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伊藤诗织?你赞同她的行为吗?

最新新闻链接(日文):https://www.sankei.com/affairs/news/201117/afr2011170008-n1.html
大意是自由记者伊藤诗织把漫画家はすみとしこ(也是女性,政治倾向偏右翼保守爱国)告上法庭,意为漫画家はすみとしこ在2017年到去年12月在画好像以伊藤为原型的枕运营的讽刺插画5张,对伊藤诗织的心理造成极大影响,要求すみとしこ赔偿经济损失并删除相应作品。

今天主要想探讨的倒不是这件新闻,是关于伊藤诗织从控告被性侵并主动公开呼吁,出书揭露这些行为大家怎么看。赞同支持吗?
具体事件内容大家可以维基百科。太长了,我就把链接贴出来自己看吧。
伊藤诗织的维基百科(中文):https://zh.wikipedia.org/zh-cn/%E4%BC%8A%E8%97%A4%E8%AF%97%E7%BB%87

伊藤诗织本人著书(亚马逊日本网站,日文,需购买):https://www.amazon.co.jp/Black-Box-%E6%96%87%E6%98%A5e-book-%E4%BC%8A%E8%97%A4-%E8%A9%A9%E7%B9%94-ebook/dp/B076F37FRG/ref=tmm_kin_swatch_0?_encoding=UTF8&qid=&sr=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妈的,品葱怎么变成这个样子.jpg。
费拉右派,你姨为什么总能整出这么精妙的词呢?
我今天一定要来抖这个机灵。

=======================================================

有一回,他似乎是保守主义者,但第二日便模糊了。那是WASP的儿子进了秀才的时候,锣声镗镗的报到村里来,阿Q正喝了两碗黄酒,便手舞足蹈的说,这于他也很光采,因为他和保守主义者原来是本家,细细的排起来他不许女人出门的历史似乎比WASP还多一千年呢,当然WASP其他的体面之处他是不会提的。其时几个旁听人倒也肃然的有些起敬了。那知道第二天,地保便叫阿Q到WASP家里去;WASP一见,满脸溅朱,喝道:

  “阿Q,你这浑小子!你说我是你的本家么?”

  阿Q不开口。

  WASP愈看愈生气了,抢进几步说:“你敢胡说!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本家?你是保守主义者么?”

  阿Q不开口,想往后退了;WASP跳过去,给了他一个嘴巴。

  “你怎么会是保守主义者!——对一位女士如此无礼的人那里配当保守主义者!”

  阿Q并没有抗辩他确凿是保守主义者,只用手摸着左颊,和地保退出去了;外面又被地保训斥了一番,谢了地保二百文酒钱。知道的人都说阿Q太荒唐,自己去招打;他大约未必是保守主义者,即使真是保守主义者,有WASP在这里,也不该如此胡说的。此后便再没有人提起他的政治倾向来,所以我终于不知道阿Q究竟什么立场。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看了一下,中日Wiki內容差不多,我這裡就以中文版為主了
即使被告诫举证困难且会使她在媒体界难以立足,伊藤诗织仍决定提告。最后检察官在进行调查之后做出了不起诉的处分。主要是因为日本的强奸罪里对于性侵的定义仍停留在陌生人性侵的范畴里,被害者通常得要有大声呼救和激烈反抗才可能对加害者定罪。[sup][4][/sup]

從這段文字裡,我的感想是
1. 中文Wiki有偏伊藤的立場
2. 日本強姦罪的定義是一群夢想就是合法強姦的人和一群腦子裡全是漿糊的人寫出來的
當然,強姦罪定義很蠢不代表你就可以誣告對方,但就算有人誣告亂告對方,強姦罪定義很蠢也是事實不會改變
人身攻击[编辑]
在公开现身后,伊藤诗织遭受到了许多来自日本民众的匿名谩骂和人身恐吓。她的许多照片也被搜出公开在网络上。
伊藤诗织本人的言行也被拿来检视,许多人因为她不符合主流性侵被害者的想像而批评她。例如,她因在公开记者会上穿了头两颗扣子未扣的白色衬衫,被批评为“荡妇”,指称是她行为不检点;以及一张她在被性侵后的照片面露微笑,而被人认为性侵一事子虚乌有,否则她怎么可能还可以在工作中微笑。

這段完全是日本酸民不對了
這已經不是『穿得露就活該被強姦』的程度了,頭兩顆釦子未扣,連露都沒怎麼露。工作中不微笑還怎麼工作?餓死嗎?

當事人伊藤和山口的來往,我覺得都沒問題。兩位都是一路在走法律途徑,雖然各有各的說法,但各有各的說法本身也是一件好事,不是片面之詞
法律已經有判決了,山口也有繼續上訴的權利,這麼看來這件事本身沒什麼。就算伊藤是個巨嬰好了(從她無法忍受一幅漫畫看來的確是)一個國家有那麼一兩個巨嬰很正常的,甚至不值得我們特別去『如何看待』
酸民和有關法規的定義這部分才是問題
伊藤最让我看不下去的是去告同样是女性的はすみとしこ,只因为人家画了个嘲讽的漫画。他告男人我随便甚至支持,但是他对着跟他毫无关系的女性四处放屁漫天要价是真的恶心。还有议员杉田水脉,转了那个人非指名的讽刺漫画说枕运营失败,结果和这位漫画家一起被伊藤告上法庭。

画什么漫画纯粹是别人的言论自由,别人一没指着你鼻子指名道姓骂,二没艾特伊藤去挑衅,现在伊藤要求はすみとしこ赔偿770万日元,给的理由是“她让我心碎了”,这根本就是无理取闹。


内容大致就是”我”虽然是个陪酒女,但是我也想成为记者呢。试着和大人物记者一起睡了一晚上,但是他没付我钱也不回我(タダ乗り是日语不付钱坐车),要不我就说他强奸吧?

https://i.imgur.com/Afj3gbK.jpg
ZetaFC 观察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她对日本女权事业的贡献并不代表她做得所有事情都是对的,都是正义的,我不知道题主把她以前的行为和这次的事件一起摆上来有没有想要引导舆论的嫌疑。

很多这些“人权斗士”其实不明白什么是“人权”,只是把所有自己不喜欢的事情都当作对自己人权的侵犯,这样一开始是“人权斗士”,后来就变成“侵权斗士”了,英文界的SJW就是这样一个情况。要知道,不被他人暴力侵犯是人权,拥有心理健康却不是人权。(你可以说“不被他人侵犯心里健康”是人权,但是那样的话是需要别人举着那个漫画摆在她脸上,而犯罪的那个人也只是举着漫画的那个人,不是作者。就跟做刀具的人和用刀杀人的人的关系一样,你不能禁止生产刀具吧,不能自己拿刀割了手腕然后去告刀具厂吧?)
阿妍大人护卫海落 机械唯物主义,泛神论,道教,巫术
转载自果子狸老师:
搬砖的女人去哪里了?
2019-03-26阅读 125万+

“你们女人要权利不要义务!你看军队监狱女人不去,工地搬砖女人也不去!”


“你们女人是该工资比男人低啊,你们体力比男人差,你看工地上有几个搬砖的女人?!”


“你们女人是该被职业歧视啊,你们体力比男人差你看工地上有几个搬砖的女人?!”


感谢杠精治好我的懒癌,本来这篇文字想写很久了,但是因为涉及的内容比较复杂,所以一直在拖延,现在就借着出圈骂街把它写了吧——搬砖的女人去哪里了?


https://wx3.sinaimg. cn/large/007cfiXXgy1g1g615ak5ij30jh0c7jta.jpg


搬砖的女人去了哪里,要回答这个问题,要先弄清楚一个前提,是谁在搬砖?


常见语境中,“搬砖”是指的建筑矿山冶炼等重体力劳动。很显然,“搬砖劳动者”是指的单纯出让体力的人。这些劳动者的特征是受教育程度较低、缺乏其他劳动技能和晋升通道。从人力资源的角度来说,这是最初级的劳动者,他们的劳动附加值较低。


https://wx1.sinaimg. cn/large/007cfiXXgy1g1g615iwh3j30gg0a3js9.jpg



所以,仅仅是这个前提,就能破除一部分男性对女性的荒谬挑衅,当一个男性指责那些从事脑力劳动、从事科研工作的女性,那些所谓的“坐在办公室里”的女性,说她们不从事体力劳动是“只要权利不要义务”是极为可笑的。从事社会更高层级工作的女性,获取职位的前提,是她们通过受教育和积累职业经验,满足了更高工作岗位的岗位需求,她们为什么要退下来做纯体力劳动?


https://wx2.sinaimg. cn/large/007cfiXXgy1g1g615p0ucj30f40a1q3u.jpg



换个角度说,男性“搬砖劳动者”,如果有更高的学历、更有竞争力的劳动技能,难道他们会不想从事其他工作,就只想搬砖吗?在建筑矿山冶炼等低层级工种中,也存在晋升通道,稍微上进点的男性体力劳动者,会在工作中自修铆焊机钳、砖瓦泥水、机修维护等专业技能,累积劳动经验,以求在年龄增加后能进入技术指导和技能培训岗位,这一部分人,会成为劳动者中的“蓝领”。


https://wx3.sinaimg. cn/large/007cfiXXgy1g1g615xa0pj30f608ot9g.jpg



在全球范围内,女性人力资源的“蓝领”缺失问题都极为严重,是女性和男性拉开薪酬差异的重要因素之一,联合国妇女署的相关报告中几乎年年提及这个问题。


那么,又是什么让女性无法进入劳动技能型工种?现在,我们要渐渐进入标题的范围了——搬砖的女人去哪里了?


我们还是从指责女性不从事体力劳动是“只要权利不要义务”开始吧,男性群体中也有大量从事脑力劳动的劳动者,为什么底层的男性不去对着中高层的男性劳动者指手画脚呢?


https://wx1.sinaimg. cn/large/007cfiXXgy1g1g9pobclzj30hc0cdt9p.jpg



其实,这一无端指责本身就反映出了性别压迫的存在,如果把劳动者简单划为高中低三个等级,这是底层男性在用性别优势向中层女性“挑衅”,而中层男性也在职场用性别优势向高层女性“挑衅”(女领导、女强人污名化),至于高层男性?高层男性一览众山小。


在这个简单划分中,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两性对话是错位的,你们可能还发现了一个盲区,那就是“底层女性”去了哪里?


一、底层女性去了婚姻家庭。

世人眼中,在建筑矿山冶炼行业的体力劳动者,工作环境很辛苦,劳动强度也很大,甚至有职业危险,但他们是落在世人眼中被知晓的,是有劳动报酬的,劳动者的劳动损伤和职业风险是有工伤保险赔偿的。


https://wx4.sinaimg. cn/large/007cfiXXgy1g1g6di6wrgj30r10fuq62.jpg



比重体力劳动更辛苦的劳动,是家务劳动;比重体力劳动者收入更微薄的劳动者,是他们的妻子。除了世人认知中衣食无忧的全职太太,这个社会中还存在另一种“全职太太”,她们在家里照料孩子老人、操持家务,还要在自留地里养殖劳作,但由于她们不参与社会劳动,所以她们的劳动从社会经济学角度来说,没有“价值”。


“没有价值”,这是字面上的意思。举个例子,哪怕一位底层女性同时照料几位老人和几个孩子,完成所有的做饭洗衣清洁等家务,同时还要养鸡种地自己食用,这样繁重的劳动让这个女人从早上凌晨干到晚上深夜,但她的劳动都没有“价值”,她的健康损伤也不会有一个公司出来负责,因为,她不是在工作。


https://wx2.sinaimg. cn/large/007cfiXXgy1g1g616jljuj30gk0b5mz9.jpg



对于相对不发达的农村而言,如果能夫妇一同出去打工往往会一同出去,如果没有条件同出一一比如父母不能帮忙照料孩子或种责任田,那么外出的一方必然会是丈夫。换句话说,只要家中必需留下一人,这个人顺理成章便是妻子,而极少是妻去夫留的。


在湖南调查的村中有30多户是夫妻同出,30多户是丈夫一人外出,仅2户为妻子一人外出。也就是说,女性婚后外出的机会比男性下降了一半。近年有研究者指出农业的女性化趋势,即留在大田中耕作的青壮劳动力以女性为主,指的就是这种已婚女性滯留农村的情况。[1]


https://wx2.sinaimg. cn/large/007cfiXXgy1g1g6ekko1qj30f108mmy1.jpg



https://wx4.sinaimg. cn/large/007cfiXXgy1g1g616u9otj30gl0a0dhk.jpg


1995至1999年间,15岁到34岁的中国女性公民中,每10万人里年均约有37.8名女性自杀,而其中来自农村者占比高达93%。清华大学公共健康研究中心主任、社会学系教授景军也向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称,“从1987到1997年,农村女性自杀率曾明显高于农村男性自杀率。”(《妇女和健康:当今的证据,未来的议程》世界卫生组织)


不用怀疑,数据告诉我们,比起繁重的无偿劳动和精神压迫,外出打工是农村女性的希望。母职惩罚和家务剥削在她们身上体现的更加残酷,底层女性不是不想去“搬砖”,而是她们中的很大一部分,被束缚在了家庭中,当了“全职的奴隶”。


https://wx2.sinaimg. cn/large/007cfiXXgy1g1g61771g4j30nt0femzq.jpg



二、底层女性还去了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


在2002至2011年间,中国的年平均自杀率下降到了每10万人9.8例,降幅达到58%。其中最大的转变在于35岁以下的农村女性,自杀率减少了90%。(《中国自杀率报告:2002-2011》费立鹏)


如果把传统农村家庭中的所有活计看作一种职业,有哪一种“搬砖”工作的“工伤率”和劳动强度可以与之相较?又有哪一种“搬砖”工作的劳动回报率不比它高?所以,不到实在无法,底层女性都不会留在农村的。


农村外出务妇女主要就业于第二产业中的制造业(服装、纺织、电子配件等劳动密集型企业)和第三产业(餐饮、家政服务等)。但我们可以看到,职业分工的确与性别有关。比如建筑工,几乎清一色是男性。进北京的15-44岁的农村男劳动力,有1/3在建筑行业工作,而保姆、餐馆服务员、售货员基本是女性,个体摊贩往往是夫妻店。


https://wx4.sinaimg. cn/large/007cfiXXgy1g1g6181z1aj30jo0e6jt4.jpg



https://wx4.sinaimg. cn/large/007cfiXXgy1g1g618e06sj30f308ddgj.jpg



三、逃离农村的女性也没有躲过性别剥削,更别提什么“要权利不要义务”了。


先说权利,那就看看晋升通道和劳动报酬的差异:外出务工妇女大部分处于非正规就业的状态,她们大多滞留在仅能维持最低限度生存的部门。


在我国,女性劳动力收入是男性劳动力收入的78%在未婚和已婚群体中,这一比例分别为84%和75%。


在底层劳动力市场中,两性的劳动收入差距更大。根据《经济发达农村地区外来劳动力的性别差异研究》中,对2500份外来职工的调查资料统计,男性外来职工月工资收入平均要比女性外来职工高200元(2001年),相当于女性职工平均月工资收入的43.35%。


https://wx1.sinaimg. cn/large/007cfiXXgy1g1g618lahsj30f208xwfn.jpg



通常的研究将这种收入上的差异简单归因为工种的差异,认为男性外来劳动力从事的工作,女性由于生理上的差异不适合从事而同时这类工作的收入又很高。但实际上,职业性别壁垒、受教育的程度、婚育及抚养后代、同工不共酬,才是拉开底层女性和底层男性收入差距的重要原因。


关于职业性别壁垒有两个方面:

1、除了国家法定规定的,禁止女性从事的四级劳动强度工作,其余体力劳动岗位为何如此排斥女性?造成底层级劳动岗位存在鲜明的两性分化的原因是什么?

我的观点是国家引导和性别歧视。[1]


https://wx4.sinaimg. cn/large/007cfiXXgy1g1g618s0isj30g90ghta5.jpg



2、为什么“搬砖”比“纺织流水线”贵?为什么“搬砖”比“服务业”贵?

这个论证要完成,不是这里的几句话能完成的工作,涉及太多人力资源分析的专业内容。我只能说,一种假说认为,某一行业从业者的性别比例会影响从业者的收入。女性从业者占的比例越大,整个行业的整体收入越低。当女性进入原本男性占统治地位的职业,职业的收入水平会下降。[2]


关于受教育程度和婚育影响底层女性职业发展,主要看农村女性劳动力向城市流动时的几个特征:


1、农村女性离开原籍外出打工的年龄更小,这和农村女性受教育程度低于农村男性吻合,女性过早地离开学校,造成了外来打工者中女性滞留低岗的高比例和低龄化。[3]


https://wx2.sinaimg. cn/large/007cfiXXgy1g1g618zku0j30dv09egm8.jpg



2、早于男性离家开始务工的情况下,由于婚育和抚养孩子等因素,使农村女性外出务工的年龄段比男性更短且不连贯。[4]


3、受教育程度更低,影响农村女性劳动技能的获得,也降低其留在城市的可能性,使得农村女性在年龄增长,劳动价值不足以维持城市生活后,不得不回流农村。[5]


https://wx3.sinaimg. cn/large/007cfiXXgy1g1g6196cplj30h80bx0u8.jpg



专家有过专业的模型测算,就算是在同一工种,同等教育水平,底层女性劳动者也和其他层级女性劳动者一样,遭受着不同工同酬的劳动剥削。[6]


综上,搬砖的女人去哪里了?我想小伙伴们也和我一样能得到一个大致的结论了。底层女性被禁锢在底层家庭,做无偿劳动;底层女性去了第二三产业中的低层级劳动岗位,且受到性别剥削和母职惩罚,难以晋升。


从图形上看,女性人力资源存在着一个类似纺锥形的结构,和男性的金字塔形人力资源结构不相符合;“纺锥”的顶端(高层女性)和“金字塔”的顶端(高层男性)也存在数量上的差距;且“纺锥”的中端被职业壁垒限制得相当畸形,代表技能劳动岗位的蓝领,成为了女性群体的短板。而纺锥的底端,是大量脱离社会劳动的底层女性,家庭劳动和生育抚养,已经占据了她们大部分的劳动精力。


https://wx2.sinaimg. cn/large/007cfiXXgy1g1g619prllj31lk0u0qcc.jpg



所以,这一切的根源,其实还是婚姻制度将女性限制在了家庭内,无偿劳动、生育和性别歧视,使得女性,特别是底层女性从社会劳动中“消失”,而“消失的搬砖女性”让我们的金字塔无法成型,也让高层级女性成为高处不胜寒的孤军。

———————————————————


[1]《中国农村劳动力流动的性别差异》 谭深


[2]《今日女程序员:闯入男性领地的外来者》 果壳网


[3]《中国农村女性劳动力非农转移:文献综述》吴浜源

“对各地区外来劳动力的调查显示外出务工妇女的受教育水平普遍比男性低。中国农村女性劳动力平均受教育5.66年低于男性劳动力(8.43年)”


“外出务男性劳动力在各年龄段分布较均匀,超过40岁的比例才大幅下降,而女性则主要集中在30岁以下。 这是因为一方面大多数用人单位对雇员的年龄有要求,一般青睐于年轻劳动力,另一方面妇女的婚育行为对其外出务工有显著影响。”


“家庭中有学龄前儿童的妇女外出打工的几率小于无学龄前儿童的;妇女家庭中有15岁以上在校学生对农村女性劳动力外出务工则起到促进作用。”


[4]《经济发达农村地区外来劳动力的性别差异研究》钟甫宁,徐志刚,栾敬东

“女性中未婚者比例明显高于已婚者比例,而男性中未婚者和已婚者所占比例相差不大。女性外来劳动力年龄一过23岁,人数便急剧减少,而男性外来劳动力则未见此现象。”


[5]《中国农村女性劳动力非农转移:文献综述》吴浜源

“对男性劳动力来说,各个年龄组的平均非农收入在开始时随着年龄的上升而上升,到了一定年龄段30-39岁)达到收入的最高点后下降,而对女性劳动力各个年龄组的平均非农收入从一开始就随年龄增长而下降。”


[6]《经济发达农村地区外来劳动力的性别差异研究》钟甫宁,徐志刚,栾敬东
ibaba Blue pill for happy, red pill for truth; I choose red
我不太了解,如果是針對「向社會&國家機器(法院)控訴自己受到非法對待」的這件事情,有哪一點不值得任何一個正常文明人的支持?
並且,伊藤所做的這個控訴,背後的意義還遠遠不僅於此:普遍來說性傷害的受害者,礙於傳統文化&社會氛圍的影響,不僅難以開口申冤,甚至經常潛意識轉化一部分(甚或大部分)受害的罪責至自身,這導致熟人性犯罪的加害人往往一再得逞,而受害人就在持續受到傷害的深淵中,難以逃離,最終有的發瘋,有的變得不相信世界上任何人,也有的患上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畢竟假裝自己對加害人存在情感,性傷害的創傷也會比較容易假裝淡忘。

在這種變態地好似「懲罰受害者、保護加害者」的社會氛圍下,伊藤站出來了,我哪能只是不反對呢?我會毫不遲疑地大大大力支持她。因為,她的一舉一動肯定能帶給受到類似對待的受害者更多勇於保護自已的勇氣。好比那一位我希望她仍在人世的文學天使「房思琪小姐」。
赞同,我不会说她四处起诉的样子难看,敢站出来发声面对荡妇羞辱,直到赢了民事诉讼,就已经胜过了我们这些在东亚洼地苟延残喘的绝大多数人。

日本保守派的爱国心是一回事,日本这条在发达国家里堪称耻辱的「準強制性交罪」是另一回事。日本保守派觉得伊藤把事情闹大到国际上让全世界看了回日本的笑话,但还是建议他们先把性犯罪的相关法律好好修一下。可以结合最近的另一个新闻看看到底有多荒唐,父亲强奸19岁的女儿一审判无罪到最高裁才判了有罪

https://news.yahoo.co.jp/articles/712b830ddc57beefc2d52b4da7aafed4ee3cb59d

补充一点:
楼上的博多堺葱友在别的楼里回复说伊藤因为输了刑事诉讼所以质疑日本司法的公正性,但日本的司法公正数一数二(大意)
这一点我表示反对,我甚至可以说我同意日本司法在99%情况下的公正性,但在性犯罪方面日本的司法和立法就是发达国家里的垃圾水平,就算只在亚洲都比台湾和韩国差,更别说跟欧美比了。
printemps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男反贼首先是男,然后才是反贼,不过您在国内被人捅了屁眼的时候连强奸受害者都不算呢
( ̄▽ ̄)"
完全支持,毕竟都胜诉了。她最大的贡献一是出席新闻时说“我不会为了显示自己是强奸受害者就穿得保守,引发人们的可怜”,算开风气之先,二是因为她的事,全世界才知道原来日本居然有“准强奸”这种可笑的法律定义,后来好像开始讨论要废了这法律,只有强奸。
米兔阵营里面相当拉垮的一位,闹半天一点证据也没.....尽管这在米兔壬里面不稀奇就是了.
可爱猴猴 “Patriotism is your conviction that this country is superior to all other countries because you were born in it.”
您看,可以非常容易地看出,「支性是否存在」一事,不是被「是否反共」而判定的。
支就是支,反不反共,某些人都很支。


被害者の氏名を明確に挙示しなかったとしても、その他の事情を総合して何人であるかを察知しうるものである限り、名誉毀損罪として処断するのを妨げない(最判昭和28年12月15日刑集7巻12号2436頁)。



被害者の人物の批評のようなものであっても、刑法230条にいう事実の摘示であることを妨げない。また、うわさであっても、人の名誉を害すべき事実である以上、公然とこれを摘示した場合には名誉毀損罪が成立する(最決昭和43年1月18日刑集22巻1号7頁)。


随文附上日语词条里对名誉毁损的补充,为了防止某些人居然会觉得不去指名道姓就可以免于罪责......如果有人看不懂,我再行翻译。

啊,当然,按照那些人的理解,我没指名道姓,所以还请不要对号入座。
米飯達人 海外馬來西亞華人,不學無術所以來學習新知~
我不能理解為什麼會有旁觀者數落她?
日本男人討厭她的反抗影響自己的地位
日本女人擔憂被她的波及凸顯自己的懦弱

強暴人的又不是她

怯懦是一種自然生理反應
勇氣卻是個人艱鉅的抉擇

不管你是男女,讓你站出來說被強暴,你能忍受旁人的目光嗎?
曠日持久抗爭,被大量異性歧視,同性鄙視
依然堅持如故

這跟站在坦克面前堅守不退的人一樣
讓我欽佩
完全支持她用法律訴訟處理那些侵犯她權利的人,不管是性自主、名譽或是人格權,她都有資格用司法來捍衛。
Finday 不论是反共还是反中,尊重民主价值最重要,不喜欢极端观点
这种事情其实挺神奇的,按理来讲大家都应该支持平权运动,但事情发展到底能失焦成这样,我觉得日本的男权社会也真的推波助澜了许多。
但品葱上的反应其实反映了这种性别对立,谁都在潜意识中把自己画轨到有利自己的阵营,并且找出说辞。只能说这就是人性。
唉 我又来占个位子看看各位能说出多么无下限的话
(其实我点开帖子就已经看到了)
sora2021 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
通过正规法律途径解决,没什么不合理的,何况还胜诉了。
而且日本也算是女权低地了,出这样一位斗士不容易。
wget 开润中的程序猿一枚, 目标是融入大和民族, 无神论者, 神棍勿扰
桂枝男性连敢打官司的都没几个, 有什么脸面说人家
看一眼就能感受到嘲讽漫画的恶意,我甚至觉得女漫画家值得体验下被强奸。
BaldEagle 发已白血还热
当然赞同,如果可以简单地把人分成两类的话,她我认为是属于让社会变得更好的这一类人。
J_Edgar We must stop communism in that land, or freedom will start slipping through our hands.
權勢性交真的是很難解決的問題,因爲在法律上很難判定。在日本這種隱式女權比較低的國家應該不少見
女的要開始反擊必定是遭到兩邊開火
很搞笑了,自由民主派们,人家日本女人排挤伊藤桑,明显就是更在乎日本国对她的认同,她们根本不觉得你们那一套平权说能对她们的社会地位有帮助
dogg0五入拖拉曼 一觉醒来少了几千赞
如果是大叔趁人喝醉就带回酒店艹,而且还是差20岁,那确实不道德
女人回家后越想越不对劲就告大叔
乡民认为这女人是骚货碰瓷大叔
大叔也死不认错,可能平时潜规则别人习惯了
中日韩男权社会,一堆潜规则,有权人随便玩女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2022.12.17 HKT48を卒業しました!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1-21
  • 浏览: 7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