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接到了美国的电话,竟然是法轮功的电话,是电脑人,法轮功怎么知道我电话的?中国国内还有法轮功组织?

我记得小学的时候10元钱纸币上面有一些法轮功的宣传,天灭中共什么的,最牛的一次就是十年前竟然有真人加我qq跟我说真相,当然那时候我还小,对这些说法嗤之以鼻,聊了一会就删了,大家有碰到过吗?
已邀请:
以前看到天灭中共这四个字,感觉是玩笑,想想不现实,转眼到现在重新再审视这四个字,心里真是感慨,真的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吗?中共最不信天,还意欲挑战天,取代天,结果这几年一件一件事发生在眼前,如何去解释,换作一般正常人真的做不来这种骚操作的,几任领导人好不容易攒下来的家业,只要上来一个不是这么蠢的,会逢场作戏的,会表演多难兴邦的,会发射糖衣炮弹的,再继续愚弄愚弄民众,和美国保持保持关系,明里暗里再占点便宜再偷偷摸摸发展个数十年,真的有机会让它称雄的,然而真的人算不如天算,蛤蟆怎么也没想到选的看上去老实巴交的一个只会扛麦子的梁家河男人野心竟然这么大,想法比他还多,主席当了还不过瘾,还要把皇帝搬出来,宪法一改,马上国运急转直下,事情一波接一波,搞到现在大家都下不来台了,在那硬撑,这是不是天意?我也不想信啊,关键是事实真就这么发展了,除了感慨还能干啥呢
除夕夜除恶习 反共是良知 中立是帮凶
那时候法轮功最早提出天灭中共,很多人都当做笑话来看,今天看来这话是真的。
中共的气数已近,法轮功的发展确实越来越壮大,各种方式的讲真相,传播真相。
他们是最坚守信仰的一批人,这种力量是打压尽,消灭不完的,反而越打压越强大
我在国内至少接过四五次电话,在香港在澳洲,都接触过他们讲真相的人员。
只要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法轮功讲真相,这是中共宣传系统所做不到的,
毕竟用钱去做一件事与发自内心去做一件事,效果完全不同。
法轮功的很多理念都是很先进的,从开始发邮件自动获取国外网站地址,到后面开发翻墙软件。
以及成立神韵艺术团,全球巡演,成立各种网站新闻媒体,大纪元新唐人可以说是现在真正唯一中文媒体中能讲真话的,这些成功的实践如果放在推翻集权政权的教科书中,绝对都是经典的案例,具有学术上的研究价值。
预言者 解析预言:预言中的永远的福音,终于来了。圣人在东方(法轮功)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8564
中共内部中共高层对法轮功的了解非常早,也非常清楚。


在北京紫竹院有一个近万人的法轮功大炼功点。紫竹院附近有许多退休老干部,有的是部队的退役将军,也有的是国务院或中央机关的退休高干。这些人的资历比江泽民、朱镕基、罗干、李岚清等人老得多,是属于真正的被中共称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人。

国务院有个退休干部姓周,原来是朱镕基的上级,这些退休干部练气功的人非常多,互相之间也走动很频繁。他们开始炼功后,也向后来这些身居高位的下属介绍过法轮功。 

李岚清,原来在外经贸部当部长,他是另一位法轮功学员的顶头上司,早在1995年,这位学员也说起过向老部长李岚清介绍法轮功的事,但他主要是介绍法轮功对国家和民族的益处,还给了李岚清《转法轮》这本书。

李鹏,也看过《转法轮》,是他的电力工业部的一个副部长给他的。

江泽民,原来在武汉热工所的上级也炼法轮功,江泽民和武汉热工所的人聚会时,老同事也给他当面介绍过法轮功。1996年,江泽民去视察中央电视台,看见一个工作人员桌子上有一本《转法轮》书,还对这位工作人员说,这本书挺不错。

在1996年以前,紫竹院就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还曾到江泽民的家中,教王冶坪(江妻)炼功。

罗干,在1995年就知道法轮功,是他原来在机械科学院的老上级和老同事介绍的。

胡锦涛,在1998年就了解了法轮功。他原来在清华的同学张孟业得了肝硬化肝腹水,面色青黑浮肿,被医院判了死刑,后来修炼法轮功后起死回生。清华校友聚会时,张孟业在1998、1999年两度到北京当面向胡锦涛介绍他的亲身经历,并给胡锦涛的夫人寄过法轮功的书籍,希望他们也能炼功改善身体,胡锦涛夫人曾回寄明信卡以表谢意。1999年的那次聚会正好是“1999年4.25”当天,胡锦涛夫妇在参加清华同学聚会后回中南海时看到了这一奇观。随即通过在北京的同班同学转告了正在南下火车上的张孟业,提醒他注意。

尉健行,其秘书王友群,为法轮功学员。王友群兼中纪委、监察部,负责撰写中纪委高官的讲话稿,同时在中纪委法规室参与党内监督条例的起草,属于中共核心负责法律法规制定的官员。

王友群修炼法轮功,中纪委从尉健行到下面许多领导全都知道,没有一个人说修炼法轮功有错误,1998年曾亲手将反映法轮功问题的信,法轮功学员联名致江泽民的信,还有10多位留学美国的博士写的《海外学子的心声》,送到尉健行手上。尉健行看完之后,交给了当时的中纪委副秘书长彭吉龙。

王有群在1999年5月8日,把《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挂号信寄给了江泽民等七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1999年为法轮功申诉而被秘密迫害、判刑,现流亡海外。

吴仪,其秘书张亦洁,为法轮功学员。任国务院对外经济联络部办公厅处长、在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商务部)办公厅,历任副处长、处长,办公厅党支部书记。

张亦洁后被被列入重点人黑名单,被“610组织”头目李岚清点名非法劳教一年半。因拒绝转化又被加刑十个月。在劳教所里经受了灭绝人性的几十种超越生理极限的虐待、侮辱、酷刑折磨。

2006年9月,张亦洁独自一人踏上一条生死难卜之路。历经危难、险阻,经过十天十夜,越过三国边境,到达泰国,流亡海外。

2006年10月17日,薄西来以《中国商务部》正式行文,以“死不悔改,内外造成巨大影响”亲自下令开除其工职。其丈夫(在外经贸部工作,担任正司级参赞、欧洲司副司长,长期负责中共对东欧诸国政府间经贸事务、国别政策和担任亚太经合组织秘书长。)也饱受株连、迫害。

1999年7月之前,中央、国务院各部委修炼法轮功的人已形成了很大的一个群体,中国外经贸部、中国科学院、外交部、公安部、国家体委、国家计委、教育部、三机部、航天部等等各部委都有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部长在内的各级领导干部中都有人在修炼法轮功。


1999年4月27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了绝密文件“关于印发《江泽民同志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领导同志的信》的通知”。

通知内容称:

“对这种已形成为全国性组织,涉及相当多党员、干部、知识份子、军人和工人、农民的社会群体,却迟迟没有引起我们的警觉。

“难道我们共产党人所具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信奉的唯物论、无神论,还战胜不了法轮功所宣扬的那一套东西吗?果真是那样,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

中共中央办公厅下发并要求“学习贯彻”的《江泽民同志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关于抓紧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的讲话》

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印发《江泽民同志给中央政治局、书记处、军委诸同志的批示”的通知》(中办发[1999]19号文件)。

江泽民决定在中央、国务院各部委处级以上干部中进行一次政治大清洗,开展“三讲”运动(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三讲班人人过关、人人表态,不漏掉一个。

中央督察组在“三讲班”极其严厉指出,“在法轮功问题上,政府部门的领导干部必须与党中央保持一致。三讲班所有人都要在‘自检自查’材料中明确阐述对法轮功问题的立场、态度。”


中共高层有没有法轮功,谁也不知道?
宇宙在何處 海外遊子,爐石戰紀玩家
分享一下我家裡的一些故事,跟法輪功有關,部分可以在網上查證,部分無法查證,但是是我親耳聽到的(當然可能會有記憶偏差,但是大體是真實的)。
為了防止誤會,我透露一些關於家庭成員信仰情況。我和我的親戚中沒有法輪功學員,我祖母原來為中共黨員,退休後信奉淨宗(淨空那一派),父母信奉藏傳佛教寧瑪派(紅教,晉美彭措),我本人是漠視主義者,信奉世俗佛教。我寫這些,就是希望大家能用一個正確的心態去審視宗教和政治,不要老帶著有色眼鏡。
八九十年代,各類氣功橫行中國大陸,無論體制內還是體制外,都不忌諱去操練「功法」。那段時間,我祖父母是外貿公司中層,他們的同事、上司都有練氣功。那時比較有名的是嚴新氣功和田瑞生的「香功」,法輪功還沒混出名堂,跟其他不太有名的氣功流派一樣,拉人圈地,發展下線。
李洪志是長春人,而東三省是他開始發展的基本盤。當時東三省的法輪功負責人是高秋菊(1994年大連輔導站站長),她恰好是我祖父母的上司。
李洪志來大連「傳法」的時候,我祖父曾經去聽過(可能是1993年或者1994年,沒記住當時老人說的具體時間),後來他好像還和李洪志吃過飯。那時候我祖父脾氣比較倔,也沒覺得李洪志說的有多麼天花亂墜,也就沒加入法輪功。 但是還有一些說法,就是李洪志和大連本地的一些「大仙」(巫醫、命理師之流)鬥法,沒鬥過。2019年夏天我在旅順郊外見了那個曾經和李洪志鬥法的「大仙」,她出身農民,字認不得幾個,但是自稱曾經和嚴新一起去清華大學搞氣功研究。據「大仙」說,李洪志宣傳的那套,不論是功法動作還是思想主旨,都不是他獨創的,是剽竊了其他氣功流派的「成果」。她沒參與法輪功,也有幸躲過了那次大清洗。
因為不少共產黨員也修煉法輪功,甚至成為其骨幹,所以按照共黨的尿性,就要求包括法輪功在內的各個氣功組織建立黨支部,而李洪志明確拒絕這一要求。那一年是1995年。次年法輪功退出中國氣功協會,已經做出和黨對著幹的架勢了。那時候法輪功勢頭正盛,不但發展國內信徒,而且積極向海外擴張,中共喉舌對法輪功的報導也大體是正面的。但是之後的97、98年,中共對法輪功的態度逐漸轉向限制和圍堵,捧出幾個「反氣功人士」來和法輪功互相攻訐。
1999年四二五事件之後,蛤決定徹底收拾法輪功。作為骨幹和地方負責人,高秋菊在後來的大清洗中首當其衝。她被指控參與竊取絕密文件(所謂的「絕密文件」大概是當時中共高層對法輪功的內部意見),並煽動法輪功學員示威。她被判9年,在瀋陽服刑。拋開法輪功骨幹的身分,她在體制內還是有一定話語權的(畢竟外貿高管),但是當時不頂用。
據「大仙」說,高秋菊屬於「死硬派」,監獄裡拒絕改造,出來後重操舊業(宣傳法輪功)。弔詭的是,她出來之後居然還能享受外貿的退休待遇,雖然那時候外貿倒閉好些年了;而且當時她辦各種手續時候當地公安局長車接車送。高秋菊後來聯繫過「大仙」,讓她加入法輪功,幫忙宣傳,吸納新人(韭菜),「大仙」拒絕,高秋菊反手舉報了「大仙」自己修的廟。她建廟的地在旅順郊外,印象裡離「世界和平公園」挺進,好像是從一家漁業公司拿的地,但是沒有任何審批。最後貌似也不了了之,估計是「大仙」忽悠了那些來糾察的公安人員,讓後者成了她的「客戶」,請她算命看相。「大仙」還吹噓過她給薄熙來批過八字。
聽「大仙」講,高秋菊前些年死於意外,說是蒸桑拿的時候地太滑,摔到了後腦勺。「大仙」好像還參加了她的追悼會,送了她最後一程,當然她也自誇「超度」他人很在行。
鸥鹭茫茫 民主是手段,自由是目的
https://i.imgur.com/AIi0ZQM.pnghttps://i.imgur.com/1H1dg2d.png
碰到没碰过,不过我是这样认识法轮功的。
明真 正義、智慧、勇氣永不灭
法轮功在中国的信徒大概在700万人左右

你看看明慧网上面,在大街上,集市上,楼道里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大有人在

但是不必担心,他们不会出卖你的个人信息,这个电话应该是随机打得
再正常不过,不能说是法轮功知道你的电话,只是说你的电话落入了他们的盲拨号码区段;另外留在大陆的法轮功,是乐于搜集各类个人通信信息的,目的就是广泛地讲真相。
PinTest 肉翻
国内手机号就那个格式,直接用网络电话批量打就完了,打不通还不要钱呢
gdgdgd 3.25开学的高三生,即将死在学校里😭
我们这地方穷,本地的法轮功只往一块和五块上印天灭中共XD
时政高见 境外反共势力
不认可法轮功的信仰,但对法轮功锲而不舍的精神表示钦佩。
火炙维尼寿司 去共化人人有责
虽然法轮功越累越不靠谱了,但是天灭土共确实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现在在拿到印着字的钱留起来吧,20年后拿出来时会成真吗?
撞墙的哈维 品葱终将毁于反智姨粉。2020.4.19
当然有,在中国这类国家里城市和农村完全是两个位面,农村电杆上的法轮功标语长期有人维护,地方对他们也是有紧有松,葱油们看不起的那些反智宣传材料在农村很是有效,把基本盘放在农村客观来看是很明智的做法。
小狗包帝 韭菜猪肉馅的包子
@李赣
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
十多年前很流行这个,但最近几年都没有接过这样的电话了。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打电话过来的也是电脑语音,叫人三退,退少先队按1,退共青团按2,退党按3,我还笑话说这么容易就能退,连名字都不要知道。
西九龍靚女 西九龍靚女,O(∩_∩)O哈哈~(*^__^*) 嘻嘻……
我经常接到这类电话,经常 从小到大,让你三退,退党退团退少先队,我想说我就小学加入了个少先队 早就过期了。连团员都没入的让我怎么退
电信诈骗也知道你的电话,有啥好稀奇的

软件随机扫描的,就和你有一个快递已经被查让你拨1转公安局一个道理

人和软件都不在国内。
我为什么从来没接到过…
不过我家里有人练法轮功。
加速加速加速 北方汉人 排外主义者 单一民族主义者 种族歧视者 俗称皇汉 信仰古典法西斯主义 我反对二战纳粹对汉族的暴行 但同意他们的政治理念 我不在乎对其他种族或民族的屠杀或压迫 甚至支持 / 我认为白人是汉族的目标与敌人 / 永远支持大屠杀进步主义者
首先,跨人種雜交出來的雜種必須殺光,天意就是如此。

自由派也許對它嗤之以鼻,但法輪功是一個極右宗教,很based,很清醒,凡是夠清醒的我都會支持。

-------------------------------------------------------------------

李洪志說,異族通婚或稱“雜交”的後代——混血兒是無根可循的變異人種,說明當今時代人類道德淪喪到極點。




  “混血兒作為一個人來說,他已經失去了天上面人種的對應。”(李洪志1997年《紐約座談會講法》)




  “世上的任何一個民族和天上都是對應的人種。混血後與天上的神對應不了,那麼任何一個造人的神可能都不會管了,那麼對這些人而言就是很可憐的。”(李洪志《休斯頓法會講法》)




  “人在混血之後,你看到他生出的孩子,是個混血兒,可是呢,這個孩子的生命中間有個間隔,分開之後他就是機體和理智不健全了,身體不健全的人。”(李洪志《悉尼法會講法》)




  李洪志把混血兒的存在解釋為外星人用於破壞人類與天堂之間聯繫的陰謀,是人類墮落的表現,混血兒是邪惡的人群。




  他在瑞士講課時說:“外星人把人類各種族混雜到一起,使人與神相脫離。”李洪志列舉的“邪惡”有十種:混血兒、同性戀、用電腦的人士、破壞傳統者、相信民主的人和“迷信科學”的人等。




  “科學是外星人搞出來的。它的目的是統一人……西班牙是混雜人種的先導。外星人要人擺脫神的辦法是混雜人種,使人變成無根人,就像人們今天的雜交植物一樣。南美洲人、中美洲人、墨西哥人和東南亞的一些人都被混亂了人種。這一切都逃不過神的眼睛。外星人它已經做了相當充分的準備來接管人。”(李洪志《瑞士法會講法》)




  “人類的文化今天是亂七八糟,是各種文化的混雜,人種也越來越混雜,它確實促使人類滑到一個很危險的境地上來了。”(李洪志《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

如果法輪功可以割除掉它們故意讓患病學員不看病等死的毛病我也許會練它:

所以我在办班的时候都讲,法轮大法的弟子都不允许看病,你看病就不是我法轮大法的人。(李洪志,1995)
国内是有的,还遇到过40多岁的阿姨在tg上面跟我聊的。
虽然也不能证明,但是聊得多了,感觉应该真就是一个40多岁快50的阿姨,还得工作。
丈夫工作死了,儿子病死了,就一个人拿着不高的工资。
翻墙的工具,也是有人专业教的。
话术都是洗脑洗的。
我也接到过,我觉得很有趣,所以还录音了。然后大概是我认真听完的原因,过了几天,还有一个东北大姐给我打电话了。。。。我觉得很好玩儿哈哈哈哈
cery330 观察 柯南
我也接到过,国外虚拟号拨进来的。接上电话就是法轮大法好
我也接到过法轮功的电话,电话录音的那种,一直在“劝三退”之类的,其实对法轮功我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概念的,但对于现在采取这种类似于电话诈骗的全面骚扰模式,我也只能呵呵了......
美国公民 我选择了自由
光三退就有三亿多人,法轮功在中国势力还是很大的。搞到谁的联系方式都不奇怪。
梅韵 观察
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在中国大陆爆发以来,中国大陆多个地区在过去的4个月期间,频频出现一些极端、异常的现象。中国青海省的西宁市和湖北省的宜昌市都曾出现过乌鸦满天飞的惊悚异象。今年2月15日,有网友在推特发布一段短片称,前一天的夜里,武汉市霹雳大作,响声震天,不断有闪电划破夜空。
天灭中共是不可逆转的历史大势,从最近中国各地发生的各种异象来看,中国即将改朝换代。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流氓政治集团,疫情过后世界各国都会对中共的邪恶本质有一个更加清晰的认知,中国大陆会出现全民反中共的浪潮,习近平不论做何选择中共都极有可能在今年灭亡,退党退团退队就是远离邪恶远离中共避免将来被清算。即使你已经在思想中认清了中共,但最好还是在大纪元退党中心发表一下退党声明作为历史的见证并加速中共解体的进程
范松忠 《愿肺炎袭近平》!美国高级自干五,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彭佩奥、彭斯、班农等等、都是我干爹!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让习澳塞斯库和王培尔来太平洋、大西洋加我实名制微信,我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绝不“落叶归根”!
挺好,找他帮你政治庇护就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YSLSMO 我的真名 孟驰,欢迎赵共真人快抓
可以随机生成电话号码的并拨打的,并不是什么难事.
还可以生成指定地点的电话,不是什么很难得.就普通根据规则生成就行了
tvtv 亲自注册的
FLG是FG的真正中坚
FLG是FG的真正中坚,,,字数不够字数不够字数不够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08
  • 浏览: 12979
  • 关注: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