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刁近平新时代的张献忠特别喜欢杀戮无辜儿童?

首先我们应该辨析一个问题:近期频繁发生的幼儿园张献忠事件是否具有统计学意义。其到底只是一种散发型的个案,还是真的成为了一种社会现象。因为有时候媒体集中报道一类事件是会给人广泛发生的错觉。

如果大家认为幼儿园张献忠已经是一种社会现象而非零星个案,那么其背后的根源就很有必要探讨了。连小孩都知道的冤有头债有主、欺凌弱小可耻,为何那些大人还要干出这种伤天害理之事?
guibuhai Thinker
猴群或者狮群里的老领袖也会打压年轻竞争者,老狮子为了和母狮子性交,会把母狮子生的小狮子都咬死,因为小狮子不死,母狮子是不会再度发情的。

同样的人类社会中,年长的人永远对年轻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敌意。砍小孩的献忠,不过是作为人类或者作为动物的本性爆发而已。

60后/70后的老不死们会想,麻痹的老子当年千军万马挤独木桥才能考上一个像样的大学,能够出一个二本大学生就很不容易了,你们这些80后/90后小屁孩借着大学扩招后的春风就能985/211遍地走,几乎人人都是大学生,那老子当年的苦不是白吃了?麻痹的,必须好好修理一下这帮小屁孩,一定要让他们学会尊重长者,一定要让他们意识到他们的含金量不如我们,一定要让他们学会吃苦,最好把我们当年吃过的苦都受一遍。。虽然不一定要像献忠一样砍死他们,但是冷嘲热讽verbal abuse一下是少不了的。

80后/90后的屌丝们会想,麻痹的老子辛辛苦苦读书出来工作,也算白领精英了,凭什么要替那些家里坐拥几十套房子的00后的父母们还房贷?还要被那些嘴欠的00后粉红们嘲讽为"混得不好买不起房却还是不努力只知道抱怨社会恨国的社畜loser上班犬?"参照现在的房价标准,搞不好要大半辈子甚至一辈子替这些房东们打工了。回老家?老家都是体制内工作为王,占据各个肥差都是县城后浪们,老子家里要是有这种能量还用去当北漂美漂?而且那个体制会招35岁以上的人?

窝老截至目前为止去过的国家数量,玩过的米国城市,还没有窝老表弟18岁以前去过的地方多。

但是,对于正常人而言,碰到这种现象顶多也就酸一下或者喷一下就罢了。但是如果不幸遇上外来事件刺激,搞不好就真的要变身献忠砍人了。

之前上海国际学校砍小孩的那个就是个二本毕业的80后,遇上失业出来报复社会,"麻痹的,凭什么老子从小到大要那么苦逼,你们这些小屁孩一个个白白胖胖的?老子当年交不起择校费只能上个烂中学,辛辛苦苦当做题家也只能考个二本,你们却从小就有钱上国际学校以后再换个国籍以洋人身份回来高考轻松清华北大?老子失业了怕家里担心连电话都不敢打,你们后浪都是直接继承家业剥削打工者的,在不济还能收房租维持生活,稍微涨一下房租那些985/211做题家毕业的奋斗逼们这个月就基本白加班了?"
我妄断猜测一下,

第一种缘由肯定是因为小孩子是最弱势的群体

第二种则在于推行计划生育后,大部分小孩子都是独生子女,杀死小孩子造成失独家庭,对社会的影响更深远

第三种可能就是考虑到,相比弱势人群的老弱病残,儿童不是社会的寄生群体(非贬义),而是将来整个社会的希望,所以杀小孩子就意味着扼杀希望

所以这么看下来,屠杀儿童对于中共国的杀伤力还是很大的。
张什么献忠,张献忠是大西皇帝,统领的是可以和大明对抗的组织,拿几个疯子神经病和张献忠比真是侮辱张献忠。最起码得带领着百八十个人到处杀人,那才有张献忠的潜质。猥琐的趁人不备砍小孩,这种事张献忠可做不出来。
这种人根本算不上张献忠,太懦弱,太傻,误以为共匪很强大,所以不敢向共匪下手。
要说在幼儿园大杀四方也可以找个政府机关幼儿园啊。
没有法制,诉求得不到解决,言论没有自由整个社会就是高压锅。

武汉的嫂子拿斧头劈了武汉人民政府牌子中间的人民两个字。瞬间就失踪了,国内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都不知道。

所以要揽抄必须搞大的,杨佳那样最好。冤有头债有主。
理念是刀槍不入的 中腋舔王不知足
殺了別人孩子不只是殘害了一條無辜的生命,還讓人斷子絕孫
每個小兔崽子的背後都站著一對日日交配的狗男女

想想就覺得滿足 

性價比太高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哥们,你以为我们管别人叫张献忠是在夸奖他吗?
张献忠指代的就是这种没勇气反抗迫害者,所以拿其他弱者撒气的人。历史上的张献忠也不是共产党所谓的什么农民起义军,而是抢劫其他地区的流民,被抢劫的人丧失财产无法生存,于是也变成流民。整个流民团体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而官军早已腐朽不堪,所以他们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居然也打得过官军了,才有了坐天下的想法。但实际上一旦见到北方的戍边军或者清军就会现出原形。
至于杨佳胡文海这种人那只能是英雄、大侠、骑士,是吾辈楷模,怎么能管他们叫张献忠呢。
小献忠不是儿童!小献忠不是儿童!小献忠不是儿童!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因为人受委屈了都会脾气不好,必须找一个渠道发泄。而冤有头,债有主是要有报复回去的能力才可以实行。
      而这一类人都是在匪党的压迫下,根本没有对等报复回去的能力,那么这时候就需要一个渠道发泄,那最佳的发泄渠道不就是幼儿园嘛。
Zyzm 黑名单 见善若惊,嫉恶如仇
因为匪帮大小头目都有各种防护。讽刺的是,从事匪酋安保的军警大多数都来自韭菜群体。出身韭菜的军警反身回头欺负韭菜又最凶残。支人都说丛林法则,其实支那就是“魔鬼”遍地的地狱,非洲才是原始“人”的丛林社会…
小狗包帝 “长得跟包子似的还想当皇上?”
桂枝爆炸物管控太严,不然直接走进警局自爆,岂不美哉。武德不足的桂枝献忠担心自己杀不死成年人,就只能对小孩下手。好处就是能打脸那些说中国最安全的弱智粉红,您国要是不禁枪,分分钟全国洛圣都。
SHY 新注册用户
其实这未必是普遍的报复社会的情况;
新闻能出来是要经过共产党审核通过的;
也就是说这种报复社会的新闻出来让老百姓看到,也许会让其他的老百姓效仿,但是共产党不那么在乎;
--结论:共产党官方在刻意引导老百姓之间的互相猜忌,和互相仇恨;

也许有不少针对共产党官员和政府部门的人蓄意报复的案件,但是这种犯罪案件的新闻报道毫无疑问全部会被封杀,无论是作案动机,还是作案手法细节,共产党都不会让老百姓了解一分一毫!因为他没有傻到让老百姓效仿犯罪者来攻击自己!
美国也有校园枪击。我想指出一点,就算是打算大量杀人后自杀,罪犯也不见得想要被乱枪击中而死,或者遭到激烈抵抗。犯罪的目的是发泄,都愿意付出自己死亡的代价了,图的就是一个爽,最怕的就是临死前都没爽到。

那么问题来了,要杀人杀的爽,是在小学容易呢,还是在昆明火车站容易呢,还是在上海警察局容易呢?后两者是为了deliver a message,和学校屠杀案是不同的。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社会溃败的一个表现而已。共产党的癌细胞扩散到中国机体晚期症状包括各种道德底线的丧失。
前不久中国国安局威胁澳大利亚记者14岁女儿算是另一个例子。
大明之音 Free China
呸!什麼張獻忠
就一猥瑣男精神病
他要真學張獻忠宰了幾隻趙家人我還敬他是條好漢
hun Those who would give up essential Liberty, to purchase a little temporary Safety, deserve neither Liberty nor Safety.
我记得以前有人解釋過,因為小孩是一種投資(而不是人,中國的小孩什麼都是但就不是人),是一父母到老之後的養老保證。所以一無所有的人為了讓別人也一無所有,最快的方法就是殺了小孩,那就一家人到老和他同樣一無所有了。孩子沒有防備容易下手,不像偷和騙那樣需要計劃和腦力,所以最容易拿這個群體開刀。
暮鼓晨钟 丧钟只为恶徒而鸣,喜乐的鼓点为你我而敲。
砍人者以前是官媒记者,名校毕业。国内媒体完全不敢提及。
因为中共自己都先玩连株,所以下面的人都学到
hkgusa 小熊維尼
話說獻忠為什麼要斬小孩不斬老人
幼兒可以算是真的無辜
跟養出支共跟隨支共作孽的廢老可不一樣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该杀的杀不了,中共国这个社会要是遍地都是田明建,习匪早就投降了。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很簡單啊
爲什麽要殺人?因爲想殺人啊。想發泄啊,想報復社會啊,或者單純覺得爽啊……
但是要殺誰?
殺道上的大人?打不過
殺無辜的大人?未必打得過,而且也沒裝備
殺道上的小孩?沒有那種小孩
那就只好殺無辜的小孩了
岁静们怕了吗,怕了就帮小屁民伸张正义,不然,小屁民的刀口子只能捅小破孩了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世界的一切都在因果里,没有人能当岁静(冷漠也是罪)
小孩子弱好杀吧!还有杀掉小孩子会让成人家长很痛苦,楼主可以往好的方面想,这些孩子死掉避免长大被支性污染成为小粉红五毛这种人渣,这样看来也不算坏事,毕竟成年支人没有一个是无辜的不是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26
  • 浏览: 5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