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国内官员公务员办事永远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如题

我去办证什么的总是会被莫名其妙地intimidated到 

他们总是装的一副大公无私的样子但是对你又是高高在上,老百姓完了去办证厅办些证件还得低声下气的

就好像香港驻军的那个草包说的什么“中国主权不容侵犯”那样,这帮政府机关人员的态度和他如出一辙。总是颐指气使的那种高高在上,好像威严感很足那样。

我说你至于吗,办个证指个路都能把你自己给得瑟上天?这像是正常的对人的态度吗?办个证都要一副condescending的鬼样子,wtf?

你国人是真的小红本读太多了是不是?基层党员干部做个事都得“党气十足”、“官味十足”。还tm人民公仆呢,我呸!
说实话,不是共产党员的问题,只要你是个人类,天天把你放在那么个环境,天天让你决定几百几千申请者的成败得失,你也会变成那德行。

这德行还是小样,习近平就是大样,天天跟你说你伟大正确,代领人民走向繁荣富强,告诉你代价是社会必经的阵痛,你也就信了。

这种伟大的幻觉也不是没有弱点,他最怕现实的挤压,就好比一个一辈子生活在泡泡里生物,看外面都是炫彩五光十色的,你一根针戳一下,连泡泡带神经都能给他扎歪了。

我有个朋友,中国出生,英国长大,后来去美国读的研究生,女的,天生暴脾气,回国后在一政府卫生部门当个职员,她科长知道这人脾气和家庭背景,从来不敢惹她,有一次她处长给她安排大年三十值班,她通过家里人关系辗转求人,请求安排到其他一天(正常情况初三之前不安排女生) 处长表面答应了,结果不更替值班表,还在过年放假前走到她办公桌说怪话,说什么年轻人不能吃苦,别仗着国外回来的就太把自己当回事,都是海龟蛀虫啥的,我这个朋友抄起桌子上台式机电脑屏幕就砸处长脑袋上了,当时脑袋就流血了,然后她拿不锈钢杯子一直往处长脑袋上敲,边敲边逼处长大声喊“我再也不给xxx安排值班了”😂 最后这个处长,40多岁一个大男的,就满脑袋是血坐在地上在那重复“我再也不给xxx安排值班了”

这个事情过后也就过去了,也没人报警,也没任何处分,那处长也继续欺负其他年轻人,除了不敢惹我这个朋友其他都跟没发生一样。

中共这种泡沫伟人基本上比比皆是,你让他在安全的立场上摧残那些仰仗他的老百姓,他比谁都能,这种逼人真打起来了第一个尿裤子,中共要想靠这群人和美国掰手腕子,我说不好听的,这种逼人最大功效就是浪费美国一颗子弹。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大公無私也可以高高在上啊?這不衝突
他以為他是公家,你是小老百姓,你求他幫你辦事,對你態度當然顯得高高在上
說不定還真的經常有人對他低聲下氣送點好禮的呢,而人的自我評價是會受到周遭的眼光影響的
別說官僚 十個有九個公司管理層都是這鳥樣

別說公司管理層,在中國,十個裡有八個商店店員/收銀員/服務生也是這鳥樣
『規定就是這樣的』這句話到處都適用
被便利店店員丟到一個不知道是壞了還是真的很難操作的咖啡機面前自己灌咖啡,實在不會操作問店員,店員就說『都是自己來的』
對餐廳服務生說『我不喜歡XX,可不可以不要加』就說『都是這樣的』
甚至很多服務業者似乎都以為來一個服務性笑容就是失去尊嚴在諂媚似的,個個一副苦大仇深彷彿顧客是殺父仇人似的
管理層大概是為了制服這樣的下層,只有更兇
哪怕你付錢給民營企業,還是『你求他辦事』的結局呢
公務員又不會直接從你手上拿到錢
在中国生活过的人估计都有类似体验,去个窗口单位办点事,脸难看,事难办,不是挖苦讽刺,就是故意折腾人,往往一件简单的事故意让你办不成。

一旦人手里有了点权利相对又缺乏制约监督,那就一定得用个爽才行,这是人性的弱点,特别是在中国这种信仰缺失、道德滑坡、底层互害的环境中,更是将人性中的恶放大数倍。

针对此现象,在共匪自娱自乐型的整治活动后也是收效甚微,脸难看是吧?我态度好了但是故意不作为,事难办是吧?干脆就不受理、不担责,以前能办的事现在也不给办了看你们能有什么招,说到头就是烂透了
“你就是在造谣!我亲戚就是公务员,他对我可好了!”——五毛
因为公务员只需要对上级负责不需要对公民(在中国是人民/老百姓)负责。
但是我实际感觉上是有区别的,这种情况现在比以前少,大城市比小地方少。
糖醋和里脊 平行世界
其实国外官员也一样

包括在国外的中国官员(领事馆)和当地的官员

其实都是处理最基本的事务   但是连最基本的能办成你就要谢天谢地了

如果不是靠关系进到公务员体系的  真怀疑他们的智商
部分公务员还不错,不过排队太烦人了,手续太多。
billzt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因为主席台上那个包子就是这样的

上行下效而已
很不巧 最近我去買火車票 也是被這樣對待 ,對我說 話聲音很大很囂張, 當然我知道她只是一個賣火車票的  我就站在窗口前一直盯著她 錢都扔進去的 說話也很不客氣 全程故意很暴躁   我粗生粗養 誰怕誰呢
吳小勳 我愛臺灣
在专制的国家,公务员跟古代官员一样,觉得自己高高在上,而民主政府官员为人民服务。
vitamin 黑名单
对一些人高高在上的,肯定同时对另一些人低低在下,就像脾气不好的,肯定有别人对他脾气不好一样,本质上就是拿别人平衡一下。
Rosaria 想太多了
別說官僚 十個有九個公司管理層都是這鳥樣,先把提出問題的員工幹掉 ,當沒事發生
霍皮奥伦 西南边陲一少民
hkgusa 小熊維尼
有權就是會這樣 正常人性發揮
當然加上支性會更惡劣一點
呆灣也一樣,港狗也差不多,區別是呆蛙呱呱叫,港狗汪汪叫
这个问题太简单
不回答😄
2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wszml 1234567
本高高在上的人为什么不能表现出高高在上得样子,真情流露不好吗?非要表演平易近人,那是虚伪。😂
dmkgb 新注册用户
 其实看地方的,就我所知,东部沿海的服务态度都很好的。山东,东北或者内陆比较传统和保守的地方,则是你说的那样很明显。
这就是权力呗,人家要的就是你求他,最好跪在地上,专制独裁都一副德行
反組引力球 若问题只是硬性的,物理的,那只要敢于豁上命去莽,终归还是能解决的;然而桂枝的所有顽疾都是软性的,精神的,中毒太久以至于浸烂了骨头
真当人民公仆呢,位越高权越重,在嗜权力如命的官本位桂枝洼地自然也就代表更高的社会地位,官老爷官老爷嘛,人心都这么认同你跟他说别的是没有用的,也所以你让人办事,在他眼里那不是他的份内工作,而是“你求着他”,自然要颐使气指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