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小孩子,可以是花朵,可以是樹苗,但可不可以是個『人』?

最近看了一则习近平视察跟湖南某小学新闻(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oFFVrCZrd4,文字如下):

習近平星期三到湖南考察時參觀專題陳列館,又跟當地小學生交流,了解當地紅色教育情況:「你們是在『半條棉被』的發生地辦的學校,你們從小就學習這些長征的英雄故事,看到這一點我很欣慰,我們的革命事業、我們的道路,會一代一代傳承延續下去。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我想會在(你們)這一代手裡實現,你們就像小樹苗一樣,現在我們在這兒給你們澆水啊、培土啊,風雨來了還要呵護你們,最後要長成參天大樹,茁壯成長,將來就是中華民族的大森林,人才森林,孩子們,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突然很感慨中国的教育。

中国的教育告诉小孩子,我们的祖国是花园,小孩子是祖国的花朵。

老师是园丁,但是一会儿又变成了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很少有人告诉小孩子,你是一个人,一个还没有长大的人。即便是『共产主义接班人』,重点也是『共产主义』,而不是人。。

然而,即便是古代读『四書五經』的时候,虽然教你要『治国平天下』,但是也教你要先『修身齐家』。例如,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
  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


甚至长大了,也能看到这样的新闻:

       中国高科技产业正面临美方的围堵,整个发展路几乎都被断光,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已经扬言,将在2025年之前砸9.5兆人民币(下同,约1.4兆美元、42兆台币),投入到半导体及AI等领域,不过,随后网上疯传一段华为创办人任正非昔日受访的一段谈话。
       任正非:「以前修路啊、修桥啊、修房子啊, 已经习惯了, 只要砸钱就行了。 这个晶元光砸钱不行, 得砸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

在任正非看来,似乎『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和钱一样,都属于消耗品,不过是崛起的代价。

我很好奇,这样教育出来的小孩子,长大后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人』呢?

而这样的小孩子,有一天会不会成为任正非想要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呢?

或者,现在的小学教育有所改进,是我不知道吧。



关联文章:
黄章晋|六岁的儿子不想让同学看到我骑电动车


        九月一日,我们家老大成了小学生。我不会开车,不能让孩子妈天天早起开车送他,我特意买了一辆电动车。儿子看了新车很开心,特意让我载着他在外面转了半个小时。但是,我第一天骑着电动车送他上学,快到学校的一个转弯处,他突然说,爸爸,我们能不能就在前面那个栏杆那里停?没问题。我立即应下来,把电动车停在转弯处,下车走了两百米才到了校门口。

       第二天第三天,每回他都要求停在转弯处,不开到校门口。第三天快到转弯处,我提前说,你看到那里有辆面包车吗?我们就停在面包车怎么样?儿子说,好呀。我看机会合适,问儿子,是不是不想让同学看到它呀?儿子说,是,我说,那我们以后就停面包车后边,谁也看不到它。现在,我们像玩一个默契的游戏,每天快到那个路口,会看面包车旁边有没有空位。

        儿子对车的敏感,其实是对阶级的敏感。他读的是个私立学校,校门口有个专用停车场,家长的车,基本上是奔驰宝马特斯拉,而我们家孩子两岁就能准确分辨所有汽车品牌。我回家告诉老婆,老婆说,难怪呢,这么一说,我才知道光为车这件事,这孩子有好多小心思。

       我们家没有车,一直借了朋友的本田开,十几年的老款,用得很习惯。第一次开车带他去看学校,回来后,他问东问西最后绕一圈问,妈妈,我们家的车为什么不换新的。老婆没放在心上,顺嘴就答,汽车就是交通工具,这车好好的不用换。上学第一周,老婆送他上学,有次在停车场,他等旁边没人才下来,路上问,妈妈,你说外面能看到我们车里吗?当时老婆以为这只是他十万个为什么中的一个,这下全明白了。

       突然想起十几年前,一位朋友给我讲的孩子眼中的阶级的事。

       这位朋友是上海一家国际学校的老师,当时他还组织一群志愿者办了一个农民工子弟学校,搞得有声有色。有次,他利用假期组织了一个特殊活动,带农民工子弟学校的孩子探访安徽农村老家,让他们了解一下陌生的故乡。刚进村,这些平时说普通话的孩子,不约而同地开始讲上海话,个个像是第一次离开大上海,神采飞扬地对农村一惊一乍。村里孩子见到这些上等人,只能紧张局促地围观,不敢主动上前。这边就更加傲娇,一副好奇又完全不懂安徽话的样子。很可惜,村里的孩子很快从大人那里得知,这些上海人原来户口都是村里的,他们在上海根本被人瞧不起,立即自信起来,安徽话说得特别响亮。回到上海后,那位老师借此机会结合孩子们的经验,仔细地讲解中国的户籍制度和身份制度,按今天的标准,这纯粹是给孩子们洗脑。

       记得我当时听他谈起此事时,忍不住问,这些孩子,也不过十岁出头,这么早讲这些,是不是太残酷了?他们能理解这些吗?他说,社会的残酷,孩子不是通过知识才知道的,而是自己感受到的,这个真实社会,可能孩子看到的远比成年人想象得更残酷。他们什么都懂。尤其是农民工的孩子,他们无时无刻不处于歧视之中,即使在学校,会被老师和同学孤立,从小跟着父母被赶来赶去。教他们那套骗人的话才是真正的残酷。真正的残酷,是他们若不能从被歧视状态挣扎出来,会无由排遣压抑和愤怒,若他们摆脱被歧视地位时,又会和那些歧视者一样,觉得这个社会一切都很正常。

       他这番解释,我当时半信半疑,现在才深觉它的洞察力。今天中国的基尼系数远比印度、美国要高,但你看网上自信的年轻人,不要说印度美国了,甚至谈起韩国,都是这样的语气,韩国的阶层固化多严重,你的明白?

       当然,也许阶层固化现象中国不严重,毕竟首富进监狱的比例,大概只有俄罗斯能比了。当年,我第一次听到孩子们对阶级问题如此敏感的故事时,从没想过,我的孩子有一天会因此敏感而自尊。不过,我的孩子虽然六岁就已有这种敏感,但他没把这种刺激像沙粒一样层层包裹起来,而是能说出来,现在还能完全相信我。只要孩子相信我,我就对他有信心。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白左,中美高等教育残次品,全球主义者,潘石屹教友(支田耶变种),信奉跑路学
中国没有人权。而且不仅仅是“穷人买不起人权”的情况(这也是大部分人权状况差的国家的人权特征),中共国是难得的“故意限制人权”的国家,以至于有钱人的人权状况依然低下。
这才是很多时候中国人不是人的状况。如果说“中国人穷,穷人没人权,所以中国人没人权”那么就无法解释很多富裕的中国人仍然处于薛定谔的粉红-被铁拳叠加态。
圣锹游侠 中共还活着,每个人都有责任
所以支那人意识不到自己是人。这是真的。
你让他们自问自己是什么,他们绝对想不到自己是人,而是想到别的地方去
人类福祉一切的目的是为了人本身,而中国走的方向恰恰相反,人变成了实现目标的工具,而那个目标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概念,也就是为了"人民"去牺牲一个个具体的人。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可以啊?「共產主義接班」…………
還可以是青學國家的「棟樑」呢……

話說哪個森林裡的樹是靠園丁長大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