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多神教只具有一次性德性补充的能力而一神教具有持续补充德性的能力?

这一点是看姨学科普知道了.后面听了不少阿姨的视频,还是没搞明白.阿姨的东西太杂了,想找也很困难.
諸夏基督徒講道團 諸夏教會實際運營機構——我們是諸夏基督徒的團體,在這個時代我們求告我們的贖罪,以及那在一夜之間擊碎歌利亞根基的雅各之教會。 官網:https://www.cathaysianmissionaries.com
信仰在每一代人之间的传承都是需要那一代人的心中最独一、最真实的确认的。按照基督信仰的话说,就是每个人都会发现自己要背的十字架。

简单地来说,多神教仅仅代表着一种“单次启示”,就像模拟信号一样不能够被再次编码。它不能够再次被确认。

它所描述的那些神,在第一代接受启示的那些人眼中是存在的;那些看到了明白的神迹的人,会将这种坚信传给下一代、下下一代,等等。但是在这些人的信仰从这个由启示而来的神话系统中堕落下去、渐渐”发现了世界而忘记了神“时,多神教所代表的这种模拟信号在后人看来就是一种接近不可理解的密码的东西,它无法再被堕落时代的人们再次以同样的形式发现。这种启示与发现的关系只能够在无法观测的“文明的初始”单次发生。

在堕落时代,人们往往就因为无法确认自己内心的声音是神明的声音,而完全迷失了。在信仰仅仅是一种模拟信号的多神教中,不断衰减的信号并没有被后人再次自我确认的能力。这也是乌尔、埃及与罗马的众神只能成为后人的研究材料,而再也没有像以色列的多次复兴、甚至近代的犹太复国主义一样死灰复燃的情况。

在一神教的立场上而言,神是未识之神。这样的信仰虽然同样是会衰减的信仰,但却是会被重新发现的信仰。对未识之神的信仰的种子,实际上是被种在每个人心中的;每个人需要的则是一种对这种信仰种子的确认,使得它能够重新复活,在每一代人那里都成为每一代全新的、但却都与上一次复兴具有相同气质的信仰。

也因此,多神教的本体实际上是作为模拟信号的传递者的血缘与政治家族。多神教的政治是一种人无法从内心发现、只能够传承的政治;它在每一代人心中的信仰确认,是由他们的先祖完成的,信号衰减之后,后代没有再从前代的记录中发现信仰的可能,因为对他们而言,这种信仰已经成为了一种密码。但是一神教的本体,实际上是经文。经文的作用对象,是对任何人而言的。“没有看到我却信的,才叫有福了。”它所依靠的,是人内心自发的信仰向往与这经文的相互印证。

也因此,一神教是唯一真实的信仰,因为每一代人都会发现,他们自己有与神交流的机会;每一代人都会有机会发现完全崭新的信仰。所以在一神教的福音传向世界各地之后,多神教作为一种原始信仰,现在也仅仅在史书与考古发现中存在了。在别的地方,即使表面上看上去存在,实际上也已经不再是自我的保卫者,也已经是一种政治的附属物了。

一神教代替多神教,也是在这个层面上,人类的历史进步的体现:道德不再依赖形式,而是更多人渐渐地认识和相信了不再教条的道德。当道德脱教条化时,一神信仰的纯度也在渐渐地增加。我们相信,在所有人都认识了不依赖形式、仅存于未知之中的正义、并且信仰它时,也是救世主再临的那伟大的一天。

Joanna

諸夏基督徒講道團·諸夏教會

官方網站 請點擊:www.cathaysianmissionaries.com

官方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FX8Cs8Y0z-TC7VpyPSy5ZQ
东辽王国 反极端。主流左则我右,主流右则我左。
新教以前的主流是信义、圣公、加尔文,现在的主流却是灵恩运动那一批。他们在不同时间里对圣经有不同的解读,践行耶稣的教诲,继而产生不同的教派。

圣经是关键。就跟儒教传了2000多年才被五四运动打倒一样。

多神教普遍没有德行准则,供奉的神大都是单纯被祭祀的神仙又或者用来许愿的工具人,品行有的甚至可以用渣来形容,也就是只有神性。

耶稣是德性和神性兼具的人物,德性才是传承的关键。神性不管是多神还是一神,其实都只有初代教徒见识过(天主教可能会通过圣传、显圣的方式让教民见证),所以你会发现更注重德行的新教老三派衰落特别快,八国联军那会就已经是浸信会时代了,再到最紧一百年强调感应神性的灵恩派崛起不断壮大。
葛亦民 黑名单 紫薇圣人
神经十一90、神是不可见的,可见的是先知。耶和华不可见,耶稣可见;安拉不可见,穆罕默德可见;神教上帝不可见,葛亦民可见。基督教传的是耶稣,伊斯兰教传的是穆罕默德,神教传的是葛亦民。

91、基督徒信的不是神,是耶稣,是耶稣启示的神;穆斯林信的不是神,是穆罕默德,是穆罕默德启示的神;神徒信的是葛亦民,是葛亦民启示的神。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