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贼之间存在需要使用暴力解决的政治分歧吗?

“我们本来就是敌人,只是因为现在要面对共产党这一比你们还要邪恶五十倍的敌人,所以才暂时放下与你们的争端。”

这句话,以及差不多意思的话我看到听到过不知道多少遍了,从纳吧还在的的时候就听纳杂大手子们对保守主义者们和真支黑们讲过,他们在讲这句话的时候顺便送上了集体封禁,从此之后墙内左右派反贼们就没有一个共同社区了,因此我对这句话印象很深。基本可以确定,不久之后右狗们就用赵弹打击橄榄了纳杂们的残余社区。

我至少五十次听过觉青们宣称要用直升飞机把蓝党们“送回他们的祖国”(皮诺切特饼干)

我知道觉青们大概率是口嗨,但是反贼们既然愿意动用赵弹这种不体面的方式对待政见至少和他们比较相近的自由派和保守派,我也就要恶意揣测一下,如果条件允许(比如贵妃倒台且手上有武装),他们会不会用上毒气室和机关枪这样更加不体面的手段?

然而大手子们却张口闭口民主和平论 以及各种衍生版本,搞得好像议会斗殴不可能演变成军队包围议会一样。

那么先做个调查吧:条件允许的前提下(贵妃倒台,且某一政治派系掌握占优势的武力。不是不可能,军队国家化毕竟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你认为什么样的政治分歧会让你认为必须用武力消灭对立政治派系?当然独派和统派分歧问题,我觉得在品葱基本上达成共识了?如果有什么新的见解也欢迎。
曉之天道 天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道損不足而奉有余。社會民主黨74%社會自由黨74%
请忘掉独统的意识形态务虚吧,理性地净评估。
能打败中共的只有美国,未来东亚新秩序取决于美国的政策选择。旁观者反贼的作用非常有限。大概率最上限还是需要市场韭菜;最下限也是需要输出美式秩序,不可能去跟分裂的十几个小国签署一堆外交协议、贸易成本太高,还要防止中共国崩溃以后东亚大陆变成输出恐怖主义、法西斯主义、极端主义、毒品、难民的修罗场。

反贼中短期看起来只是一群口嗨的乌合之众(共产党是骂不倒的!),除了西部维族回族穆斯林有可能组织起一些人力资源,但他们缺乏武器,工业实力,购买西方武器无法持久(叙利亚战争的经验)而且会欠下大量债务,变成以后建国的负担。因此反贼之间的矛盾致多就是穆斯林与汉的矛盾,如果能相互尊重自由权利达成妥协最好。其他的反贼派系没有凝聚力不予考虑。
现在来看西方在西亚、中亚有意扶持土耳其领导伊斯兰文明平衡俄罗斯势力,维族东突厥未来的敌人很可能是俄罗斯,朋友是土耳其和美国。东突厥在中亚四面环敌以后外交也是大问题,要仔细考虑清楚。

盎格鲁·撒克逊民族统治世界的策略一直都是欧亚大陆离岸平衡战略,不允许任何一家做大,不管你是法国人、德国人、日本人、苏俄人、中国人、印度人、还是穆斯林。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不尊重地区和民族独立意愿,煽动民族主义要求禁止地区独立的权利,延续支那民族迫害和文化毁灭政策

联合支那前朝既得利益集团,反对对于支那前朝的政治清算和真相调查。
武力就是财力。可以百分百地说,「和平民主」派想暴力也没有暴力的能力,他们很快会被张献忠驯化。
miule236236 黑名单 台灣人不是華人,沒有義務救中國。民主與大一統互斥,支那民主的前提是解構中國。
既然對皇漢而言統一比反中共重要,那也只好用獨立比反中共重要打回去了。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共产党内部也有内斗,也要死人的。“阵营”“派系”是很复杂的。
suewr 事實上不論粉紅還是反賊, G點都一樣一按就高潮
沒有共產黨後, 不推廣用選票來表達意見?
早期的混亂不可避免, 但問題在於共匪放棄和平演變的道路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果然大部分都是独统方面的分歧,你葱这方面讲的也够多了。

当然即使抛开独统的分歧,我也不会跟你葱的某些人用和平手段解决其他的一些分歧就是了。
有主公才有反贼,真是那儿都不缺对号入座的傻x。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