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朋友讨论中国实行民主选举,朋友说中国连现行的村长选举都玩坏了,怎么去玩更高层次的?

    这个朋友非粉红,对共产党集权政府有一些不满,在国外留学过,但是也不是品葱很多人那种极端的反贼,今天跟他闲谈中讨论到 美国大选和中国橡皮图章式选举,他说 最体现民主的不是最高元首选举制度,最体现民意的是 地方议员和行政长官民主选举,中共开放了 村级别的民主选举,选举的各种惨像叠出,很多选出来的人还不如官派的,参选人都被有钱的当地老板或者村霸掌控了,很少有西方那种 专业做政治这一行且愿意为民做事的人去选举(说还是民众素质和教育程度太低),就算明天开放全国民主选举,元首选出来还是习近平,议会还是90%选出来共产党,村镇级选出来还是各种老板地痞恶霸,反正他持悲观态度,中国大片地区根本不具备台湾和香港的那种意识和平均素质,强行实行民主,只会催生类似俄罗斯的一个的畸形怪胎的制度,我不知道怎么反驳他,觉得他说的有一定道理,葱油们说说
知道为什么吗?是因为农村基层除了党组织,民间没有任何组织了,也没有任何具有高威望的在野人士,这样的话,确实是只能选出来地痞流氓村霸,就像盐碱地里只能长出荆棘。但是越是这样,越是需要推进民间民主进程,发育是需要时间的,习惯是需要培养的,想想当年满清解体之后,中国何尝不是军阀大战,各地乱七八糟的事多了,那么就不如复辟满清,大家重新磕头拜小皇帝才能不打仗吗?
长期的专制大一统思想笼罩着中国,以至于商鞅之秦政达到了如今这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利出一孔,野无长人,最后变成了不靠党这唯一的力量,马上就遍地流沙,连个村子都团结不起来,连个小区自治都一地鸡毛,何其遗憾!
如此恶果,甚至影响到了海外华人。在中国之外的华人,其政治建设能力政治影响能力远不及人口比例,就是出不来社区领袖。哪怕是华人绝对优势的地方,都有印裔等少数族群当头的。而华裔,总是要背负不该有的责任,以极其刻薄的标准筛选,全军覆没,大家面面相觑,只能由外人当头,何其悲哀!
若心中放不下执念,不愿意打碎重来,就只有一辈子坐着轮椅生活,骨质疏松没法站立。
首先,基层所谓选举还不是只有共产党的人,都已经过滤一遍了,是个鸡毛民主。

瑞士曾经直接指导中国四川举行过市长直接选举,结果民众反应热烈,有很多无党籍人士冒出来要参选,于是共产党紧急取消,再不实验。
然后瑞士官方就去指导首届首尔市长直选了。

其次,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是先做到基层选举没有任何问题,才实行民主制度的。就像没有任何工厂是先保证可以盈利和0事故才开设的,没有任何汽车是保证没有任何设计问题才出厂的,都是当时能用就一步一步来。
否则共产党怎么不等国民党把执政“前三十年”失误摸索透了,玩腻了再造反。
以下是我在2013年3月到5月在网上与一群自干五和毛粉辩论的汇编,在此作为问题的回应。我并且把引起这场辩论的文章全文放在首位。以便更清楚一些似是而非的观点。(其实此文混淆了权利和权力的区别)。

【《现阶段为什么要反对一人一票选举?》----守望家园
关于一人一票选举,就象那些自称民主人士说的那样,确实是让百姓给腐败权贵和投机资本让渡权利(让渡这个词充分暴露了一些人的动机和目的,那就是我给你选票,你让渡给我你意识不到也没有使用的权力,让渡后你就不能再要回和使用了),让它们去保证和保护他们的窃取和掠夺。
关于一人一票选举的设计本身和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实践暴露出的问题,有很多专家写过专题文章评价过,不再多说。想告诉大家一点的是,一人一票的普选,并不能体现大多数人的意愿,真正体现的是那些少数人的意愿。因为这个结果不是设计和主观意愿决定的,而是渠道和过程决定的,是由社会经济结构和运行机制决定的,由统治这个社会的主要经济资源的占有者决定的。
在一个阶级社会里,选举绝对是统治阶级的游戏,作为被统治阶级的广大人民群众只是参与。因为选举的渠道和过程百姓是无法控制的,但统治阶级是可以用金钱和利益诱惑进行控制,他们绝对不会愿意失去对权力的控制、失去统治。
我主要想说的就是我们中国今天的现实。这可以从搞了很多年的农村村民委员会选举看出问题。大家可以去乡下看看,有些搞一人一票选举的村子,那些所谓的“能人”花几十万、上百万给百姓搞福利进行贿选,每张选票能卖几百到几千块钱乃至更多,哪个不要?哪个敢不要?哪个又好意思不要?因为他们确实不知道他们的选票能给他们带来什么,也不知道这个选票真正是干什么用的。
他们大多数人知道的就是选个村干部,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让他们感觉,他们和村干部好像关系不大,他们更愿意把他们自己的事干好,但他们不知道那些先知先觉的人已经开始提前收购他们未来的权利了。贿选和接受贿选这两方面你都无法制止。国家不去进行一个保护和教育的过程,会让他们付出惨重代价,最后可能还需要再进行一次损失巨大的革命。
再回头看,那些进行权力投机的人一旦当选,就开始利用权力、以百姓的名义欺骗和敲诈企业和国家,以发展经济的名义大肆出卖公有资源,然后和参与的不法及投机资本合伙分赃,剥削掠夺那些选举他们的人。这里最典型的就是土地出让,这些所谓民选的村干部,最后都倒向了开发商一边,因为在那里才能真正找到他们的选举投入和他们想要的东西。
有些人会说,他们只能干一届,下次就给他选下来。还是上面说的,让渡权力,过程控制,利益导向,金钱主导。在现行的社会主义公有经济基础下,在社会主义法制威慑下,你们都不相信有人会为百姓着想和做事。在资本控制下的选举制度,百姓就会有代理人了吗?这绝对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时为了百姓说话的人,已经很难进入游戏范围内,更不可能进入游戏主体。看看资本主义国家的选举结果,特别是那些指望走议会道路的社会主义政党,最后都灰暗的退出游戏乃至退出历史舞台,就知道一旦游戏开始,游戏的结果就已经
决定了。
关于选举可以消除贪腐,一是真正的贪腐和投机掠夺的统治者,为了保护这个游戏规则,会在自己内部制定严格的制度杜绝贪腐,绝对不允许他们推举的候选人和代理人贪腐,而不是选举杜绝了他们贪腐,而是用选举来实现对这些雇佣的政治家进行检验。选举本身就不是为了防止贪腐而设计的,而是为了实现政治统治如何做到更正确、更高效设计和设置的。陈水扁就是个典型的例子,民进党的加入和选举竞争使两党对资本的依赖,实现了台湾地区的资本统治更加牢固,但并没有保证陈水扁不贪腐。
今天的中国,确实有很多问题,但这些问题在人民觉醒后,一定可以利用强大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运用社会主义法律进行解决。只要守住社会主义强大的物质基础和法律,那么这个政权就必须也一定会建立在这个基础上,权利就一定归人民,也一定是为人民的,解决问题也就只是时间问题。而且保存完好的社会主义法律,也是对那些腐败和投机掠夺进行追诉的权力的一个保留。失去了这个基础和法律,百姓就会彻底失去一切,仅仅换回的是一个投票的资格。
因此,在现在中国腐败严重、投机猖獗的情况下,一旦进行一人一票的选举,贪腐权贵和投机资本一定会在利益和资本的串联下进行妥协、媾和,利用他们手上掌握的资源,控制选举渠道,实现他们希望的逼迫百姓给他们让渡权力。到那时,包括法律在内的保护人民利益的所有制度,都会在这个合法的选举下给你推翻,最后规范在垄断投机资本的统治下,或者走入动乱乃至分裂。
我一再说,不是不需要选举,社会主义一定是民主社会,一定需要选举,但必须在明确百姓的基本公共需求下、在明确并保证和保障百姓基本权益下、在社会主义政权巩固下才能慢慢展开、逐步进行,那时的选举才真正是社会主义民主的一个形式和一个内容,才是真正的给百姓权力和保护百姓利益的民主,因为他们这个时候投票决定的内容是如何满足和提高他们的利益,而不是别人的既得利益。】


评守望家园:《现阶段为什么要反对一人一票选举?》
    微博名为守望家园的先生(下称家园)在其微博里发表长篇博文,提出反对现阶段实行一人一票选举的观点并叙述了其理由。然而其所列举的现象与其根据这些现象所作出的结论并无直接的因果逻辑关系。本人在这里试图逐点指出其理论上和现实中的错误。

    首先指出,家园所观察到的今天的现实确实存在,也确实影响着民主实施的进程。但家园把这种现象归结为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的意识,是片面的。这种现象的根源在于中国基层民众长期的权利缺失,公民权利长期被剥夺,以至于民众对参与公共事务以维护自己的权益丧失了信心和兴趣。这种现象不仅仅存在于小农经济的农村,即使在发达的大城市也照样普遍存在。人们对指定的候选人完全不了解,如何参与选举?而民众对这种选举丧失信心及放弃选举,正是对现行制度的一种抗议形式。但这并不意味着民众因此就放弃了自己的权利,各地不断发生的维.权,上.访甚至暴力现象,则是对现行制度的另一种抗议形式。

    除非家园认为这种现象很合理,否则我们就应该改变这种状况,假如我们不努力改变这种状况,这种现象就只能延续并发展下去。如何改变?还是以普选开始,一届不行,更要实行多几届,而不是取消民众的选举权利。假如因为民众对选举失去信心就取消他们的权利,那只会令他们更没有信心。事实上,家园所列举的这种现象已经开始受到民众的挑战,乌.坎村就是一个例子。<南方都市报>5月6日有一篇报道,讲述西安一村官因未兑现上任时的承诺被村民绑住曝晒半天,
http://epaper.oeeee.com/A/html/2013-05/06/content_1851717.htm。
我虽不赞同村民绑村官曝晒的做法,但无疑村民已懂得要行使他们的权利。而村官乖乖认罚,既是实践当选时的承诺,更是认同村民的权利。

    贿选是违反法律的行为,本应受到法律的惩罚。但是法律不对违法行为进行惩处,民众对法律缺乏信心,贿选就必然大行其道。就像司法部门不对黑社会实行打击,民众要么暴力抵抗,要么乖乖交保护费,上.访是绝对走不通的。这不能怪民众。问题在于为什么违法者不受法律惩罚。根源在于执法者以及各级政府本身无需向民众负责,他们只向上级负责。因此他们没有动力去解决基层民众的痛痒问题。遇上山高皇帝远,上级鞭长莫及的时候,不作为甚至勾结就是他们的典型表现。即使皇城脚跟,他们照样会瞒上欺下,因为他们非常清楚,民众的脚是痛是痒上级是不会甚至不愿意知道的。

    上级政府与地方政权在表面上表现有所不同,但其实质是一样的,都不是真正经由民众选举产生的的政.权,无须向民众负责,因此也都得不到民众普遍认可。对于那些上级部门来说,既然不必向基层民众负责,他们必然不会勤政。与其面对众多的人群解决问题,不如仅仅靠下面几个人解决问题来得更轻松。因此上下级相互支持是必然的。要改变这种现象,除了政府要向民众负责,没有第二条路走。指望上级体恤民情是不现实的。企图以限制甚至取消公民权利的途径以达到维护公民权益的目的是荒谬的,也是行不通的,是与家园先生的愿望南辕北辙的。

    值得指出,一人一票不仅仅是选举权,也包括罢免权。这两种公民权利是不可分割的。罢免权是改错机制,与选举是相辅相成的。否定了罢免权,公民权利就是不完整的。贿选所以得逞,根本原因在于罢免权的缺失。当村民利益受侵犯,当他们要求罢免不称职官员甚至犯罪分子时,往往遭到司法和政府部门的打击,乌.坎村事件就反映了这样的问题。即使在大城市我们依然看得到这样的普遍现象。例如楼盘社区业主与物管与开发商的矛盾就充斥了太多这种现象。乖乖顺从和暴力反抗就是现行制度所制造的两种极端行为。因此要防止贿选,防止民众利益受损,不能用限制公民权利的方法,恰恰相反,只有扩大公民权利,才能制约这种犯法行为。

    选举并不能消除贪腐。指望选举能消除贪腐,就如同以为有了警察,犯罪现象会从此消失一样不现实。但选举就如警察,可以最大限度预防或者抑制贪腐。因为选举不能消除贪腐,就要取消选举,那我们能否因为还有小偷出现,就取消警察?还以陈水扁为例。不错,陈水扁是经过一人一票的选举上台并连任的。选举并不能完全消灭贪腐,但也正是选举令陈水扁的执政党下台,令陈水扁逃不脱被审判的命运。假如陈水扁在大陆的制度下当政,我们能够设想他会得到这样的惩罚吗?看看大陆那些举报贪官的人们大多数最终结果如何,再比较大陆贪官们即使被举报甚至被判刑,除了死刑的,有多少真正受到惩罚,我们就知道,有选举的制度无疑比没有选举的制度优胜得多。

    家园先生认为现行的社会主义公有经济都解决不了的问题,资本主义更不可能解决。这个推导的结论要成立必须建立于两个事先设立为正确的前提:
1. 现行社会是社会主义公有经济;
2. 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更优越。
假如家园先生的这两个前提正确,按照形式逻辑的原理,其结论无疑是成立的。但形式逻辑告诉我们,推论的结论要成立,不仅推论的过程要符合正确的逻辑规律,更重要的是推论的前提必须正确。假如推论的前提不正确,推论的结果有可能是错误的。只可惜家园先生的这两个前提并非不证自明的公理,也不是常识,而是值得质疑的观点,因而其推论并不能保证结论的正确。
    1. 现行社会是否就是社会主义公有经济?请留意我这里说的现行指自49年开始,而并非仅仅近30年。这是一个值得所有坚持社会主义的人思索的问题。我认为这个社会并非社会主义,因为它不具备马克思认为社会主义建立所必需的基本条件,所必经的过程,和社会特征,也没有真正公有经济的成分。事实上,这是一个极端强化了的私有制社会,所有的社会资源被以暴力手段,不经授权,强制集中到少数人手中控制支配,公众对这些资产没有任何发言权甚至知情权。实质上是少数人所有,只是披了一张社会主义公有的皮。认为这是一个社会主义社会,是长期以来虚假宣传形成的错觉。既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歪曲,也是维护强化现有私有制的需要。
    2. 是否社会主义比自由资本主义更优越?这是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请留意我在这里加了自由两字,以便区别于现行的私有制度。自从人类告别原始社会的公有制,人类社会就再没有出现过公有经济这种社会制度。世界上自列宁以来所建立的社会主义国家无一不是挂社会主义羊头卖资本主义甚至封建主义狗肉的私有制社会,而且其把社会资本高度集中私有的程度,甚于帝国主义。社会主义和公有制只存在于人们的臆想之中。因此断定社会主义比自由资本主义更优越没有任何事实依据。以一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猜想中或者预言中的社会制度作为肯定的前提,否定一种已经现存并且不断发展中的社会制度,显然无法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

    人类社会舍弃公有制向私有制发展,而且发展得比公有制更好,有其固有的原因和规律,是不可否认的历史事实。但人类舍弃私有制回复公有制,是否一定发展得更好?会不会更糟糕?谁也不知道,因为那只是一种理想甚至猜想。有人猜测会更好,有人预言会更糟,但都是猜测或预言而已,没有事实做依据。然而不管人类社会应该向何处发展,非奴隶制和非封建制的现代社会普遍认为,应该依照民意,而不是少数人的意愿。何为民意?请问除了一人一票的制度,还有什么制度能更真实地接近民意?那种少数人关起门就决定了绝大部分人命运的制度,是封建制度甚至奴隶制度,与马克思预想中的社会主义制度岂止毫无相同甚至毫无相像之处,简直相距十万八千里。逼迫十几亿人做同一个梦的制度,无论你为它披上多少层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皮,其实质都是中世纪丑陋的人身依附制度,绝对不是公有制。

    一国的民意会否出错?会的。就如法西斯,确实是民意的结果。然而民意出错的后果,是由该国民意的主体去承担,就如德国日本和意大利,他们以国民或民族的整体承担了民意错误的后果。这是非常公平的。请原谅我不认同教科书上声称这些国家的国民也是受害者的说法。即使台湾,假如,我说假如,陈水扁上台令台湾蒙受重大损失或挫折,那台湾民众承担这份损失是合理的,这怨不得美国或俄国或其他的什么人。在这种情况下,民心基本是平稳的。然而非民意出错的后果,不可能只由少数人承担,必然以一国的国民或民族来承担,少数强奸民意的人纵然万死也不可能承担这份责任。这非常的不公平。也容易引起社会激变。这就是为什么现代社会普遍认为民意具有天然的合法性。

    家园先生对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民选制度的看法,是不全面的,尤其缺乏实质的了解。确实西方社会每次选举都要花费大量的金钱,特别是美国。但因此而断定选举被资本控制是很肤浅的。其实他不明白,资本愿意花金钱,其基本条件是民意。在这个意义上,是民意控制着资本。以美国为例,我不想再提选举捐献受到法律种种约束等等这些老生常谈。我只想问,假如家园跑到华尔街,高举为华尔街财团服务的牌子,拿着一叠叠为财团利益度身定做的漂亮提案,一家一家游说大亨们提名让他做总统候选人,大家估计华尔街的大亨们,特别是盖茨,会不会给他一笔竞选经费,提名他做总统候选人,支持他参加选举,好把他捧成一届总统,为财团捞利益?

    可以肯定地说,没门。为什么?我不敢说家园先生以后有没有可能,但现在肯定没有可能,因为现在的家园先生在美国没有任何民意基础。即使家园先生有着很符合财团胃口的提案,但若这些提案没有民意基础,或者大亨们估计它不会得到相当民意的支持,家园先生就是白忙活,一个子儿也别想捞到。资本愿意在候选人身上下本钱,看重的是候选人的民意基础,或者估计候选人的立场和观点会争取到民意的支持。傻瓜才会把钱花在一个没有民意基础的人身上。华尔街大亨们再恨奥巴马,也不敢随便找个阿猫阿狗出来跟奥巴马对抗,他们必须顺从民意,寻找具有相当民意基础的人与对手打擂台。在这个意义上,选举是民意控制着资本,而不是资本控制民意。

    在美国,任何人要当选,无论是参众议员或是政府首脑乃至总统,必须得到民意的支持。要得到支持,就要有明确的观点和立场,以及与众不同的解决问题方案。如奥巴马竞选,牌之一就是削减政府赤字,挽救美国的经济。为此他拿出具体方案,向全国演说,以求得到支持。任何改变现状的方案,必定会令有人得利有人受损。削赤要减少公共开支,削减福利,触动了穷人;加税则分富人的蛋糕。每个人都在衡量其方案对自己的损益以决定是否支持他。每个支持和反对他的议员也都声嘶力竭地表明自己的态度以争取选民的支持。这就是美国的选举,谁也不敢漠视民意,谁也不敢得罪选民,谁都必须向民众清楚表明自己的立场。没有民意的支持,即使富如盖茨巴菲特,都不可能用金钱为自己砸出一个总统的位子。

    反观中国,哪一个领导人都不把民意放在眼里。领导上台,谁知道他们将要做什么,怎么做?除了报告上几个空洞的“要”,我们还知道什么?就如官员公布财产,头头们究竟是认为必须还是认为不需要,有人站出来表态吗?没有。谁在阻挠官员公布财产?有人认为需要给公众一个说法吗?没有。网上王占阳丘处机等挺邓派认为习会延续邓的政策,家园等则认为会走毛路线。每个人都在根据自己的观点和立场揣猜领导的意图。有谁站出来公开自己的观点和立场,给人们一个明确的说法吗?没有。更不要说中国梦是什么,谁来设计,如何实施,谁会得益,假如有谁不做那个梦会有什么下场,全都是云遮雾盖水中月。难道没人知道大家在网上争吵得不可开交?不,他们心里清楚得很,就是不给你们一个交代,知道为什么吗?

    根本的原因就在于他们并不需要你们的支持,也不害怕你们的反对。无论你是支持也好,反对也好,那个位子他们是坐定了。谁坐那些个位子,与你们及公众的支持和反对无关。因此无需向你们做任何说明和交代。既然谁坐那些个位子与公众无关,那么谁拥有高度集中的社会资产及如何运用,支配,处分这些资产,这些资产能令什么人得益也就必定与公众无关。哪怕当领导的一个子都没往自己的兜里放,他或他们都是对被集中的社会资产真正的所有者,而没有使用权,没有支配权,没有处分权的民众只是名义上的所有者。在这里,资产所有的形式和内容是分离的。

这里回应了上面我为什么认为现在的社会实质根本就不是社会主义,没有公有经济成分之说。因此,家园先生预先设立的两个前提都是错的,由此认为现行制度解决不了的问题,在西方更解决不了的结论也是不成立的。

    假如说,在一个阶级社会里,选举是统治阶级的游戏,那么在一个民意可以左右选举结果的社会里,民意的主体就是统治者,他们可以授权也可以不授权给那些有意参与公共事务管理的人物;在民意不起任何作用的地方,民意的主体就是被统治者,他们的基本权利被剥夺,权力也从来不必被授权,任何公共事务都由不得民意做主。我不想用许多中国人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偷渡都要去美国接受统治,却极少人从美国跑到中国来统治别人这样的事实来驳斥家园先生。我只想请家园清楚地告诉大家,你在这个优越的社会里,究竟属于统治者还是属于被统治者。

    假如家园先生认为自己属于统治者,那么请你向大家说说你在维护这群贪官污吏的利益时起了什么作用。假如家园先生认为自己是被统治者,也请说说在一个你如此推崇,如此优越的“社会主义社会”里,为什么你竟然也沦落为被统治者,作为被统治者,为什么你和统治者穿同一条裤,要剥夺其他被统治者的权利。

其实西方民主社会早已不具有马克思时代的那种阶级结构了。在马克思年代,占社会绝大部分的是无产阶级,但到了今天,西方占社会绝大部分的是中产阶级,贫穷和极富裕人群只是少数人,就连许多在中国绝对没有出头机会的人,跑到了美国都能混出个模样来,至少不至于沦为无产阶级。因此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在今天的西方已经失去了其阶级基础,这也是为什么死抱马克思理论的西方政党要无奈地退出政治舞台,因为他们不得民心。

    西方那些指望走议会道路的社会主义政党退出历史舞台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在一个中产阶级占绝大数的国家里,一个政党要坚持为少数的无产阶级斗争,所得支持本来就不多,更关键是要消灭占大多数的其他阶层,无疑是给自己找绝路。无论走议会道路还是武装斗争,他们都不可能得到广泛民意的支持。这样的政党不退出历史舞台,更待何时。

  在美国有没有阶级斗争?有。任何有人群的地方,人们都会有不同的利益冲突,假如我们把这些冲突理解为斗争。但美国的阶级斗争并非像中国教科书里描述的那种你死我活的斗争。在那里,无产阶级无意消灭资产阶级,资产阶级也无意消灭无产阶级。斗争的手段是谈判协商,斗争的结果是双方的妥协。即使激烈的占领华尔街行动,人们也只是指责华尔街大亨们的贪婪和欺骗,却没有人提出要消灭华尔街。

    美国是一个自由的社会,社会各阶层间都有流动性。即使处于社会的底层,经过努力不懈的奋斗便能获得更好的生活,而非依赖于特定的社会阶级和他人的援助。这就是著名的美国梦。美国梦并非保证每个人都成为百万富翁,但给了人们向上流动的机会,而机会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于是盖茨没有念完大学却能成为富翁。平民克林顿,奥巴马也能成为总统。假如美国的无产阶级要消灭资产阶级,无疑就是消灭自己向上流动的机会,这是无产阶级自己都不愿意看到的,更不要说占社会绝大多数的中产人群。因此美国即使有阶层间的利益冲突,也绝对不会用消灭对方的方式来解决。以消灭资产阶级实现社会主义为目标的政党在美国和西方得不到支持是必然的。这不是游戏规则,是人心向背。

    回到令家园先生非常担忧的农村选举。其实家园是杞人忧天。真正明白自己利益所在的还是村民自己。正是明白无论选谁都逃不脱被宰割的命运,他们才接受行贿选举,那是在当时能实现的最佳利益。是村民权利受剥夺情况下的无奈选择。假如村民拥有完整的权利,村官就会被迫在公开透明的环境中履行职责。即使选错了人,只要发觉被选上的人侵害了他们的利益,或者不称职,他们也可以动用罢免权把选上去的人拉下来。只要村民的权利得到真正的保障,傻瓜才会去搞贿选,那将会是竹篮打水。选举确实不是为防止腐败而设,但却是为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而设。腐败损害大多数人的利益,因而选举起到制止贪腐的作用。所以限制或取消村民的权利不是办法,扩大和维护他们的权利才是正道。

  家园在这里给出了解决中国问题的药方,就是在人民觉醒后,利用强大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运用社会主义法律进行解决。我在以上已经陈述过社会主义并不存在的理由,因此这个药方是空的。况且在公民权利被剥夺的情况下,所谓的强大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实质上就是强大的专制主义私有制,所谓社会主义法律也必然沦为为权贵官僚任意摆弄的工具,威力再强大也是向着民众来的,不把权利归还给民众,民众就只能等着宰割。民众目前这种对公共事务麻木和冷漠态度,也就是家园所说的不觉醒,是权利长期被剥夺的结果,继续剥夺他们的权利,只会使他们继续麻木和冷漠,恐怕家园把脖子等长了也盼不来人民觉醒的那一天。

    选举权是什么?选举权是法律赋予一个人参与公共事务权利的最高形式。在公民社会里,一个公民参与公共事务可以有多种形式,可以写文章,发表言论,出著作,参加组织各种合法组织,参与各种合法活动,但这些行为对所参与的公共事务并不具有法律上直接的强制形式,即使打官司,也是借助法官之手。而选举权则具有法定的直接强制性。一个人参与公共事务的所有意见,观点,立场,最终都在选举权中体现。取消一个人的选举权,也就是在最终结果和最高形式上剥夺一个人参与公共事务的权利。请问什么人有权剥夺其他人的权利?他的权力从何而来?假如这权力不来自基层授权,就只能来自暴力。

    天赋人权,是西方17世纪资产阶级革命时,资产阶级为反对封建君主和贵族的君权神授而提出的口号,其本意在于人人生而平等。这就是普世价值的根本。人只要呱呱坠地,就应该拥有与生俱来的,与别人相等的权利,无论他是缺胳膊还是少腿。然而21世纪的今天,我们竟然还要争取资产阶级曾经争取过的东西。有人不是呼吁限制贪官的权力,反而大声疾呼取消民众的权利。这无疑是一个悲哀。这只能说明现社会比资本主义社会更落后。也说明了马克思认为,社会主义只能在资本主义经济发达的国家才能获得成功的论断,至少到目前,至少在预言的意义上,有一半是正确的。一个或一群连资产阶级都不如的人,如何能建立一个比资本主义更先进的社会。

    取消公民的选举权利,就是取消公民参与公共事务的权利,取消他们对公共事务的最终发言权。然而我们看到,家园一方面认为应该取消公民的权利,一方面却在彰显自己的权利。他在网上积极发言的行为,充分证明他没有打算放弃自己的权利。家园先生一方面积极争取参与公共事务,为公共事务发表言论,一方面却鼓吹取消其他人参与公共事务的权利,这种现象,不应该引起世人的深思吗?我不知道家园现在有没有选举权,有没有参与过选举,但我想问,假如家园有资格参与选举,你会拒绝吗?无论拒绝或参与,能否给我们一个理由?

    假如我们同意家园的说法,现阶段不实行一人一票,会几种情况?只有两种情况,1. 所有人都没有权参加选举。2.有些人有权参加选举,有些人没有权参加选举。不可能有第三种情况。所有人都没有选举权,那是奴隶制度,我们都知道奴隶主如何维持他们的权力。我相信家园胆子再大,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为奴隶制度招魂。因此只有部分人有权利必然是家园的选择。那我就有以下的疑问:哪些人应该有权利哪些人应该被剥夺权利?谁来决定这种范围?作出这种决定的人的权力从何而来?家园自认应该属于有权利的人群还是属于应被剥夺权利的人群?什么理由?

    假如我们同意家园的说法,现阶段不实行普选,会发生什么事情?“权贵和投机资本”会放弃他们已得手和将得手的权力?他们将失去了行贿的目标而无法当选?民众的利益将不会受到侵害?利益集团会放弃掠取利益甚至将过去吞下的吐出来?不再会有强拆征地?不再有野蛮截访?法院突然都公正不阿了,公安也都不再刑讯逼供了?三公消费都会改作扶持贫穷弱势人群?富丽堂皇的政府大楼会改作学校?假如禁止普选能实现这些事情,我也会高呼让普选见鬼去吧。然而,有人相信在一个公民批评依据政府,甚至只是转发几条微博都会被送去劳教的社会里,公民对公共事务没有发言权的社会里,这些事反而会因为公民权利的被取消而实现?

    实行普选,最坏的情况是有人花钱向选民行贿而当选。不实行普选,普遍的情况是越来越多的人花钱向上级官员行贿而当选。历史已经证明了这点,现实正在证明这点。两种情况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实行普选,选民有机会把他们不喜欢的地区元首拉下台,就如陈水扁,甚至丘吉尔,尼克松。不实行普选,村民对付一个贪腐的小小村官都束手无策。只要村民企图维护自己的利益,就会遭到和村官一体的上级政府的镇压,甚至动用部队,就如乌.坎村。能否请教家园,村民应该如何运用强大的公有经济来解决?在村民连发言权都没有的情况下,在他们追究贪官都被镇压的情况下,他们如何能掌握这个经济?以为民众在权利被剥夺的情况下依然能掌握经济资源是荒谬可笑的。

    社会发展到今天,累积了强大的经济,这得益于社会的进步和人民的努力,但这并非公有经济。无论是前30年或后30年,既不掌握在公众手里,也不受公众支配和使用,公众甚至连知情权都没有,是这种经济的实质。试问这如何是公有经济,那个“公”字究竟体现在何方?后30年,公众开始觉醒,开始争取权利,于是这种经济的本来面目就暴露出来。许多事实显示,一旦遇上村民市民觉醒,这经济就会转化为维稳费用,用来支付武警镇压村民市民。只受少数人使用支配,就是这种经济的实质,哪怕支配经济的人两袖清风,实质依然是私有。假如这就是公有经济,那么我们完全可以在任何一家黑砖窑里找得到这种经济的身影。看不清这种经济的实质,是天真无知。明知却掩盖和混淆这种经济的实质,是别有用心。

    实行了普选,村民会不会即使在明知自己利益受到损害的情况下,依然让贪腐村官继续作恶?我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第一,这种情况很少。第二,即使有这种情况发生,在村民拥有充分的权利,不受外力干扰的情况下,他们依然做出这样的选择,那是他们的自愿行为,谁也无权干涉,甚至无权指责。就如我在上面所指出的,民众应该为民意承担其后果。但这不能成为取消民众权利的理由。谁也不能以为自己比别人更聪明,谁也不能以上帝的身份强迫别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今年雅安地震,我向红十字捐款了,没有人强迫,我也非常清楚捐款不可能全部都到达灾民手里,但我接受这个结果。有没有什么人因此认为应该剥夺我捐款的权利?

    以我的估计,目前就算实行普选制,现行的权力格局并不会发生很大的改变,已经执政的依然会继续执政,起码两届甚至三届之内会保持这种状态。但选举制度迫使执政者面对他们的选民和竞争者,特别是基层政权,他们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以应付上级的心态和行为来行使权力。与现在压力由上而下相反,执政者面向选民压力这种官场生态的影响力将会逐层向上推移。执政者所得到的授权,或者用家园喜欢的说法,让渡,受到时效性的限制,不能再像封建制度那样权力终身,甚至世代相传。执政者若不如民愿,就一定会被拉下台。可以说,在民众真正拥有权利的情况下,他们感觉到自己的利益受损的那天,就是他们觉醒的那天。

    最后,尽管我不同意家园的观点和立场,但家园把自己的观点和立场及理由提出来讨论,却是值得欣赏的。一个社会必然有着不同的人群,有着各自的利益诉求,有不同意见是非常正常的。企图用某种思想统一人们脑袋,要求人们做同一个梦的做法是荒谬的。然而不同的利益诉求应该以平和的方式表达,谩骂和攻击无法进行有效的讨论,更无利于达到某种程度的共识,暴力更不是解决问题的途径。但愿更多人能够这样表达他们的诉求。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其实你朋友的话有一定的道理,但实际上支共连你朋友所想象的那一步都没有走到。
我相信哪怕你支完全放开了基层村长选举,选出来的也95%都是烂货。但问题在于,你支搞基层选举的目的就不是为了选什么好村长,而是为了给权力更多合法化的假象,获得更多国际空间。站在共产党上层的角度来说,我们过去杀你3000w眼睛都不眨一下,现在都给你们这么多残羹剩饭了,都没什么人饿死了,你们怎么会不感谢我们共产党呢??虽然坚持党的领导不能动摇,但是我们也可以搞搞选举,来获得更多的国际空间嘛。但支共本身,就是支国变态控制欲的化身,每一级对下级都有着变态的控制欲,在实际执行中,他们会越来越不能容忍任何超出控制的事情,所以也就自然会越来越荒腔走板。实际上你支对于哪怕是伊朗俄罗斯那种层次的政治自由,都是无法容忍的。就算是个可以收买的烂货,你支也不能允许土豪士绅去分享政治权力,这是你支的官僚组织本能。
所以实际情况就是,虽然我相信你支的民主素质民主基础低劣的如同猿猴,完全缺乏建立起良性民主制度的民情,哪怕你支真的放开基层选举,也是一个个低劣的比台湾的苗栗国都远远不如的玩意,但实际上你支根本就没有给这个机会去证明。
民主选村长就是共产党放出来做负面教材的。不是说一人一票就民主了,民主也要有法治配合才行。但是中国人不懂这些,看见民主选村长的乱象之后得出结论:中国人果然不适合民主。
我觉得原因如下:
1.有句话叫别拿村长不当干部,事实是我们就是没把村长当干部。村长权力太小了,根本解决不了群众的诉求,甚至头上还有一个委任的书记,这就导致群众投票积极性普遍不高。
2.一个村子地域还是太小了,一般裙带关系严重。竞选村长或主任的人如果家族庞大,那就占很大优势,所以制度公平性还是欠缺。
3.就是中国城乡差别太大了,农村根本吸引不到人才,所以这种制度也吸引不到优秀的被选举人。
如果中国能像日本那样,一个村能选举一个到市议会有话语权的议员,那么这样的选举才能反映民意,对选举人和被选举人来说积极性都会提高。
瘟疫法师习近平 习近平大招:中国肺炎Chinese Virus
中国人和民主的关系,差不多就是太监和性生活的关系

中国人搞民主,最后一定是谁给大家发几斤米发几桶油,大家就投谁

想要民主,就不要当中国人;要继续当中国人,就不可能民主
”中国不适合民主,所以中国不能搞民主”,这句话大多数人都听过,也洗了很多人的脑,这句话妙就妙在中共把一件事情的结果作为这件事的起因去论证,其实只要你有心多想一步,例如:中国为什么不适合民主?统治者几千年来的愚民统治是造成中国不适合民主的原因,但是中共接手中国后不仅没有开启民智,反而进一步打压民智,愚弄人民,才造成中国现在比晚清还不适合民主的局面。要把中国建设成美国式的民主国家这是中共在上台前对中国人许下的承诺,现在中共显然违背了当初的承诺,所以总加速师才提出不忘初心的口号,要亲手埋葬这个党,这才八年,党已经土埋半截了
假行僧 我躲开了乱世 因为我满身的火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83%8F%E5%9D%8E%E4%BA%8B%E4%BB%B6#%E7%B5%84%E7%B9%94%E9%81%B8%E8%88%89%E5%A7%94%E5%93%A1%E6%9C%83

可以看一下乌坎当年村民自己组织的选举,水平是相当不错的,在事件还是热点的时候靠着外媒的关注得以免受太大的干扰,可惜后来风头过后不出意外地被秋后算账了
被玩坏是因为缺乏法治,所以要如何建立法治
用这个节奏给他绕进去🐶
毕竟全过程民主,特点就是没有没有没有,通过!
什么,有人反对?精神病院安排上
中国人可以民主,但千万不要是台湾式的直选,日本的内阁制比较适合支那
建議你仔細研究一下台灣民主史,當初台灣的國大代表跟里長代表,也是“沒有沒有沒有!”選出來的,直到後來才慢慢演變。
阿姨早就说过,桂支只有在大洪水以后才有希望,看自发秩序能不能生长出来,否则玩啥都没戏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白左,中美高等教育残次品,全球主义者,潘石屹教友(支田耶变种),信奉跑路学
能贿选就是中国的福音了
现在的问题是中国连贿选都不可能,选票等于厕纸
所以被殖民三百年才这么被认同,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殖民。
springwood 既来之则润之
笑话,你不知道村长上面还有书记吗?选一个出来,书记直接否掉
“参选人都被有钱的当地老板或者村霸掌控了”。没油水的村选举,有钱老板愿意当就让他当,反正他发钱。有油水的村,你看要多少钱才能贿选。中国人对权力没意识?说中国人对选举权力不敏感的怕是书读多了。村民知道这是样子货,才不屑一顾。
末影人 台灣共和國
民主政體,有一個權利是政府無法控制,且是代替民眾監督政府的,叫做媒體,開放媒體自由,這種事一上報,所有事情就解決了,從上到下調查為何會發生這種事,媒體跟進報導給民眾知道,久而久之,民眾就知道自己本身該有哪些權利,而賦有知識又充滿熱血的智士,就會開始組織團體,專門監督政府,替民眾發聲~一切的一切都是習習相關,這是自然而然會發生的事~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这也是一种试错机制,第一次你为了100块钱的贿赂选了个废物/恶霸,把村里大家的权益搞了个一团糟。那第二次,第三次呢?如果能保证公平公开选举的情况下,理智的人都会慢慢学会怎么选择,这个可以参考当年的广东乌坎。
当然前提是每个村民按自己的意志进行的选举,至于黑恶势力导致的强迫选举,根本算不上选举,又怎么能怪到选举头上?
lbow 不想當中國人的台灣人
台灣基層的民主選舉也是很爛啊
越接近基層,很多人就覺得不重要,不肯花精神在選舉的政見、事務相關的分析和討論上
村里長基本上都是家族世襲,某某陣營色彩濃厚的樁腳

只是台灣的基層村里長能貪的真的不多就是了,到地方縣市議員層級才能貪的多,雖然選舉還是差不多的亂


思想的改革需要從教育開始,你很難一次性的全部改過,修改一個觀念可能是要等一個世代才能成功,就算順利大概也要幾百年才能完成
更別提三不五時就會開倒車,走兩步退半步的狀況

很多國家開放民主選舉之後幾十年內又會倒退回強人政治,就是因為人民還是習慣偷懶、不肯做好民主公民的基本義務
所以,請努力吧,努力做到能做的改善,然後再看還有沒有機會搶救一下
那是中共搞的假民主在混淆视听。民主可不仅是只有选票就完事了。

个人的素养也不是能否实行民主的必要条件。

言论自由和社会监督,媒体监督,司法独立。才是保障民主制度的基石。

这些中国都没有。

所以搞出来的村一级民主选举只能和人大选举一样,沦为滋生腐败的温床。
越小的地方,民主越難脫離私人關係/群帶關係。

我覺得東方人的民主選舉起碼要90%選民和候選人之間沒有任何私人關係或者利益關係,選民才能真正因應其政策投票,這個選舉才有意義。

否則這種小村子,還不是投給當地的土豪鄉紳老闆。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小孩子不会好好吃饭 吃一半吐一半弄得满地都是
得出结论->小孩子不适合吃饭 应该吃屎
吳小勳 我愛臺灣
民主选举制度再好也是需要人去维持,共产体制下的选举跟它们说的自由一样可笑。
qq123654 国与国之间是力量的竞争,而不是口水
中国的村长选举就是共产党的骗局,
首先选举的村长依然受独裁者控制,村长的权力太小了,没卵用啊,虽然是选的,但是他还有上级。
其次,选举不仅仅要选行政,还要选立法啊,选了行政了,可是法律是独裁者的恶法,不是公民代表投票通过的国法。
然后,还需要有反对派和罢免权。
共产党搞这个选举简直就是侮辱智商
这种在独裁制度下,实行民主选举,本来就是一种谬误。 
因为村长无权利修改独裁制度下的规则,权利几乎全被独裁政府剥夺。 
如果村长有和国王一样的权利,我想很多人会选民主制度的。
比如: 自由网络,0关税,自由教育,自由新闻,土地财产自由,知识产权保护等等。 
如果村长实现了这些,独裁制度就是粪坑。
儒家的信徒 🤬不友善用户 怀念2003至2013
你就告诉他,在他眼里稀烂的村长选举制逢年过节都要送村民礼品,就这点来说不比大多数直接考出来的吃人公务员好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民主制度確實需要人民的素質
不僅如此,還需要人民有基本的經濟能力
畢竟不需要每天汲汲營營於食衣住行的人才有更多時間關心政治

那問題來了,中國共產黨為什麼在鄉村這種教育文化經濟水準都比較低的地方試推選舉?
正常來說不是應該從西化更深、資源更多的沿海重點城市開始嗎?
如果換成在上海或深圳試驗選舉,從議員和市長開始,還會出現一大堆這種慘樣嗎?
完全沒有舞弊沒有犯錯是不太可能,但選民和被選舉人的基礎素質應該還是有的吧?
更別說還有一個本來就一直在爭真普選的香港,結果他們的真普選呢?

所以「中共在鄉村試著推行選舉很失敗,證明中國不適合民主制度」這種說法就是中共大內宣
從一開始中共就沒有想真正讓中國人有選舉權,希望中國朋友們能看清這件事
sssssj 新注册用户 Nobody
选举只是手段而非目的,现代政治文明的公平透明制衡在墙内都是遥不可及的东西,这个政权本身就无意放权推动公民教育,而所谓的基层选举乱想反倒似乎印证了中国人口素质不适合民主这套歪理,本末倒置,愚民惯用伎俩。
如果“参选人都被有钱的当地老板或者村霸掌控了”,那说明这根本就是假民主,这样选出来的人越是恶霸,贪婪,越是说明真正的民主的必要性呀。

选出来的不一定比官派的好,但官派的也不一定会比选出来的好。不论何种制度,人们起码应该拥有了解台上的人到底好不好的能力。在中国这样官员权力巨大,掌控一切的国度里,官派的就算不好,人们很可能也是没那个能力知道的。说到底,新闻、言论自由、信息公开透明才是民主更重要的保证,一个有选举而无这些自由的制度根本称不上是一个民主的制度,在这种制度下,村民手中的选票意味着的不是民主,依然还是集权。民主的重要特征是对权力的制衡,如果有那么一群人,权力大到可以掌控所有人接受信息的任何渠道,能自由的决定选民能知道什么,不能知道什么,就算真的“明天开启全国民主选举”,这种制度依然是集权的,独裁的,而不是民主的。孕育出再怎样可怕的怪物,也只会是集权的怪胎,而不是民主的怪胎。

中国人确实没有香港、台湾那样的民主素质,但是在一个没有言论自由,信息不透明的环境中,一个人接触到的只有一方参选人发布的东西,而接触不到任何其他不同的观点,此人怎么可能会拥有多高的素质?若是想要提高国民的素质,那么当务之急是尽快让人们接触到各种不同的信息,让人们去思考,选择,给予他们真正的民主,而不是等到哪一天,他们的“素质够了”,才给他们民主——这一天是永远都不会来的。就算初期,人们只会因有人发几桶米发几桶油就选谁,不也挺好的吗,人们既然可以因你不发米不发油而不选你,当然也可以因为你贪污受贿,或是做的不让人满意而不选你。起码,总好过不用发米不用发面,贪污受贿,也根本不用管村民的意见如何就能上台的制度吧。
村集體的選舉不是被叫停了嗎?
小丑慶豐包子帝連這種水平這種層級的選舉都無法忍受
凡事學毛臘肉的文革腦無誤
故国犹在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小尼子
我们村的书记选举的候选人都是靠关系和金钱上去的,只要关系打通了,没钱也要借钱买票(上届好像是五百块钱一条票),因为当上了村长稳赚不赔,一定可以贪污回本钱。
因为村长和村主任还有会计的权力很玄学,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权力大的,同时兼任村长和村主任,还是村里事实上的宗族势力领头人,会计就是村长和村主任的亲信。基本上卖掉村里的土地和矿产还有林业资源算是常态了,贪污腐败的空间很大。
权力小的,村里要啥没啥,村里人都出去打工了,村长和村主任还有会计就是个空架子。

另外,村长和村主任还有会计是否存在权力制约,更是玄学。
如果上头有人,那基本上就是土皇帝,法律都无法触及到。
就算是上头没有人,中共政权也需要得到他们的支持才能触及到村里。

最主要的,中国的农村,很多地方就没有走出封建落后的常态。大家都知道的贩卖妇女儿童,到现在都无法打击,因为整个村落就是一个封闭的隔绝外部环境的。很多村民学历更是堪忧,40后和50后没有上过学是常态,60后和70后能上过小学就不错了,很多80后和90后就是初中毕业就打工去了。
这样的环境下,即使是存在选举,也是走走过场而已。
史蒂芬 喜欢中国现代史
记得以前是有选票选举村长的(也就是吃喝拉拢一下,随意选代表),现在好像都没人愿意当村长!我老家当村长一年能有3000元工资(就是村里有事动员一下,没什么权)!现在基本是个摆设了,农村的选举基本都废了!
eastofsun west of moon
正是因为烂,才要顶硬上,不然都是党的忠诚干部,那岂不是习近平直接接了个吸管吸十四亿韭菜的精华。这是另一种加速,香港人叫揽炒。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民選村長如果選上一個好人,還會被上面人拔掉呢
所以在高層次的的確也會壞掉
你選市長會被省長拔掉,你選省長會被中央拔掉,就算你直選中央選了一批看上去慈眉善目的人,下來選省長的時候照樣幫你拔掉
不僅是上級拔掉下級,還有同級互拔甚至可能有下克上的
那要如何不玩壞?首先就要避免他們亂拔
反組引力球 若问题只是硬性的,物理的,那只要敢于豁上命去莽,终归还是能解决的;然而桂枝的所有顽疾都是软性的,精神的,中毒太久以至于浸烂了骨头
这里就体现出去大一统的必要性力,,,

叠上一百层的分级体制,层层舞弊,和到顶也不过十层的分级体制,同样层层舞弊,你说哪个好解决

顺便,所谓的量变导致质变就是这个意思,体量大小还是十分重要的,有时更是决定性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社会主义的接班人都得给老子死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01
  • 浏览: 7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