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墙内的所谓理中客总说品葱或者自由世界的那些发声者是反向粉红?

然后装模做样批判一番,最后得出天下乌鸦一般黑,粉红和海外反贼都一样低智商,所以没资格批判中共的结论,这到底是一种什么话术?
月刊艾塞克斯級 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
先射箭,再畫靶。所有所謂"理性客觀"的言論和論據都只為"你們沒有資格批評共產黨"這一定論服務。沒有反應,就是來維穩/真心小粉紅,理他都嫌浪費時間的那種。
反組引力球 去大一统:政治上去中央,思想上去中国
这种迫真理中客通常也是中间派绥靖壬,通过贬低他人来抬高自己是我支的优良传统,本质上还是阿Q精神胜利法,只不过这种比一般的上升到了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至高境界,铁拳砸一顿基本就能修正

换句话讲,人越高不成低不就时,也就越岁静越没立场,这时只有足够彻底打破其现状的外力能逼迫其站队,当然无情铁手一般只会把人往土里砸而不会往天上捧

…至于最终得出反贼没资格批判土共?这个我没见过,但也很容易解读:任何一个只认主奴关系的支民都是媚上欺下的,哪怕是个岁静
红色江山代代传 社会主义的接班人都得给老子死
    看情况吧,大部分自由发声是有益的,但是太极端的言论 例如:核平支那人 之类的对反共毫无益处,只会把有可能成为反贼战线的普通人推向中共。
张二伯 43岁,是上野地区某零食点心铺幕后店主,近期主要任务是研究戚风蛋糕。
很多墙国人都有一种思维习惯,即非黑即白。

在他们眼中,世间万物总是一分为二的,丝毫不曾想过缤纷色彩的美丽。如果你不赞同我的观点,那么你一定是我的敌人;如果不是粉红,那你一定是暗黑;如果你不无脑拥护墙国政府,那么你一定是人人得以诛之的反贼。

他们不会,也不能理解,人事由多种属性构成的,就像一条裤子都需要多个数据来描述它的型号。(出自《星际穿越》)

纯白或纯黑不常有,世间更多的是斑马和熊猫,以及更加纷繁的蝴蝶。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我是黑警,你们可以打我了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29
  • 浏览: 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