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葱油是因为习近平上台才彻底反共的?

这么说吧,我在胡锦涛的时候还比较小,但总体感觉社会是在进步的,国内的凝聚力也很强大
就连习近平第一任期,我也觉得打腐败很不错,
结果习近平先是废掉隔代指定,更是修了宪法,知道那时我才恍然大悟
人太小了,对政治敏感也就是今年开始的事儿

有哪些葱油在胡锦涛时代是改良派,在习近平时代是反党派?

大家都来说说吧
打到中共法西斯 打到中共法西斯
胡时代我其实挺失望的,贪污腐败严重,作为北方某国其大省的一个小老百姓是最有直接感受的,办个什么破事都要花钱,看病塞红包、考驾照塞红包、车年审塞红包、进国企事业单位考公务员什么的都有暗箱操作,利益集团尾大不掉,高层三天两头出事跟连续剧一样,感觉就像晚期的大明,药丸是迟早得事。

然后习上台了,胡实现了中国第一次按规章制度走得权力交接,让我觉得国家开始脱离人治了,习上台后严打贪腐,虽然是上层权力斗争,但也连带着把下面这些小苍蝇给收拾了些,作为一个小屁民感觉去办事比之前更讲规矩了,政府部门态度没那么蛮横了,然后又是什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把“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放在了里面,我当时就想,习不会是想做蒋经国吧。

加上GDP超过日本、辽宁号下水、歼20亮相,全都发生在习上台左右那一两年,当时得感觉就是,国运来了,中国真的要崛起了,而且中国会变成一个比美国更加优秀的民主国家。

然后呢,过两三年后,言论收紧,房价开始飞涨,老龄化开始凸显,感觉生活就有点艰难了,有点以后会变成日本那样的无欲望社会(其实中国以后要能稳定在日本的生活水平那早超过美国了)。

然后呢,17年底,习杂种修宪了,那我可真去你妈的习杂种,去你妈的共产党。
Maron 新注册用户
胡温时期还没什么感觉,也可能是年龄不到,看到的东西少。
包子上台那年还是在初中,别的不说,上台前先给自己封个习“大大”就着实恶心到我,“大大”就是爸爸的意思,邓小平不论其人究竟如何,还只称自己是人民的儿子,包子直接来当人民的爹了,你让黄泉之下的邓小平怎么称呼您呢?
再一个,就是上台前假亲民去吃包子,这种拙劣的政治作秀,我当时一个初中学生都看得出来,还在全国喉舌大鼓宣传,就能看出来这指定是个草包。
接下来就是反腐,身边的人很多都开始夸咱们摊上了个一心反腐的明君,我就纳闷了,反腐查抄那么多钱,这钱最后都哪去了,也没发给人民啊?
这些事情还只是针对包子个人的质疑,对共产党对政府的质疑的种子是在2015年天津爆炸那次,那时候还不会翻墙,只看国内的爆炸现场的视频就能看出事件的严重性,然而事件发生后的跟进报道就没了,死亡数字假的离谱,没有审判,没有判刑,甚至连个说法都没有,司法监督集体失语,这样的法律监督环境,不知道下次的爆炸又会何时在哪里发生。
包子修宪更不必说了,开倒车,专制独裁复辟,独夫民贼
改良派其实也是反共,只是用温和的方式,想要不触动中共那根敏感的神经慢慢从他们内部瓦解,毕竟改良派很多都是从胡耀邦赵紫阳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他们认为中共内部依然存在像乔石 田纪云 万里 彭冲这样的官员,只要慢慢来是有机会的,然而胡耀邦的官员典选机制在这个体制下是无法持续下去的,在江泽民时代田纪云万里这样的人就已经没有走到全国人大委员长这样位置的机会了,与其说是彻底反共,不如说是从温和变激进,反共一直都是反共的,我初中时候读资本论就已经发现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都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只不过一直到大学毕业我都觉得中共相对来说还是务实,只要以经济发展为中心,他们早晚也会撞上那块石头,到时候为了保经济必然是要向法制化和民主化低头,然而我是真没想到会上来这么一位宁愿不要经济开倒车也要保专制的弱智,那就没办法了,加速吧
我说说我的感受吧。
2012年温影帝下台前的两会,直接说了“文革余孽还在”,现在知道为啥了吧,不是说薄,而是预言包子。
薄熙来搞唱红打黑搞得大家都讨厌他,于是那个被寄予厚望以为会成为蒋经国的包子上台了。
包子上台没有立刻开倒车,他先装模作样搞了搞吏治,去机关办事确实感觉方便了不少。但是,我在2013年上半年就听到这货真实面目的传言了,因为我在体制内,听别人聊,说胡锦涛在位时,人民日报关于他的头版头条一年也就一百零几个,可是包子一上来,半年不到就已经一百了——他几乎是命令人民日报的头版头条必须是他(人民日报即便是头版头条也是有一定的自主编辑权的,一把手不需要露面的时候头版头条可以安排各省的八股稿子或者狗屁不通的任仲平什么的)。自恋狂!人丑多作怪!
然后就是新闻APP,以前的网易也好腾讯也好还是有新闻编辑团队的(虽然门户网络媒体没有新闻采访权,但是可以编辑,搞搞专题),内容做的也不错,这个货上台之后你再看,不管哪个新闻APP, 前两个头条必须是他。长得恶心还非得挂那儿恶心人。
然后各大门户新闻索性把编辑都撤了,直接用算法推送,变成今天中国舆论这种臭水沟似的现状。
我高度怀疑那个字节跳动正是有包子做后台才崛起的。抖音、今日头条,都和包子的发迹正相关,而新闻不用人工做编辑而是用所谓算法正是“今日头条”搞的。
谁知道这个字节跳动公司的背景?我自己专门去查查不到,可是这么一个传媒类的公司可以做大这么快,在禁国这片神奇的土地说没后台我是绝不信的!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葱膜2047id同名。
从“宫廷政变派”变成了“革命党”,逐渐在向“八国联军”“解体论”发展。

我个人认真思考新疆西藏的问题,也是在习包子建集中营之后。胡温的时候,我根本没正眼看过疆独藏独。那时候我认为共产党占领新疆西藏是带去更先进的文明,相当于列强在中国建立租界。(现在我仍然认为,在当时的情况下,我的观点是正确的。)

胡温时代,我不管怎么在网上骂政府,我是坚信中国在进步的,只是那种进步太过片面,没有触及真正重要的问题。这五年以来,我从没有哪一天觉得中国在进步的。
我就是。在胡溫時代我的想法是,雖然中國也有許許多多的問題,但是中國在不斷進步。兩者對比一下,當年輿論環境總體比現在寬鬆很多,街上也不會像現在到處都是語錄,到處都是政治性標語。而且比起習包子,胡錦濤顯然更有擔當,當年非典、還有汶川地震,胡錦濤都親自去了現場,哪像現在包子不聞不問事後邀功。在胡溫時期我還是覺得中國會往民主的道路走。

而我第一次意識到習這個人可能有很大問題就是修憲的時候,當時我就反應過來他剛上任的反腐實際就是為了他終身執政做鋪墊,他想要做當代皇帝。果不其然,接下來就越來越左,我也不再對內部改良抱任何希望了。
小君撫 大雄维尼
从他搞网络实名制,敏感词屏蔽,限制言论自由,加高墙开始吧。
萨格尔王吃冰棒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胡温时期我也是岁月静好,但是内心知道中共这套吃枣药丸,但是只要经济好不影响我吃香喝辣,这些都无所谓。本来所想的中共瓦解方式也是权贵为了追逐更大的利益而主动瓦解束缚他的体制,这样和平退出历史舞台,大家互相留个面子继续賺钱。

谁知道上来个粪坑帝,要让所有人上山下乡吃树皮,自然就反了。

当然当了反贼就逐渐明白即使上来的不是包子中共也不会把政权拱手让人。
巴比伦花园 灰名单 追求平等,博爱,客观
我是,准确的说是17年之后,各种小粉红小粉蛆让微博知乎恶臭不堪,评论区一点不能批评政府,否则粉红分分钟私信骂你,恶心的要死,一点不能夸外国,否则分分钟删你贴,被nmslese追着举报,然后网络控评越来越严重,贴吧敏感词多到爆,微博动不动精选或者删微博,热搜也是恶心的一笔,完全是中共自己选出来的热搜,天天带节奏煽动年轻人,要么就是统一口径对准美国,欧洲,转移国内矛盾和视线。
胡时代还处于十字路口,可以往民主这条路走,也可以往专制路上走,温家宝还公开讲过政治体制改革。
包子上台后,那就是确定走专制这条路走到黑了,很多人也就不抱希望,彻底的被迫的变成了反贼。
对胡锦涛印象是非常好的。怎么说呢~主要是同行的衬托。

尤其是这几年越发体会到,胡总时代可以随便骂他,调侃他。时候到了他主动交权退休。当年人称影帝的温家宝,好歹还卖力的表演。现在回想起来,尤其觉得这些人可爱(虽然当时不是这么看的)

现在中国又走到十字路口了。尽管任期制被取消了,但宪法并没有规定包子必须干下去。目前有能力阻止他的也就是这些人了。
一人一票真民主 只有一人一票才是真民主,代议制新中国只会成为共产党第二
其实8964已经暴露了党的本质,也就是为了维护共产党的统治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中国的利益是排在第二位的
党对民主的态度的变化可以分为一下几个时期,1921~1945这段时期还没有尝到权力的滋味,认可民主、想民主,通过民主,自己也可以分杯权力之羹。
1945~1979,尝到权力的滋味,意识到民主是把双刃剑,自己可以用民主之力打倒别人,别人也可以用民主之力打倒自己,于是开始反民主。搞阶级斗争,先造神,再忽悠信神的愚昧底层把民主的阶级通通打倒。
1980~2012,认识到阶级斗争的错误,开始与外界交流,又开始认可民主,但对民主保持警惕。从领导人出访外国接受采访和讲话中可以看到,这期间的领导人认为中国还不适合走民主道路,是因为民智未开,民众素质还达不到,但也没打算引导和开启民智。
2013至今,明面上搞了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虽然里面有“民主,自由,法治,公正”,但解释权归它,玩文字游戏,实际全盘否定民主,开历史倒车,想回到第二时期。
雖遠必譴責_棄蔥 已棄蔥,你們慢慢玩吧。
個人來說,跟習並無直接關係。

最初還是「相信會逐漸改善」派,後來是直接反共派,之後一直拉鋸,直到大約是限奶令(2013)前後,成為反支派。(當然,那時候還沒有「反支」這個名詞出現)
——— 《中国大陸,遍地畜牲》,「中国共產黨」固然壞,但是「中国大陸人」並不因此就是好的。中共壞,中国人同樣壞,兩者是一體兩面。

之所以要2013年,是大約到了那段時候,才終於願意向自己承認:已經看夠了「標準中国人」究竟都是些甚麼咀臉、甚麼思維,不應該繼續欺騙自己「普通中国人是無辜的」了。
谎言领主1127 我就和大家说说大实话
我倒不是反共,国营保底也是有必要的,比如欧洲的福利社会都是国营保底。我只是反对独裁专制,反对小学生上台瞎折腾,反对大国巨婴思想,反对特权,反对意识形态敌对思维而已。话说红二代就应该像明末的朱家一样,无论好坏都该统统拖出去斩首示众。不是因为他们霸占国家资源祸国殃民,我从来不觉得红后代是坏人,不过站在他们的位置上,是不可能干什么好事的。比如毛新宇如果脂肪肝快死了,就算他愿意接受死亡,下面一堆马屁精也会随便找个学生肝给他换上。他本身并不邪恶,他的存在才是邪恶。又比如叶剑英家搞房地产,搞房地产不是坏事,可是因为他的特殊身份,各地军警政府通通亮绿灯,最开始可能认认真真做到最好,后来就发现随便瞎整业主也只有忍气吞声。他邪恶么?他的存在就是邪恶。
从GFW建起来开始, 对于中共的反感与日俱增. 但说实话, 还抱有能慢慢民主化的些许希望.

习近平上台以后, 开始"不得妄议中央", 搞修宪.  而中共对于互联网的监管审查开始越来越变态, 动不动就删帖封号的操作开始成为日常.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在中共洗脑教育下成长起来的一批网络红卫兵, 带来了新时代的网络文化大革命. 我眼睁睁地看着历史上那段悲惨的十年浩劫, 又一次以一种新形式降临了.    斗鱼一姐说了一句"南京大屠杀", 被全网封杀.  各大论坛人人自危自查自删, 百度贴吧多少精品贴就此消失, 小众论坛更是直接关闭, 少生事端.  

中共这个政党已经没有任何自我改进的可能了. 它会用暴力压制一切不利于它统治的声音. 为了权力, 中共无所谓再来多少次文化大革命, 无所谓再来多少次三年"自然"灾害. 为了权力, 它没有人性, 它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我记忆中好像是因为当年《泰坦尼克号》3D重映版,经典的裸露场面被删减,要知道这电影第一次在中国上映是完全一刀未剪的。我就突然灵光一闪意识到了,这个社会在倒退,慢慢演变到现在对电影的摧残程度已经有目共睹了,所以我可能跟大家不一样,我是作为一个资深影迷而反对它们的。
饼干 喜欢乳包,坚持宪政体制改革
我对中共的态度
胡时代:各种贪污腐败,唉,各种黑幕,国家能不能好了,要改革啊
习刚上来:有戏,反腐败,搞民主化呗
过几年:什么?!妄议中央也是罪?要民主改革是巅峰国家??宪法说改就改了?????
现在:这国家不会好了,共产党必须得死,赶紧加速,冲向毁灭吧。
oHo 海绵宝宝
习近平刚上台的时候我还傻逼得稍微有一些希望,感觉他这么年轻,又受过文革得教育,可能说不准真的会政治改革? 结果一直在打我的脸, 直到修宪,我终于明白这货是真的又坏又蠢, 带着整个中国纳粹化,封建化,加速踩油门倒车,而且也不光是他一个人的问题,共产党这个体制就是早晚会走到这一步得,期盼明君,骂昏君什么的不过是封建思想得遗毒在作怪罢了。之后我花了很久时间思考才不得不承认真的只有反共才能救中国了。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對對!我!我是反中國百姓(迷信、傳統、文化等)起家的,胡胡年間我就躲出去了,要不是習小丑隨遠必騷我,本來我是想既然無法移民也拿著中國護照在中國外逍遙一輩子就好,不尿中共。

可是習小丑的威脅在信誓旦旦,真的無處可躲,於是,我才堅定反習畜,甚至我還願意加入其他國家的共產黨,如果他們能消滅中共,我願意做其他國家共產黨的好黨員(當然這也是不可能的)。
beatCCP Free China, Revolution Now
从包子没在第一时间去武汉救灾,我就彻底觉得改良的路走不通了。之前我还觉得,随着时间的推移,等80,90后上台,也许就会自然好起来了。现在我觉得如果真的渴望一个民主中国,我们还有非常多要做的,而且时间也很紧迫。
包将无包不负韭菜 占占占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占占点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占点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灬___
  消声我还可以忍受,言论不自由嘛,大不了变成个沉默的世界
  可是包子上台后,沉默的世界变得热闹了,今天的墙国成了楚门的世界。我忍受不了虚伪的意志,忍受不了战狼的叫声。
  微博,知乎,抖音,所有的媒体所有的节目。全都变成了歌功颂德的赤色礼堂,赵家指派的走狗在台上献歌献舞,劳改犯人控制着水军账号在底下高呼万岁,这恶臭的世界让我从心底里产生恨意。
  借用葱友的一句话,烤鸭的饼如果是习近平给我卷的我就有可能噎死。

  
记得当年 谷歌还能用,网络还没实名制,电话卡随便可以买的到,在网上还可以说什么 温影帝。  xi上台 有人说他要大改革了  本来确实蠢蠢的抱有希望,乃至18年修宪 乃至返送中 才彻底醒悟  。这个体制 这个政权,马列的思想基础 本身就会让社会往这个方向走,不可避免的。
左跟右 我愿荣光归香港!
知道六四之后开始就有点反感,只是没有现在那么明显
直到习近平修宪,加上我感觉到大陆的舆论环境是在逐步收窄,反感程度是一点一点地增加。
彻底反感则是中共想强行在香港搞送中条例的时候。
庆丰大昏君 新注册用户
庆丰包子个人崇拜好大喜功歌功颂德言论管控大权独揽独断专行
kill_ccp 黑名单
已隐藏
那一年上台,CCTV电影频道放了《V字仇杀队》,第几个三中全会说要把市场当做决定性作用,当时确是感觉会开启一个新的时代。结果之后一两年事情越来越不对,看到有个评论说原来包子是腊肉馅的,开始醒悟。
反共左派 观察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我早就已經開始反共了,我覺得毛左共匪與鄧右共匪實行的都是共產極權統治,所以即使習包子下臺了,只要共產極權統治還在,中國無法實現民主化,我會繼續反對共產極權統治。
带带卡戴珊 冲塔是不可能冲塔的,只有加速才能维持生活这样子
以前或多或少沾点改良派,等到今上在第一个任期的后半段开始搞个人崇拜的时候开始觉得不对劲了。之后言论收紧、打压社运彻底坐实了我对他倒行逆施的判断。

第二个任期以后最颠覆我原来看法的不是修仙,而是“没有、没有、没有”。维尼修仙前后的历次党代会、两会竟然都完全没有反对质疑的声音传出,邓留下的政治遗产和tg内部的纠错能力竟孱弱至此,这是我从未想到的。在这之后的各种倒车之举对我而言都完全是意料之中了。
从习大大彭麻麻的宣传开始,大麻组合中国梦,这就是明着下药啊,结果民众没有一丁点质疑,还比着喊爹,勾肩搭背奔着幻觉里的金银财宝往悬崖下跳,前二十年好不容易建筑出来的一点忌惮一点边界给推了。
暴动喵 gay 在西方民主国家会支持中间偏左的社会自由主义政党,在中国则希望先建立民主宪政再谈左右之争 光复中华,时代革命!
并不是因为习近平上台而反共,在习近平上台前我就以了解六四、四川地震豆腐渣工程和毒奶粉受害婴儿家长维权被打压为契机逐步走上了反对中共、支持民主的道路。
说实话,习近平上台初期我并不算很反感他,虽然知道他反腐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要搞权力斗争,但是被打掉的那些老虎都不是啥好人,再加上习的对手薄熙来是公认的极左势力代言人,所以对出身改革派家庭的习近平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觉得他可能做中共的蒋经国或者李光耀。
在他的第一个任期里,由于他还没有完全集中权力,墙外舆论普遍认为坏事是张德江、刘云山这些人干的,所以对于很多倒车行为我并没有直接归罪于习,等到习十九大后定于一尊后,才猛然意识到这货本人就是个倒车手,开始极为厌恶习。
胡温时代网络上公知右派遍地,我还是觉得这个国家有希望的。
包子时代,我是投降派,只希望自己早点跑。
我倒不是因为习才反共,是因为习各种骚操作我才开始关心政治,养成看新闻的习惯。以前我是真的一点都不关心政治的,比如17年的时候我以为香港特首还是董建华,不关心到了这个程度。六四什么的很早就知道了,只是有些细节近来才清楚,另外其他不少黑历史却是近两年才听说的,但倒是一点都不让我惊讶。其实像我们这样的人也只能在心里反反共,真正行动上反共还是要靠总加速师。
Kenshiro 黑名单 中国是汉族民族主义反人类法西斯国家,必然遭到比当年德国日本苏联更悲惨的结局!狗娘养的汉族民族主义有你们哭天喊地的时候!Они не люди.У них нету культуры и человечности.Это самый низкий народ
新疆集中营后彻底的反共,未来新疆也注定变成100%的“车臣”,对维吾尔哈萨克的遭遇拍手叫好幸灾乐祸的新疆汉族未来也必然会被狠狠报复
2015年国内看引进片打码,下架开始吧,本来对习近平无感的,结果被彻底激怒
宇宙真理国民 灰名单 反小熊维尼
稍微动点脑子就知道共产党不会政治改革,只会开倒车
帝國主義 黑名单 帝國主義者
GFW歷史=瘋狂宇宙史
此系统起步于1998年
从2002年左右开始,防火长城在国内进行域名服务器缓存污染
2012年11月9日下午3点半开始,防火长城对Google的泛域名*.google.com进行了大面积的污染
2014年1月21日下午三点半,中国网站的.com.net.org域名解析不正常,网站被错误地解析至65.49.2.178,该IP位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Dynamic Internet Technology,即自由门的开发公司。
2015年1月2日起,污染方式升级,不再是解析到固定的无效IP,而是随机地指向境外的有效IP,导致了境外服务器遭受来自中国的DDoS攻击,部分网站因此屏蔽中国IP
德国华人 偶然发现葱友
他倒薄熙来反腐我还蛮支持的,尽管不看好国内的经济跟随李嘉诚的步伐把国内房产清空了。
他改终身制,我开始观望,怀疑他最终的目的是什么,万一学了蒋经国也是国家的大幸啊。
他大撒币推进千人计划我也占了点小便宜,还不错。
他打贸易战我真心觉得这货好像是真的有点傻,不是装傻了。
他亲自指挥亲自玩毒,我操,蠢货掌握了极大的权力,全人类都危险了。
stillCOT 世间没有不朽的高墙,我们各自珍重!
江時期我還太年輕,但那時候對下崗和很多貪腐的社會新聞記憶深刻,不過那會ccp尚且可以自我修復,覺得整體社會面貌是上揚的
胡溫時期忙於學業,政策方面關注的不多,但個人興趣涉及歐美日本,會發現言論自由和文化生活受到越來越多的干預,大概是溫州動車事件之後徹底反賊(剛好也是同年畢業進入社會工作)
脱支入英 支人支面,不支心
不好意思,我对支那的厌恶是深入到灵魂了。

和习没关系。

每次去到一些类似穷点的城市,看到坑坑洼洼各种积水的烂路,看到到处吐痰,大声叫喊的支那人,看到恶俗丑陋的建筑,看到挤成狗的公交地铁。我就发誓这辈子不要再做支那人
習上台後墻越來越厚,中國文化產品越來越瓦房店化,各種三俗網紅,賣肉二刺螈,年輕人越來越膚淺
博士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没有没有没有通过
胡锦涛时代我的年龄也比较小,只是我一直不太喜欢共产党,当时就知道温家宝家族腐败之类的事情,也知道我当时所在地市委书记贪污。但是改良确实没有想过,对习近平反腐的印象一直是政治斗争和官不聊生。
蔥蔥不合 新注册用户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不是分裂才能解决中共国,而是中共国必然会分裂。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509204
目前中共的治国手段,依然和大清皇帝差不多。
维持稳定的手段主要依靠杀人,法律和潜规则的效果是让社会呈现树根形态的结构。

历史经验看,这种模式有个缺点:树根之间不允许链接,这必然会破坏民族认同
为了减少民族内部团结,防止单一民族叛变。中共只能依靠暴力手段,强制去除各民族原生文化,取而代之中国传统奴隶文化。

美名其曰民族大团结。

这种手段从前南斯拉夫的经验看,当中央集权削弱消失时,民族之间矛盾会大到不可调和,进而引发战争。最后形成许多小的单一民族国家。

反过来,若是一开始就有民主法治做基础,反而可能会保持统一。比如印度,比起巴尔干半岛国家,印度种族更多,民族差异性也更大,经济更弱小,但是却能在民主转型成功之后保持不分裂。
qiqigua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嘻嘻嘻
不觉得更讲规矩了,媒体无门,微博求助维权泛滥也是在这几年发生的
mizuo 移民德国后更向往瑞典的黄左。我是左,不是你口中的毛左和小粉红的极左(形左实右),不要把瓦房店的假左来代表其他国家的左,靴👢!
····我的觉醒之路没有被恶心到,庆幸一下。
由于接触西方群体比较多,真心爱上了这种被尊重被在乎的人权蜂蜜,甜得无法自拔,也因此自然而然地学会要尽可能理解和换位思考及包容。当然哪里都没有完美的人,作为支国出身的我还有许多要改变的。

反共的原因是希望能有一部分,或极少部分善良有良知有信念有爱还勤劳的中国人能过上吃人权蜂蜜的生活。
武新南 观世音, 闻界像, 解天意.
了解了64事件以后,就开始反共了。

其实长者,面瘫,影帝,包子都是一路人,只不过长者,面瘫,影帝那时国力有限,搞不起啥名堂罢了。

等他们强起来,就暴露出獠牙了。

包子以为自己强了,作死对抗全世界,他的下场不见得会比那几个独裁者好,可以下去跟那几个凑一桌麻将了。
Pancoast In peace, vigilance
胡温时代我也是比较关注负面传闻的小反贼,但那个时候骂归骂,还觉得有改良的机会。
大概从中文维基被墙以后,翻墙变成了刚需。然后16年开始水温年年飙升,我才开始坚定不移岿然不动地反共。
包子继位之前来上海镀过金,那个时候我就看他不顺眼,看起来不像什么好东西,结果果然没看走眼,嗐。
李相赫 和平、奋斗、救中国!
胡时代其实和习近平时代没啥本质区别,只不过胡这个总书记没有红色基因,所以意识形态的控制没有习包子那么强(虽然意识形态控制也非常强),胡和习一样非常死板无能,可能就是长得比习近平书生气质一些能够博得更多好感吧,但说白了无非就是一个贪腐集团的总代表罢了
奥威尔1984 奥威尔1984
2011年日本福岛地震,看到网上充斥着各种幸灾乐祸,就感觉周遭环境为什么戾气这么重,2012年,一个学长给我看了“天安门事件”的纪录片,世界观崩溃在这之前也算粉红分子,接着开始接触翻墙软件发现新大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一直到这次武汉肺炎,才终于认识到中共是多么的没有底线。
去年6月之前,只是洞悉共匪的虚伪,对共匪的形式主义嗤之以鼻,还没到达深恶痛绝的程度。
直到目睹打击香港的无耻残忍,才对这个政权全面正视,
从此暗暗期许能活长久些亲眼看见这个黑社会被消灭!
钦定军队经商 ? 反共就是爱国
一早就对共匪绝望了,只不过是中国每个独裁王朝越到后面,独裁手法越来越登峰造极,有正常意识的人只能苦中作乐。
反組引力球 若问题只是硬性的,物理的,那只要敢于豁上命去莽,终归还是能解决的;然而桂枝的所有顽疾都是软性的,精神的,中毒太久以至于浸烂了骨头
我算一个罢,,,
一直以为自己是纯反贼,在包帝上台后的持续刺激下才发觉原来自己更偏向反共不彻底的岁静,当然跟自己身边的人和环境也有很大关系,感谢包包大人坚定了我的决心(迫真)
胡温时代我是岁月静好,后来习上来之后没多久,我记得应该是六一的时候,长江有一艘船翻了,当时很多记者都去现场,结果好多记者反映只有某些指定的媒体才能去采访,其他的一律只能发布指定的新闻稿,当时我就觉得很奇怪,又不是什么原则性的政治问题,为什么对新闻采访限制得这么厉害,自此之后我就特别留意,果然没过了多久,便发现言论自由越来越被限制得厉害,能上的网站也越来越少。就这样,就把一个岁月静好硬生生地培养成反贼了。
胡时代搞和谐社会就是钳制言论自由的开始

只是那时候新闻管控还不够严
weibao weibao(TheGuardian)不是微博
没有拆台的意思,只是,因为某一两个人的原因而作出这个决定是不是感情用事了?这个和希望某个青天大老爷能为民作主是不是都是圣君情节的一种?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