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泛突厥主义?其和中国的大一统思想有何异同?

维基链接:https://zh.m.wikipedia.org/wiki/%E6%B3%9B%E7%AA%81%E5%8E%A5%E4%B8%BB%E4%B9%89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奥斯曼帝国和你支是比较相似的,但是泛突厥主义如果不追求政治上的统一,则和你支的大一统的是完全不同的。
泛突厥并非凭空出现,突厥化和蒙古帝国的入侵是密不可分的,事实上目前的所有突厥民族的形成,都和蒙古有着很大的关系。
 
突厥认同本身也是存在很久的,大家也都基于历史和语言,认同自己的突厥人身份(虽然大家血统上的差距真的很大)。中亚人都把自己的语言叫做turki,阿塞拜疆人和土耳其人也都很早就称呼自己为突厥。但是泛突厥主义试图把突厥人融为一体,这是很大胆也是很难做到的。
熊大大先辈 加速!加速!
1.维吾尔族是1922年塔什干大会俄国人起的名字。之前没有维吾尔这个认同都是以地域(伊犁,喀什)称呼自己的族群
2.北疆原本是蒙古人(察合台,吉尔吉斯太古老了没意义)信佛教,被乾隆屠了,导致了真空,所以很多在南疆混不下去的开始发现新大陆,不过这些人和汉族蒙古族混血导致孜然味下降。
3.埃尔多安和共产党一样想要得到屏障和来自东方突厥的廉价劳动力,土耳其人是广东人,东方突厥是湖南人东北人。
大概是造一个大文化组出来,以后建帝国不会吃文化惩罚吧
霍皮奥伦 西南边陲一少民
作为土耳其爱好者“泛突厥主义”是值得大书特书的,自加斯普林斯基建立突厥民族意识到齐亚·格卡尔普弄出了传统泛突厥主义。那是奥斯曼晚期兴起的思潮,当时的奥斯曼帝国主义不强调突厥人的主要地位,沿用米利特精神,众生平等;其次,奥斯曼主义也得不到阿拉伯人的支持,他们根本就是被武力征服的,与奥斯曼苏丹的关系很薄弱,哈里发头衔是个人都知道骗小孩用的,两圣地的哈希姆圣裔还在呢。因此在大图兰主义基础上的泛突厥主义比较合奥斯曼人,一是当年的确除了奥斯曼没有其他突厥语的独立国家。青年土耳其党人更将它和伊斯兰教结合了起来,并最终造成亚美尼亚大屠杀。
https://klimbim2014.files.wordpress.com/2017/01/ataturk-in-color.jpg?w=1140
阿塔图尔克上台后土耳其国力衰败,再说他一个棕发蓝瞳的也应该不想弄什么泛突厥,就回到土耳其民族构建的路上,慈父又大力整肃苏联内部的突厥人,泛突厥也就没了什么影,1969年土耳其民族主义运动党创党,泛突厥主义才卷土重来。

泛突厥复兴最核心的事件还是苏联解体,苏联一次放出了中亚五国,埃尔巴坎这疯子将伊斯兰主义与泛突厥主义绑在一起,现在的埃苏丹也加入过他的福利党,埃苏丹认了一堆汗国做爹的思想很可能就是从埃尔巴坎处来的。
https://img.piri.net/resim/upload/2015/01/12/f0daaa_picture_20150112_4272260_high.jpg
中亚的伊斯兰复兴带有明显的政治特征,在复兴过程中产生了有强烈政治倾向的伊斯兰组织和政党,想建立了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家。最有名的就是1992年至1997年的塔吉克内战,想建立一个伊斯兰教法国家。“伊扎布特”思想就更上一层,瓦哈比混泛突厥,只要是不听话的,突厥人都杀,居玛·塔伊尔大毛拉就是被“伊扎布特”份子杀了的。这与TG杀共产党员已经差不多了。而且解经权在他们手中,不可自行解经,就和现在TG治下是不能说原教旨马克思同一道理。现在埃苏丹的“新泛突厥主义”就是他用来维护统治的利器,土耳其与哈萨克等国弄的突厥语国家合作委员会也是文化经济合作为主,主要的作用还是忽悠点钱,埃苏丹弄了十多年的泛突厥,只是臭了自己名声和挑动民粹外,影响力比当年的恩维尔帕夏还低,我看他真没什么本事弄大新闻。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观察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還有泛泰主義,團結所有侗泰人

大越南主義,木棉花開之處皆為越南領土

大馬來西亞,大印尼,印馬合並

大蒙古

大藏,西藏青海以至所有bod及羌人都要合並在一起
按语系划分,我记得蒙古语、满族语和西伯利亚一大众语言都是广义上的突厥语系,都是广义上的突厥民族。
即使能够通过基因学等科学手段找到全球“突厥”同源同种的依据
联统突厥也只能是一种虚妄愚昧灾难性的想象
何况泛突厥主义并没有任何可以成立的历史依据,更勿用说科学依据
新疆问题和泛突厥有一些关系,根源在自诩原住民,有强烈主体意识的维族人不能顺利分享发展红利,维族的主要人口又在贫瘠闭塞的南疆,这种状况是历史形成的。除了怪老天爷,只能怪祖宗为什么不选块好地方。真相是公元840年回鹘在漠北被黠戛斯打败,迁入新疆,当时北疆被如日中天的吐蕃控制,回鹘只能继续西迁进入南疆。随后北疆又被彪悍开挂的蒙古人控制600年。

直到乾隆把北疆准格尔种族灭绝。最富饶的北疆被乾隆屠戮一空,现在只有准格尔盆地,没有准格尔人。从乾隆到民国杨增新都严格限制汉人迁入新疆,

新疆问题实质出在,当时民族识别,把原本可以划成3个民族都合并成维吾尔,成了新疆主体民族。1955年又装上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这个名字,给了维吾尔人幻觉,觉得新疆从地球诞生开始就是维吾尔人的。再加上人种,文化,语言宗教,处处和汉人,汉文化格格不入,又发现的很多油气矿产资源,大部分都在北疆汉人手里,维吾尔人空担个自治区的虚名没分到钱,不仇恨,不想独立,都不正常

解决问题的办法只有一个,平权分钱。

维族重要信仰伊斯兰障碍也是个问题,基督教核心理念是人人都有罪,要救赎,要赦免。佛教的核心理念是万物有灵,众生平等,慈悲为怀。伊斯兰教的核心理念是异教徒都有罪,吃肉等于吃屎,穆斯林最优越最干净,杀死异教徒,上天堂,会有一个永远坚挺的阴茎和72个处女等你,这是伊斯兰教徒肉弹多,毫不畏死的不可理喻的恐怖分子前仆后继的根本原因。

伊斯兰文化保守,忌猪肉,一天趴地五次,每周五祷告,每年绝食一个月,这些游牧时代的习俗都和工业流水线文化格格不入教义和现代工业文明社会完全不接轨。

维吾尔人和藏人还有所不同,藏人的佛教更温和,因为汉藏语系和汉人的血统联系,西藏高海拔不适宜人居,至少在藏人精英的认知,和汉人搞好关系,给藏人子孙保留移民北上广的机会没有任何障碍。维吾尔人就不一样了,把汉人杀光或者驱逐,全部从南疆搬到北疆,一千万维吾尔人躺在新疆,天天念经,把资源外包,都能过上沙特的日子。

不流血的唯一解决办法,去伊斯兰,逐步汉化融合,鼓励通婚。取消民族识别,打破族群心理界限。
习近平因为已经一尊,容不得一点点脱序意外,挑战皇帝的权威,错误在太激进,把几十年的渐进融合过程压缩到几年,遇到反弹也是必然的。

如果我执政,过程会慢一点,尊重维吾尔老百姓历史变革中的心理感受(辛亥革命成功后,民国政府限期剪辫子,很多汉人大儒接受不了,投河上吊的都不少,梅兰芳拖到最后期限,见已无可挽回才无奈剪辫),也要容忍适度的恐怖袭击,如果每年继续有几起砍杀爆炸,对新疆推行汉化的国际压力会小很多。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官网:venganza.org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08
  • 浏览: 4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