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20年来几次人类大瘟疫其中两次都源自中国?

21世纪以来,人类爆发了几次瘟疫,有流感,霍乱,埃博拉病毒,肺炎,肺炎里有著名的SARS(非典)以及现在造成全球两千多万人感染的武汉肺炎,都源自中国,这次更是中国故意隐瞒掩盖疫情消极处理的结果,哪怕在武汉封城后,还没有关闭国际航班,反而谴责谩骂那些对中国关闭航班和边境的国家,一如既往的针对欧美日等国,我还记得当时中国人跑到巴黎炫耀自己逃过检查,当然全球第一个坚决对中国关闭边境的是俄罗斯,包括俄罗斯将境内中国人集结像运牲口一样扔到中俄边境,中国压根不敢提这些事,反而驻俄大使馆出面,威胁在俄中国人不要给祖国添麻烦。

为什么中国会成为瘟疫传染病发源国?同样跟中国一样“脏乱差”人口众多的印度,居然没有爆发波及邻国甚至全球的瘟疫传染病,各位从环境,医学,政治等各方面分析一下
紫诺 三退并不反对法轮功在第三次大瘟疫中足以自保
因为瘟疫有眼,病毒不会放过中共高层犯罪份子。
历史上的教训有很多:强大的古罗马迫害基督徒,招来天谴四次大瘟疫,摧毁了西方文化中最强盛的帝国;中华历史上三武一宗的灭佛,对神佛的亵渎,对众信的打压,四个统治者和帮凶们死状惨不堪言!
篡政的马列异族子孙七十年来砸毁多少寺庙,古迹,焚毁多少古籍?杀害多少僧侣?在清末为解北京夏日伏天瘟疫诵经降大雪消弭瘟疫,慈禧太后直接跪拜的高德大和尚---虚云老禅师,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都是国宝般存在,文革竟被几个年纪不够其零头的,被马列邪教洗坏脑袋的孩子打断四根肋骨!!被梁启超称为我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中华五百年才能出一个学贯中西,通达古今的大才--陈寅恪,被革命小将先迫害双目失明,后在床边放置高音喇叭批判,最后郁郁而终!!
这两位名留青史的华人瑰宝,尚且如此,其他人呢?还有多少亡魂,冤魂?到了政权崩溃前,学习慈禧老太后洋务运动的改革开放,使得又有了力量对民族希望的学生大开杀戒!对奉行真,善,忍的好人中的好人,能够最后挽救神传文化恢复人道德希望,神的使者--法轮大法修炼者大开杀戒,甚至做出昔日纳粹都做不到的,超出人类想象的,国家,政府,军队,系统性,有组织,大面积的将活人不打麻药直接摘取器官!!这已经远远超出一般邪教的范畴!!远远超越中外历史文献人类认知的十恶不赦范畴!!对应的天谴应该是远远超越中华文化中传说无比恐怖惨烈的无间地狱!!十余次的各种荒谬至极名义的政治运动,亿万生命,尸山血海,上天能放过你们??军队有用?护照有用?权力有用?外汇有用?作恶者,随从者,冷漠者,所有和混血的共产杂种们捆绑的生命,在上天视下,什么也不算,什么也不是!!摧毁了人最后的底线,也就不是人了,虽然披着人皮,那也就不配待在人的世界!!
这次瘟疫明显是冲着中共和亲近中共的国家、组织和人而来的。现实是:与中共走的近的意大利、伊朗、西班牙、德国、法国、韩国等(韩国不但与中共靠近,还多次拒绝神韵艺术团的演出),疫情都比较严重,应该说遭到了瘟疫恶报。亲近中共的国家和人尚且如此,更何况中共的核心包括高层和党魁。前一阵中共进行了两起肺移植,这可能意味着,中共高官,包括新老政治局委员和常委中可能已经有人中招,或有人想在感染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时,用活摘器官来杀生保命。这又是一种在法轮功学员身上实施了许多年的极其残暴的罪行,凶手和责任人必将遭到严惩。
中共是魔鬼,对魔鬼忠诚,你也是魔鬼,退出魔鬼组织,才能得到神佛的护佑。觉醒的人都要三退,保命保安全。有些人为了利益,对中共表示忠诚,不管是真忠诚,伪忠诚,假忠诚,只要你表态了,中共魔鬼就可以绑架你与它下地狱。神佛清除中共时,天灭中共时,不离开中共队伍的,都将随着它淘汰。
高传染性的病毒一旦突变增加了高致命性,就会发生预言中那种早上感染,晚上就死去的惨剧。在此之前,中国人要赶紧退出中共组织,病毒,洪水,地震都是天灭中共的灾难。
反共病毒去,媚共瘟疫来;方舱跳红舞,红魔把你撸;社区唱红歌,撒旦将你拖;跟着共党走,病毒拉你手;信了党的话,肺炎反应大;帮共党站台,防化把你抬;参加党家宴,病毒来牵线;信仰无神论,瘟神把你顺;灭共时入党,新冠来造访;退出共产党,瘟疫有神挡。
西门献忠 游士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啊
因为东亚就是世界秩序的垃圾场,低秩序极受混沌慈父的青睐,所以垃圾场里诞生出病菌好像也并不奇怪吧
东亚大陆自古就是细菌病毒的传染孵化皿,这是自然环境决定的。问题是这片土地如果正好属于一个靠欺骗生存的大一统国家,那世界还能放心吗?
答案很简单,类似这种吃野生动物 和/或 病毒所泄露 + 早期制度性隐瞒 造成的大瘟疫,当然是中国特色。

也有个别国家吃野生动物,但没有像中国吃的如此广泛,如此猖獗。
也有个别国家研究高危病毒,但没有像中国这样小三当所长,安全管理历来是国际笑话。
也有个别国家出现传染病,但没有像中国这样把“流行病”数据当作国家机密,直接害死了李文亮等哪怕是被动的爆料者。
千年暗室一灯明 《新冠肺炎治寻根 历史天象醒今人》『精剪版』揭秘:中共病毒会过去,但更大更猛烈的瘟疫会再来 https://youtu.be/YHaBVrH5ppI
《新冠肺炎治寻根 历史天象醒今人》『语音播报』揭秘:中共病毒会过去,但更大更猛烈的瘟疫会再来 https://youtu.be/Xppikzv3Y9w


武汉瘟疫治寻根 历史天象醒今人(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comments/20200211/1275071.html

2020年伊始,高传染性“新型冠状病毒 肺炎 ”(“ 武汉肺炎 ”)开始向全国蔓延,并传到海外。与2003年 中国 发源的“非典肺炎”(SARS, 萨斯 )瘟疫相比,这次大瘟疫,传染性更高,波及面更广,但是致死率较低。“武汉瘟疫”过去之后,人们还会更相庆幸,殊不知,第三次大瘟疫已经倒悬头上,那一次会兼具前两次的残酷:高传染、高毒力、高致死率,医疗将束手无策,作为人类末劫的大淘汰,那时在劫的人,将不再有机会。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上述末劫的大瘟疫都源于中国?

为什么这次瘟疫首发于武汉?

这次瘟疫是刘伯温 预言 的“十愁难过猪鼠年”的大瘟疫吗?

为什么说武汉瘟疫定约、定时、定向、定点,如历史的翻版?

如何才能保全?如何才能根治?

这些问题,现代 科学 是无法回答的,因为科学只研究表面现象,深入不了实质。只有以史为镜,从 人类历史 文明的精华中,去找寻答案。

---以下为节选---

9.武汉瘟疫:天谴有因,救治有本

【为什么这次瘟疫源于武汉?流毒全国乃至世界】

中共当代迫害正法修炼,这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灭佛,天大的罪业因何而起?

始作俑者是当时的政法委书记罗干。如果他不搞出点大事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很有必要,他就不能跻身中共最高领导层(指中央政治局常委,离休年龄晚),他就该退休了,为此,他开始找最好欺负下手,把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当作了“任人宰割的羔羊”。1996年,他指使公安部深入调查法轮功,结果反映很好,没搜集到任何罪证不说,公安部很多人开始炼法轮功。退休的前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还上书中央一份调查报告《法轮功于国家百利而无一害》,当时总理的朱镕基,政协主席李瑞环等,也都很支持法轮功。罗干不甘心就此退休,孤注一掷,先给法轮功定性为“邪教”,然后让公安部去给他的定性找“证据”,把所有 气功 、会道门甚至神经病造成的社会危害,还有练过法轮功又改练其它气功的人出现的偏差,都强加给法轮功。

另一方面,罗干暗中唆使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拍摄一部恶意栽赃法轮功的电视片(简称“武汉台赵片”),声情并茂地罗列那些伪证,长达六个小时。中央开会酝酿、讨论是否取缔法轮功的会议上,就播放了这部片子,该片以假乱真的造谣手段迷惑了所有的人,为中共最终决议镇压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罗干也因此被重用。2002年,67岁的罗干以第9名挤进了最高权力层——中央政治局常委(常规为7人,为罗干扩为9人),得以又干了5年才离退。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7月22日在全国滚动式播出“武汉台赵片”,中共强迫各机关、企业、学校、事业单位组织全体成员观看,以谎言煽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

当年文革要批斗 刘少奇 时,江青命令一下,刘少奇的罪证便铺天盖地,下面的人按中共的意图造假成了政治进步的阶梯。这部“武汉台赵片”又起到这样的示范作用,看到罗干、赵致真由此飞黄腾达,各地媒体、电视台竞相效仿,编造攒凑出法轮功“危害社会 1400 例 ”。无视 共产党 干部腐化危害人民14万例不止的民怨,再次大 搞政治 运动,以迫害人民来邀功立威。

非典、武汉肺炎、下一次大瘟疫,这些集中的天谴,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天大灭佛罪业招来的。中共迫害正信修炼群体20多年,制造了无数家庭惨案,数十万人被非法抓捕坐牢,当时抓到监狱、看守所、劳教所、戒毒所人满为患,又抓到精神病院迫害,大量扩建劳教所、监狱,被确认迫害致死的已有3000多人。发展到后来,中共秘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大搞搞活体器官移植牟取暴利——遭到世界众多国家和正义人士的一致谴责。

而这所有的罪恶,起因的很大的一部分,是“武汉台赵片”——它给武汉和武汉人民带去了多大罪业?害人于末劫不得救赎之罪恶,很大程度起于武汉,此次天谴瘟疫,当然要剑指武汉。

【易感人群,谎言的迷失者】

《启示录》隐喻道:“(迫害“羔羊”弟子的兽)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头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做买卖。”

中共的做法没跳出这个预言,他在全国搞人人表态、个个过关,都得站在中共一边痛斥法轮功,否则,就是犯了政治错误,停职停薪、取消从业资格、开除学籍。举手表态,就在手上被赤龙“授记”了。当然,入队、入团、入党 宣誓 效忠中共的,都在头上被赤龙撒旦“授记”了,授记的标志都是镰刀斧头,中共的党章。

如此跟中共保持一致的这些人的主体,是为了工作、升迁、生计、发达,在单位努力、在社会上打拼的一代人,参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也在这些人中——当时的青壮年。

第一次大瘟疫非典,现在科学总结的易感人群,也是那个年龄段的人:青壮年。大家看到两者的因果关系了吧?

17年后第二次大瘟疫:武汉肺炎病毒,虽然各年龄段都有感染的,但是易感人群,主体是从80后到60多岁的人,这个区间段,涵盖了当年第一次非典瘟疫的易感人群——瘟疫还在追杀他们。

因为那个年龄段的人,很多粘带着中共灭佛的天大罪业,武汉台赵片的毒害根深蒂固,被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谎言同化而浑然不觉。

【为什么平民总是先遭恶报?罪大的官员反而逍遥?】

这是百姓最不解的,很多人因此而误以为“恶极无恶报,天理不在”——这是不懂天道所致。

首先:打仗是兵先死,还是将先死?肯定是兵先死。那么这次天谴,听信中共谎言的广大民众,在法轮功的问题上,实际是和中共站在一起,站在中共各级官员的周围,是他们的兵,瘟神能不先袭杀他们吗?历来都是这样规律:君主作乱,百姓跟着先遭恶报。

其次:如果罪大恶极的人要先得恶报而死,会形成一个“当高官的上去一个死一个、走马灯似的赶死”,那样就破迷了。世间有迷的法则,如果破了迷,一切救赎都不算数了,所以不能这么破迷。

更重要的是:先食恶果者有机会醒悟,苦难能让人清醒,后遭恶报者不给机会。第三次大瘟疫一来,在劫者被瘟疫定向扫荡。所以百姓先遭难,是给百姓得救的机缘



【大劫之际,如何自救】

可能有人想:真有第三次大瘟疫,是不是这次染病康复的、还有大量接触病毒没得病的,因为身体产生了抗体,就可以终身免疫、下次幸免了呢?

可惜并非如此,历史上已经有过教训了。古罗马大瘟疫的经历者伊瓦格瑞尔斯这样记载:“有些人感染了一两次又康复了,但是等待他们的,不过是第三次感染以及随之而来的死亡而已。”[2]

现在发现第二次大瘟疫的武汉肺炎病毒,比SARS冠状病毒变异了不少(但是SARS基因组主要的部分没有变)。如果再度爆发,病毒会定向地向高爆发性(高毒性,高速恶化)方向突变。

这次人得瘟的程度不同,不得瘟的人心里恐怖程度不同,其实是上天对人的警告程度不同。

“贫富若不回心转,看看死期在眼前。”《伯温碑记》这样预言:不“回心转意”,还听信中共的谎言,还站在中共迫害信仰的一边,只有在天灭中共的天劫中,随着去了。

话说到这里,对于如何幸免于瘟疫之灾,可能很多人自己就能悟到了。

历史的先验警示着今人:基督徒在古罗马的大瘟疫中救人,病人是明白了真相、走出了谎言,得到基督教正神的授记,瘟神才退去的,被救赎者才康复、瘟疫才过去的;天灭明朝的大瘟疫,被医治痊愈的根本,不是吴又可的“达原饮”,而是他秘传的药引子——那句真言,病者诚心念诵,得到吴又可那一道家法门的正神的授记,瘟神才退去。

时移事异,过去的所有授记都没用了,得到“羔羊”的授记,才是得救的根本,瘟神不侵、死劫不临。而得到的前提,自己内心真心识破中共灌输的那些迫害的谎言、接受和认同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那样,身上被中共打上的授记自然会被清除、打上新的授记。

这里并不排斥现代的科学的治疗、医院或家庭的隔离护理,药物确实能起到调节或者缓解的作用,但那都是辅助,根本还在于得到“羔羊”的授记,令瘟疫的毒力不敢靠近。真心退出中共,就能得到“羔羊”的一种授记。能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可得到“羔羊”更好的授记。

再看前图《推背图》那一象预言:“好把旧书多读到”,这里的“旧书”一定是好书,也可解为“历史书”,引申为“历史的精华”,这里展现的,不是为今天得救、救人而铺垫的历史华章么?
瘟疫 + 饥荒 + 战争 + 死亡。

东八区轮回。每次都会带走一批人。

除了《圣经》中的神学能解释,还真难找到其他来解释。

不是上帝忘记东八区,是东八区文化一直以来anti-god。

“当人们忘记上帝的时候,暴君就打造好奴役人们的枷锁”。
埃博拉不起源于中国,作者提出自己观点之前应该去查询下。
生当为自由 肉身在墙的殉道者
通常这种瞧不起别的国家的人,我认为是粉红的素质,但我还是愿意同你谈谈我的理解。
环境卫生比较的意义不大,就人口而言各国各地医疗防护的差别在高感病毒的眼里没什么区别。我们都知道一个事实是生食动物习俗,印度人的动物神众多,因此隔绝了最直接的暴露。部分支那人仍然保持着生吃野物传统。有生吃猴脑,蘸酱生吃蝙蝠老鼠儿子,泡猴胆酒等等,具他们讲这些可以生儿子或者治疗某些疾病有奇效,有各种各样的理由。这么多年土g又在大力扶持无脑宣扬只拿中医的大环境下,让这些生吃野物的人更加有理由去吃。?他们讲这是中医的偏方,你懂什么。下面吃,官员吃,老领导也吃,病毒无处不在,能感染猴子老鼠的大都能对人体高感。所以只要支那人感染,我是确认的,美国人是知道的,他们很早就在把支那印度列为病毒最有可能最先爆发的地。如今来看,支那人果然👍🏻。我今生陪葬在支那,出不去,愿任何善良的人们不要来支那
Levi99 唯有作為審美現象,生存與世界才永遠具備正當性。
霍乱、埃博拉都是国家性的流行

21世纪以来波及到较多国家的疫病就

SARS、H1N1、MERS、COVID‑19

MERS主要集中在中东跟韩国

SARS那次中国还算幸运,疫情没怎波及到欧美日本。这次就不一样了,欧美遭重。

这也是各国政府及企业开始对中国抱怀疑态度的原因,要是你每隔10多年就爆发一次全球性瘟疫,那谁玩受得了呀。
mikewang 习包子
这个有什么猜的,邓小平不是说过,欧美核武器强,中国病毒强。 
这些病毒都是中国政府支持下研发的, 常规武器和核武都完败下,中国只有走下三滥道路了。
低人权视生命如草介、偏偏又有一定的科研实力。
所以中国成为病毒动物实验、人体实验泛滥的地方,包括西方药企都来中国做人体实验,干多了,病毒变异爆发就是必然打。
武汉那个地方人口失踪非常多,极有可能就是被抓去做人体实验了。你搜索一下“武汉大学生失踪”就知道了。
东辽王国 反极端。主流左则我右,主流右则我左。
人口密集、天热又不讲卫生,加上乱吃东西。古代就这样,每年都来一次,只不过那时候交通不发达传播不出去罢了。
叶大師 观察 你恶俗,我完完全全的好人(老娘是死妈废物习近平克星,,,
因为桂枝实验室管理制度就是摆设
另外桂枝有太多科学家到处采集病毒制造生化武器
还以为你说的是鼠疫,SARS和COVID其实都有偶然性。哪怕没有对bush meat的喜好,热带亚热带环境下的人与动物密切接触,想不流行自然疫原传染病都难。
2008年,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研究團隊在《病毒學雜誌》發表了一篇論文

“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的冠狀病毒 和 蝙蝠起源的像SARS那樣的冠狀病毒之間受體使用上的差異“

”Difference in Receptor Usage between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Coronavirus and SARS-Like Coronavirus of Bat Origin“   in Journal of Virology, 2008.

本來这些從野蝙蝠(馬蹄蝙蝠)提取出來的冠狀病毒並不能進入人體,可是在這項研究中他们改變了馬蹄蝙蝠冠狀病毒的刺突蛋白(S蛋白),使到改变后的嵌合S獲得从人的ACE2(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進入人类細胞的能力。

換言之他们研究怎樣使天然的,不能進入人體的病毒獲得進入人體的能力。

可能這裏有正當的學術理由去作這種研究。這種病毒大概也和 covid19 沒有密切關連,否則行內人就应该吹哨子了 。但這種研究實際上是非常危險的, 因為有可能会製造出新的致命病毒 。

下面是這篇文章的摘要:

https://jvi.asm.org/content/82/4/1899.short
mtw1994ja 五毛亂華
20年來不只2次大瘟疫

不過中國出現了2次倒是真

你要知道以前中國就有很多"人"瘟

怎麼沒人知道?  參考一下woo flu爆發初期, 直接關起來, 隔離, 等他死去

以前消息不流通你只能從長輩得知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SK1730 / Z25982 / Y7080 +,Z26038+
據說西班牙大流感也是起源於支那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幽灵的本质是恶魔DNA,  进化,变异,突变,。。。
幽灵的本质是恶魔DNA,  进化,变异,突变,。。。
幽灵的本质是恶魔DNA,  进化,变异,突变,。。。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中国是汉族民族主义反人类法西斯国家,必然遭到比当年德国日本苏联更悲惨的结局!狗娘养的汉族民族主义有你们哭天喊地的时候!Они не люди.У них нету культуры и человечности.Это самый низкий народ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15
  • 浏览: 3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