。很多医疗专家都不敢提及医疗体制改革,革命等观念,甚至走上了历史潮流的对立面(维护权贵利益)。但是我们也要看到上级机构,监管部门等与他们内在的一致性(滥权和腐败),这样才能够理解他们持续打压和损害医患的合理权益的原因。没有公平正义,就不可能减少对医务人员和患者的剥夺,就不可能有以全人类命运与共的视野和远见。

-------------------------------------------------------------

“我们不能接受这个结果,要求他们把病历给我们,我们要去同济协和看病,我们要转院,他们以周末没有领导上班为理由拒绝了!凭什么!我情绪激动想要看看我的妈妈,他们以我情绪激动为理由喊来一群保安阻止我!”

武汉市第四医院赶过市级医院(二医院等),超过省部级(人民协和等)医院,豪气干云,但凡以所握世俗权力希图改天换地之际,也就是最为恐怖之时。像崔永元那样有后台背景的人在网上发帖只能证实真实性,却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所以这场关于武汉市第四医院的医疗纠纷很大概率会以失败而告终!!!即使打赢了官司,也就是几个小人物去顶锅,下次受到伤害的也许不是您,但一定是其他患者和医务人员!!!武汉市第四医院中官场水之深,权贵利益错综复杂,消化内科等保护伞有通天之能耐,即使是国家机器也奈何他们不得!!!但我们要感谢和钦佩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人,因为在其离开人间之际,完成了自己的道德涅槃,不惜冒犯医疗行业潜规则和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完成了自己告别人世的最后的人生答案。我们不仅要哀悼定居美国去世的李咏,更要关注为维护医患权利而死的中国底层人员。尤其是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科的情况,为我们提供了极为难得的真实情况的标本以及预示着换汤不换药的现实。

------------------------------------------------------------

通过巡察组对省市卫计委进行巡察,可能完成任务,也有可能完不成任务。如果巡查组因为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滥权弹劾到上层领导的宠臣身上,或者弹劾到某个原本就是秉承上层领导旨意干的事儿上了,很有可能就起不到对医疗行业的监管作用,消化科的问题及保护伞也得不到解决。无论是巡察组还是卫计委同属官僚阶层,都有权力和背景。时间一长,大家就都想明白了,与其把人看得死死的,大家一起无利可图,不如与人方便,大家利益均沾。到了这个时候,所谓的监察权,就变成了利益分配权。很多官员,从此沉沦,成了只知道升官、挣钱的行尸走肉。官员或者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如果没有滴滴这种严于律己、刮骨疗毒、自查自纠、自我下架的决心和勇气,仍然会在利益和所谓技术的名义下滥权,消灭医患肉体,磨灭尊重人权和保障人权的核心价值观,继续残害生命。

--------------------------------------------------------------

有些人特别不懂事,你不懂事不要紧,但你的不懂事已经打了同行的脸,既有老前辈的脸,也有同辈的脸,还有晚辈的脸,它们如何容得下你。要替不能说话的人发言,维护孤苦无助者的权益,要替他们辩护,按正义判断他们,为受害者,贫困缺乏的人伸冤。别说是像崔永元这样的名人,一个普通人要说这些话,都会被当成病人,让其提前“病亡”,放着优越的生活不珍惜,却要谈一些权益、正义、贫困、伸冤,已经是病入膏肓。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 他还活着。武汉市第四医院(武汉普爱医院,武汉骨科医院)一些医务人员选择了“明哲保身”,等着别人牺牲后坐享其成,为众人抱薪者,就是这样死绝的。不过,从某种意义上说,南京大屠杀被填满的万人坑有一个意味深长的隐喻:大家都在同一个坑里,如果一个人被屠杀了,那么其他人也不会安全;永远不要对他人的苦难无动于衷,永远不要因为滥权腐败所遭受的迫害就放弃辩护,因为谁也无法保证下一个不是你我。


https://www.xuehua.us/2019/02/03/%E5%A5%B3%E5%AD%90%E9%AA%A8%E6%8A%98%E6%89%8B%E6%9C%AF%E5%90%8E%E6%AD%BB%E4%BA%A1%EF%BC%8C%E6%AD%A6%E6%B1%89%E5%B8%82%E7%AC%AC%E5%9B%9B%E5%8C%BB%E9%99%A2%E8%87%B3%E4%BB%8A%E6%9C%AA%E5%91%8A%E7%9F%A5/

mokbxjgz

赞同来自:

通报称,经石家庄市桥西公安分局债查,汇通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防接种人员关某某供述,为牟取私利对29名儿童使用b型流感嗜血杆菌疫苗(HIB)替代五联疫苗接种,行为涉嫌犯罪,公安机关已对其刑事拘留。公安机关将继续加大案件侦壹力度,依法严惩犯罪分子。

根据调查情况,区卫生健康局依法依规吊销汇通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吊销汇通社区卫生服务申心主任魏某某医师执业证书、吊销关某某护士执业证书。

如果医患双方的权利有保障,大家才能活成真正的人;如果医患双方的权利没保障,大家永远是一群奴才和饿狼。奴才就是医院某些领导让它去咬谁它就咬谁,饿狼就是医护人员只要有利可图,无论对错,甚至谋财害命也在所不惜。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