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葱油有在公廁遇到過『觀鳥團』嗎?遇到時你們的感受如何?

幾十年的人生第一次偶遇『觀鳥團』,感受非常強烈,所以想知道其他有相同遭遇的葱油會有什麼心理反應。

在我交往的朋友及同事之中,有一些是同性戀人士,我與他們的相處總體上跟普通人沒有什麼分別,只是有時在某些關係到兩性的話題上註意避忌一下,以免令對方產生尷尬或不愉快的情緒。對於某些人對同性戀人士的歧視言論和行為,我是極度反感並強烈反對的。

直至某一天,這種被我反感的歧視行為,竟然由我自己作出:

我人有三急,到路邊公共男廁小解。釋放過程中,隱約感覺隔壁站着小解的中年男人對我上下打量,其視線範圍超越了該場所大家默認應遵的視線範圍,我因覺得奇怪,看了他一眼,覺得他目光怪異閃爍,我便知道遇上了『觀鳥團』成員。頓時心中升起了一股羞恥及鄙夷的感覺。快速完成,洗手準備離開,臨出公廁門的一剎那,再向下人望了一眼,他還是那麼心虛怪異地看着我,鄙視的心情上馬上又增加了一團怒火,我強行壓抑情緒以免自己作出謾罵攻擊的損德行為,快步離開。那股憤怒一直在胸中維持了一段長時間才慢慢散去。

身為基督徒,我習慣凡事都做一下反省。回想起來,雖然我不能理解該『觀鳥團』人士在什麼心理基礎下作出這種行為,但這件事令我省察到我當時對那人的討厭及反感的心理狀況,應該跟我們平時在思、言、行為上對異性作出不聖潔的反應時,因這些不潔而導致天主的厭惡很相似。有念及此,我發現自己不再討厭那個人了,而且開始對他產生同情之心,畢竟我們同是天涯淪落的罪人,我便為他祈禱起來,求天主耶穌基督拯救我們。
Gandivadhanvan 『我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神不是死人的神,而是活人的神。」(馬太福音 22:32)
你好,天主教的弟兄。我認爲雖然你可憐這位罪人對你的身體做出性騷擾的行爲,并希望主能夠寬恕他不聖潔的行爲,并體察到對那人的討厭及反感的心理,這對你的靈命和與上主的關係來説,當然是一件好事。

但無論如何,以後還是保護好自己的隱私部位,以免受到類似的性騷擾比較好。我不太認同樓上的一些男性朋友說真男人不應該爲此感到介意,或者是這是同性戀的正常行爲(這個不能認同,雖然我不反對并且支持同性戀和他們的結婚權利),始終身體包括生殖器官都是上主賜予我們的禮物,無論你是異性戀還是同性戀,你都要去尊重對方的身體和隱私,絕對不能對對方作出性騷擾的行爲。相信上面有位同性戀的朋友也説的很清楚了。

雖然我覺得香港的男性公共洗手間真的要好好改裝一下,尤其是隔板真的不能保護到自己的隱私部位,如果能像女性洗手間那種就好了。哎,可惜政府真的在這20年對公共洗手間沒有太大維護和改善……

主内平安
明目張膽地看就是不禮貌,你反感也正常。

我本人是男同,試過一次在公共泳池的更衣室更衣,不遠處有一中年男人公然地將硬幣拋往我處然後邊拾銀幣邊近距離看我下體。我當時也很反感,那麼不要臉世間少有,我是男同尚且如此反應,何況你呢。
嗯…
你要是知道這社會上的女性
稍微穿露出胸口或大腿的衣服走在路上,都會面臨這種程度的視姦目光
會不會感到安慰一點?

大多數的異男不習慣被當作性慾的客體,首次碰到容易有強烈的反應
但畢竟目光掃視實在很難以騷擾定罪…

我覺得這類視線侵犯的問題,由於很難實際以法律規範
還是會回到道德原則:「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其邏輯上的反向敘述為「對待他人的方式,即是自己被這樣對待時也能寬心接受的」

每個人的標準可能不同,只要不要雙標就可以問心無愧。
我有过比较类似的经历……不过是被学校的工作人员(中老年并且有亚裔偏好的那种)在FB上面骚扰过。

当时非常震惊,而且恐慌,第二天就向校长报告了……后续好像是对方被警告了,但是依然在校内工作。校内亚裔不少,而且大多数年龄比我更小,所以我觉得我这样做应该是对的……但我也会感觉有点愧疚和可怜对方,虽然对方没有因为我去找了校长而丢掉工作。我后续在思考当时是不是有些冲动了,我不知道如果是楼主会是什么反应……

确实有些人会做出不当的反应,但他们在生活中也经常有各自的不如意。比如我提到的这个人就是年龄相当大,工资很低,路上交通也需要不短的时间,大概五十岁左右依然孑然一身。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您不用太自責,感到不舒服是很正常的!!!千萬不要自責
不論性向如何,都應該尊重他人的身體自主權
如果性別對調一下,變成女性上廁所被偷看,聽起來是不是就嚴重多了
所以男性也要懂得保護自己,不要因為傳統觀念(像有人就愛說真男人就應該XXX)就忽略自己的身體自主權
这个和性取向关系不大,与楼上说的异性恋男的在当今社会不经常被作为male gaze的客体有关。女性几乎是在她一半的生命时间里都要忍受这种male gaze,或者更甚的直接遇到安偷拍摄像头的。遇到了让自己不舒服的行为,请所有人积极地反击这个性骚扰行为,因为每个人都有成为凝视客体,只是目光视线太难界定。

楼主说的鄙夷是针对性骚扰行为,但是与其性取向无必然联系(比如此人只是性向不明的偷窥狂)
说实话,可能会冒犯到你,我认为,从内心深处你可能是个同性恋,并且是个零。因为我认为正常情况下,男人是不在乎别的男人看不看他的弟弟的,尤其是在嘘嘘的时候。我认为如果他看,证明他在自卑,因为我的比他的大哈哈哈哈哈哈啊哈。。

总的来说,如果没有同性恋的潜在资质是不会在意其他男人是不是同性恋的,只会在意其她的妹子是不是同性恋,毕竟如果喜欢的妹子竟然是个同性恋,那才真正影响倒生活。当然纯属个人看法,希望没有冒犯到你。
mizuo 移民德国后更向往瑞典的黄左。我是左,不是你口中的毛左和小粉红的极左(形左实右),不要把瓦房店的假左来代表其他国家的左,靴👢!
同性恋也有许多种思想和心理的,我很意外楼上的朋友们居然能如此客观地分析,我都没想到。不错的分析!
给题主分析我作为同志的心理日常是对直男就是直男,完全不可能有任何感觉。哪怕一起泡澡或者全裸有身体触碰我也不会有反应,也许会有外观让我很“菜”的同性,但一旦知道他是直男我就立刻没有兴趣了,是不是很神奇? 但是对我知道他也是同性恋并且互相有感觉的,可能我也会有起色心想做坏事。
如果有直男在厕所里让我看他“方便”,我应该会现场对其进行殴打。hiahiahia

所以我的意思和其他回答有一定呼应性,不是同性恋都这样,至少我不是,我身边很多朋友也完全对直男没有感觉。
萨格尔王爱喷粪 一突开呀、溅得我满脸喷粪啊满脸是粪
要是我的话就立即将其扑倒在地,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小gay =_=
独彩兽 唯我独彩
如果发生在我身上,我应该会反思自己是不是太狭隘了 不够包容,毕竟他没有直接对我造成什么影响。
具体就按当地法律法规要求,如果不违法,那就无所。我乐于能给别人带来快乐,愿世界和平
逃出魔幻紀 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
葱油們啲評論都很有思考價值。看得出留在這裏討論的朋友都是有獨立觀察及分析能力的人,我喜觀這裏的討論氛圍及網友,謝謝!
假行僧 我躲开了乱世 因为我满身的火
你是因为他的“观鸟”行为而生出鄙夷的感觉,又不是因为他的身份(你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不是同性恋),为什么会认为这是歧视呢?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20
  • 浏览: 7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