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上品葱后我感觉自己越来越魔怔了,这是正常的吗?

我知道品葱快一年了,潜水一段时间后才注册了账号。
刚上品葱时,我按这里的标准可以说是一个爱国不爱党的反贼,觉得墙内人民都是无辜的,只是受了洗脑而已,同时拒绝反华,当反共和反华绑定在一起时我可能会站在中共那边,而且对连登、ptt的无脑反华言论非常不理解。
渐渐地,我发觉中共经常用民族主义绑架普通人民,导致中共做了恶劣的事情后普通人民还是出于民族大义支持中共,而且很多普通人民也有错,经常做吃饭砸锅,为虎作伥的行为,赵弹是唯一解药。这时我能理解连登、ptt的无脑反华气氛是如何形成的了,甚至自己都有了反华的念头。不过遇到普通中国人时,我还是会首先假定他是善良的。
现在,刷了越来越多的品葱,看了越来越多的离岸爱国言论后,我觉得反共不反支,依然是白痴,同时遇到中国人时,我会首先假定他是有错的。我甚至能理解支黑是怎样炼成的了。
我变得这么极端,这是正常的吗?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如果见到这么多魔幻的事情之后,还在高喊反对加速主义,爱国不爱党,那才是走火入魔了。
mizuo 已退葱
这不极端,这很正常。
政府是人民的选择,政府是人民风气的产物。
赵家人=中国人,韭菜=中国人。哪里来的不等号?
谢玉阳 那宪法就比天大嘛?
别太魔怔。理性,要学会接纳别人的观点
就像品葱里同样是阿姨拥簇。姨学家是发表自己的观点,分析中国解体的好处,给大家解释为什么会发生洪水,危机等等。而姨粉就是借着阿姨的旗干红卫兵的事,乱扣通共民小的帽子,天天喊支性。同样是一种观点魔不魔怔都可以差出很多。

来品葱只要能划清和中共的界线就行了,没必要非要去强迫性说服所有人,各持观点存异求同才是根本,不能共产党还没倒,就天天开始肃反民小,引战,喊着支那人都该死的反人道主义。说实话小粉红最喜欢这样。用侮辱性的语音去强迫别人改变观点本身就是中共毒奶喝多了的表现
慶豐大帝習禁評 小學博士,反漢逆民,反賊,台巴子
你的反支不是指人,而是中華文化加共產文化混出來對人類有害的噁心玩意,有啥好不反的?
能做到与土八路划清界限就可以了,不管怎样还是要在国内生活的,别人可以肆无忌惮的怒斥那是生活在外边,与这里没交集,要是都这么极端平常日子怎么过,看见一个人就觉得这人不行,累不累,不能指望整个社会都是明白人,即便在一个正常社会里明白人都只占少数,更别说中国这个社会了,明白人都没资格说话的,能上品葱不错了,还能碰上点同僚,国内那些不知道有这些论坛的人呢,现实生活里不敢讲,论坛又已经全部沦陷,他们岂不是更憋得慌
Coronaviruswu 新注册用户 來自武漢的廢炎
'反共不反支'是理性,但當大部分人都已被共黨洗腦,成為小粉紅,把反共等於反支,最後 '反共反支'是必然會出現的結果,因為知道憐憫他們是多餘的,而大部分人類都是情感動物。看看越共就知道,沒有人反越南人的,他們自己也不喜歡政府。
范松忠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经常用民族主义绑架普通人民,对啊,干了七十多年了。

等中共灭亡后你再理性看待中国,现在虽然我不想歧视任何人,也不想被任何人歧视,但中国内地游客、留学生去发达国家,做贼的,确实不可不防,虽然不是人人,但不能掉以轻心。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反共不反支」這種立場並不解決實際問題。中國的問題是人口太費拉;那種無德、無能、言而無信、不敬畏神明、把保護人說成是剝削者、把慈善家說成是受害者的蛆蟲一樣的人太多。

如果衹是反共不反支的話,那麼用古代農民起義那個辦法,進一個村就收繳糧食,逼迫村民不得不反,以燎原之勢把共產黨推翻了;結果是中國走向烏克蘭模式,官僚集團搖身一變,以多黨制形式繼續存在,其政權繼續殘害國民、禍害世界。

品蔥志士大部分是知識分子,喜歡深入地研究問題,因此「中國解體論」是主流觀點。如果各地獨立的話,前中國沿海的親西方國家很可能會走香港殖民地的那條路,在幾代人的時間裡漸漸地去費拉化,最終先脫支帶動後脫支,實現福降諸夏,惠及環球。
miule236236 台灣人不是中國人(華人),沒有義務救中國。大一統中國不除,東亞只能生出和中共同質的極權帝國。
不是,你只是多少能從牆外的觀點看中國,理解了什麼是中國真正的面貌。
理解這些東西之後不願意承認是中國人的同類只是正常反應。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