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cctv的节目《国家记忆》?

感觉这个节目极度美化中共,关于长春围困战的一期忽略中共围城造成十多万人饿死的事实,把中共拍成伟光正。
国家记忆本质上是一个洗脑节目。
原因:
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在美国出现了关于“洗脑”的社会心理学研究。在这之前,乔治·奥威尔的小说《1984》和政治学家汉娜·阿伦特的《极权主义的起源》就已经让人们对特定政治制度下的思想改造和控制有了深刻的印象和一些了解。1961年,两部专门研究强迫性思想改造的社会心理学著作同年出版,引起了普遍重视,这种思想改造便是“洗脑”。

这两部著作中,一部是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艾德佳·沙因(Edgar H. Schein)的《强制性劝说》(Coercive persuasion),在这之前他已经出版过相关论题的《现代社会中的洗脑与极权主义》(Brainwashing and Totalitarianization in Modern Society,1959)一书。沙因认为,与人的其他思维训练或社会化过程不同,思想改造有四个重要的特点。第一是批评和批判,就是将被改造之人放置于别人的猛烈攻击(批评、批判、批斗、斗争)之下,以此动摇并瓦解他的自主意识,从而取得逼迫他顺从的效果。第二,必须把他放置到某个或数个压力“同伴群体”(peer group)中,用同伴的力量来影响他,这类同伴群体包括同行组织、同工作单位同校、同系的熟人和同事,等等。第三,必须在这类人际组织关系中给他造成极大的精神压力,如歧视、鄙视、排斥、羞辱、疏远、视为落后、贬为异类,等等,只有这样,他才会产生不顾一切要与他人保持一致的强烈愿望。第四,对他造成压力的人际关系不仅是与他有关的同伴群体,而且还要包括他周围的整个社会,以对他形成整体环境的合围,巩固思想改造的成果。用这四种方法进行的个人、群体(包括知识分子群体),甚至全体人民的思想改造,可以是相当成功的。一旦形成思想习惯,即使在没有明显外部压力的情况下,其成果也能令人满意地得到维持。

1961年出版的另一部关于思想改造的著作是美国精神病学家罗伯特·利夫顿(Robert Jay Lifton)的《思想改造与极权主义心理》(Thought Reform and the Psychology of Totalism)。他在书里提出了著名的“思想改造八项标准”(Eight Criteria for Thought Refom)。

第一是“社会环境控制”,控制环境与个人之间的信息传递和沟通,造成与社会其他部分的割裂。典型的控制环境是学习班、隔离审查、劳改、监禁,等等。第二是“神秘主义控制”,用某个至高无上的意识形态权威、伟大的主义或思想、智慧和远见都超凡入圣的英明领袖,来指导某种“正确思想”。这种思想之所以神秘是因为它代表了某种绝对真理的超验力量,有宗教般的抽象、玄秘教义和恩人、慈父般的伟大救世主。第三是“宣扬完美”,就是制造一种绝对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敌对世界观。给被洗脑者长期灌输这种思想,要求他丝毫不能倒向敌对一方,必须时刻坚守敌我势不两立的观念:不改造就是自绝于人民,不革命就是反革命,必须站队、紧跟、分清两条路线、站稳立场等。第四是“供认‘罪行’”。羞愧感和罪恶感被用作强大的思想控制工具,逼迫被改造者坦白、交代、灵魂深处闹革命、供认罪行,并将其罪行(组织定什么罪,就是什么罪)公之于众,彻底暴露。第五是“至高真理”,将某组织的教义、主义、意识形态树立为绝对真理,不容置疑或争辩。一切其他思想学说都是歪门邪说和敌对势力。第六是“语言暴力”,用一些外部世界的人们无法理解的专门术语和固定说法来统一人们的思想和观念。第七是“个人服从主义”,把某个主义奉为科学真理甚至宇宙真理,以它的名义禁止异类思想。第八是“决定生死”,一个人命运的好坏和沉浮,他被当作“自已人”还是“敌人”,成功还是毁灭,完全取决于他与组织的思想是否一致。

沙因和利夫顿的思想改造研究都强调人际关系环境对个体形成的强大作用,也就是后来斯坦福大学教授菲利普·津巴多(Philip Zimbardo)在《路西法效应》中所说的“情境”(situation)的作用。这种人际关系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政治组织的结果。一些看上去是非政治的人际关系,如工厂、医院、学校的科系或班级、文艺组织和联合会,其实也都被政治化了,它们受到自上而下的严密监控和操纵,在思想上不得越雷池一步。

沙因和利夫顿的思想改造研究观察和总结的还只是思想改造的一般“常态”情况,甚至还是相对“温和”的(也就是常说的“和风细雨”)。在政治运动来临之际,思想改造会变得非常极端、暴力、残酷,成为典型的“暴力性洗脑”。以研究思想改造著称的牛津大学教授凯瑟琳·泰勒在一次访谈中说的,利夫顿所研究的思想改造,有的可以说“是非常剧烈的”,特别是对待被监管、劳改的人和监狱囚犯,甚至在青年营、学校这类地方,“思想改造是强制高压的,……像集体自我批评、剥夺睡眠、肉体虐待等手段应用到了极致,说是教育,其实更像是心理折磨”。泰勒教授在《洗脑:思想控制的科学》(Brainwashing: The Science of Thought Control,2004)一书中,结合神经科学和心理学详细讨论了洗脑的科学原理。她指出,人类大脑推理和认知的神经科学(neuroscience),证明了人的思想是会起变化的,生理学发现,人的大脑中有一些神经轨道,在受到新信息和新奇刺激时可以打通,变得通顺。因此,当教条性的语言被反复不断灌输进人们大脑时,他们的神经元之间会更加畅通,变成一种类似条件反射的“自动想法”,也就是人的思维被“程序化”了(programmed)。这种语言的影响可以是相当隐蔽和不知不觉的,在专家、学者身上也起作用。有时候国内外学者讨论同一个问题,使用的语言会有相当明显的差别,这种差别也潜在地影响了他们思考问题的方式和结论,其中有的便是长期洗脑的结果。

乔治·奥威尔在《1984》中对教条语言形成人的自动想法的情形已经有所描述,有的很暴力,有的则是看似非暴力的欺骗洗脑。泰勒教授在接受《阳光时务》专访时说,今天许多国家的政治洗脑都属于欺骗型洗脑(有时也自称“软实力”),很少再是暴力型洗脑。欺骗型洗脑的特点就是限制人民自由获取知识的机会和渠道,在一言堂的环境中反复、持续地使用同一种意识形态化的语言,让人们的一些大脑神经元之间形成滑润的通道,根本不用思考,就会自动地有某些想法。意识形态语言和思维方式的洗脑作用不仅仅是清除异端思想,而且使得异端思想因没有适当的语言而根本无法形成。在这样的情况下,来自外部的思考语言可以起到帮助反抗洗脑的作用,这种思考语言与获取真实信息同样重要,同样能帮助培养独立的批判性思考能力,认清并警惕洗脑的技巧和手段,抵抗无处不在的思想操控。
原文:https://3g.163.com/dy/article/F5MC04QJ0521SB3I.html
这是给人的洗脑节目 不提国家阴暗面 是薄熙来在重庆搞的大家讲故事的翻板 共产党在八十年代至习近平上位一直没有搞洗脑节目 这是历史的倒退
党媒纪录片,必然的。因为党媒姓党。
这种正确的集体记忆还是留给小粉红们享受吧
网络骑士 灰名单
完全不提中共阴暗面的节目,歌颂中共的片子,忽略很多主要事实。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