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共产党被一个新政权取代,如何避免出现中国历史上的轮回?

      前几天看见披露有大陆权贵已经培养自己的子孙作为民选总统,以应对土共未来的解体,来个“金蝉脱壳,借尸还魂”,加剧了我对中国人未来命运的担忧。 
      我并非仅仅担忧血缘接班的可能,而是包括权力崇拜、压迫人、官本位思想的存在与传承,会制造新的独夫民贼,即使他现在是个平民。思想就像病毒,会传染给后代人。
      众所周知中国历史上存在难以根除的朝代循环,历史不断重复,而文明却进步缓慢(历史周期律)反观欧洲文明却完成了升级,首先进入了现代社会。
      
      中国朝代几乎都遵循这样一个模式:“起义-建朝-兴盛-腐败-起义”,
      每一次推翻旧朝庭的新势力都宣称前朝腐败,发誓自己与以前不同,想要建立万世基业,可是随着子孙一代一代逐渐堕落,直到崩溃,谁也无法改变这个的进程,秦人,刘邦,刘秀都失败了,杨坚,李世民也失败了,赵匡胤的宋更是被蒙古灭国,然而战斗游牧民族强如蒙古、满清的后代最终也没逃过衰落和战力萎靡,这似乎不是单纯我们民族的原因导致的循环。为什么会循环呢?
     
      个人看法,专制政府与愚民互为因果,相互备份,即使推翻专制政府,愚民流氓起义军中就又会诞生新的专制政府,而新的专制政府又会篡改历史,制造培养新的愚民。愚民的表现就如现在的内网上年轻人,谩骂,吵架,发泄,对于不同的意见的同胞,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不懂得妥协,谦让,礼貌。
      这看似无解的死循环似乎是从秦代废除周朝贵族政治以后,商鞅的体制和制度设计就开始注定了。商君书:壹民、弱民、疲民、辱民、贫民。
   
      个人以为的解决方法之一,这种结构性困境,无论是什么新政权,只有培养、教育一个占总人口一半以上,具有独立思考、礼貌、信仰的中产阶层、公民阶层,中华文明才可能走出魔咒。
   
      虽然中国历史的教训很惨痛,但我们这一代也不能弥漫悲观和害怕的情绪,当代的情况是数千年所未有过的,中国当代是个大熔炉大杂烩,融合了共产主义,封建专制主义(基于血缘)、新权威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国家资本主义、部分美式资本主义,还有西部的伊斯兰,人类的许多文明都在这里汇集,中国集这些文明的缺点于一身,最后必然有灾难浩劫,但过后痛定思痛,中华文明也很可能创新制度、文化、信仰,走出循环,完成文明再造,完成自己的救赎与复兴!真正的复兴!
     
       这需要勇气,智慧,毅力,需要90后、00后、10后、20后········将来做些什么?
      
       问题的目的:我想请问海外学者、人士解答中国历史周期律背后的系统性原因是什么,从而在此基础上为未来中华文明再造升级提出系统性解决方案。
   
罗马相册 圖盧茲
推荐几本书 关于社会转型
来自文章委内瑞拉的转型之路还有多长?



季风书园 | 委内瑞拉的转型之路还有多长?
原文

委内瑞拉的转型之路还有多长? | 主题书单
季风书园  JIFENGBOOKSTORE Today

    民主化常常被比作不可阻挡的世界大潮,然而这样的世界大潮,依然充满着暗礁和回潮的风险。

    南美国家委内瑞拉早早就开启了从威权向民主国家过渡的历程,但民主之花的根基并不稳固,于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回到威权,回到强人政治,直到最近又再次赶走独裁者,获得继续向民主化转型的契机。

    政治学者包刚升在《民主的逻辑》中总结出民主转型路上的三道坎:首先需要让民主运转起来,包括广开言路,制定宪法,进行竞争性选举,不同的政治力量能在民主框架之下达到基本的均衡;第二道坎就是民主能不能产生绩效?包括维系基本的秩序和法律,解决重大的政治冲突、社会问题等;第三道坎则决定着民主能不能最后扎下根来,成为一个民族文化、社会心理的一部分。

    任何一环出现问题,这个国家都会再度把威权作为救命稻草。像埃及的军方势力太大,无法与文官政府达成平衡,以至军政府上台;又比如法国大革命后,无法为人们提供一个安全稳定的秩序,而使人们转过头去拥戴拿破仑的开明专制;再比如一直到70年代,学校和社会的公民教育、宪法教育普及以后,德国主流人群才发自内心的支持民主制度。一种良善的制度要扎根,需要经历的考验还有太多。

Part 1.使民主运转起来

《威权统治的转型》

[美]吉列尔莫·奥唐奈 / [意]菲利普•施密特 / 景威 / 柴绍锦 / 三辉图书/新星出版社 / 2012-3

《威权统治的转型:关于不确定民主的试探性结论》在精辟地总结前三卷集体智慧的基础上,提出了具有开山性质的关于政治转型研究的范式和理论,并以引人入胜的叙事方式和恰当的隐喻讲述了政治转型充满不确定性的过程和不可预测的结果。

我们相信,借着表现出我们的无知,我们对悖论与抉择的反思,还有对典型案例的转型过程的总结,我们提供一个很有用的工具—一份地图的几部分——给那些今天正在探索以及那些明天将会探索的人们,一份关于从未知路线走向民主政治的地图。

我们所有人都希望这个项目至少能够促成一个对于学者和活跃分子而言更理性、信息更充分的讨论,一个关于威权主义制度衰败和有可能被民主制度代替的这一复杂过程中涉及到的潜力、困境,及其局限性的讨论。

《使民主运转起来》

[美]罗伯特·D.帕特南 / 王列 / 赖海榕 /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 2015-1

本书以民主制度绩效的影响因素为研究主题,通过对意大利各地区的研究探讨了有关公民生活的一些基本问题。作者运用社会资本、治理和善治等新的政治分析框架,对意大利进行个案考察,经历长达20年的实证研究,论述了意大利如何在法西斯专制崩溃后,成功地利用意大利深厚的公民传统,建立起一套有效的民主机制,逐渐使意大利社会走向善治和繁荣。并得出关于民主制度绩效影响因素的研究结论:社会资本是民主制度得以有效运作的关键因素。

《可操作的民主》

寇延丁 / 袁天鹏 / 浙江大学出版社 / 2012-4

南塘村的意义超过乌坎,越过小岗村,它昭示着中国真正民主时代的来临。

自五四运动提出“民主”与“科学”的口号至今,九十多年过去了,“民主”作为口号深入人心,但实际操作起来仍困难重重。大家好像都很懂民主,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罗伯特议事规则规定了民主制衡的程序细节,体现的正是权利、法治和民主的精神。其核心原则,就是要“谨慎仔细地平衡组织和会议当中人或者人群的权利”。总之,它提供了一种可以让“民主”付诸行动、拥有可操作的策略与程序的可能性。

但在中国,议事规则的精英特质和中国农村的草根现实相去甚远,因此,议事规则能够最终走进基层,并在基层决策过程中起到作用,尽管它可能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至少能让民主真正由口号变为解决争端和分歧的有效实践活动,真正实现无权威状态下的平等自治。南塘实验的最大意义,在于迈出了这关键的一步。

Part 2.当民主产生绩效

《抗议与忍耐的政治经济分析》

[匈]格雷什科维奇 / 张大军 /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2009-5

本书试图解释的是这样一个看似悖论的转型现象:东欧国家经济上的崩溃和政权的剧烈嬗变并没有带来社会的失序以及国家治理的失败,而是同时完成了向自由市场经济与宪政民主政治的转型。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东欧国家告别专制政治与计划经济的双重羁绊,而形成了一种新的治理均衡,也即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的一种低水平的均衡。东欧国家转型出现这种结局的机理何在?本书作者从政治与经济互动的角度探讨东欧国家转型的动力机制和内在逻辑,并且与之前拉丁美洲国家的转型进行比较,从而令人信服地指出,东欧国家中的某些至关重要的结构、制度、文化因素一方面制约了各种导致混乱、失序乃至危机的问题的出现或者减缓了这些问题所造成的后果,另一方面,它们也确实有利于转型比较平稳的运行和实现。

《战争、枪炮与选票》

[英] 保罗·科利尔 / 吴遥 / 南京大学出版社 / 2018-1

为什么在极端贫穷的社会里,政治暴力如此普遍?要如何才能遏制它?在全球最贫困10亿人的地区,如非洲的埃塞俄比亚、乌干达、肯尼亚等国,其部落传统造成人民无法形成国家认同,选举也无法扼止部落间的战争。这些地区的国家结构性缺陷,也导致经济无法正常发展,人民只能仰赖国际援助基本的生活必需品。然而贫困的小国政府对主权的激烈捍卫,再加上领导人的软弱和冷漠,彻底限制国际行动实际上能达到的效果。

在《战争、枪炮与选票》中,保罗•科利尔关注权力,深入探讨为什么政治暴力在最底层10亿人的社会里如此普遍,以及如何才能遏制它。在世界经济最底层的国家里,暴力一直是通往权力的主要途径。政治暴力本身是祸根,同时也是建立负责任的、合法的政府的障碍。他破除“选举迷信”,建议通过国际社会与极端贫困社会的“共同治理”,使国际社会只需要较小的干预就能控制最底层10亿人的国家内在的政治暴力。这股迄今为止如此强大的毁灭性力量才能被驾驭,从而转祸为福,把民主体制的破坏势力变成其捍卫力量。

《从投票到暴力 : 民主化和民族主义冲突》

[美] 杰克·斯奈德 / 吴强 / 三辉图书/中央编译出版社 / 2017-1

“冷战”结束后,人们信心满满地宣称促进民主的传播能带来稳定与和平,然而战火和冲突、流血和屠戮依然持续不断。卢旺达大屠杀、科索沃战争、频繁发生在印度和高加索地区的族群冲突始终刺痛着我们的神经。

为什么民主化常常导致民族主义冲突?为什么有时冲突又没有发生?为什么国际社会的介入反而使冲突不断升级?本书以这三个问题为核心,深入研究了民族主义的四个经典案例:曾处于历史转折点上的德国、英国、法国和塞尔维亚。通过考证大量的文献资料,作者指出,民族主义狂热和族群暴力并非源于敌意文化间的“古老仇恨”,而是由于精英阶层为维持现有统治秩序所做的冒险决定。

如今,诸多发展中国家也面临着相似困境。本书的现实意义在于,作者评估了避免民族冲突的不同方案,继而提出有效的针对性政策,以防止历史悲剧再次上演。

Part 3.让民主得以巩固

《民主转型与巩固的问题》

[美]胡安·J·林茨 / [美]阿尔弗莱德·斯泰潘 / 孙龙 / 浙江人民出版社 / 2008-1

这部权威著作代表了作者毕生研究民主崩溃、民主转型与民主巩固所达到的顶峰,它在很多领域开辟了新的天地。作者重新概括了当代非民主政体的主要类型,并探讨了每种类型向民主转型的可行道路和民主巩固所要完成的任务。作者提出的对民主的巩固而言必需的五个场域——公民社会、政治社会、法治、官僚机构和经济社会——以及诸如“后全能主义”等更加宽广的分析范畴,将成为规范的分析框架。

《情感堵塞》

[德]汉斯·约阿希姆·马茨 / 徐珺 / 中央编译出版社 / 2013-11

本书是一位民主德国心理治疗医师对民主德国民众心理故事的记述,也是作者本人的在民主德国的生活和情感史。作者详尽地分析了民主德国压力性体制对民众造成的心理后果,产生的社会角色代偿行为,转折期民主德国民众的心理,以及两德统一所带来的心理问题。他的分析建立在数千个病人心理治疗的基础上。作者强调,转型期的人们需要的不仅是制度的变革、物质的富足、环境的宽松,更重要的是“心理革命”,并提倡一种鼓励健康生活的“治疗文化”。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files/2019/01/1-38.jpg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files/2019/01/2-40.jpg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files/2019/01/7-26.jpg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files/2019/01/3-39.jpg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files/2019/01/4-38.jpg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files/2019/01/5-35.jpg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files/2019/01/6-29.jpg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files/2019/01/7-26.jpg
需要首先获取大量的高质量信息,然后才能形成自己的价值判断。是个人都不傻,虽然现在全世界都不景气吧,但真正看到墙外的样子后怎么也不会觉得墙内是正常人的生活。

我和你对于轮回的看法差不多。我觉得主要的问题是这片大陆上所有的政府都想着“统治”,而不是“服务”。这一点从下而下渗透到了无数行政机构。本来都应该是服务型岗位,但都觉得自己有点权力,想要别人当孙子,想要不当获利。民有民享民治在这里真的是做梦,一旦有一点权力立马和民划清界限。
已隐藏
harmonize you have been harmonized
恰恰相反,出现历史上的轮回是有好处的,如果真的能把中国历史上的治乱循环制度化运作起来,将是超越现有民主制度的一种最适合中国发展的新道路。

政权做的好,就接着做,政权做不好,就下台。这是民主制度的基本原则。但即使是现有的民主制度,政权仅仅下台也是非常不彻底的,政治性的阶层被破坏重建,经济上形成的阶层却难以破坏,特别是跨国公司一类,一旦作恶,难以通过民主进行制裁。

而治乱循环不仅让政权更替,由于上台的总是起义的农民,是社会底层,会连着富人积累的资产一起更替,如此更替过后,神州大地满地黄金,自然会是重新发展的新一波机会。

恰恰是政权的更替,破坏了错误导向的政权,保证了国家政策走向正确的方向,也恰恰是因为中国古代的“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中国古代才能够具有领先世界的发展水平。

中国古代,科技在唐宋为止都是领先的,但到了明清时期大幅落后于世界。这恰恰是因为明清两朝已经跳出了治乱循环,他们的统治能力太强了,皇帝不上朝,都没人能推翻统治。直到国外反动势力进来搅局,才终于政权破产。

现有的民主制度来源于欧洲,欧洲从希腊开始就有选举制。日本是民主国家,日本在幕府时期就拥有君主和议会制的基础。那么,中国的政权更替的历史基础是什么呢,就是治乱循环。

“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治乱循环根本不应该被避免,更不应该作为一种民主恐慌的借口,甚至应该是一种值得追求的最终目标。
可靠的民主建设,信息透明,纠错机制,也许吧,这个问题比较复杂。
最关键的是能不能有效的建立大量公民组织,无论是ngo,基督教会还是工会,只要能建立公民组织就有希望,没有公民组织那就很困难。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中国已经不可能回到古代王朝了,

今天的小粉红再怎么支持共产党,也不会支持中国再有一个皇帝的。

未来中共交权的时候:开好多方制宪会议,是最重要的任务。

如果会议谈崩了,最坏的结果是打仗,最好的结果也是国家分裂。
如果谈好了,那么最坏的结果是欧盟,最好的结果也许比美国还要团结稳定。
新中国是八个大大的中国,东亚大陆将迎来新一波人口替换。从此,中国将从东亚文明的核心变为内亚文明的边缘,恢复它真实的面目。所谓的历史轮回也将变为多次蛮族入侵,而这才是历史的真相。
分裂解体为七八个国家才是最终的出路,分解后没有那个国家会再走共产党的路,都会变成倒向西方的民主国家,土博国,东突厥斯坦,宁夏斯坦,台湾国,满洲国,南方国,华北国这是最好的。作为广东人我也是支持这个方案。如果继续大一统的话共党定会阴魂不散搞事情,大一统无法解决现在中国社会面临的民族矛盾,权贵特权贫富悬殊矛盾。

或者由美国日本台湾组建的联合盟军占领统治。但是中国这个烂摊子太大了,只怕美日台有心无力也懒得蹚浑水。

只有以上两种办法才可以避免大规模流血冲突,同时高效的清算铲除共产党遗毒。

如果直接民主选举,少数民族区域的新疆宁夏西藏蒙古都会出现独立主张,共产党为了避免自己被清算铲除一定会对以上地区进行屠杀。
而广大贪腐的党政官员为了保护自身的利益同样会对汉族人发动战争。

当然还有一种更加高效的办法进行社会转型瓦解共产党政权。
那就是以中南海为原点在北京投放两颗氢弹,再以上海市政府及老干休养所为原点投放两颗原子弹。如此以来所有共产党员都会销声匿迹尿裤档,盟军可以直接登陆不会有任何抵抗,少数民族区域宣布独立也不会被屠杀???
Hakurei_Reimu 社会民主主义
前提是中国最穷的地方人均GDP也能保持在两万美元之上,不然就算民主了也就是个低配版韩国政坛生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天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道損不足而奉有余。社會民主黨74%社會自由黨74%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3-14
  • 浏览: 4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