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人真的听过蔡霞的音频?

今天看到蔡霞被开除党籍,为她感到开心。不过很多人说她没水平,我心里就呵呵了,心想多少人真的听过她的音频?

她说的“刨根”的问题、共产党变成了政治僵尸、中国改革的问题……比品葱大部分用户水平都高多了。提醒一下,各位对中国和共产党的看法是建立在过去既定历史上的,如果蔡霞说的思想上的刨根早早发生(“什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都是胡扯,语言不通逻辑混乱”),中国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没听过的朋友赶紧去 Youtube 听一下。值得反复听几遍。
electron8964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 今安在?
我们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么一个地步,可以讲两个大的问题上,从根上铇起,一个就是我们这个体制,一个就是我们这个理论,那么从体制这个角度讲,老师早就讲过这么一句话,毛泽东用来搞文革的体制,邓小平拿来搞改革,改革开放以后,市场经济作为一种技术性的操纵手段,我们拿过来用了,很快的就把经济搞上去了,但是,那些就是我们讲市场经济,从每一层要素,商品市场涉及到要素市场的这些改革至今没有真正的往前推进。所以你那个商品市场,就不可能真正是一个真正商品市场经济,总是被别人操纵价格,总是被别人垄断资源,是吧?因为你的那个要素市场不改革,那么为什么他还是跟权力有关系,所以我们这个体制,这个问题没有解决,那么因此体制走到今天这一步,产生这么个人,或者说高层一步出这么个东西来,坐到大位置上去,那也是说明什么,这个体制本身已经是没有出路了,改他没有用,就是改是没有用了,这个体制从根本上讲必须要抛弃掉它,所以我们讲的改革就不再是一个设计的框架体制,然后你在做,这是我第一条,有人会这么认为啊,这么说这个体制要抛弃掉它,那么我们要闹革命去呀?不是那么回事。所以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就是我们这个理论,从根本上是出了问题的,且不说当初中国共产党接受的那个马克思列宁主义对不对,这个划分先不说,实际上这个理论上很多东西是要铇根的,就说我们那个就是4000人大会的时候,如果那个时候,邓小平不阻挡党内来反思文革,不仅从政事上否定,而且从理论上根本抛弃,那么不至于到现在还在为文革翻案,因为政治这个东西是时过境迁,可以翻过来倒过去的,但是如果你在理论上把他的根铇掉,他的思想基础彻底的,或者说是重重的摧垮了,那么他想翻回那个文革的东西它就非常难,因此我觉得我们在改革开放以后,这两个最根本的问题没解决,一个就是体制,一个就是理论,所以走到现在,怎么办?我个人的看法,如果要讲情况的话,从修宪开始,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个党,事实上已经是一个“政治僵尸”,明摆着那个修宪从党内起首,他就是不合法的,它绑架了18届三中全会,他在三中全会前两天,抢着抛出这个取消任期制的这个说法,迫使三中全会跟咽狗死一样的咽下去,那么你三中全会那么多中央委员,居然没有一个人敢在三中全会上把这问题提出来,所以这个党本身已经是一个“政治僵尸”,而一个人,一个主要领导可以凭着他的这种掌握了刀靶子、枪杆子,然后又捏住了体制本身,党内的一个就是官员本身的贪腐,第二个党内没有任何人权和法治保障党员干部的权力,这两条被捏在手里边,所以这个9000万党员成了奴隶和个人使用的工具,他需要的时候,说党怎么着,不需要的时候,你这个党员干部不是党员干部了,他想把你弄到哪里去就成为一个贪腐分子,你就看看吧,我们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吧,党内的那些个领导干部被国家监察委员会处理的人,我不说这些处理的人本身有没有问题,我觉得没有问题也会弄出点问题来,更何况这个体制本身已经死了很多人,不干净了,但问题是,你定的那些个罪名,也得到国家法律上查查,也得到党纪上去看看,哪些属于违纪,你只用违纪去处置他,哪些属于国家法律定了的,是刑法上有这个罪名的可以捏他,我们现在什么不支持实体经济,就成了罪名,然后这个妄议中央就成了个罪名,对党不老实,这也叫罪名?哪里还有一点法治的味道,政党哪里还有一点政党的感觉,完全成了一个黑帮老大,想怎么处置手底下的奴才,他就这么处置,所以我说这个党已经是个“政治僵尸”了。

目前这个状况,谁想出来挽救这个危局都不可能,何况他要一条大道走到黑,谁说话都不行,其实我想过这个问题,最开始他上来的时候,是明里暗里的想弄点个人崇拜提高自己的威信,提不上来啊,可能还记得吧,16年的5月份,人大会堂的那个演出,你带头去抵制了,结果那个事情闹得很大,那场演出就此罢休了。7月份你看吧,16年的11月份出了个什么呢?把妄议中央放进了18届六中全会的党纪里边,然后四个意识什么看齐意识之类的东西,放到了政治正确的必须要说的官话。我们现在讲叫标准配置,什么四个自信,四个意识,两个维护,尤其这个两个维护,全党围着一个人转这叫政党吗?早就不是政党啦。他就是一个黑帮老大,手里捏着的一个工具而已,党成了“政治僵尸”,你现在谁能出来、谁能改变它都不可能,如果说有可能换人,这是第一步,我觉得当然最好的是换人,这当务之急,我觉得换人这是第一条。但是你可以看到他现在在干什么,他现在手里捏着刀靶子,他把军队捏在手里,他把政法委、警察捏在手里,他对所有人都可以用高科技监视,谁能够出来说我们来解决问题,不可能。你就开个中央常委会,我们讲少数服从多数嘛,有吗,没有。只有我现在这个状况就说如果有这个常委会最后来个集体决议,少数服从多数,你这个干得不行,不能把一个国家、一个党因为个人重大的问题,而拖到了死胡同里边去,让9千万党员、14亿人民给你陪葬,这是不可以的,那么如果说,我们中央的政府局常委的这些人,对党但凡还有点责任心,但凡对这个国家对民族还有点责任性,我觉得这个七个常委是应该开会做决议的,换人吧,只要你换了人,外部的环境开始松了,因为这就是个标志告诉外面,我们要转向了,只要这个人在台上,外部的环境只有越来越紧张是不可能缓的,不可以给我们缓和的,而你换了人外部环境就可以缓和,因为你做了个不说话别人都知道你有可能转向,这是我觉得最好的事。那么其他的这些常委,有哪个对党对人民的这个责任心吗?没有。现在这帮人连政客都不。我觉得他们就完全就是一个人的手下的奴才上来的,那么当然我这么一说的话,可能会把什么汪洋之类的人打到那边李克强,是吧。其实他们也是很不容易,在各自的位置上很努力的在做些工作缓和危局。这个我们其实都看到了。那么这个党,我觉得现在的老人也好,现在这个党的常委也好,能不能再有一次为了这个国家人民奋起,做个少数服从多数的这么个决议,请这个人下去体面的去二线养老去,不要再去干预,这个党有可能挑头,如果这个人不下去,这个党没有机会。

如果说有可能换人,那么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往前做,而是要停止那些东西不要往前做,比如动不动删微信、以言治罪,这些东西可以停止。比如动不动把民营企业家抓进去。抓任志强不算,比如阿拉善的两个领导人抓进去了,前两天钱小兰都被他们弄进去了,凭什么他这么做,你抓一个人容易,但是你吓跑了一大批企业家,所以你现在看到中国的民企很少人能说挣到钱了,大家考虑身家性命重要,能跑的全跑了,资金能走的全走了,有钱的走了,有本事的全走了,还能剥夺老百姓利益的高层权贵留在这,喝民企民脂民膏,还有就是永远也走不去的相当大批的贫困的人群,这两部分还在这,能走的全走了,那么这个国家还有希望?

没有希望,所以说换了人之后就停止,不是要做什么,下来就是停止,拨乱反正,这步必须要做,象当初文革一样,重新来整理,必须从根上理论上抛弃,什么新时代,什么新时代社会主义,那个胡扯,逻辑混乱,语言不通的东西,居然拿来当做宗教一样来让全党来学。

一个这么大的政党,拿这个东西来欺骗九千人,还有绑架14亿人,让全世界来笑话中国人民。这是一个政党已经走到穷途末路。我觉的要拨乱反正。

如果能走自己的路,下来的事情是好办的,我们还得相信这个体制绝大多数党员干部心里是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不对,现在是都被裹挟着走,不能不这么干,我现在想这个党的政治僵尸,现在老说规定动作,自选动作,没人敢搞自选动作,就是因为那个看齐意识,绝对忠诚,让所有的党员干部不敢根据实际情况来做,找个名目就说你不忠诚,这就活活把一个党,一个国家弄死掉。所以一旦让这个人体面下去,拨乱反正,没有阻力。毛那时要思想拐弯,现在不需要,都明白。

现在社会,也不能指望,他已经把整个社会打成象散沙一样,他把所有公民社会秩序全部打散,用警察式暴力、监控人民,这个社会本身已经不行了。现在这个社会状态上来的人一定是混世魔王。所以就看这个党内的人有没有这个能力自我挽救、自我救赎一把呀!

所谓抛弃体制,中国要所谓要改革往前走的话,仍然要希望在这个体制内的中高层来,或者我们党内,因为社会的底层也是不能指望的。

因为实际上中国社会不是没有活力的,不是没有生机的,没有人才的,现在摧残思想、摧残人才,这个威胁解除了,我相信大家都会起来。要相信这个民族他是有生机的,但现在是一个人挡住了全国、全党。

如果不解决这个人,就等看这个体制自由落体吧。然后重头开始。很大可能是这样。

我个人认为是到今年年底,到明年的上半年,经济会动到企业,到那时再看,看这个国家是啥样的,现在要看外部施加压力,还能扛一阵子,钱还没糟塌光,等钱都糟塌光,扛不住了,使国内的矛盾四起的时候,那时再看。我们这一代人,活着的时候,五年之内,我们还能看到中国经历一次大乱世,有人说乱世出枭雄,然后重新来



给个全文,看起来快点
匀近平 我觉得对任何一个政府或国家陷入崇拜都是一件很傻逼的事
现在的反共魔怔人一提到改良派就是冷嘲热讽,群起攻之,巴不得维尼带领全中国开进沟里,大家一起埋葬。这话当气话说说可以,真这么想就是魔怔了。
改良还是革命,关键问题在于这个党内大部分是好人还是坏人。共产党现在变成政治僵尸,隐含之意就是大部分人是由于制度原因身不由己。至于多大比例上是好人,见仁见智吧。以我对中国人的认知,我是谨慎乐观的。如果能藉由换人达到制度上的更新和理论上的进步,让这个体制回复到为人民利益和国家利益努力的方向上,我也是可以接受的。
我比较认同蔡霞教授的一点是,把矛头对准习近平。换掉他,让他体面下台,是一个损失最小的策略,也是一个比较现实的策略。(彭胖之前的讨匪檄文我觉得一个失策也在于,应该把矛头对准习近平,而不是整个CCP)。制度和理论的问题,换掉他以后自然可能有改变的机会。
顺带一提,我觉得习近平可能已经在“体面下台”的过程当中了:最近他曝光率下降,在各媒体上形象不佳,官方冲塔也屡屡发生,这里有多少是在为2022权力交接做准备也未可而知。
很早就听了,就是体制内的改良派嘛,看不惯习近平独裁和左转,但是人家的出发点还是要维护党的统治地位的,可没说要实现民主宪政。类比清末的话,连立宪派都勉强,大抵是洋务派不爽守旧派。我们这些革命党,对她的遭遇报以同情,但是道不同,希望蔡霞女士从此事件后觉醒,加入反共阵营。
KingSager 自由不死,暴政必亡
听过,而且听得出来,蔡教授的拳拳爱党之心,令人动容(呕),说是比干劝诫纣王,也不过如此了
可见维尼真是心胸狭窄,连这种批评都无法容忍
萨格尔王爱喷粪 一突开呀、溅得我满脸喷粪啊满脸是粪
不同意上面葱油说的她是保党派,第一时间就听了,很明显这家伙被习近平从改良派逼成推墙派了,视频一开始就说了,这个体制走到今天这一步,说明已经没有出路了。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第一时间就听了,确实觉得水平一般,和大部分葱友差不多。

并不是骂了共产党,骂了习近平,让大家痛快了,就是水平高。
中共目前的马列主义只是外在标签,其包裹的是维护其极权统治的内核,蔡同样可以替换成自由主义的内核。
蔡的发言一是要习退位,二是彻底抛弃旧的体制框架,主旨是要换开明派上台进行体制改革。蔡的发言显然不是要走江胡的老路,由于其党校执教经历,或者是出于对党内人员的文宣需要,所以她录音更像是体制内的话语体系,另外想说服一个集团裂变,需要相当的技巧,全盘否定整个集团里成员,只会让对方更加抱团成铁板一块,而要给对方体面的台阶和转向理由。相比任何一篇呼吁政改的文章,蔡的录音更具针对性和煽动性,将中国社会和党内的危机相结合,把这些源头直指习,预警未来习继续执政可能导致的灾难性后果。
自上而下的改革的这条路是否走得通,由于中共的政治黑箱我们看不清,无法评估成功概率有多大,但我们不能以胡赵改良派的曾经失败,彻底否定这种改革的可能性,或者彻底排斥改良派,毕竟国外自上而下的改革案例并不鲜见,就算是前政府彻底倒台变天,也往往离不开政军界中开明改良派倒向支持民众的功劳。美国当局也明确表达了希望有这种可能,这种变革从各方面来说社会成本较低且稳妥,其目前不断的施压也有倒逼中共实际改变的意图。
品葱里的一些人,热衷谈一些空泛的理论假说,什么不要改良派,要改就要全彻底,什么先分裂再民主,先文化改造之类的......在他们简单大脑里,大陆的政界就像一款策略游戏,能随意让他们来选择和发展勾划。如果你确实有能威慑中共的军队或政治力量,那你完全有理由去实现你的理想化目标,如果什么资本都没有,还是洗洗睡在床上做梦比较好。
hkfool 從來職業無分貴賤,黑警POPO有委任證會捉賊唔會蒙面, 佢地係政權私人 ARMY 唔係警察, 終於有證人證明差佬輪姦。。。如果我提的问题和写的故事能够让一两个人重新思考片刻,我已经要感谢品葱...我需要冬眠了。
赞是要赞的,听一下就可以了。 不割席。
但是,听多了就会变成共产黨, 改良派而已。

补充一下, 反贼是个高风险的职业,兼职也一样高风险。 自己长脑去思考, 这同时是个吃脑的职业。  一些网评甚至所谓 KOL 说她出身不对, 你自己去想这些问题是不是这样: 中共最讲出身。 江湖儿女讲出身的吗?

你怎么知道那些说奇怪话的人不是中共水军卧底? 你自己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所以说抗争者最后都是孤独者, 你只有对自己负责, 没有谁能为你负责, 最后只有一个为你负责的是上帝。 这个时候也许你可以知道上帝为什么送70亿人来地球, 就是怕你孤独啊!

而中共就不同, 组织真的为你负责, 负全责。 这也正是它们必败的原因之一。
飞天狐狸王 十二月党人是俄罗斯最后的良心
蔡霞根本就不是什么改良派,蔡霞是地地道道的洋务派,她反的是守旧派,但她更反改良派和民主党派。她这种人上台的下场就是六四重演,寄希望于这种党校老师无异于与虎谋虎鞭

再说共党改良派就那么好吗?远有俄罗斯叶利钦炮轰议会大楼,近有白俄罗斯无限连任,不老老实实的搞民主政治,天天寄希望于所谓的改良派就是等死
天地反復照清明 來自台灣,希望世界和平
我記得好像在六月分的品蔥就討論過蔡霞的錄音。

蔡霞是馬曉力的好友,馬曉力是齊橋橋的好友,齊橋橋是齊包子的親姐。包子動蔡霞,表示包子已經到了連家人的情面也不顧的地步了

我看有蔥友說蔡霞是無名小卒,這不對。蔡霞是前黨校教授,無名小卒能給未來官員上課?在其他國家或許可以,但在中共國不行。

蔡霞外祖父是跟著共產黨造反的,她的父親、蔡霞自己都曾是共產黨人,「血統純正」的很。

包子現在已經是殺到瘋狂,也不顧姐弟情分了,表示朝廷內部一定有事。
dignity a being worthy of human dignity
蔡霞是保党救党的。其实她真正是党的人,是所谓“党的好女儿”。

今天看了一篇她回忆怀念她父亲的文章,说到她写文章时(当然是党理论的文章)她爸帮她查马列毛著作里的引文出处,她把马列称为“老祖宗”。马列是她的祖宗,可见她心里自认不但是党的人,还是党的嫡系子孙。

包连这种跟他一个祖宗的正宗八旗子弟都不认了,只要批评他就开除出去,退休待遇取消,说明包已经把自己等同于党。包即党,党即包,而蔡霞反对的正是这一点。
听了两遍。 讲得很清楚明白。 感觉中共离灭亡不远了。
走到今天这一步,说明已经没有出路了。


意思是倒回去几年前的情况就有出路
我以前觉得习不至于这么傻,就算他傻总还有几个臭皮匠帮一下,泱泱大国还没几个人才么
现在发现,那就是真的智商低,底下的人就知道溜须拍马顺皇上心意来,聪明人也装傻
渐渐的自我膨胀的厉害
我看了一下,这个教授的言论,其实大致方向上还真的有可取之处的。
nehmen science go
品葱对蔡的点评还是耳目一新的。蔡在广大对中共不满的人群中声望还是挺高的。在草榴上对她的褒奖挺多的。既然她不是真正的反贼,这种人还是必须时刻提防的。
cking 于无声处听惊雷
听过了,完全是党内的意见,对加速可是大大的不利。现在的结局应该是最好的。
祖国之光 灰名单
听过蔡霞以前的公开讲座就知道了,这个人鼓吹三权分立,鼓吹中共要和反对党竞争搞多党制,鼓吹西班牙渐进式民主化。
望N負E 革命吾醉,造反有醴!
“保持黨的領導地位”和所謂“中國實行憲政民主”,並非百分百絕對無法相容的——這話很多人肯定不愛聽,沒關係,中國自古以來歷史進程,往往出乎意料。

三公一母當年那麼大的權柄,老毛屍骨未寒,快速被打倒。誰相信習近平本人、他的方針路線真正堅不可摧?“禍”起於蕭牆之內,大家都不傻,都懂。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我聽了一點,還行,還行。
他拿到榮譽證書了,羨慕她!

我想讓慶豐帝發我一張開除國籍的榮譽證書,唉難!
聽過了
她不是沒水平
她是站在救黨的立場上抨擊習包子
畢竟紅二代出身
黨她也有股份
按她的設想頂多走回鄧小平改革開放路線
但共產黨其實從根子裡面就是邪惡的
而且絕對堅持體制中黨大於一切
這樣把習近平搞下去
還有下一個趙近平李近平
中國還是會陷入災難
只對勸說類似她立場的人可能有點用
歷史沒有如果
加速才是最好的結果
同人志 b站萌二
第二点就是我们这个理论从根本上出了问题。且不说当初中国共产党接受的那个马克思列宁主义对不对,这个话都先不说。实际上这个理论上的很多东西是要刨根的。就说我们那个4000人大会的时候,如果那个时候,就是说,邓小平不阻挡党内来反思文革,不仅从政治上否定而且从理论上根本抛弃那个,那么不至于到现在还在这儿为文革翻案。

 虽然说得比较委婉了点,但是那句“且不说当初中国共产党接受的那个马克思列宁主义对不对”显然就是负面态度多一些。
我觉得蛮一般的,无非就是反贼那套“共产党根子里就是烂”的长篇大论版


不管怎么说,一个党校教授变成党的敌人且被公开点草还是蛮戏剧性的嘛
最近她的那个讲话也不说党内良心派这种似乎给党留点余地的话术了,而是直接把共产党说成“黑帮一样的政党”,以后也是走到中共的反面了
八旗子弟,视野稍微开阔一点,但说到底还是殚心竭虑地要保住红色江山。
红色鳖匪 狗熊维尼
党内这种人越多我是支持的 可惜屁用没有 墙内不会有人听到他们的声音的
漢室不可興復 漢室不可興復曹操不可卒除
批评习近平是入木三分一针见血,批评共产党就成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洋务派。她要是国家领导人,可能中国会相对在经济、文化上面比较开放,但是放心,她一样会搞六四。有可能她在六四上不会大屠杀,但是她至少会叫一群武警把学生都揍一顿逮捕起来。她,说到底还是共产党的赵家人,只不过是个不受现在政治倾向所青睐的改革派而已。

她,就像清朝末期那些一品二品大元们,道德水准、文化水平、视野思维全都在线,但是仍然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即这些大元不过是高配版本的喊着灭洋扶清的义和团们。
Exooooodus 新注册用户
党内不管好人坏人都是舍不得这个集权的形态的 不然当年64赵紫阳就不会这么晚去天安门最后还走了。

西方国家虽然表现的民主 但是最终还是精英治国为本 不会跑出来一个像习近平这么弱智的人 就算有也早就被推下去了
我沒聽過她的視頻,但看過她的視頻逐字稿。

雖然已經有點忘記內容了,但是就印象而言我覺得沒有到耳目一新的地步吧?
我不仅听了,而且我还一句一句打出来了
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
我倒是想听,在YTB上找了只有各种夸张媒体,各种废话,赢是没听到她的录音
油泼鸡 维尼the泼
党校蔡霞们研究的是如何拼凑混淆概念,颠倒是非黑白的理论。一个黑社会邪教组织,逆淘汰的,能割一天韭菜算一天的贪腐机器,硬是要论证自身如何伟光正,编造历史,为罪恶统治找依据。所以蔡霞们总是陷入爱党就是要毁党,保党就是背叛教义的悖论中。这些叫兽还不如阳奉阴违的两面人,或知行合一的维尼来的真实。维尼只是加速,党迟早要亡的,蔡霞希望一切来的迟点,并保住自己形象,最大化自身利益。她一直在可怜自己,却非要拉上14亿人,好处占尽还要装的同病相怜,套路真的很精甚呢。
要求真高體制內的平均水平之低下又不是不知道。好歹說了幾句真話。誰不知道現在改良無用但比起腦殘粉紅還是可以點個讚啥的雖然也改變不了啥。
已隐藏
MonkeyMagic 当你绝望了,我便是你最后的希望。
怎么说呢……虽然蔡挨了赵家铁拳,令人哭笑不得,但她的这种精神是令我感到敬佩的
刚刚爆出来的时候,就去听了。
也看到过论坛里讨论这个录音
sager_wong 萨格尔王
1,此前她的录音也是被别人泄露出来的,不是她本人意愿;
2,如果没有取消她的养老金,她是不会发声的,还会继续岁月静好;
3,她再美国,现在好得很。

所以,她只能算是一个被铁拳的党内人士而已,没有什么好佩服的。
muhammad 反攻大陸 統一地球 殖民外星 征服宇宙
就修正主義啊,有什麽高不高的,支彘都是無恥小人,沒膽量修正,時間長也沒人説這個了。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语言只是信息承载工具,用于信息交流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194225
汉语主要问题是:体制削弱了信息承载量,弱化了交流功能

单纯从语言学来说,英语不如韩语设计得严谨。比如:韩语可以做到见字就能读,而且读音是唯一的。英语很多发音依然是遵循习惯的。比如coupon('kuːpɒn]Q-pon), San Jose(jose读[həʊˈzeɪ],西班牙语。), VS(读['vɝsəs],来自于拉丁文,不是就读“V""S"两个字母)

但是这些都不影响英文今天是世界上说的人最多,流传度最广,信息承载量最大的语言。

========================================
专制有一个很大的特色,就是:要阻滞信息的流动。
从信息管理角度讲,统治者就是要人为制造信息不对称。最好就是自己知道一切,但是其他人都不能知道。

所以古代中国几乎所有专制律法,都是相仿设法实现阻碍民间信息的交流,只保留自下而上的信息通道。
比如户籍制度,就是不让人离开土地,这样它们携带的信息就无法传播开。再比如重农抑商,因为商人自己会携带大量信息,有利于信息传播。还有就是道路收费,古代官道都会设置层层关卡收费,也是为了把人民禁锢住,防止信息的流动。

今天的中国依然如此,所有我们感觉不合理的政策,本质上都是因为它们是从阻碍信息流动角度设计的。

民主制度最大的优势,就是信息流动性比专制政府大得多。民主社会,也会去阻止一些有害信息流动,比如儿童色情信息等等,但是政府几乎不会去阻碍民众进行正常的信息交换。

信息交换的背后,是人类思想的碰撞,这也是为什么:民主制度有着专制无可比拟的创造力。
如果分开市场,各自封闭发展,那么民主国家的科技很快就能吊打专制国家。历史上已经无数次证明过这一点。

回到汉语上,汉语本身的工具性,其实还算可以。它有自成体系的诗词歌赋,也有复杂文艺作品,法律文书。在古代大家都是专制的时候,它的信息承载量和其他国家差不多。只不过它体量较大,显得信息更多。因此看起来比较先进。

但是到了现代,由于民主制度无可比拟的信息流动优越性,汉语承载的信息越来越少。中共专制制度确立后,依然遵循了信息封闭控制原则,到了文革刚结束的时候,人民的思想几乎是荒漠。当时刚刚恢复高考,很多人连学习资料都不知道去哪里找。

后来改革开放,开始大量翻译外国信息,才使得汉语承担的信息量重新恢复了一些,直到今天。
然而今天来看,中文信息承载量依然受制于体制,一个直观比较就是wiki词条数目:
https://www.wikipedia.org/
中文词条比日文还要少,只有法语的一半,英文的1/5的。

而另一方面,专制也使用了很多大量无效信息,去污染整个社会的信息环境:

张维迎:中国语言腐败前所未有 中文已失去交流功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_eHivAe9jk

这使得,官方中文的交流信息功能非常低效,我们看中共官员报告,经常不知所云,昏昏欲睡,很简单的事情一定要长篇大论,避重就轻,甚至正话反说。每次领导下命令,都十分不明确,要下面人拼命揣摩上意。

这和民主政府的文书形成极度反差。比如美国政府从来不会下达什么"XXX精神”,它通知下级做什么,一定是一个可以操作的具体指令。

所以,我对于汉语的前途的确有一丝担忧。语言是一种信息承担工具,用于人们的交流,但是如果语言的交流功能丧失,那么汉语的前途的确不妙。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休息一会儿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21
  • 浏览: 10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