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对方方发起的人格毁灭战?

知名武汉作家方方,在武汉封城期间,坚持通过写《方方日记》,向外界传递信息。方方坚持对政府监督,反对极左、愚民和洗脑。但是最近网络上有大量针对方方的人身攻击,我个人高度怀疑是舆情部门有组织有目的的对方方发起的。
请问大家如何看待呢?

奇文共欣赏:
①一个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信
(语言的油腻程度,让我觉得百分之一百不可能是真的高中生写的。大概率是网评员)
摘录:
1 吃人饭,要说人话,端别人碗,要服人管。
方方阿姨,您穿谁的衣,您端谁的碗?
2 父母天天对我好,自己却浑然不知,还对父母说三道四,埋怨这不好、那不好,真是禽兽不如啊!我该记着父母做的饭,身上穿的衣!您说是不?
②知乎上发起的对方方的批判
网评员对方方发起的舆论战,铺天盖地的围剿,基本已经把方方定位成“敌特”“公知”“外国走狗”了。符合我党要斗垮,先斗臭的一贯方针。
已邀请:
民主之光 我尽量少说话,多学习。
啊啊啊!为啥我在问题描述里插入的超链接无法显示呀!
1. 一个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信
https://user.guancha. cn/main/content?id=265081
2 知乎对方方发起的人格毁灭站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9967739/answer/1085750911

下面是正文

一、事情的定性
这个事情归根到底,就是对方方本人的人格毁灭战。这是由舆情部门带头,有组织、有计划地一波一波的发动的。目的有二。其一,在于摧毁公众对方方的信任,从而减弱方方监督的效力。其二,通过引发网民对方方的网络暴力,使得在中国知识分子中产生寒蝉效应,大家以后更不敢批评政府了。
一言蔽之,“老子怎么干怎么对,谁都别想监督我”。

二、斗争的手法
斗争的方法,就是“要斗垮,先斗臭”。这是我党创党以来一贯的斗争策略。习仲勋就是在这种斗争中坐牢的,习近平同父异母的姐姐就是在这种斗争丧命的,习本人就是这种斗争中被流放的。但是他上台以后,还是采用了相同的斗争手法,去斗争其他人。

图片:“反党分子习仲勋”

最需要斗争的,必然是知识分子。“知识越多越反动”,知识越多,越能感觉到自己的权利收到了剥夺。所以方方这种可能使人民对公民权发生觉醒的人,必然是重点斗争对象。(说句题外话,越穷越忠党爱国,因为没有知识更容易被洗脑,这个话题以后我再展开说,此处按下不表)

斗争的具体方式,必然是避实就虚,先看立场。比如“反党分子习仲勋”,习仲勋提出反对大跃进,是不是正确的意见呢?当然是。但是,对群众而言,不重要了。党机器的回应,不是讨论大跃进对与不对,而是先扣一个“反党分子”的屎盆子在你脑袋上。既然你是反党分子,那你说什么都不重要了,不管你说什么,都是站在走资本主义当权派的立场上说的。
同样的,方方揭露出来的武汉的弊端,是不是真实的呢?当然是。人民群众是不是有知情权呢?当然有。但是,对群众而言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方方的文章被falungong转载了,所以方方是“falungong的走狗”。方方的事迹被西方媒体转载了,所以方方是“西方的敌特”。方方批判政府,所以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公知”。一桶又一桶的屎盆子扣下来,已经没有人会记得方方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了。她已经被符号化为“反党分子”“公知”“民国遗老”“特权阶层”“敌特”“falungong同路人”了。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看到这些标签,哪里还会看她说过什么呢?

关于这场攻击是谁发动的,我和部分葱友有分歧。有的葱友认为是完全是墙内粉红自发的。我坚定的认为绝无可能完全自发。这场攻击必然是舆情部门领导,粉红跟进的。以《一个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信"》为例,我们看看内容如何。

她说,您日记是真实,但有些真实不是什么场合都能说,她打比方,说某个小姑娘家里来了客人。正当宾客兴高采烈时,小姑娘突然当着众人的面说“爸妈晚上动静太大,我一夜没睡好”。父母尴尬不?没错,小姑娘说的是事实:爸妈夜里动静大,她捂着耳朵一夜没睡。但这个场合说出来合适吗?她说,方方阿姨您的日记就是这个样子,把真实的武汉摆到世界面前:都来看看,这就是生病中的武汉呀!好友又说,您可以写可以发没问题,是不是应该有选择呀!


葱友们不妨读一下这段话,荤段子用的行云流水,绝不可能是高中生,到像极了体制内的底层公务员的市侩口吻。读者这种文字,底层体制内人员的特有的油腻感扑鼻而来。根据我在强国的生活经验,这种油腻感,是小粉红模仿不来的。小粉红的语言往往尖锐而刺耳,遇到不满,直接破口骂娘的几率大,这种含沙射影、拐弯抹角地油腻讥讽的少。

我小时候,母亲告诉我,吃人饭,要说人话,端别人碗,要服人管。
方方阿姨,您穿谁的衣,您端谁的碗?

如果没有大家群策群力换来的良好社会秩序

疫情面前,如果西方国家对我们说三道回也就罢了,


同样的,葱友们,不妨读一下这几句。油腻而又市侩的语言里,夹杂着浓厚的党八股气息(比如“群策群力” “西方国家对我们说三道四”)。大概率经受过公文写作训练,长期在体制内写公文。

对比一下知乎上的帖子,知乎那个帖子上的大部分答案是小粉红写的,语言风格和舆情网评员是完全不一样的。

如果读到这里您还不相信是网评员所为,请看下面两句
疫情面前,如果西方国家对我们说三道也就罢了

可是,4万多外省外市的医护人员抛别子义无反顾驰援武汉,您看到了吗?数万将士穿梭街头为人民服务,您看到了吗?

注意看我加粗的错别字
说三道四写成说三倒回,说明他用的是五笔输入法。
抛妻别子写成抛弃别子,说明他用的是拼音输入法
同一个人,写一篇文章,会用两种输入法吗?显然,这篇文章至少是两个人合力写的。一般的小粉红没有动力合写文章。不是产业化的、收了钱的钱的网评员,哪里会有如此精密的分工合作。


三、群众的反应
面对方方被围攻的困境,小粉红大多数是手舞足蹈,群起攻之,落井下之了,自不必讲。
吃瓜群众相当一部分一如既往的被舆情部门带了节奏。但是多数人并不了解,所以无感。
但是知识分子是有明显的反抗的。大家并不愿意被洗脑。比如大家可以读读这篇,真的高中生的回信。逻辑思维相当缜密,而且充满的人性的温暖。
[url=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03/philosophia-%E5%93%B2%E5%AD%A6%E7%A4%BE%EF%BD%9C%E5%87%A0%E5%90%8D%E9%AB%98%E4%B8%AD%E7%94%9F%E7%BB%99%E5%8F%A6%E4%B8%80%E4%BD%8D%E9%AB%98%E4%B8%AD%E7%94%9F%E7%9A%84%E4%BF%A1/][/url]
几个高中生给另一个高中生的信

读完这篇文章,我心情好了很多。感觉在一片沉沉的黑夜里,看到了一束光,一束理性和人性的光。我们中国的年轻人,终归是有希望的。想用愚民政策,压制人民公民权意识的觉醒,已经行不通了。
我很尊重方方这位在墙内舆论环境下依然可以发生的作家,这样的意见领袖确实会被粉蛆头子围攻。但是我总体上还觉得方方并不会因此收到实际利益的大损失。她写了这么多次武汉日记,粉蛆头子“辟谣“的时候官方没有下场锤。甚至胡锡进这个飞盘狗还下场说”方方的声音是时代声音的一小部分“。试想其他”公知“写这样的文章估计早就被封禁了,但是方方依然能够活跃在微博平台上。同时财新、三联、凤凰等白区党媒体也为方方站台。

昨天,微博上还传来方方写女护士去世所谓”造谣“的事情,上了热搜前五。但是,人日坏球等媒体仍然没下场锤。我觉得方方代表等一部分在体制内有些背景的开明人士,不是那么容易被批臭的。双开入狱之类的不太可能,顶多就是微博限流了。
方方是万箭穿心这个电影的原著小说作者。她在这次疫情里写日记和之后被批判的事情,说实话我一点都不意外。万箭穿心这个电影我之前在一个失业下岗相关的回复下面提过。方方写这么个大下岗时期普通人生活的酸甜苦辣的故事,写得真挚感人,说明她是个有良知的人。尽管她也是体制内一员,背景雄厚,但是这个人没有失去作为人的良心,更没有失去作为一个武汉女人的那种自称“老子”的刚硬和坚持。
武汉人被瓦房店生物武器折腾惨了,现在这个武汉作家要被全国粉蛆当靶子。墙国网络现在真的是容不下一点点稍微自由理智一点的声音了--真的就像她的那部小说的名字一样。
万箭穿心
  墙内小粉红再多加速一下,胡锡进大叼侠因为写和稀泥文章态度模糊也会被当成公知骂了,也是魔幻。
  胡大叼侠:“我反了一辈子公知,没想到到头来自己成了公知。”
  是不是有内味儿了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用这种方法网暴就说明没法用官方手段对付他。

方方在武汉民众之中声望很高,而且武汉民间情绪肯定出于高度不稳的状态,土共担心公开迫害激起民愤,让她变成另一个李文亮。所以只能发动粉红网暴,试图通过抹黑的方式降低她的人望。

不过就我观察,这种行为实际上是在把方方的支持者往更加铁杆推,而中间派会被迫选边站,从结果来讲反而会让更多的人反感极左话术。

以现在中国的情况,民众选边站队比糊里糊涂当岁静更有利于诱发革命
1955年5月11日,方方出生于江苏南京的一户书香人家。其曾外祖父杨赓笙辛亥革命元老,撰写《讨檄文》。方方的舅公是杨叔子院士、华中科技大学校长。父亲于1937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后跟随伯祖父汪辟疆在南京发展。方方1978年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1982年毕业后,分配至湖北电视台工作,并在同年开始发表作品[1]


按规矩,方方这种吉祥物人是不动的。

习近平现在还有个任志强要开刀,到现在也没刀下去,暂时不会管她的,只能发动网军谩骂,让他自己狭隘的心胸好过一点。
看看外面的世界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方方也是有一定背景的人,小粉红怎么会对她造成伤害,8要命辣。如果是一个小老百姓天天写这种日记,估计早就封博了,方方有一定的粉丝数,还是作协主席,还有一定的官职(虽然已经退休),一个有一定地位的人,估计也就粉红们骂骂,官方可能心里有点不舒服但也不会对她怎么样,那么多人看着呢,如果真的把她处理了,估计会把很多中立的人逼成反贼,尤其是受苦的武汉老百姓,所以不处理最好。
adt 並非「熬到頭」的縮寫
共匪殺人誅心的這一套爐火純青,對待事物的標準也是怎麽有利於自己的權力穩固怎麽來,絕對沒有固定的章法和根本價值可循的。——這是徹頭徹尾的暴秦霸道之術被流氓所用的現實版。

舉個不遠的例子,
《海瑞罷官》是1959年4月北京市副市長吳晗根據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號召學習明朝大臣海瑞「直言敢諫」精神而寫成的一齣京劇。[...] 毛泽东曾经赠送亲笔签名的《毛泽东选集》给吴晗,以示对其作品的认可。时隔数年以后,1965年11月10日,上海《文汇报》發表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一文,突然扭转了这一评价,斥责《海瑞罷官》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毒草」,並指它影射了“彭德懷事件”。对《海瑞罢官》的定性被提升到了政治斗争的高度,由此揭開了文化大革命的序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5%B7%E7%91%9E%E7%BD%A2%E5%AE%98

方方寫的東西,就是新時代的“大毒草”。所謂的高中生討論信來源爲何,對共匪宣傳體系稍有常識性瞭解的人不難做出判斷。
蔡孝乾 爬雪山 過草地 眾人拾柴火焰高 一舉殲滅省工委
周小平這個低能兒、胡錫進之流,以及知乎一些被官方收編的粉紅V等,他們這幾天口徑都是不要跟美國翻臉。但是知乎上卻非常異常的反美,看起來現在他們黨內鬥爭非常激烈,應該是有人想要跟今上天皇決戰了。
梅菲斯特 一切理论都是灰色的,唯生命之树常青
不知道说什么,觉得她坚持在墙内说有良知的话很了不起。
方方当过作协主席,曾经也算是体制内的人吧,就是不知道她还有没有“保护伞”这种东西。
我倒不認為是五毛網評員有組織的行為,因為這會讓被攻擊的對象成為輿論的焦點,且未必能達成輿論引導的效果。

不如說這就是現在牆內的輿論生態,是赤納粹思想浸透的真實反映。
樱花白帝剑 在毁灭的大火与硫黄从天而降之前,他们愿意毁掉一切希望,以为靠着恐惧与肆无忌惮,可以挡住耶和华的怒火。
加拿大女钢琴家的各种言论也被曝光了。虽然刻薄了些但很多都是惊醒梦中人的话。结果贴吧里一堆韭菜狂骂女钢琴师。好像揭露的真相是发生在别国似的。真心东方索多玛。
rtgggt 观察
我觉得这些不是官方五毛,是墙内真实的舆论环境。我觉得应该要面对现实了,也许文革会来的更快。
DeusVult 雅利安圣战
纳粹本质暴露无疑,就差跟纳粹一样把安妮法兰克塞进集中营了。
en010272 观察 自由国度一漂萍
https://pbs.twimg.com/media/ETOUyvOUcAAO1RG?format=png&name=orig
worldelite love you zindagi
https://i.imgur.com/65JbEfC.png
小粉红已经决定了,只要你头像有朵花,你就是在支持国民党(这算不算美化国民党?)
这个知乎页面上所有的人都应当被记录下来,等日子到了一个不落全部从三族开始抄灭,没一个冤枉的。

“义人的口教养众人,愚昧人因无知而死亡。恶人所怕的必临到他,义人所愿的必蒙应允。The lips of the righteous feed many; but fools die for want of wisdom. The fear of the wicked, it shall come upon him; but the desire of the righteous shall be granted.”

这些王八蛋的日子倒数了。
谎言领主1127 我就和大家说说大实话
71年大梦醒,不灭红魔汉必亡。加油,总加速师的油门不能停下来。
熊熊 本熊暫時退蔥一陣子…等咱滿血復活「熊熊波動炮(閉鎖中)」Σ( ° △ °|||) .:∴冬眠のくまクマ熊ベアー様!
可恥。
現在不僅是反對政府就要被扣上帽子,未來還會有讚美得不夠賣力也是反對的趨勢發展。
當若批評不自由,則讚美毫無價值!(•ิ_•ิ)
理中客 观察 人人都是理中客 又或许不是 努力脱离虚无主义的普通人 Rock'n'roll 低俗文化爱好者
现在我已经被这帮人搞得兔子ptsd了 看见兔子头像的就害怕 
时时刻刻 观察 谢谢
人民的名义里赵瑞龙说汉东不允许这么牛逼的人存在,现实就是不允许你醒着站着还说着不中听的话
我知道怎么打击方方。不过我愿意闭嘴。紫薯紫薯紫薯
nonsugar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对贱蛆说的了,除了去死这两个字
你只要还把贱种当人就一定会被他们欺侮,一定会吃亏。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不認爲是網評員+1
因爲要是不能用官方手法直接封殺,那類似於網絡攻擊、降低搜索排名之類的手法要多少有多少。再配合一下別的熱門話題,降低關注度和流量很簡單,過幾個月就沒人記得方方了
信裏的邏輯是典型的五毛邏輯,而且自稱高中生除了可以叫一聲阿姨顯得方方老一點以外沒有什麽用處,只是讓自己顯得不可信而已,沒必要如此設定
不如設定自己是某方面專家來得好
知乎上沒得説的,就算有人挺方方的也會給小黑屋
颐使气指的维尼哥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国家和父母有可比性吗?世界上还有把国家当做自己父母的民族?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我尽量少说话,多学习。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20
  • 浏览: 9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