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会“崇洋媚外”?

其实我想问的是:西方文明到底比中华文明高明在哪里?他们到底能不能拯救全世界?
~~~~~~
我们很多反贼都会觉得中国这个不好那个不好。所以才出现了逆向的民族主义,认为我们汉族,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扪心自问,当我们所说到的汉族的这些特点的时候,你确定其他民族是没有经历过的吗?比如专制的残忍,在法兰西民族身上,就没有过吗?法国大革命那会的恐怖气氛呢,就差到哪里去吗?
我想很多时候我们是因为对我们自己的毛病了解得太深了,所以会很不满。但是我们对老外的了解呢?(我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例子:我对中国,真的是很失望透顶。但是我不知道西洋又能因此拯救多少)
可爱猴猴 We feel free when we escape - even if it be but from the frying pan to the fire.
好嘛,那大家都在青铜器时代杀过人,建议别搞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平等和现代文明了,欧美谁没杀过人?

为什么说汉文化低劣?

因为在人家已经踏出进步的步伐时,汉文化的拥趸还在文化自信,和维尼的五不答应遥相呼应。

因为在人家已经践行平等的思潮时,汉文化的后裔还在批左爱右,和腊肉的迫害知青如出一辙。

当人家终于跨越了几千年的愚昧无知,大幅的改善了生活并且领悟到不要崇拜奇怪的巫术、阳具、肤色或者好运时,

汉文化的信徒正在上网问别人“有没有不那么白左的学校”,把中药像消毒水一样打进静脉里,一边对旁边的朋友口嗨说女拳黑人就该去死,“绞肉机化粪池警告”,

隔天上班996照样对老板鞠躬哈腰,拼命催眠自己忽视客观环境,觉得自己过得惨是不努力,其他人也必是不努力——

这都是正在发生的事情,尽管它们不会总是全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但它们都会发生,都会在2020年的现代发生。

这些都全不需要和题主一样,翻墙出来用维基百科往前几百年才终于能够找到黑料。

同样的败类行为,比如仇恨犯罪——就像是红谷滩杀人案,或者哈瑙枪击案一样的案件——在西方得到的应该首先是挞伐而非幸灾乐祸,

在汉文化里,我不认为在案发当初首日的新闻评论里刷出来的“女拳该死”一类评论还需要上维基百科找上半天“历史资料”才能证明。

“崇洋媚外”崇的是现代西方,媚的是现代文明,而不是几百年前的愚痴盲目。

拿2020年的东西才终于能够和1789年的人比一比优越感,听起来就像是智人回到寒武纪和三叶虫炫耀自己能够生火,“不比牠们差”、“牠们又多强,寒武纪时还不是不能生火?”一样。

题主觉得中华文化没有救了,又对西方文明抱持怀疑。

我能说的只有,西方文明已经踏出了进步的路,而且它将会继续进步——我们终能看到这条路的尽头,昂首阔步,而不必如东方的文明那样永无止尽的蹒跚学步。

当然,如果我实在是伤到了汉文化至上主义者的心——在此非指涉题主,但品葱论坛这样的用户不少——好嘛,我懒得讽刺,但至少别浪费您们的10葱来换我的3葱,那可不太划算。
一顾功成 慎行之
人類總是嚮往更加文明的社會。
舉例來說,你是古代中國的子民,你願意到拿人作為活祭品的國家生活嗎?那些野蠻文明學習中原王朝的相對先進,文明開化的制度,算不算你所謂的「崇洋媚外」呢?

現在中國學習相對文明開化,成熟的制度,和滿人,蒙古人學習中華文明,中原制度的動機是相同的。

再給你一個例子好好想一下,亞洲最文明開化,最發達的國家是日本;本國傳統保護最好,輻射全球的也是日本;最「崇洋媚外」的,還是日本。這說明什麼?說明學習一個先進文明的制度,並不意味著毀滅一個民族。所以中國人是固步自封,還是變革前進?

最後再強調:中國政府最需要學習的是制度(例如,民主,法治等),即解決問題的方法。

以防萬一,提前聲明,我回文,既非吵架亦非辯論,只是作為思想交流,僅此而已。
另外,如果要討論一個問題,首先要了解所涉及的種種名詞的真正含義,如果彼此有一方對於某詞含義不甚了解,或根本錯誤,那麼這些討論從根本上講是毫無意義。
陶傑說得好,不是崇洋,是崇優
別人也確實殘忍過,有毛病過
但就是因為這樣,你把他們的東西搬過來,就不用重新發明輪子啦
他們的制度確實也有問題,因為這類東西的改進是永無止境的

不想照搬可以
但你不照搬又摸石頭過河,中間不知道多少國民跌到水裡淹死
然而現在中國那一套其實是一大半也是搬來的,專制而殘害國民的
根本就是蘇聯體制跟中國封建官僚體制的縫合怪
現在共產信仰崩塌,填上民族主義意識形態而已
各種想法做法其實中國古代封建王朝試過了,蘇聯試過了,納粹跟大日本帝國都試過了
你覺得你就會成功?
古時候講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是因為大家都有儒家或各種中國傳統思想的信仰
現在沒什麼真正信仰了,不拿別人的好制度來用,難道是為了面子嗎?

法國是歐陸最中央集權官僚制講求統一的國家,所以預演了很多中國會發生的事
至少人家花幾百年掙扎著走過來了
反反覆覆,不斷嘗試,不斷反省,終於進步到一個真正穩定狀態
現在明白讓你看人心所向,能夠避免治亂循環的制度是怎麼樣的
你還是要走老路,那就只能等著看有一天再有大批生命財產毀滅,生靈塗炭,民不聊生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我们很多反贼都会觉得中国这个不好那个不好。所以才出现了逆向的民族主义,认为我们汉族,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扪心自问,当我们所说到的汉族的这些特点的时候,你确定其他民族是没有经历过的吗?比如专制的残忍,在法兰西民族身上,就没有过吗?法国大革命那会的恐怖气氛呢,就差到哪里去吗?
我想很多时候我们是因为对我们自己的毛病了解得太深了,所以会很不满。但是我们对老外的了解呢?(我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例子:我对中国,真的是很失望透顶。但是我不知道西洋又能因此拯救多少)


這就是 #沒有洋人你什麼也不是學 (๑◔‿◔๑)
沒有萬惡的帝國主義,窪地小黃人今天還在泥巴裏打滾,連白米飯都吃不上,遑論互聯網談治國理政
沒有洋鬼子的化肥,小黃人到今天都還在吃觀音土
沒有洋鬼子的電話,小黃人到今天都還在飛鴿傳書
沒有洋鬼子的引擎,小黃人到今天都還在趕牛車
沒有洋鬼子的水泥,小黃人到今天都還在住窯洞
沒有洋鬼子的姨喵,小黃人今天平均壽命不會超過五十歲

不過沒關係,脫鉤排華以後一切都恢復原樣了,小黃人可以繼續安心地住窯洞、趕牛車、吃觀音土了


@Liuzhongjing
吃瓜群眾經常以為,自己的好日子都是自己的本事掙來的,其實這種想法就是不忠不義,辜負了秩序輸出者的恩德。蘇聯如果佔領日本,日本婦女也是這個下場。巴蜀利亞的一千多萬死者,是皇家海軍撤出揚子江留下的孤兒。二二八事件,是台灣人民失去日本保護的結果。

如果美國撤出台灣,台灣人民就會落到東突厥人民同樣的下場。溫和派中國人全都跟美國有君臣之義,卻選擇了亂臣賊子的路線,可以預見他們或他們的子孫,定將落到張獻忠時代菜人的下場。民族發明的本質就是附庸理應為主君前驅,用血購買升級為盟友的資格,在最壞的情況下,至少也要斷絕認賊作父的可能。


共產主義者與食人族

愛沙尼亞人和烏克蘭人覺得跟斯大林同志比,希特勒已經很仁慈。諸夏各民族有更多的理由認為,跟中國侵略者比起來,蘇聯非常文明。中國人不僅是全世界最大最古老的食人族,而且是全世界唯一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食人族。阿兹特克人虽然在前一方面跟中国人并驾齐驱,在后一方面却大大落伍。

可以想像,以斯大林的組織能力和控制能力,如果系統地開發人肉食品,紅軍的糧食問題不難解決。然而即使在列寧時代,布爾什維克至多就是槍斃農民,搶光種子糧而已。共產國際對資產階級的主要優勢,就是擅長打破底線,但他們都想不到利用人肉。毛澤東就能想到死人是件好事,可以科學利用,提供寶貴的肥料。如果他能擺脫蘇聯的約束,又具有跟蘇聯效率相同的組織力量,肯定會像劉福通和朱元璋一樣系統開發人肉,而且把效率提高到現代工業水準的。

歐洲的地板高於俄羅斯的天花板,俄羅斯的地板高於中國的天花板。這個基本前提不確定,讨论什麼都是扯淡。

low方接觸高級文明,怎麼處理都是單方面佔便宜。富人不會為了垃圾箱里的殘羹剩飯,跟乞丐大打出手。乞丐跟自己的階級兄弟打架,才有可能吃虧;跟富人打架,無論如何都是佔便宜。所以共產國際侵略波蘭,是波蘭人吃虧;入侵中國,卻變成蘇聯人吃虧。

波蘭人急於擺脫共產主義,是為了提升自己。中國人不急于擺脫共產主義,是因為共產主義並不比食人族low。

滿洲利亞民族和諸夏各民族如果僅僅滿足於反對共產主義,繼續跟食人族侵略者糾纏不清,顯然不可能得到更好的命運。

食人族發展科學和經濟,對自己和全人類都沒有好處。朱元璋和張獻忠只知道烤人排。毛澤東從蘇聯學到了化肥的妙用,就增加了一條殺人的理由。林小姐抱怨他的教友失去了器官,其實恰好證明北京在那時還沒有挑戰西方的勇氣。挑戰開始以後,捐獻器官就會變成全民的義務和參加公務員考試的先決條件。同時,科學無神論還會給北京帶來許多外交利益。未來的基辛格很快就會發現,由於基督教保守派的愚昧,美國可供更換的器官為數不多,全世界八成以上的可用器官都掌握在北京手中,僅供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使用。

朱元璋和張獻忠的時代,父母會把未成年的女兒嫁給路過的乞丐,因為這樣一來她就不是處女了,不會落入皇帝和太監的手中。這種智慧在科學時代的升級版大概就是:父母高價購買黑市愛滋病毒,給未成年的兒女注射,這樣一來中國人民的好領導和好朋友就看不上他們的器官了,可以多活十幾年。
fb_china_today https://twitter.com/hashtag/%E5%8F%8D%E4%B8%AD%E5%9B%BD%E6%A2%A6%E6%95%99%E6%9D%90
因为省时省力, 简单的说中国的现代化就是西化. 

普通老百姓没有那个精力去一件事一件事的区别。比如分辨新闻联播那句话是扯淡。

崇洋媚外是个简单有效的办法, 虽然准确率不高, 但是在中国的社会环境下大于50%。远比相信共产党的宣传来的靠谱。

如果有精力充实自己, 自然可以去比较中国和西方看出各自的优劣。那是专业人士的事情。
NZRdlClr5 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討厭的東西是李氏遺傳學
首先是『崇洋媚外』的定義太寬廣
比方說我說『你看法國多好』就有人說『你崇洋媚外,你舔法,法國當初大革命的時候你怎麼不說說?』
但我是說法國現在多好,而且按照話題不同,可能是限定在某個方面。比方說我們正好在聊教育,我就說法國對小孩的文化熏陶方面做得很好(我為了舉例子瞎說的,真相我也不知道)就有的人會說我怎麼不提提法國大革命時期殺了很多文化人
然後是『好的就要崇』
你看我說法國的文化教育好,因為法國這方面的確做得好。我沒說美國好,因為我覺得美國這方面做得很爛(這我也是為了舉例子瞎說的)
所以不是說只要是洋就要崇,只是崇的剛好是洋而已

也只有中共的洗脑材料才会着重描绘法国大革命是如何把人送上断头台的,而不讲法国大革命是如何探索民主自由人权法制的真理的。因此让人觉得原来法国也爆发过类似文革的东西,一提起法国大革命就想起断头台,进而给文革洗白。实际上这两个运动几乎没有一点相似之处。

就算英語圈,也是提到法國大革命就想到斷頭台。甚至有的人可能提到法國就想到大革命和斷頭台
但法國大革命不需要洗白:那是歷史,登場角色都是古人。古人就是野蠻的,那是正常現象
你不會說因為千年前的阿茲特克人還在殺活人祭祀所以美洲人都很野蠻,或者因為直到幾百年前的歐洲人還會因為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就感到名譽受損要決鬥到一方死掉而覺得歐洲人都很野蠻。古人就是野蠻的,古人就應該是野蠻的,未來人看我們也會覺得是野蠻的
但你現在要去學古人的野蠻就是你不對了
历史书读得太少,才会像你这么无知。

不是崇洋媚外,从来就没有崇洋媚外,只有崇尚文明。

一只猴子见识到人类社会的文明后,自发表现出羡慕之情,其他猴子给它扣上“崇洋媚外”的帽子,然后这只猴子开始怀疑自己“难不成我们猴族的传统就不好了么?”“人类之间会相互攻伐,我们猴群部族之间也会相互攻伐,有什么区别呢?”

祝愿你多学习,多读书,吐完狼奶之后,从猴子变为正常人。
molecular Thinker
这个问题,恐怕在中国这片土地上,自1840年以来已经被争论过无数次了。

西方的文明能否拯救人类? 

答案是:不能。但西方文明提供了我们去思索如何实现自我救赎、解救人类苦难的一种途径。没有解答,只有一套方法论,lend a lens. 其他文明也同样思考过这个问题,但由于种种原因,都未能实现突破。

这就是我们现代人思考、生活、抵抗、做出改变的意义。
范松忠 黑名单 我从没什么灌水,泄露个人信息,一直给予观察和黑名单,这次居然又永久且不再撤下之黑单处理,没关系,算了。跟大家道别。这次我不仅跟中共国告别,跟中文也告别了。各位好人珍重。
有什么好不好的呢,其实美国人还喜欢去阿富汗挖油呢,谁都需要出去走动活动活动筋骨。真正憎恨美国国籍的,有几个?都是出去玩玩,最终人家知道哪国才是最好的。

有一个研究日本文化的美国人,加入了日本国籍,89岁才加入的,他当然无所谓,你要是让他加入伊朗国籍、中共国,你看有可能吗?除非脑子进水了。
不然中共憑什麼獨裁?還不就是靠崇洋媚外?

開發中國家直接學習已開發國家的歷史經驗,比自己閉門造車有效率多了。
钢闸门 我发现你们,这一点我感觉得,幸亏我这个人喜欢诗词。你大概用的曹植的这首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其实我觉得现在目前社会风气崇洋媚外才是主流风气,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看看现在有多少英语培训机构?现在大家都觉得谁英语说得好谁牛逼,不会有人认为谁中文好谁牛逼,看看多少人说话中英夹杂就能看出来。原因也很简单,老共越不想让我们接触西方文化,老百姓对西方文化就越是向往,也没啥可怪老百姓的,毕竟人家在自由环境中产生的文化比专制环境下的文化有意思太多了,老共又不想让老百姓接触,那产生反作用是自然现象,这方面老共也管不着,因为崇洋媚外也不构成什么反党罪名对吧,你只要不提自由民主制度,剩下的谁管呢
疯狂伊文庆丰弟 这个维尼太疯狂
说得好听叫见贤思齐,说得自负叫师夷长技,说得难听叫崇洋媚外
巴比伦花园 灰名单 平等,客观,博爱
事实上,崇洋媚外的时代恰恰会是一个国家发展比较稳定,多姿多彩,心态相对平和的年代。

民国第一次全面接触西方文化,家里面家具以用西式的为荣,出国就去欧美日,制度用欧美,造就了一次学术人文迸发期。

90年代末到习近平之前,中国没那么多战狼的时候,我觉得是人民心态最平和的时期,当时还以欧美为榜样,知道自己与先进文明的差距。
麦克 相信正在寻找真相的人,唾弃那些声称已经找到真相的人
对外没有“媚”,只是崇,坑里的崇俄媚共的支猪精们还真好意思这么说,它们对中国共产党和俄罗斯那跪舔洗地的姿势和花样多的能让经验丰富的职业妓女自叹不如。
Acca0429 最後重複一次:不要只滿足於從牆內到牆外的大腦升級。接下來的世界運氣跟實力缺一不可,這點世界”各國”都一樣,適者生存
你為什麼會期望西方文明拯救世界呢?

正題:
有一說,人總是會喜歡自己沒有的東西
我们只是崇尚科学民主文明自由,碰巧这些东西首发大多在国外,然后就“被”崇洋媚外了。
崇優主義 - 陶傑

「崇優」是因應全球一體化的大潮流,一個國際公民的基本價值態度。「優」的定義,首先超越國界:法國、德國、日本、英國、北歐,甚至非洲和中國,文化中有優秀而美好的,都應該學習而吸收。

其實「崇優」不是什麼新鮮事。小孩從小上學,基本的人格教育,包括在中國,幼稚園課本教小孩有禮貌、清潔、守時、誠實,這就是訓練一個小孩崇優。在這條「起跑線」,在理論上,一個華裔兒童和芬蘭、日本、奧地利的兒童,學得的標準,普世都一樣。但是中國的兒童在成長的時候,出於很明顯的種種理由,其四周的成人社會環境十分腐壞。中國兒童成長為「中國人」之後,其人生的道德價值觀,與芬蘭、日本、奧地利的成人社會完全不同。所以本人提倡「崇優」,是希望香港下一代,超越狹隘的國界:「見賢思齊」,做到孟子的理想,而這個「賢」,像你走進百佳和City Super超市,當你看見優秀衛生、能買而且貴的食物,都標註着英國、美國、荷蘭、以色列、澳洲等國旗產地,獨獨沒有中國的五星旗,你不要問我為什麼,你問超級市場的採購經理,或中國的農業部。

所以,本人這個專欄,長期像香港City Super的貨架,有英國貨、法國貨、美國貨、歐洲和日本貨。許多一生活在口腔期的中國人,說我「崇洋」,我雖然內心憐憫他們的無知,但我的時間寶貴,我懶得對這等人解釋。但蘋果的讀者市場不一樣,是有點見識的。

當然,我非常樂意在專欄講一點紅樓夢、宋詞、明代小品的欣賞,還有三四十年代的周璇、阮玲玉,這些也是我的崇優的內容,我很想在貨架上陳列一些中華民國或大清國龍旗標誌的優秀貨品,但不幸當代中國人和香港人又鄙厭這一切,他們在失憶之餘,覺得中國以前美好的事物落後而老土,專欄是要講市場點擊率的,所以只有割愛。

追求優秀的精神人文生活,首先要突破許多愚昧的人樂於時時講的一個字眼,叫做「框架」。
一生都背負着許多「框架」的民族,活得淒涼,他們一聽到「寬鬆」,就欣喜若狂。一個崇優主義者,覺得這種人非常Pathetic,因為他沒有任何「框架」,因為他思想自由。所以,崇優的人,風趣活潑而快樂。
西方对东方的影响就像水从高处向低处流一样是难以避免,如果不能做到全盘西化,就等于任凭统治者在上游筑堤坝被单方面掌握西方先进技术的统治者宰制,这也是为何东方通常象征专制。
150年前,福泽谕吉就得出结论:中国和日本都属于半文明状态,西方社会属于文明状态。日本在二战后彻底抛弃“君权神授”的古老专制政治,步入文明国家的行列,中国则在150年的战乱党争之后,仍然处于蒙昧的专制社会,集2000年皇权专制于一身。

详见原创有声书《什么是文明》
https://youtu.be/luSPop6Kp9M
asdbnm 非活跃用户
崇洋媚外是大家都觉得这东西好

西方文明国家大家都愿意去,你说高明在哪?

现代文明几乎是西方文明建立的,还要怎样拯救世界?
意识形态对立 ? 意识形态对立的两个人 死一个问题就解决了
应该说崇拜的是客观事实吧! 我家里所有东西全是西方的发明创造,大概除了筷子 其他都是西方的智慧产物。
nihilist 反贼是没机会爱国的粉红
这个想法很好,其实推崇日本就是你说的那种意思,东洋跟支那半斤八两,遭遇不同而已,崇东洋就是无聊的。
但西洋真的不一样
男人的各种爱好,音响耳机跑车自行车球拍刀剑钟表等等等等,玩到了极致都是made in 欧美日。
AsAHuman 祈求民主与自由,万世都不朽
崇洋媚外,本身是一个贬义词,首先转换成类似“羡慕、渴望或向往外国生活方式”之类的表述。
为什么有人会羡慕、渴望或向往外国的生活方式?这个问题看上去就是在问:1、为什么有人会有羡慕、渴望或向往的情绪,而不是满足现状呢?2、为什么羡慕、渴望或向往的对象是外国人(所谓洋与外,泛指西方社会),而不是本国人呢?
对于问题一无需回答,问题二则很难回答,我只能结合自己的看法来说,西方的价值观、权利结构都让我羡慕,而这些在中国是不存在的。

价值观方面,中国人普遍不认可普世价值而通常是社会达尔文主义者,提倡做人上人,阶级观念根深蒂固,这就催生了拜金主义、关系社会,人与人之间为了有限资源过度竞争(如越来越激烈的高考、职场加班文化),对上层阿谀奉承,做事不择手段,而从来没有改善资源分配合理性的尝试也即不对客观环境作批判。我个人对于这种靠关系而不靠规则行事的价值观非常反感,而这是老几辈人奉如圭臬的人生至理;大部分中国人轻视法律(事实上法律确实无用),对于公然违背现行法律的行为事例毫无看法甚至于无视(虽然我对于解决问题毫无办法,但是会起码的心生反感,有限发表看法),而对于一些潜规则则战战兢兢;中国人随盲流且功利的太多,在学习期间权且有清北作为目标,到大学时专业没有想法、学习规划没有想法,毕业后工作没有想法、婚姻也没有想法的比比皆是。凡此种种,无不刺激一个渴望身份平等、遵守规则、中庸度日的人的神经。


权利结构方面,对比中美两国司法、立法、行政三权。中国:政党总揽司法、立法、行政三权,军队非国有,有90M(M为百万)人为党内公民,比一般公民更有公民权,不难想象,当党内自成一个社会后,党外社会势必在资源、权利分配上降级,而党内社会除了在本就严苛的中国法律之外还要遵守更为严苛的党规,作为公民之上的公民,所受桎梏如此之多,权利不可能得到伸张,何况更加无权无势的普通公民了(这里让我联想到一九八四里党员和无产者两个阶级,互相不信任而又互相受老大哥剥削,一个奥威尔社会如此接近现实,不免让人唏嘘),凡此种种,劣迹罄竹难书;美国作为三权分立的创始人、行代议民主(有误请谅解),联邦行政由总统以及由其组阁的内阁总揽、地方行政归属地方,司法由最高法院以及各级联邦法院执行,立法由参众两院确定(相比之下,中国的法院有党组织干预,人大更是与公民无关的橡皮图章,就连公民也不能称之为现代意义上的公民),议员均由民众直选,官员、法官由议员代为选举,所有公民在政治上是平等的,即一人一张票,且通过政治伸张自己的主张,地方自治、地方权利与联邦权利分割更能实现因地制宜施策,公民社会活跃而衍生出的繁荣的文化,联邦政府总揽军事、外交、财政等国家层面事务,自由的媒体监管制约权利(相比姓党的媒体我更信任姓钱的媒体,因为党是垄断资源,钱是公民持有物),独立于行政的法院确保破坏规则者可以得到审判(而中国法院甚至不能保证法庭接受案件),至于公民持枪权我表示支持,虽然由于滥用枪械可能造成公民死亡,但是这也是社会面对国家的一种平衡措施(除非禁止所有可能造成人身伤害的物品,不然就算在中国,也有各种各样的持刀杀人案例,枪械只是现代社会更加容易造成大规模伤害物品的一种),对于美国政府如何组织、运作不清楚的朋友请用该网址,https://www.usa.gov/branches-of-government,这个问题,美国政府对此有详细的图文(英文)解释。

另外,文明与强大总是让人羡慕、渴望或向往的,在中国为古代盛唐的天朝上国万国来朝的历史自豪时,就要想到国家衰落时,国民向另一个繁盛文明表示欣羡、向往的光景了。如果现代的内燃机、电力、集成电路、网络、现代医学、现代教育都不能打动你,令你心神颤动,那么能让你欢欣鼓舞的会是什么呢?
brfee Freedom Number 1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不过很多时候反贼的同温层来自于你国的彻底专制。有阳即有阴。你国是彻底的专制世界,那对应这个专制世界必然会衍生一个纯粹的反对专制的世界,即一个彻底自由的世界。这就是反贼的同温层。

举个例子,台湾的228事件。

228发生之后,很多台湾当地人聚集到警察局和广播台进行抗议,甚至有人播出前日本殖民时期的国歌,每个人唱着“天皇子民站起来了”,来发表对于国民党当局的不满。

为什么要借用前殖民者,一个对你没做过一点好事的人来对抗当局的迫害呢?因为当局的迫害比前殖民者还要恐怖。

在没有任何现成的反文化情况下,必然要借助他国的文化来充当反文化。也就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因为他国的文化必然和本国文化有着出生上的不同,他国文化的身份和本国文化身份构成纯粹冲突,以此即可以成为纯粹专制的绝对对立面——纯粹自由。

但是你如果站在他国文化的本国角度上衡量他国文化的专制和自由平衡,并不见得历史书上存在绝对的自由。

---

然而,只要生活在中文文化圈里面,这种纯粹对立是自然存在的体系。有阴即有阳。你要么同意当局,要么反对当局。没有中间者。

很多人像你一样想试着给出中立的立场,试着去客观的审视两边的差异,试着中立。但是根本做不到。你的中立实质仍然是维护你共专制立场而得出的结论。

因为中文世界是两个极端,而且过分极端化,导致根本不存在中立的情况。所有的中立都是暂时的,最后都会被任意两端同化。

你要么做个反贼,要么就做个粉红。

Pick a side. 
最直接因為別人生活得比較好,其他都扯得太遠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这是一个好问题,
中国人比外国人差哪里了?如果不差,那么一个合理的推论就是:
我们现在遇到的问题,和他们过去遇到的问题一样。中国人现在的野蛮和西方人过去的野蛮也是一样的。
所以崇洋媚外是没道理的,因为我们未来也会和洋人一样文明,大家谁也别高看谁,谁也别小看谁。

那么推翻这个想法也很简单,那就是找一个只在中国发生过的问题。如果有,而且很严重,那么我们崇洋媚外就是有道理的。

这种事情还真有一个,只有中国发生过很多次,西方过去真没发生过,那就是阿姨所述的”大洪水“。
说白了就是定期发生大规模民变。这种时期死人特别多,动则死全国一半的人口。而且是极短时间之内(20年之内)。

西方封建专制时期,黑死病已经是死人最多的大事情了,统计死了全欧洲1/3人口。其它时候打仗都没死过这么多人。可是相比于中国的民变,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这就很奇怪了?中国人为什么经常出来起义搞事情,互相杀全家,最后杀得中国人的科技水平最后在近代远远落后于西方。而西方人改朝换代就不会杀到这种地步呢?

希望题主和其它人自己去想想答案,顺便一提,我认为阿姨的解释不够好,反正我自己推理一下有逻辑问题。我见过更好的答案。
香蕉南波灣 就算台獨是自慰,那也好過幫中國欶懶叫。----By 苦苓
還有臉提法國大革命,法國大革命從攻陷巴士底算起到拿皇登基,斷頭台上死的人說不定沒有文化大革命幾個月一個縣死的人多。而且當中絕大多數都不是平民或一般市民。
Summer89 自由真好
因为我们在文明洼地,自然崇尚文明高地的东西。
影正 博爱,公正,自由
首先,崇洋媚外是一个贬义词,中国有一种语言文化就是能把一个动作分成三种词去说,分别是褒义词,贬义词,中性词,说实话,讨论这种中共话术里的词汇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中共不是按照事实而是感情色彩的按照需要选择词汇,从“崇洋媚外”这个词的本意上说,它是指无条件崇拜外国的一切,认为外国的一切都比本国优秀,但中共用这个词汇的时候都是为了否定和丑化对外国的赞美,他也不需要证明对象是否是无条件的崇拜,因为只要引起争论,总有人会给对象戴上一顶“崇洋媚外”的帽子里。
我们理性学习西方,就不可能是“崇洋媚外”的,有条件的取其精华,反思他过去的过错,我们何来崇洋媚外呢?
annoymouse 黑名单
我没感觉中外文明有什么本质区别。
西方传统上是基督教价值观。
中国传统上是儒家道德观。

人们现今看到的冲突乃是传统与后现代的冲突。
LGBT,狗肉,变性厕所,丁克,转基因,优生学,马克思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尼采主义。弗洛伊德。

正是以上塑造了所谓的中外冲突。

希腊文明是独一无二的,可惜中国地理较为封闭,传进来很晚,徐光启没能挽救大明。

英国政治尊重传统和判例,美国亦然。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美國人住木屋,大獨立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iBj11bvdLI
阿公與多年沒見的60年好友重逢,用髒話互相問候讓網友大讚果然是真兄弟 (中文字幕) - YouTube
因为我们是人。  
因为外国洋人知道有毛病要改, 恶习不除就不是文明人。
马斯克飞向火星,如果还有一个空位也可以不给你。
wget 程序员, 反右反极左
崇的不是洋, 是现代, 媚的不是外, 是进步, 希望题主好自为之
 楼主你这是典型被共匪洗脑后狼奶没吐干净的表现,共匪教育其中一个弊端就是极端的完美主义和所谓的圣君情结。
一张试卷满分100分,一场考试下来全年级都没人拿到满分,但是年级第一考了90而你只考了40分,因为都没拿到满分,所以你就得出年级第一也存在问题所以不需要向他学习而继续在自己40分的错误学习方法上瞎努力的结论?离100分的距离你觉得是年级第一更可能达到还是你这个40分的差生更容易达到?
中国文化过分强调道德而催生极端的完美主义,中国人受此毒害颇深,就觉得一个值得学习的对象应该是一点瑕疵都没有的,但凡有点瑕疵,这点瑕疵就被人无限放大,放大到掩盖住这个对象所有的优点为止,从而彻底否定这个对象,这个文化弊病到现在依然看不到任何改善,楼主你真该好好反思下自己那些受文化遗毒的思想了。
崇洋媚外?
别乱扣帽子!

我们只是媚好

字数补丁字数补丁
SilverTwilight 是斯宾格勒粉不是姨粉
因为中国大部分人真的很穷,生活艰难,虽然勉强温饱但是无法保障食品、空气、土壤、水、个人隐私的安全。

引入一个GDP含税量的概念,澳大利亚GDP含税量是28.5%, OECD的平均GDP含税量是34.4%, 美国GDP含税量是24.3%,广州、西安、成都GDP的含税量只有7%-9%之间,不足上海、北京的一半,最夸张的是号称人均GDP超过美国密西西比州的长沙,GDP含税量只有4%。中国大陆无疑税负高于美国,假设中国大陆平均真实GDP含税量是30%,那么长沙的人均GDP要打个八折才是真实水平,长沙真实人均GDP不到4000美元,跟菲律宾差不多穷。

GDP水分实在太多,今年中国官方也勉强承认“6亿人月均收入仅1000元”。从各方面考虑,中国尤其是内陆各省的平均经济水平确实跟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差不多,这也是为什么至少有几十万中国人去菲律宾打工,甚至还有湖南等地女性去马来西亚、印尼卖淫的原因之一。当然,去菲律宾打工的中国人也有政策原因,但是也侧面证明菲律宾尤其是马尼拉的经济水平不低于中国的真实平均水平。
肆萬萬自信 毛病不改 積惡成習
難道馬列主義是貴支源生的?皇漢主義和中華民族的代表蔣介石不是被那個在資本主義核心世界祇能當非主流思想的洋制度打的屁滾尿流了嗎?法國大革命本來就是馬列主義的鼻祖,雅各賓們弄死點人那不是傳統藝能嗎?推翻了王權當然要血流成河,希特勒和斯大林殺的人更多。
現在的中國不就是馬列主義和市場經濟的雜合體嗎?沒有這個西方文明雜合體現在還要易子而食吧?
如果还有希望 有粉蛆头撞铁拳的新闻请务必给我看看
有一说一,不想杀光外国人的在粉蛆眼里都是崇洋媚外
法国大革命的恐怖跟文化大革命的恐怖完全是两回事。一个是针对统治阶级的专制,为了追求更好的自由和人权而产生的暂时的恐怖,上断头台的基本只有政治人物。一个则是为了维护独裁者的统治,为了清除政敌洗脑人民而进行的全国性的浩劫,当时的普通人,父子之间夫妻之间都没有了基本的道德,有多少无辜的人被直接斗死斗残。
也只有中共的洗脑材料才会着重描绘法国大革命是如何把人送上断头台的,而不讲法国大革命是如何探索民主自由人权法制的真理的。因此让人觉得原来法国也爆发过类似文革的东西,一提起法国大革命就想起断头台,进而给文革洗白。实际上这两个运动几乎没有一点相似之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