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皇漢,你們為什麼選擇這個身份認同?

不用多講,我知道你們大部分崇拜的是某些明朝皇帝和文人。本人入門歷史讀物是柏楊白話24史,實在無法喜好這個時代。明朝的男人、女人、平民大臣被隨便當成豬狗一樣虐殺,朱姓廢物養到比軍隊還多,纏小腳的變態愛好被推廣。除了皇帝本尊,其他明朝人哪有安全感?所以我真的很奇怪,為什麼有人喜歡這個時代。
这个也没什么奇怪的,皇汉是中华民族构建失败后的一种产物,是辛亥革命关内十八省独立于满清的这个理论的退化版。作为原生共产党人,只是把中华民族作为一个统战工具,其目的是用阶级斗争理论划分敌我。比如在这个理论体系里,岳飞和金兀术都是地主阶级的代表,他们之间的战争属于地主阶级内部矛盾。而汉族主义理论里,岳飞是民族英雄,金兀术属于敌对民族代表人物,两者之间的战争为民族战争。但中华民族理论就没有办法给出合理解释,只能稀里糊涂的说是“内战”,最后用“不争论”来对付过去。因此,黄汉和列宁主义在敌我划分方面都比中华民族理论更明确。
之所以说黄汉理论是辛亥年间十八省独立的理论的退化版,是因为其实现难度非常大,黄汉理论的基础就是虽然我们只承认汉人是正统,其他民族诸如维族藏族甚至满族都是异族,但他们的土地我们还要,他们还得臣服于我们,他们的文化必须处于从属地位并被逐渐同化。根据汉族的现状,实现这一点基本属于天方夜谭,就像是肺痨晚期病人想爬上珠穆朗玛峰一样,尽管可以找出一百万个理由证明这是非常伟大的举动,必须去干,不爬简直畜生不如如何如何,但仍然屁用没有。
事实上,想维持清帝国留下的多民族架构,在此基础上成立近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除了用列宁主义的方法最大限度榨取资源,并大量输入外部资源之外,是不可能实现的。黄汉既反对列宁主义式的榨取,又反对听从帝国主义的意志让边疆诸民族独立,就注定了他们的最好结局就是根本没有机会,因为这还能让他们保留些幻想的权利
我以前算半个皇汉。后来跑路了。
一开始是因为少民政策。我反对少民加分。我认为这是不公平的。尤其是亲眼目睹某些人通过改民族加分之后。
再来是民族认同。我当时十分认同自己的民族身份。
然后是乌鲁木齐和拉萨那两件事。我从来没想过仅仅因为我是个汉族人,就有人一定要杀死我。我肯定不会坐着等死。
后来皇汉变成种族主义,我开始考虑这个群体对我的利弊。
我发现,作为一个女人,我在皇汉里边不可能得到尊重。他们可能会因为我是一个皇汉的妻子或母亲尊重我,但不会因为我而尊重我。
如果他们掌握权力,好像和恐怖分子也没什么不同。
我真的受不了隔着几百年给古人招魂,把自己当成别人妻妾的行为。简直是神经病啊!
这里阐述一下为什么是神经病。人家认识你吗?你就把自己当成未亡人?就算你多真爱,别人活着的时候也有妻子的吧?按照你们皇汉的逻辑,你一个野生小妾要当别人正房太太的家。你自己看看逻辑通不通顺啊?
皇汉里边的男的,也很讨厌。说话做事像一群原始人。动不动就国啊家啊的。要逻辑没逻辑,要情感没情感。只会叫春,像是一群欲求不满的阳痿男。非常之油腻猥琐。
总之皇汉就是一个从里到外都非常病态的群体。
lemontea ? 大一统爱好者请拉黑
皇汉:汉民族本位,其他少数民族属于藩属。
这显然不符合现状,因为大家都知道贵匪对于少民多多少少都有优惠政策,而广大汉族屁也没有。

汉族人口数量多=实力强?逻辑上说不通:

考古发现北方墓穴里经常有殉葬的人类,以及因战争惨死的少女。说明曾经有种族屠杀。(南方的墓葬文化不同,陪葬贵重金属有,但是陵墓技术上落后很多,也没有活人殉葬,部落战争的死亡也很少)
在种族屠杀的环境下,能把人口发展到数量优势,那肯定技术是比较发达的。既然技术发达为什么内亚殖民者总是能轻易征服汉人?

所以汉人之所以数量庞大,只因汉人是降虏。是不同民系(民族)的总和。征服者为了方便统治把他们通通分类为汉人。

附  明朝为人诟病的朝贡体系:
唐宋本质是内亚殖民,和外国交流甚多,明朝之所以发挥想象依葫芦画瓢搞朝贡体系这个面子工程,主要原因是礼部士大夫有政绩有油水皇帝陛下又满意。


有些历史基础知识以后,皇汉发现自己只是降虏的总称,部分蝗汉会愤怒得喊口号驱除马列,恢复中华。部分皇汉会反思,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汉族?为什么我爱吃甜豆腐脑而他们爱吃咸豆腐脑?为什么我要祭祖有家谱而他们没有?

这个时候后者中那些非官话区的“南方汉人”因为搞发明的先天条件好于北方,搬出姨学,就可以开始解构汉族,根据自己的文化语言等等发明吴族,越族,闵族,粤族,赣族,湘族了……


苏北人刘邦皖北人朱元璋,都是中原人。越人楚人皆为南蛮,何苦冒名顶替?

朱元璋的汉人:你们陕西人山西人其实是胡人的后代,但把你们发明为汉人,我就可以名正言顺收税了。
满清山东汉军:你们吴越人粤人其实都是南蛮子,但在满契丹那里把你们发明为汉人,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得揩油了。
孙中山蒋介石汉人主义:你们粤人/吴人的鸟语其实我是听不懂的,但是把你们发明为汉人我就可以名正言顺扩充国军征收军饷……

随着世界的单极化,诸夏历史研究回归正途,诸夏的汉人认同感会逐渐消亡
苏卡不列 人均接近八千万
漢人和漢族完全是兩碼事,漢人本來是指的漢朝的臣民。作為政治共同體的民族,這個概念是近代歐洲發明的。以前是只有文化意義上的族群,而這些族群跟現代民族的關係從來都是模糊不清的。羅馬人是近代米蘭人的祖先嗎?我們從血統上就可以看出不可能,他們是日耳曼征服者的後代。冉閔那個時代,根據我對漢字古籍的一般瞭解,當時的說法一般是“胡晉人口”,沒有說“胡漢人口”的,就算有也是極少。什麼叫“胡晉人口”?“胡”是胡人,“晉”是晉朝,就是胡人的人口和晉朝臣民的人口。這兩者之間確實發生過多次衝突,胡人之間也曾經發生過多次衝突。冉閔是幹過那一次在宮廷政變以後屠殺原先的統治者的事情,但是他極其不可能是為了漢族的利益而做這件事情的,因為當時只有晉人,沒有漢人,更不存在什麼漢族。

元朝時候的漢人和南人,漢人指的金國臣民,蒙古把金國臣民叫做漢人,把金國的公主叫做漢公主,把宋朝的臣民叫做南人。蒙古是根據習慣法統治的。宋人和金人的法律不一樣,大體上來講時間有所不一樣,金人主要是使用唐律、再加上女真人原有的習慣法,宋人的法律在唐以後已經有所演變,這是主要差別。而蒙古人為了節省統治成本,實行因俗而治的原則,也就是說你原來用什麼法,現在照樣繼續用什麼法,因此產生了漢人和南人的不同。從這一點你也可以看出,漢人和南人跟現在所謂的漢族完全不一樣,現在所謂的漢族這個構建是不會承認湖南高地人和山東半島人屬於不同族群的,但是蒙古人說漢人和南人,很明顯是認為他們是屬於完全不同的族群的。現代起作用的這個漢族構建,跟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漢族構建還是有點不同的。辛亥時期的滿漢構建就是以山海關為界一刀切斷。後來被共產黨劃為土家族、苗族的這些人,在當時全都是漢族。李宗仁、白崇禧、龍雲這些人在當時的標準來看都是漢族,但是按照共產黨的劃分方法,龍雲就是彝族了 — — 共產黨用的是蘇聯式的劃分法。

所以,民族發明學是各有各的構建方法,這個沒錯,漢族是有不同的定義。我剛才用的就是辛亥時期的革命家一直到國民黨時期通用的那個定義。這個定義,現在的海外華人當中也還有很多人在用,跟共產黨講的漢族定義是有所不同的。但是無論哪一種漢族定義,都很難把它的歷史延伸到清末以前。它跟歷史上的漢朝或者漢人之間的關係,也只能說勉勉強強相當於羅馬人和現代義大利人的那種關係,他們在血緣上沒有連續性,這是可以肯定的。冉閔時代晉人和胡人的後代基本上沒有什麼機會能夠活得過元末明初的大屠殺。現在的戶籍記錄清楚地顯示,無論以前發生過多少大屠殺,今天中國華北各省的人口絕大部分都是在明朝初年從山西和察哈爾一帶遷入的,他們大概有濃厚的胡人血統,他們的後裔遍佈了今天的華北。在那以前曾經居住過的居民,包括春秋時代孔子同時代的居民、漢朝的大多數臣民、晉朝的大多數臣民,最合理的解釋就是,他們已經在歷次反復發生過的大滅絕當中不復存在了。

你一定要用神話的力量去加強民族構建的力量,這是可以的,因為民族構建本來就是千奇百怪的,任何神話都可能出現。這樣的解釋,認為漢朝以來到民國時代人口有連續性的說法,雖然在學術上純屬胡說八道,但是從神話的角度來講並不特別離譜,所以要堅持就堅持,也是無所謂的。民族神話的主要作用就是由精英階級和知識份子用來哄騙讀書不太多、被意見領袖所驅使的普通民眾,讓他們相信自己是理所當然地屬於一個共同體。這種東西就恰好屬於柏拉圖所謂的那種“善意的謊言”。所以裁判這種“善意的謊言”到底是好還是壞,不是按照學術上是真是偽或者偽造的程度大小來判斷,而是第一,看它的政治目的是不是符合你自己的政見,第二就是,看它所要達到的政治目的和它採取的手段之間是不是有明顯的矛盾。

前者,是不是符合你的政見,因為政見是各人不一樣的,所以根本就沒有什麼統一標準,你認為是好的,我就認為是壞的,除了吵一架或者打一架以外沒有別的解決辦法 — — 如果吵了以後打了以後能夠到此為止的話。第二就是手段和目的的矛盾,那麼我可以負責任地說,漢族發明的技術和漢族發明所要達到的目的是極端背離的。大多數民族發明的目的是為了在政治上有利於發明家所在的或者是發明家企圖建立的這個集團的精英階級,而漢族的發明所造成的結果恰好就是把漢族發明的忠實支持者趕到了今天馬來華人和台灣的蔣介石支持者落到的這種下場,把他們從一度很有機會的地位趕到了今天這種兩頭不是人、眼看就要走投無路的悲慘命運上面來。所以從目的和手段的角度來看,從馬基雅維利主義只講技術不講價值的角度來看,漢族是一個拙劣的民族發明。拙劣的民族發明就是說,它會破壞自己發明的目的,坑害接受這種發明的人;而好的民族發明、馬基雅維利意義上的優秀的民族發明,是會讓這些人佔便宜的。
明朝歷史略知皮毛,不敢妄解,約麼因為是「漢人」最後一個民族,所以很多人對其有認同感。再之,清人被冠以閉關鎖國,禍國殃民,於是更傾向於明。

略微查詢了一下纏足的歷史,的確是明清時代盛行。

具體始於何時何處不可考,僅知北宋已有纏足。此風俗至民國初年逐漸消失。

惟認為宋朝人以女子小腳為美,北宋元豐後是開始流行的時期。宋代的纏足是把腳裹得「纖直」但不弓彎。元代的纏足繼續向纖小的方向發展。明代的纏足之風進入興盛時期,並要求足形弓彎,如江蘇泰州明代劉湘夫婦合葬墓出土的花緞鳳首尖足鞋、南昌明代寧靖王朱奠培夫人吳氏墓出土的緞面弓鞋皆長20-23厘米左右,頭向上翹,穿上後顯得足形弓彎。清代纏足之風蔓延至社會各階層的女子,還出現了「三寸金蓮」之說,要求腳要小至三寸。 ————摘自維基百科「纏足」詞條


清朝剃發易服的其中之一就是禁纏足,因為滿人婦女是天足。

滿洲人沒有接受漢人的纏足風俗。崇德三年(1638年),清太宗下令禁止婦女「束髮裹足」。順治十七年,規定有抗旨纏足者,其夫或父杖八十,流三千里。康熙三年再申前令,但沒有認真執行。有清一代,旗人始終沒有纏足。漢人則認為纏足乃漢人民俗,刻意保留,所謂男降女不降,而婦女纏足比以前更甚。
                                             ————摘自維基百科「纏足」詞條

皇汉只看到了中华民族主义是谎言,却没有看到泛华夏主义也是不现实的,一个统一的汉民族国家不可能构建成功,南北差异是非常巨大的,语言,文化,习俗都不尽相同。
蝗汉中了汉🐖优越论的毒  对不起 洼地蝗 少点意淫 多照镜子 
hellknight 时刻做好准备,迎接新中国的诞生
部分原因是匪类洗脑的后遗症,拼命找身份认同,人格不独立,对匪的认同感下降后,非得找一个本族的祖宗吹起来,掩饰自卑感,汉唐太遥远,宋看起来武功废驰(伪),最近一个汉族王朝就成了他们的精神寄托
很多人從某些標準上來看,本質和小粉紅,甚至是法西斯都沒什麼差別,只是喜歡的執掌權力者可能不是同一個而已。
环島四季奶盖 政府对经济的干预不及时停止,极权必然产生
皇汉对其他民族的轻蔑同纳粹一样让人生厌。
拒绝任何过于强烈的民族主义。
如果皇汉能接受秦皇汉武,虽远必诛,那为什么还不能接受包子称帝呢?要是皇汉当反贼,一定是认为当局做的还不够多,做不到名副其实,而不是反对这个方向。
你到底是问汉民族主义者为什么认同汉民族,还是问明粉为什么认同明朝?又或者皇汉难道不是你们对汉民族主义者的侮辱性称呼,而是另外的什么,比如明粉的代称?
作为一个非明粉汉民族主义者,我是否属于你说的皇汉?这个问题有没有回答的资格?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SK1730 / Z25982 / Y7080 +,Z26038+
這麼說來,中國人和漢人,費拉不堪,其實類似印度人,說是一個民族可以成立,說是一堆差異很大的不同民族也是成立


說到底就是東亞窪地費拉不堪的一堆降虜,一堆奴隸,一堆韭菜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墙外吹鼓中共无敌论的支黑是否在变相维稳?
问:最近在品葱看到很多因为中国人素质底下,就该配被共产党统治,所以共产党是无敌的,不可能倒的言论。这个现象很有意思。十年前中国经济如日中天的时候,墙外各种中共必亡的声音,中共没有亡,他们的话也成了笑料,如今这种话变得越来越不可信,越来越少的人相信中共的灭亡近在咫尺。但当现在中共真的遇到贸易战反送中武汉肺炎人口断崖这些压死骆驼稻草麻烦的时候,墙外又跑出来一群人说中国人是劣等人,所以只能被共产党统治,中共是无敌的。这群人有没有可能和十年前宣扬中共必亡的那群人一样,是中共的外宣,小骂帮大忙?


答:是的,很有意思。去年六四波澜不兴应该是反贼情绪低谷,但反而是墙内舆情不稳,土共开始步履蹒跚的今天,各种革命熄灭论甚嚣尘上。

这很不自然。


最近墙外各社交媒体上多了两种常见论调:一是中国人永不觉醒的土共无敌论;一种是“革命要死很多人”的圣母乡愿论。

这两种论调挖一挖逻辑内核,无非是“中国人素质低不能民主”和“一民主国家就乱”的升级版。那么这些奇谈怪论出自何处也就昭然若揭了。
cato921 观察 一切讨论只要有芝麻人,最终都会变成互相举报贴大字报的文化小革命。所以拜拜。
求求明粉读一读历史吧。明朝的逼格算是全世界古代王朝里最低的了,粉明的应该是精神太监
我对粉中国古代朝代的人都非常不解,从来就是没有最烂只有更烂。
这恰好说明明朝时汉臣还很有骨气啊。。前清和后清还有这样有骨气的大臣吗?只有奴才。
高等生命体狄达夫 观察 高等生命体狄达夫
@神无量大碟 我倒觉得有点意思 我遇见的皇汉这种有像外学习想法的不多 更别说对驴叫了 太多都只是情绪发泄

十几年了也没个具体的章程和组织 如果只是像多数键政派别这样 网上宣泄宣泄 退了手机该干嘛干嘛也就算了 但如果要有大发展非得采百家之长形成独属于自己的东西不可
明史是清朝修的,满族人本身对于这个尴尬的身份有一些害怕,因此在明史中加了不少私货。
历史有多少可信还是很难说得。
萬巨 南国
人嘛,总需要一点身份认同的,不过都会上品葱了还皇汉,疯了吧,如果女皇汉是疯子中的疯子吧
朝歌夜弦 验证码真难
 我应该算是一个皇汉吧,大汉族主义,鄙视其他少数民族
个人感觉皇汉的兴起和少数民族政策有关,对少民过于优待,导致汉族的自卑、自大
endlessrain 半个反贼,其实是跑路党人。 电子科学在读。(目前谋划肉翻,潜水中)
我不是皇汉。我是跑路的。
我只是觉得谁的政权和什么认同跟汉族掌权时候的历史没有太强的联系吧。你说的明朝那样,但是封建政府都是这德行吧。皇汉的身份认同是民族的认同。民国政府在大陆的时候也做的没那么好,国粉照样也不少吧。
我觉得这种行为可能就是一个历史文化或者种族上的认同,比如汉服和正体字之类的,不是说想回到明朝的封建社会。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因为共匪对汉族的歧视政策导致的种族主义反弹。
前清是杜琳白 (Dulimbai Gurun),读起来比织娜更骚一点,怎么没流传开来 
找不到其他优越感了,墙内高压之下的韭菜容易自我怀疑,找不到其他给自己解释的理由了,所以只能认同这个民族类似于我祖上也阔过,几乎所有民族向都会集权。
KingSaager Crazy Universe,King Saager
對我認錯,多少有些偏激了,關鍵在於看到朱元璋殺個幾萬人不眨眼,對朱姓自孫卻無比寬容,不得不聯想到你也配姓朱(趙)。朱元璋搞職業世襲化和海禁,像不像把人民當奴隸的一共?滿清確實殘暴不仁,一部分歸功於前面有一個“好師傅”。總之我不姓朱(趙)。
明朝当然不是多好,到也就是一般古代王朝,极端粉和黑都要不得,明清两朝半斤八两,我十年前算半个黄汉吧!我当时只是认为汉族应该和其他少民平等,也反感那些动不动就说要屠杀穆斯林和满族等民族的言论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民主这件事情,我真心地觉得很难。因为中国人口基数过大,有素质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比例并不多.如果民主的话势必会有很大的影响呢?
答:請問你有沒有聽說過「烏坎村」這個地方?

維基百科:
https://zh.m.wikipedia.org/zh-hk/%E7%83%8F%E5%9D%8E%E4%BA%8B%E4%BB%B6

系列報導:
https://www.hk01.com/tag/10652

很奇妙,中共想利用香港向台灣證明一國兩制是成功的,結果卻證明了一國兩制的失敗。中共想淡化烏坎事件,結果卻證明了鄉村民主自治的成功。

烏坎村民用民主選舉,選出了自己的村代表,這些村代表本來對民主制度幾乎是白紙一張,可當責任落在他們肩上時,他們努力去學習,為村民負責,成為稱頌一時的國內民主範例。於是中共坐不住了,再一次表現了牠的傳統藝能:安插罪名。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618-dailynews-linzulian/

另一邊,最初引發烏坎事件的問題還未解決:土地問題。當年被舊村官污走的土地還未拿回來,新來的市政府又暗地裡出賣村子的土地。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619-mainland-wukan/

烏坎民主化解決不了問題,但這代表烏坎不適合民主嗎?不,恰恰相反,這代表光是烏坎民主化是不夠的,必須全市民主化,才能解決眾多鄉村的土地問題。

常有國人說中國人多,教育水平低,很難民主化。這是中共告訴你們的。然而,民主和教育是雞先還是蛋先的問題:哪一個先誕生是不重要的,因為它們之前會彼此促進,當你受命於民,自然會去學習怎樣去管治。當你有權選擇自己的代表人,你自然會去學習如何分辨他們的好壞,說話的真假。
明朝是历史上最封建压迫的朝代之一,并且对于知识分子的残酷迫害也令人发指,明粉和小粉红高度重合
达拉鸡 ? 防疫封城,在家无聊打炉石
你是要笑死我吗?黑明怎么的也要按史料来吧!明为什么亡天灾人祸,明可是中国历史上最平稳富饶的汉人朝代而且人家光复中华驱逐鞑虏,后面连辛亥革命都要以明做革命的口号,就你一句明朝的男人、女人、平民大臣被隨便當成豬狗一樣虐殺,朱姓廢物養到比軍隊還多,纏小腳的變態愛好被推廣,就像黑大明先把中山陵为什么建在朱元璋陵旁边解释清楚再说吧!另外纏小脚最盛的朝代可是满清。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