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極必反,西方社會對左派的容忍去到極限了嗎?左派會不會就此消退很多年?

在英國,邱吉爾和維多利亞女皇的雕像 一戰死難者和平紀念碑被塗污,侮辱.理由是他們是帝國主義,殖民主義,種族主義者.

在美國,把一個坐牢4次的罪犯英雄化神格化(他被警員非法殺害,他是一個受害者,但不是一個英雄).anita出來搞事.這段時間的暴動有警察死亡,諷刺的是其中一個是黑人警察.

在魔獸世界中有玩家因為不支持遊戲內的[black live matter]活動而被封號100年,但早前不少玩家也因為支持香港抗爭而被封號.

早前看到有蔥友的post說美國有不少企業開始政治審查員工,不支持左派的會影響仕途

還有什麼so sorry march(關於white guilty的),一家白人穿著i'm sorry的tee,裝扮成奴隸. 雖然他們是自願的,但把沒有思考能力的孩子帶進來幹嘛?
https://i1319.photobucket.com/albums/t676/TXinmyrearview/WhiteGuilt_zps8e208aa6.png
http://www.westernspring.co.uk/wp-content/uploads/2013/08/Slavery-so-sorry.jpg
Helloworld123 西方保守派一员
物極必反,西方社會對左派的容忍去到極限了嗎?左派會不會就此消退很多年?——你想太多了,只要左派继续占据道德高地,这个社会就会一路向左。
类似国内的大多数普通人反贼,对中共不满,却也不能实名公开说什么或做什么。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離極還早著呢
現代歐美,尤其是歐洲,對右是極度過敏的。還是這句話,『比中右再右的就會被說成極右、納粹』
歐洲對右的過敏可以追溯到納粹,因為極右納粹給歐洲帶來了慘痛的記憶,以德國為首的幾乎所有歐洲國家都同意把never again刻到深入骨髓,所以稍微有一點納粹的影子都會產生過敏症狀
因為納粹是極右,所以稍微偏右一點就可能引起過敏
也就是說,歐洲對右的過敏就是樓主說的『物極必反』帶來的。20世紀初期的歐洲整體偏右,在這個整體偏右的環境才選得上納粹。如現代BLM示威者所說,就連比希特勒溫和了不少的邱吉爾也同意種族有優劣(按照現代人的定義,的確屬於racist,不過要知道他是一百年前的人物了,用現代人的觀念看待古代人就是耍流氓)
然後,極右勢力的納粹給歐洲帶來了一陣劇痛,直接導致了現在歐洲對右的過敏
所以要等物極必反來反左,至少要極左給世界帶來類似於當年二戰程度的痛才行(可能還要更痛,因為要覆蓋本來人們已經有了的對右的恐懼)
現在的確有二戰前夕的氣氛,但人都還沒痛到(就算是肺炎流行,很多人還是沒想到那方面去)
这一波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比也是小巫见大巫。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欧美右派最终全面让步,这一波也差不多。
左派虽然声音大,但最终还是要靠选票说话的,据美国一些华人的说法很多偏左的美国人已经开始转右,甚至包括大学教授这种群体
AlanW spacex粉丝
建议阅读川普之前签署的,关于言论自由的行政命令。
这些开始审查的公司,都会被查处。
鸥鹭茫茫 要提高续命水平
任何一个派系势大,都会导致权欲膨胀。

偏激右派如墙国的战狼,而大部分粉红的思想都是极端保守的。西方左派势大就如七八十年代的美国,工会权大(工会是左派的大本营),已经罔顾了为底层人争取利益的责任,教师、警察、消防员、社工等公共部门,尸位素餐,福利还高得吓人。他们的共同点都是大政府管天管地而走向腐败区别在于中共国是打着爱国的旗号西方激进左派打着挺弱势群体的旗号。当时的里根总统,提出小政府的理念,大规模砍公共部门机构,为此爆发了工会的大规模示威暴力等事件,里根选择了镇压,直到现在的争议都非常大。美国现在的保守派理念,都可以追溯到里根这个人。

容忍到极限?这个怎么界定?如果是左派的政治正确,打压了言论自由,是的,已经有像墙国粉红一样批斗网暴的苗头。如果涉及了利益阶层,左派评论员Juan Williams说,坏警察不被开除是因为工会撑腰(讨好黑人还是工会的内讧) 究竟勾兑到什么情况了,只有天知道。

题外话:
我觉得西方的和平演变是彻底失败了,我和很多理中客粉红辩论过,和他们说中共的腐败,他们说西方政客与中共勾结,你以为又是什么好鸟,大家到哪都是韭菜而已。西方丑事太多很难占领道德高底。但虽然民主不是完美,起码民众还有几百年自由的日子过,中共专制独裁下,几十年就会变得民不聊生。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