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英法资产阶级能推翻王权建立宪政,中国资产阶级却舔共求生?

以马化腾的财力,雇佣30万海外雇佣军,月薪3W,也能打上一年以上
OldWhig The only thing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for good men to do nothing.
法国那些人建立的雅各宾一箩筐,就不谈了.

我就简单说说,不然这些内容也可以写好几本大部头.

光谈谈英国的,英国人孕育了经验精神的苏格兰启蒙与消极自由的老辉格,不能忽视的就是这两种经典思潮产生背后的英国土壤.

第一,英国的素有的资本主义传统与商业文明
13-14世纪的英格兰农业生产取得巨大进步,提高了土地利用率的农民生产率大大提升,农民生产力的提升给农业商品化带来了生存基础,农产品的商品化渐渐又推动了英格兰土地地租制度的改变——以新的货币地租取代旧的庄园式的劳役地租,这一现象导致了英国农奴制度的瓦解(维兰农转变为公簿农),维兰农们脱离了旧的中世纪模式,可以自由出租,购买土地了.不同于中国式的土地集中,英国土地可以进入土地市场自由买卖租赁,这便是英格兰商业文明的先声.
伴随着领地经济的衰落和市场经济的兴起,农民们获得的财富大大提升了,而在习惯法之下的地租价格还是非常的低,领主不得随意枉顾传统而提价,这本是英国的保护庄园农民的防波提;而在后来16世纪的价格革命时代,货币贬值物价上涨,英国农民在农业商业化之中赚取了大量资金,而缴纳的货币地租还是那么的低,这相当有利于英格兰农民的个人财富积累,为资本主义的形成提供了坚实的基础,也是后来圈地运动的主要起因——明确那些在中世纪时代就继承而来的模糊地权问题,对庄园经济进行全盘市场化.

第二,英国的普通法的限权之传统
从诺曼底公爵到詹姆斯二世的漫长岁月,英国国王的存在就如同伯克所说“按照自己国家的法律、根据固定的继承法则而成为国王,并且在履行了主权合约的法定条件时,他就拥有他的王冠”,王权并非来自天上,或者神秘的秩序裁决,而是来自根据“主权的合同”,根据英格兰素有的秩序,习惯,与英格兰全体人民订立契约,才可以登上至高的王座,孟福尔大会议和爱德华一世的模范议会即是英国议会之原型,众所周知的《权利法案》其实就是之前的每一份“大宪章”的延续,从约翰一世签下的大宪章直到《权利法案》,大宪章的条约已经无数次被不同的英国国王签署过了.所以英国所要的就是保守自由的传统,保守限制君权的传统,以旧有的限制君权的传统来限制每一个新的国王.

有这样的土壤,英国(与美国)自然能够不同于中国乃至世界上别的国家,孕育出一种独特的消极自由的精神,这种精神乃是限权的精神,限制英王,限制联邦政府的精神.

补充一下,@革命児  的观点说的很好,英国革命的领导者圆颅党人是清教地主贵族,基本盘是英格兰各地的清教平民;而法国则是由知识分子为领导,基本盘为无套裤汉.马克思主义史观常诉诸阶级话术.
革命児 喜欢吃Cos小熊维尼的八板神奈子做的庆丰包子
命题根本不成立,推翻王权的根本就不是资产阶级。英国革命推翻查理一世的议会派主要依靠的就是广大农民、手工业者和城市贫民的支持,议会派领导人大多数就是贵族、地主出身,资产阶级根本最多只能算是跑龙套的。而法国大革命是由巴黎城市贫民发起的,主要由律师们领导,罗伯斯庇尔、丹东、布里索、马拉等等都是律师,资产阶级在哪里?英法革命都不是资产阶级革命,所谓资产阶级革命不过是马克思主义神话。
习大伟人 上联:看今朝鲜有对手 下联:挑战中共创辉煌
英国早期议会,其实也是手杖国会,议员(地主贵族)拿出宝剑,带着扈从大打出手,国会成为决斗的场所。
英国把本来是斗殴的国会变成整整有条。知道后来才对英国国会的议会程序搞得比较完善。
议会程序,三读通过,这是使得每个议员可以辩论,在议长的主持下每个人都可以发表意见,进行讨论,最后表决不靠嗓门大小,而是靠程序。因此更为理性。这些程序做法加强英国的各政治共同体更加稳固。

但是,民主成为可能,是在议会程序改进前,封建自由转变为现代大众民主。
罗伯特议会规范只是民主的程序,民主的实质是打仗的权力。选举是战争的替代品。没有能力作战的人,没有资格享有民主。这是自古以来的民主实质。用嗓门投票,就是力大的人更加有话语权。
议会民主选举,本来就是一种规范化的内战。因此,就像军事演习,其产生的结果与战争结果是一致的。只有投票结果真实反应战争结果,投票结果才能替代战争。
因此只有武士,而不是费拉,能实现民主。
1912年的国会议员,发生争执的人就会互相斗殴,被舆论(士大夫文化)谴责,实际上是不懂得英美议会的古老传统。旧国会议员,被袁世凯,段祺瑞的流氓无产者暴打,殴打国会议员,国会议员就到处进行舆论攻击:袁世凯段祺瑞都不是民主,民主怎么能打人?袁世凯段祺瑞独裁!

在法律上它们是对的,但是,为什么国会议员会被下等人殴打?英国的国会是爵爷的议会,是有能耐保护平民的封建贵族,它们是能够保护平民打败维京海盗,一个贵族可以打败一百个下等人,它们早就习惯了骑马打仗。理查德国王,率领贵族冲上去,就能解决几万名下等人。
议员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没有资格代表人民。伯爵能够代表人民,是因为能够打败法国侵略者。
中国,只是一种监察御史的文化人,士大夫写大堆万言书,上书皇帝,这就是中国的民主。人民的代表,是一种有良心的士大夫,这样就叫代表人民。其实只是监察御史,与西方真正的代表人民:保卫人民的安全。是相差很远的。人民交保护费,使得爵爷成为它们的代表。
代表这个词,是你保护了人民,而不是知识分子替人民说话。
旧国会只是一群士大夫,根本不是西方意义上的代表。它们的选区没有封建关系,能够保护自己的选取。
西方的fair play只是最晚近产生的议会现象。议会投票必须真正模拟人民的战争结果,才会有效。武力是民主的实质,程序只是外表。最好能彬彬有礼,基础就是能打,最糟糕是根本不能打,因此议会肯定垮台,只有民主程序,而没有民主实质,这就是蒋介石的金圆券,一文不值,民主程序,选票是一种兑换券,能够兑换血,能兑换有能力使得民主的结果接近真实的决斗,才是最好的。模拟,演习fair play,只是一种模仿国王的舞台剧,并不真正接近国王。
现在,一群人以为学会罗伯特议会规则,就能民主了,这只是一种民主演戏。你并不比不懂民主的费拉更高明。反过来。那些能够在利益有关的人挺身而出,打人,才能成为民众的代表。
现在中国人谴责美国的黑人,墨西哥人,其实都是不懂得历史,不知道就是整天打架的黑人选区,比费拉华人更加容易建立民主。AOC(纽约众议员)是下层人支持的,她在她的选区真正代笔他的选民。
爆发了中国病毒时,AOC的选区拥有更多的组织资源,而高华只能跑路到良好的白人资产阶级社区,依附白人的秩序,要不就成为中共的匪谍。AOC的选民,可以通过民主训练,最终像英国议会,井井有条的民主。职业士大夫是建立不了民主的。即使它们更有钱,不用打架,但是民主,只能从蛮子当中产生,而不是文明人。先有能打,然后讲究规范,才能建立民主。
一个太监,无论如何文质彬彬,也是生不出孩子的。
weibao weibao(TheGuardian)不是微博
声望不够,接楼上@microsoft的回答,其实就是中国没有贵族的意思。任正非把二老婆生的女儿送去巴黎参加debutant舞会就是暴发户攀附贵族的心理作祟。
萨格尔王吃冰棒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根本区别在于西方的资产阶级是社会演化独立产生的阶级群体,有自力更生且扩大自身影响力和话语权的冲动。他们的权益由他们自己代言。

厉害国的资产阶级完全是改开后依附在中共权贵身上生长起来的寄生生物,攀龙附凤是他们的本性,没有任何独立性可言。因此他们无法为自己的利益代言,只能当肥硕一点的韭菜。
1. 儒家思想太毒
2. 有骨氣的中國人都差不多死光了
3. 中國的奴才思維根深蒂固

我想不到了 你隨便選一下吧
Mircosoft 小熊维尼
英国王权维护的是贵族阶级的利益,维护的是贵族社会下的生产方式。中国的赵家本来就是最大的资产阶级,中国的资产阶级是给赵家打工的。
反共左派 观察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歐洲的君主專制根本不如共匪建立的共產極權統治可怕,對基層社會無法形成有效的鉗制,特別是對於言論自由的鉗制,歐洲的君主專制的宣傳系統沒有共匪的宣傳系統邪惡,而且君主專制時代的歐洲沒有強大的熱兵器,歐洲的君主專制是很容易被推翻的。
不是所有的资产阶级都有革命的动力,二马只是中共的白手套和买办,革命性还不如1924年的广州商团.

内地的资产阶级也不是没有革命性,股吧,雪球,金融圈里,反贼可能比韭菜还多.也是中共严打的对象.
但他们并没有武装暴动的能力,顶多是带路党.向海外转移资产和移民是他们最热衷的事情.

真正有能力发动武装暴动的,还是民族地区的宗教组织,宗族和帮派势力,武斗/械斗,包括75和昆明火车站那样的大事件,都是民族宗教势力组织的.现在也是中共严打的对象.

马列的历史观很多都是错误的,王权统治的终结,是历史趋势.宗教革命(比如伊斯兰)也可以终结王权,意识形态革命(比如苏共/中共)也可以终结王权.
当步枪,火炮等近代武器出现之后,以贵族-武士/骑士为基础的王权统治,在武力上就不具备绝对优势.铁甲重骑兵对持有步枪的农民不再具有优势,城堡面对火炮也不堪一击.平民的暴动成功率急剧上升.王权和贵族如果不想被消灭,就只能交出权力,接受公民社会的现实.

中共显然清楚自己的统治不得人心,也害怕平民暴动.所以中共严格禁枪,甚至连BB Gun都禁止持有.在新疆甚至连菜刀都要实名管理.言论管制更是层层加码.
但物极必反.言论管制的恶劣后果在武汉病毒事件里体现的淋漓尽致,让中共彻底失去了人心,也让盟友们心生怨恨.菜刀实名制,更是让民族政策彻底破产,加剧了民族地区对中共的反感甚至仇恨.

虽然手无寸铁,且被严格监视的民众无法对中共形成有效的反抗,但人心尽失,再也无法挽回.一旦有外部势力入侵,那些已经对中共失望透顶的民众,就会像清末的汉人那样,喜迎王师.八国联军攻打北京城,汉人不仅隔岸观火,甚至还拿钱办事,给联军提供帮助.甚至连得到慈禧首肯的义和团,也在清军背后捅刀子.

现在的中共,虽然号称有14亿民众,但真正支持中共的又有几人呢.
在言论管制下,除了小粉红,那些工人,那些996的白领,那些接盘的股民和房奴,又有几个给中共点赞的?又有几个不反感当官的说了算的?就是小粉红,又有几个不对中共的外交政策和绥靖政策失望的?

中国人,现在差的只是一把火.就像1911年的清末那样,只要能点燃一把火,就能够星火燎原.
zzzzz11111 学术训练家
资产阶级指的是有群众根基能出钱出装备组织群众反抗的阶层或者叫土豪,中国大陆的资本家并不是资产阶级,正如中国大陆的公司职员不是中产阶级一样
中国就不存在保护私有财产的机制,连自己的财产都是朝不保夕,哪里还有资产阶级,一切权利的争取都是建立在财产得到保护的基础上,最初的议会中的代表也是代表的私人财产。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地方自治权,资产阶级有自己的基本盘,有矛盾各个地方一合计就开干了。马化腾的基本盘在哪里,996社畜吗。
品葱1998 倒车司机
那时候政府和人民的武力差距没有今天这么大,那时候没有监控,没有互联网,没有手机。如今政府有这么多高科技,对民众是有压倒性优势的,只能期望入关或者内乱了
中国的资产阶级就是当权者,其他的那是傀儡韭菜
oHo 海绵宝宝
中国就没有资产阶级,现在基本社会结构还是封建社会,人治+官本位。 你以为得那些大资本家其实不过是白手套或者红色家族得管家罢了, 都是为天子牧羊而已。 
蒙迪些路一莽夫 The man who reads nothing at all is better educated than the man who reads nothing but newspapers
英法的“王權”一直是東亞大陸商周時期那種封土建國的鬆散制度。真正的中央集權式王權要到16世紀左右才建立,那時候歐陸的格局已經風起雲湧(新大陸探險,工業科學進步,多强爭霸),根本不夠時間擴大優勢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因为英国资产阶级推翻的是封建制度,难度系数比推翻秦制低得多。
ioth 变量老帅
马化腾自己只怕不把自己定义为资本家,腾讯有今天,除了南非的投资,就是开始做流氓,引诱绑定电信手机的特服号,不让用户自己解除。
得罪讲一句,现在的小孩子,觉得腾讯是好公司,难道不是中共的养狗政策?
rayuno C精瓶
現在全世界的資產階級都在舔共求生了,真諷刺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就集體主義+自私自利
我是麻花疼,舔共有錢拿,反共被圍毆,我為什麼要為了別人的利益去反共?
馬外星人被公私合營了?又不是我被合營了……我不會有事……
猶太人很多很有錢,也沒能阻止納粹
那些有腦子的就逃了,沒腦子的就覺得「總不會割到我」
一個意思
中國的話,就算有人想為別人維權也會被說是來亂的
槍打出頭鳥,沒人出頭
英國殺了國王很多大一部分原因是宗教上的分歧,而中國…
班杰明lv we are born to be free
中国没有西方意义上的资本家,作为权贵资本主义社会,钱权是一体的,你仔细看看那些掌握着国家命脉的公司行业都是被红N代掌管着。
因为这个国家没有经历过文艺复兴。完全是从封建社会进入另一个现代化的封建社会
你居然提馬化騰這個狗p,真是夠幼稚的了,馬化騰還不如李嘉誠有財政獨立。
ChunWang90 民主可以当饭吃,自由就是最后的保护伞
1 中国没有民主,宪政的传统,两千年的专制集权,见皇帝磕头下跪,基因已经被改变了,没有皇帝就活不下去。现在上访,去政府部门门口请愿的韭菜们不都是下跪磕头,请求党为民做主吗
2 中国没有韩国,日本,德国那样的运气,美国直接帮他们create democracy system from scratch. 甚至没有台湾的幸运,台湾有了蒋经国的放权,民进党早期大佬的前赴后继的抗争,以及美国对台湾民主化的支持
3 共产党太坏,马克思理论体系太唬人。马克思主义是一套理论体系,国民党的三民主义相比之下还是有些单薄,没有土共那套东西那么能忽悠青年人,甚至大量的知识分子都被忽悠到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02
  • 浏览: 5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