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你支持这句话吗

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这句话很多人都听过,那么五毛的意见应该被保障吗?共产党的意见应该被保障吗?什么时候应该限制一个人或者一个群体的言论,那么社会应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不是所有的言论都有价值,更不是所有的言论都对社会无害,那么社会应该容许有害的言论吗?到什么程度为止呢?
已邀请:
  1. 你说话之前,我并不知道我是否会同意你的观点。即使你以前说的话我不同意,但你还没说出的话我不一定不同意。
  2. 我不会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但我会支持你说话的权利。
  3. 你有说话的权利,但由于时间和精力有限,我也有不听的权利。
  4. 我不听的倾向不太取决于我是否反对你的以往观点,主要取决于你是否总是说重复的话。
有害与否由谁来衡量?
用“对社会有害”的名义封杀言路正是共产党的常用套路。
现在的情况是完全没又说话的权力。关键字已经多到几乎不能用中文表达了。
这句话加上下半句才完整:“我不要求你必须同意我的观点,但你不能侵犯我说话的权利。”
让你说话不代表让你大声吵闹让你影响别人的心情,你说话的权利到我捂住耳朵的权力面前为止
自由党人 法官
五毛是用虚假信息误导别人。当然应该给监狱中的五毛接收采访的机会。
共产党?日本共产党?美国共产党?霸占中国的共产党?前者没被限制什么自由,后者和五毛一样,该枪毙的当然允许他们说临终遗言,该判几百年的当然也该允许他们接受记者采访。

有害不好定义,但是伤害已经造成的话,受害人应该起诉发这种有害言论的人。法官判决后就该把这种有害言论禁掉。

ps:题主帐号的前使用人出狱了吗?
我不同意反人类者的观点,也不会捍卫反人类者为自己辩护的权利。
人类因其文明程度,决定了人类的道德总是有底线的。不要去试探这个底线有多低。否则你将不会获得我的任何同情。
这个问题就犹如自由是不允许贩卖自由一样,言论权利也是不允许破坏言论权利的事物产生
这种纯洁无暇的道德可以用来约束自己,不是拿来要求别人,自己说的话自己对着录音机听听,该捍卫的捍卫,该打的就打,请use common sense,老老实实自杀吧
习你太美 - 感恩seafood!赞叹seafood!新民国光复!
粉红五毛可都是在说谎啊,说话和说谎不一样的
保护别人的权力实际上是保护自己的权力,当自己提出异议时能够被正确对待
我是支那人 - 已退出「新品葱」。
我觉得这么表述就对了:
就算我不认同你的观点,也不会反对/侵犯/剥夺你说话的权利。
这里的表述是我应该如何处理「他人发表我不认同观点」的这一件事,而非对于「发表我不认同观点之人」的权益我是否应该主动维护。两者是不同的。
支那五毛网评员 - 请称中国为汉字支那/英文China。支那和葡萄牙语荷兰语德语英语中的China以及法语中的Chine等皆起源于梵语Ci^na—stha^ na。而梵语cina源于古代秦朝chin。
这句话的潜在含义是,两个意见相左的人,面对共同的裁判机关,如政府。政府能不能禁止某人言论自由的权利?
我的看法是不能。即使共产党、自民党或国民党的观点我不赞同,但我必须捍卫对方说话的权利。对它的权利侵犯,同样也是对我的权利侵犯。
阿法猫 - 绕远路就是捷径哦
特别有害的当然应该反对 侵犯别人(言论)自由的也该反对
一切不会造成言论自由毁灭的言论事先都不应禁止,但须对自己的言论负相应法律责任。若个人(或群体)之言论侵犯了其他人(或群体)之合法权利(例如,深夜站在你家外面拿着大喇叭辱骂你),则根据对他人(或群体)合法权利造成的损害(例如,导致你神经虚弱)依法惩处。
killreddragon -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不完全同意
我个人认为,言论自由应该确立一个不可自我否定的边界,也就是不保证反言论自由的自由。
另一方面,对于独裁政权,我当然得是支持对等原则同态复仇的。

重温下鲁迅昔日的文章就理应明白了

其实,对于满抱着传统思想的人们,也还大可以这样骂。看目下有些批评文字,表面上虽然没有什么,而骨子里却还是“他妈的”思想,对于这样批评的批评,倒不如直捷爽快的骂出来,就是“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于人我均属合适。我常想:治中国应该有两种方法,对新的用新法,对旧的仍用旧法。例如“遗老”有罪,即该用清朝法律:打屁股。因为这是他所佩服的。民元革命时,对于任何人都宽容(那时称为“文明”),但待到二次革命失败,许多旧党对于革命党却不“文朋”了:杀。假使那时(元年)的新党不“文明”,则许多东西早已灭亡,那里会来发挥他们的老手段?现在用“他妈的”来骂那些背着祖宗的木主以自傲的人们,夫岂太过也欤哉!?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