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的上位的真实原因是什么呢?

马云的上位是否是上层想要利用电商进行进一步的原子化社会,更多的减少人和人之间的现实接触,或者是政治斗阵的需要,需要利用电商来从前人手里夺取经济权呢?
beark 小熊维尼
笑了

蚂蚁金服又不是马云的。马云不过是个大的白手套而已。

当年支付宝和央行为了支付牌照3起3落(三次被宣布为非法,三次又被宣布为合法)的时候马云就已经把自己卖了。

不光马云。

其实现在国内所有的大型私营企业,都是顶上那些家族的产业,老板都不过是白手套。

在国内,你企业做到一定级别不投靠别人就是死路一条。你要么进去,要么就是成为白手套,总之,公司肯定不是你的了。
中共青瓜供应商 自由必起,暴政必亡
我认为马云一开始的确是自己的能力与机遇一手创建了淘宝得到了应有的报酬。
但当他的企业足以影响全国时,中共利用了他和他的企业。中共不可能放过任何一个控制国人的方式。
马云也可以借他的商业慢慢走向政治,得到更多的利益。
马云一开始只是单纯的商人,但慢慢不可避免地成为了红顶商人。他和中共是合作和相互利用的关系。在中国,像马云这种层次的人,肯定会走上这条路。反抗不会有意义,马云也明白其中道理。中共为了更好的利用他,也不会过多地给他政治头衔,单纯的商人形象对马云来说更有利用价值。
中共喜欢把它的触角伸向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它要控制一切。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據說是江澤民管家,錢都是上海幫的

黎巴嫩山路的話說法國佬沃我地
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时,提交给美国证劵交易委员会的报告里有43%的的股份注册为“管理、雇员及其他”
其中有27%的股份最后未认筹。而软银持有的34.4%是和马云签署管理人协议的。

也就是说阿里巴巴的一号投票权,是一个影子。

你们猜猜这个影子是谁。
刚开始没必要管,做大了党出来分蛋糕,韭菜不是谁都能割的
蚂蚁金服IPO大吉大利。马云同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刁时代的活雷锋。
全职猎人 黑名单
这些商人只为自己的利益,用了微信等工具,人都不现实生活交流,就在手机上发信息,还以为自己在带领新时代
大溪地 新注册用户
蚂蚁金服已经姓赵了,两三年前央行(人民银行)的三产公司就已经入股了,并且还有不少其它国企入股了。
m马太难了 几千年来,商人都是弱势群体,牺牲品,夜壶啊...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一个字:丑

恶心的丑云,非常恶心的丑云,极度恶心的丑云。
     看到你这简短的一句话的问题,我用两秒钟的时间得出结论,你实在太高看支那贱畜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认同自己是支那人,时不时会讲支那需要被拯救等一些鬼话。总之有一点是确定的,你对支那的认知无疑是极其肤浅的,就好像一个肤浅的记者提出一个问题马上被受访者鄙视一样。两方没有对错或礼节问题。只是像规制不符的B轨要强行接轨A轨一样,不合是必然的客观结果。

你哪怕能多花一秒的时间想一想就在不久以前90年代初期支那没有网络和普及可怜的时代,支那贱畜是什么操性,你也不至于问出如此无意义的问题。

    这其实是极其简单的基本逻辑认知问题,属于常识,而大多数出身支那的人连常识都没有,简单逻辑自辩都无能。而认同支那的劣等种群则更不必提。因为不是什么制度,法律,文化让生物变成无能儿,恰是其所认同的支那在限制这一在人类看来是小儿都具备的基本能力。使其成为思考逻辑上的废物。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