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蒋介石真的消极抗日保存实力不接受调停一有机会就反共,他有能力彻底消灭中共吗?

guibuhai Thinker
没可能。1937年以前支共在西北最弱小的时候都没能剿灭,现在到了1938年以后国军严重削弱,而支共根据地在华北华中华东遍地开花的时候,反而国军可以开挂似的干烂支共了?

日支战争自1939年冬季攻势失败进入相持阶段以后,常开申基本上就是这么做的:保存实力的同时机会主义的反共,哪怕是珍珠港之后米国开始大举援支之后也还是这么个画风,米国后来请鹅爹出兵满洲,某种程度上也是常开申自作自受的结果。

在这个问题上,支共的教科书说国民党"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并没有骗你们。然而他们只告诉了你们部分真相,因为同时期的支共也在积极保存实力,内部加强整风以整合各个山头派系,为日后的国共彻底摊牌做组织上的准备。不过支共把自己发明成真正的抗日英雄那就很无耻了。珍珠港之后无论国共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日本完蛋是迟早的事,没必要再和日本死耗,保存实力以后摘果子才是王道。

然而,只要常开胜始终坚持种花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主义,他就迟早会回到鹅爹给他安排的路径上。最早追溯到满洲易织,最晚追溯到常开申决定和日本全面开战,一旦走上这条路径,常开申在战略上就已经输了。后来在战争中的保存实力同时反共虽然在战术上是正确的,可惜战术上的勤奋无法弥补战略上的懒惰。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剿共是不可能剿共的,這輩子都不可能剿共的
各省獨立又不會做,只有抗日這種東西才能維持得了生活這樣子

作為偉大的中華民族英雄,習近平不能停,蔣介石當然也不能停 (๑◔‿◔๑)


@LiuZhongjing
[00:24:31] 那麼習近平怎麼才能夠久安於位呢?答案就是,他必須做一個比他自己還要偉大的事業。蔣介石怎樣才能夠不變成地方軍閥當中最弱的一個呢?他不像是桂軍或粵軍那樣有自己的基本盤。他是吳越人,但是投靠的是粵軍。粵軍的大部分將領對他一貫排擠,對所有說不好廣東話的人一概排擠。他雖然在粵軍中混了幾十年,卻什麼也沒有打下。而他在吳越,很遺憾的是,吳越士大夫是非常不願意當兵的。所以,有湘軍,有粵軍,還有很弱的贛軍,但是偏偏就是沒有吳軍。蔣介石的所謂嫡系,是四面八方招降納叛來的,例如何應欽是從貴州來的,或者是從原來的北洋軍閥的殘部當中收編來的各路部隊。李宗仁為什麼瞧不起蔣介石?因為蔣介石其實沒有真正的嫡系部隊。蔣介石所謂的嫡系部隊,是各路比桂軍、更不要說是比張作霖的奉軍更雜牌的雜牌部隊。是在北伐以後,他憑著國民革命軍總司令的頭銜臨時拼湊起來的。然後讓陳誠這樣的人到廬山訓練班去勉勉強強訓練了一些左宗棠時代的課程,例如打靶要有準頭這樣的課程。在桂軍、晉軍和奉軍這些至少具有日本明治維新時期普魯士教官軍事常識的人看來,你根本就不算事。你唯一的力量不過就是你掛著國軍總司令、國民政府主席的牌子,你真正的核心部隊的正規化程度還不如我。

[00:26:18] 那麼蔣介石怎樣才能不使自己變成軍閥當中最軟的一派呢?答案是,偉大的事業。吳越士大夫需要在滿洲人保護之下,才能在帝國內部當老二,在當老二的同時幻想自己就是老大了。他們需要這樣一個替代品,否則一個獨立的吳越是要不斷被湘軍和粵軍反復抽打的,就像是在曾國藩和洪秀全的時代那樣。本來我們是最富裕、最文明、最瞧不起你們這些蠻子的,卻要不斷受你們這些蠻子的欺負,這使我們頓時懷念起滿洲人的好,於是又忘記了當年滿洲人來的時候也把我們抽打得很帶勁。我們現在看到只有蔣介石符合我們的需要,於是就把蔣介石捧起來。我們一定不要讓蔣介石做一個類似孫傳芳式的五省都督,這樣一個五省都督是打不過閻錫山、馮玉祥和李宗仁的。我們一定要把你捧成中華民國領袖,而把他們壓成地方軍閥,這樣我們就贏了。而蔣介石本人要想擺脫他作為一個不合格軍閥的宿命的話,他只有當全中華民族的偉大領袖,才能做到這件事情。日本企業有一句名言,所謂出版企業是自行車企業,自行車不能停止運轉,一停止運轉立刻就會倒。蔣介石就是這樣的自行車企業,但是比如說哈布斯堡君主國不是自行車企業。正如拿破崙充滿嫉妒地說的那樣,哈布斯堡家族無論怎樣割地賠款,人民永遠忠於它,認為它是自己的天然領袖。相對于蔣介石,閻錫山就比較接近于哈布斯堡帝國。

[00:27:54] 習近平就是沒有根基的。他非常清楚,他的命運跟偉大使命聯繫在一起。偉大使命一天存在,就算是他遷都梁家河或者遷都重慶,他仍然是中華民族的唯一領袖。一個中國,一個主義,一個領袖,沒有他就沒有中國,他的地位永遠能夠維持。去廣州、去重慶或者去臺北,對他沒有區別。但是一旦停止下來,他就是一個站不住的軍閥。正如魯肅對孫權說的那樣,明公,您跟您的公卿不一樣。閻錫山不需要中華民國,他回過頭去跟日本人談判一下,他做他晉國的土皇帝,有任何困難嗎?陳濟棠、李宗仁和劉湘一面喊著蔣介石抗日不力,一面接受日本軍事顧問,要求日本貸款,這些事情您可以做嗎?您不能。他們沒有中華民國,他們會混得更好,可以到曹公的洛陽朝廷去繼續做官。他們可以說:“我在辛亥年跟孫文混的時候,我就是泛亞主義者。孫文他老人家在世時的遺願就是把日本統帥當亞洲老大的,我就是在奉行孫文的遺志。”那麼蔣介石您老人家,您準備回哪裡去呢?魯肅說,我可以到曹公那裡去做士大夫,孫權您老人家要混到哪裡去呢?蔣介石對這一點是非常清楚的。習近平的處境跟蔣介石一樣,所以他必須做出類似的事情,他不能停下來。我將無我,我的偉大使命和我的個人前途是分不開的。

[00:29:21] 我對這一點能夠理解,就是因為我跟習近平是一樣的。如果沒有諸夏的話,那麼我就徹底完蛋了,我就什麼也不是了。我自己要想能夠維持我在美國的地位,就必須把諸夏運動推向前去。如果沒有這一套的話,那麼前法醫算什麼呢?前博士研究生算什麼呢?一個作家又算什麼呢?如果順著這條路線走下去的話,我不僅不會有政治影響力,而且恐怕在危急時刻的自我保護能力都會沒有。所以,我必須把諸夏的總教父、總教皇這個職位做下去,把大蜀民國和諸夏愛國者的事業推起來。這個事業不需要成功。我們要注意,蔣介石並不需要打贏抗日戰爭。只要抗日戰爭不可避免或者正在進行,那麼無比憎惡蔣介石的所有各方都必須悲哀地發現,搞掉蔣介石,中華民族就不存在了,因此非得含著眼淚去支持他不可。只要這條軌道存在,他就安全;這條軌道不存在,他就不安全。習近平在黨內的地位也是這個樣子的。他能夠戰勝比他強大的、物質資源要強得多的各派系,因為他是承擔歷史使命的人,同時也因為他除了歷史使命以外一無所有。

[00:30:51] 我如果不能把大蜀民國搞起來,那麼其實在1935年按照西方標準就已經滅亡、在1950年按照東方標準已經徹底滅亡、而且在改革開放的幾十年內一點沒有翻身跡象的那個其實是在晚清時期才形成的巴蜀地主資產階級就永遠死掉了,包括他們的直系後裔也不會想去恢復它了。有我在,它就存在;沒有我在,它就不存在。而我是運動性質的。只要我不斷運動,而中華帝國陷入地緣上和政治上的絕境,在有機可乘的時候,在這個運動過程中,我就是必不可少的。在我有生之年,這個階級垮不下來,這個事業也就垮不下來。而如果我停下來的話,這個階級就徹底滅亡了,等於是多少年來耿耿於懷企圖打的翻身仗就要完全落空了,所以我不能停下來。我能理解習近平,就因為在這方面我跟他是一樣的人。比如說,我跟臺灣和吐蕃就不一樣。達賴喇嘛就是一個封建領主,他的階級沒有被打散。他懶洋洋地坐著不動,這些人仍然存在。而我不能停下來。我停下來,周圍的人馬上就星散了。臺灣和吐蕃都是處在安全的封建領主的閻錫山狀態,而我處在蔣介石狀態。我不能停,停下的第二天就是我滅亡的日子。蔣介石不能停,習近平不能停,我也不能停。

[00:32:16] 那麼誰能贏呢?就看你們從事的偉大事業的運動。習近平只有在一種情況下才能贏:他在中華民族的建構過程中是必不可少的人。假如他的歷史理論是正確的,中華民族像施展所說的那樣自古以來就是世界歷史的樞紐,近百年的屈辱只是一個插曲,它最終會像默克爾所認為的那樣恢復它在世界歷史上的偉大地位,那麼就算習近平大字不識一個,就因為他駕駛了這個上山車,也會像風口上的豬一樣獲得勝利。但是如果這套歷史理論像我解讀的那樣純粹屬於捏造,純粹是逆向殖民主義,降虜根本做不了征服者,那麼他必然會像蔣介石一樣毀滅。在毀滅的過程中,那就像是拿破崙帝國、希特勒帝國或歷代帝國毀滅的時候一樣,由帝國分解出來的眾小民族會趁機接管空間。

[00:33:13] 英國人很喜歡塞爾維亞人以及塞爾維亞人建立的南斯拉夫王國和它的三族共和嗎?不。英國人認為他們跟強盜沒有什麼區別。你的國王和公爵跟土匪頭子沒有任何區別,而你竟然在聖路易和懺悔者愛德華的繼承者面前自稱國王和公爵,而且我們正經的公爵大使還得承認你是國王,實在是很噁心的事情。但是在哈布斯堡帝國解體以後,總得有一個政權來接管真空,因此我們必須捏著鼻子承認地球上有一個叫做南斯拉夫的東西。假如我的歷史理論是正確的話,那麼就是會有大蜀民國,即使大蜀民國只是由一幫土匪頭子組成的。而在必須有人填補政治真空、以避免張獻忠狀態的情況之下,列強還非得捏著鼻子,對這些一到外賓參加的國宴上就要偷東西的土匪頭子叫一聲總統閣下或總理閣下。

[00:34:18] 所以,這就是一個歷史運動的過程。這個歷史運動要看你下注下得正確不正確。如果大中華主義的歷史敘事是正確的話,那麼偏安臺灣肯定只是暫時的。無論時間長還是時間短,建設好還是建設不好,幾十年還是幾百年沒有什麼區別。像魏晉南北朝那樣幾百年,像南宋那樣一百多年,還是像南明那樣只有幾十年,沒有什麼區別。雖然北伐中原和反攻大陸不成功,但是你早晚是要完的命。所以,你的思想框架如果是在這個框架內部的話,你就很容易理解國民黨人現在的作為,“早晚的事情嘛”。但是如果你的思想框架是另外一個系統的話,你就會覺得這些東西只不過是跟《聯共(布)黨史》一樣貼出來的文宣,傻逼才會相信無產階級真能夠進行統治或者中華帝國真是早晚會重新統一的。
他没法不抗日,抗战开始前就已经是中国的最高领袖,于公于私,均无不抗日的理由。鲁肃劝孙权说:“将军降操,欲安所归乎?......岂得南面称孤哉!”反共建国那是汪精卫的口号,老蒋还干不出来。

蒋的问题是低估了中共的无耻。长征走到陕北,中共就已经到生死边缘了,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张少帅救了共党一命。到所谓“国共二次合作”,共军改编,八路军约4.6万人,新四军约1万人,活动范围也有限。在全民族抗战的大背景下,看起来似乎威胁没那么大。可是你在前面抗敌,他在后面保存和发展实力啊。别看平型关战斗、“百团大战”共党吹到天上去,一开始毛腊肉根本就不同意打,腊肉觉得跟日军正面冲突会消耗自己的实力。

1959年庐山会议上毛讲:“ 一些同志认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后来才统一认识: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否则变成爱蒋介石的国了。国内有国,蒋、日、我,三国志。”

友军在背后插你刀子,你怎么防?总不至于主动配合日军搞扫荡吧.....

老蒋真正意识到共党的威胁是皖南事变。可惜为时已晚,中共的壮大已经很难遏制了。你中共从“长征”开始不就说要北上抗日吗?其实一开始就应该逼共军去前线打正规战。这样不管是在军事上还是政治上都将极大削弱中共。
难。日军和共军是友军。国军两线作战,两线都吃紧。
没用的,根本问题就不在国民党这里,根本问题是2战末期的美苏对抗。
苏联是不可能接受中国成为一个完整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所以苏联只可能接受两种结果。一种是土共一统,一种是划江而治。实际上苏共是认为后者更好,更容易掌控,可惜被毛的阳奉阴违+国民党战力太差搞砸了。
如果土共自己不行,二战结束苏共会直接把大军开进中国的,而美国则不会,因为美国并没有和苏联打一场大规模陆上代理人战争的准备。陆地也不是彼时美国的主场,后来的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也证明了陆战并不好打。

而对于蒋而言,最好的办法就是划江而治,那样南方飞速发展,北方却无限内斗,最终很可能伴随着苏联解体而重新统一。可惜国民党战斗力是真的废物,连长江天险都守不住。
习语言开发 黑名单 114514
1956年毛泽东与访华的前日军中将远藤三郎谈话时说道“你们也是我们的先生,我们要感谢你们。真是你们打了这一仗,教育了中国人民,把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民打得团结起来了,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你们。”

1978年,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访问日本时表示:“如果不是日本入侵中国,中共也没有今天。”
Hailfreedom steal from the poor,give to the rich
没用。就算中共全死完了,俄爹还是会继续找另一帮人继续输出革命,或者直接自己动手,美帝灭了日本又没兴趣扶持中国,这个结局改不了
有可能。
听别人说蒋中正日记里提过那时候只剿剩共匪5000人。无奈。。
红色江山代代传 社会主义的接班人都得给老子死
如果没有张学良的叛变,陕北红军绝对能被消灭,剩下的共产首领和残军只能继续长征逃往中苏边境活动,但是历史的走向也不好说,得到苏联援助的共军 说不定一样能像 内战一样把国民革命军摧枯拉朽的摧毁掉
可以的。    只要留一個出海口進口美國裝備,剩下的地盤通通放棄,讓日軍先消滅共軍就可以
当然有能力,中共和日本,一个前面捅刀子,一个屁眼后面捅刀子,谁都受不了啊,
举个栗子,老蒋发飙剿匪的时候,把共军打得鸡飞狗跳,日本人来个9.18事件,于是,共军很不要脸的宣称,获得了第3次反“围剿”胜利,
他难道不是这样做的么?

蒋的手上真的是他自己的军队其实没有多少。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23
  • 浏览: 2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