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介绍一下湄公河干旱和中国修大坝的关系?

我是在看The Grand Tour 海(jing)员(ye)特辑时第一次知道的这个问题:好像是最近这几年,湄公河水位大幅下降,造成了东南亚几国不少的干旱问题。节目中介绍这次的干旱主要是由于中国在上游修了一大堆大坝造成的。我试着找了些资料,但大部分都是中国官方喉舌的说法,所以实在没法相信;英文资料又不多,毕竟是东南亚的局部问题,没什么人关注。所以,我有些好奇这里有没有懂地理的网友可以说说看法?

另外说句题外话,我是在B站上看的这集,而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小粉红分成3派,然后自己吵起来了:

第一派矢口否认大坝与干旱的关系,认为这完全是典型的西方偏见(人家越南,老挝,柬埔寨也不是西方,那人家为什么没偏见这几国?)

第二派默认干旱和中国有关,但这一派也同时信奉弱国无外交,所以就算是中国造成的也无所谓。(这帮人就差说出来”有种你来把大坝炸了啊?“)

第三派的人十分害怕节目被封,所以解释说三贱客对哪个国家都是这种态度。(我感觉这些人似乎分不清什么是调侃一个国家,什么是认真批判一个国家,亦或是他们不想分清?)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話說前幾季有一集是拍到中國的,我記得是那一集,片尾時他們有提到『在全世界只有一個地方是看不了這個節目的,就是中國(大意)』
所以在中國應該其實已經是被封了的,至少正版應該是

我對這件事的了解也最早是來自GT
於是我也順便去查了一下
但美国气候学家的最新研究首次表明,中国根本没有经历同样的困难。湄公河发源于中国的青藏高原,北京的工程师似乎通过限制其流量,直接导致了创纪录的低水位。

“卫星数据不会说谎,西藏高原上有大量的水,尽管柬埔寨和泰国这样的国家正被迫面临极端的威胁,”这份报告的联合作者艾伦·贝斯特(Alan Basist)说。该报告由水资源监测机构“地球之眼”(Eyes on Earth)于周一发布。
紐約時報中文版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200414/china-mekong-drought/

是的,我知道品蔥不喜歡紐約時報。但這短短兩三行字就總結了整篇學術報告的重點,所以我丟過來了
有興趣的可以點開看這個鏈接https://558353b6-da87-4596-a181-b1f20782dd18.filesusr.com/ugd/81dff2_68504848510349d6a827c6a433122275.pdf?index=true
這是所謂『最新研究』的鏈接,同研究也曾經被BBC引用過(按照BBC的說法,也被美國政府引用過)裡面詳細說明了調查方法採集數據和用到的公式……嘛,就一篇論文
我看了一下,按照文中提到的數據,湄公河的歷史記錄是優等生,週期非常穩定,但直到2012年最大的大壩造完之後就開始混亂了
如果是按照中國的說法,是天氣造成,那雖然不敢說絕對不可能但可能性真的不大,哪有那麼突然那麼巧合的
Binh, D. V., Kantoush, S., Sumi, T., & Mai, N. P. (2018). Impact Of Lancang Cascade Dams On Flow Regimes Of Vietnamese Mekong Delta. Journal of Japan Society of Civil Engineers, Ser. B1 (Hydraulic Engineering), 74(4). doi:10.2208/jscejhe.74.i_487

中文机翻:
湄公河流域上游的水电大坝发展迅速,却没有考虑下游的相关问题。本研究以澜沧江主干流的六座水电站大坝为研究对象,以TanChau站历史流量数据的时间序列为基础,研究澜沧江主干流六座水电站大坝对越南湄公河三角洲(VMD)流量变化的影响,包括流量的大小、时间的长短、流量的内外变化等。结果表明,澜沧江级联的前四座大坝对越南湄公河三角洲(VMD)流态的影响并不明显。但是,当澜沧江级联的6座大坝全部建成后,VMD的流态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在汛期,中位排水量和最高水位分别下降了13.5%和20.2%。6座大坝建成后,高、低水位持续时间分别减少55%和66%。11月至次年2月流量明显减少,给VMD的灌溉带来困难。在旱季,由于河床切口和上游泥沙供应量减少,导致潮汐影响增加,同时伴有咸水,因此,排水量普遍增加,而水位下降。

原文:
Hydropower dams have been rapidly developed in the upstream Mekong River Basin without considering the downstream related issues. This research aims at investigating possible impacts of six hydropower dams of the Lancang cascade in the main Mekong River on flow regimes, including the magnitude, timing, and inter-and-intra variations, of the Vietnamese Mekong Delta (VMD) based on time series of historical flow data at TanChau station as a protocol.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 impacts of the first four dams in the Lancang cascade on flow regimes in the VMD are not obvious. However, flow regimes in the VMD have been significantly altered when all six dams in the Lancang cascade were completed. In flood season, median discharge and maximum water level decrease by 13.5% and 20.2% respectively. High and low stage durations decrease by 55% and 66% when six dams existed. Flows from November to February are significantly reduced, causing difficulty for irrigation in the VMD. In dry seasons, discharges generally increase while water levels decrease due to river bed incision and reduction in sediment supply from the upstream, causing an increase in tidal influence accompanied by saltwater.

Quang, N.M., & Borton, J. (2020). Ecocide on the Mekong: Downstream Impacts of Chinese Dams and the Growing Response from Citizen Science in the Lower Mekong Delta. Asian Perspective 44(4), 749-766. doi:10.1353/apr.2020.0032.

中文机翻:
在这篇评论中,我们讨论了关于中国湄公河大坝的地缘政治,以了解其水电大坝对下游的挑战性影响。在下游国家努力确保国家水安全,同时维持与北京的经济和外交关系时,北京的行动反映了言行之间的巨大不匹配。湄公河沿岸国家与其上游巨无霸邻居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复杂的推拉关系,当地的声音和生物多样性保护往往被排除在外。湄公河下游日益增多的公民科学主导的集体草根行动,为下游政府拓宽应对策略提供了机会。通过分析公众参与地方环境决策和政策领域的影响,文章深入探讨了公民科学在建立科学和草根运动网络,以建设性和和平的方式反对不良项目方面的作用。文章最后讨论了如何将公民科学领导的基层环境运动转化为参与性外交。

原文:
In this commentary we discuss the geopolitics over China's Mekong dams to provide an understanding of the challenging downstream impacts of its hydropower dams. When it comes to downstream countries struggling to secure their national water security while sustaining economic and diplomatic ties with Beijing, Beijing's actions reflect a huge mismatch between words and deed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ekong riparian countries and their giant upstream neighbor is a complicated push-and-pull dynamic in which local voices and 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are often excluded. The growing citizen science–led collective grassroots initiatives in the Lower Mekong provide an opportunity for the downstream governments to broaden their response strategies. By analyzing the impacts of public participation in local environmental decision making and policy arenas, the article provides insights into the role of citizen science in networking science and grassroots movements to oppose ill-conceived projects in constructive and peaceful manners. It concludes with a discussion on how citizen science–led grassroots environmental movements can be translated into participatory diplomacy.
jjjjww 中国时政
这个问题应该在国内曾经发布过新闻报道中找出答案。前几年国内报道了比三峡大坝还难搞溪洛渡大坝还高出100米,世界第二大水电站开建:金沙江27级电站,相当于2个三峡发电能力。对于水电站发电当然要靠水量多少决定。节流了湄公河上游 (中国境内称金沙江澜沧江 ),人为改变了整个流域水流速,如同三峡影响一样,雨季更淹没旱季更干枯。毕竟气候不是人力可为,水文资料只是追溯历史数据。大坝并不是雨季截洪用来旱季发电的,人类无法预测近段时间内的雨量分布来控制洪水。文革期间河北一些水库因为久旱逢甘露,而截留台风带来雨量造成大量水库溃坝,最低估计淹s了25—30万人。
所以中国开发湄公河上游水利枢纽,虽然是其内政但影响了下游国家。如同以色列截留约旦河水爆发水资源战争,这只是人类为了种族生存以获得更多资源的古老故事。
Daredeer 观察 國民黨現在只要靜靜不作怪,就可以等民進黨自己爆炸。
對地理比較弱,但是不知道樓主有沒有行經過被水壩攔河的下游?

我因為工作關係經過石岡壩的下游區,石岡壩是臺灣已經興建超過四十年的水壩,因為臺灣的降雨量很不穩定,怕石岡水壩在颱風季需要洩洪,所以也禁止民眾開發原來的河床,河床幾乎維持原生的樣子。

石岡壩下游的河床跟原本的河岸高度落差至少兩公尺,橫跨約在200~300公尺,如果單看橫切面,水量大概只剩下五分之一。每次我經過石岡壩下游都會驚嘆自然的雄偉,若是沒有興建水壩,這條河川到底有多壯闊啊!

而石岡壩攔的大甲溪每秒流量才31立方公尺,湄公河是16000立方公尺,這麼大的水體若是被水壩攔住,想必對下游的影響更深遠。
Shalllearning 不姓刁
干这种事情,基本上就是战争行为了。这和上游排放工业废水让下游的人承受污染的代价没什么区别。这和那会有人说香港的水是大陆供给的,不服就断水。同样新加坡的水也是买马来西亚来的。
       也许很多中国人认为,上游在我这,考虑下游的人们的生计顶多就是个道德考量,我就缺德了,你能怎样?没问题,缺德是需要用血来补偿的。你最好是共匪高官,否则,你的血就是来补偿缺德的。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确实上游下游是地理位置决定的,在本国境内修水电站似乎也真的很难去干预。哪怕把整条河鱼都捞光,毕竟还是他们境内,没辙吧?
感觉中国是有意识在青藏高原建水电站的 墨脱之类的地方公路都没开通多久 挑战这种高难度感觉很大程度上是战略考虑 曾经有中国网民喊出干死印度的口号 我相信这真不是空穴来风
这里有逻辑问题吧?
上游截水只能造成干旱的时候没有水用,它不能造成干旱吧。

东南亚国家的雨水大部分由于海水蒸发形成的,只要湄公河没有干,水表面积应该没有变化,并不影响蒸发量,既然蒸发量没有变化,为什么会引起干旱呢?

唯一可能的问题就是,当干旱发生的时候,缺乏上游来水进行灌溉。但是中共也可以说,下游缺水是由于上游干旱造成的,而不是水坝造成的。

这个湄公河水位下降为什么引起干旱,有人能解释一下吗?
中国可不止大撒比外交,疫苗外交,大坝外交对东南亚国家可是很有效的。一旦卡住了你就只能乖乖听话了。
中共在越南建港口就被砸,被抗议停工了,为啥要20字为啥要20字
Tonelowya 璗烙雅
在朱元璋時期沒有漕糧問題,光是兩淮就能給明王朝提供千萬石以上的收入。但是成祖開通漕運之後,兩淮就成了長年氾濫需要賑濟之地!更何況除了兩淮之外,河南河北也是相同狀況!

即使是漕運正常的時代,為了運400萬石的糧食到北京供應開銷,就要讓沿途肥沃土地變成長年氾濫之地,實際上是讓財政收入倒減千萬石以上+400萬石+賑災款,這對一個農業帝國其實是很自殘的行為!

這是我在油管看到討論開挖漕運的評論!

小小的心得是人類操控大自然的建設往往會帶來意想不到的災難,水庫就是其一.
蓋水庫已經不是人定勝天的政治正確了!
当然得用这个卡越南,让你发展这么快,可折腾完蛋了 也就进口不到越南米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12-02
  • 浏览: 6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