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台湾人,你认为应如何处理蒋介石铜像?

https://i.imgur.com/X9By4Sk.jpg
政治大学的蒋介石骑马铜像遭人泼漆及锯断马脚。(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本题是拾人牙慧,节录自端传媒的发起与整理。

相关问题:鞭尸毛泽东合理吗,各位有什么想法?

台湾二二八纪念日前后再次发生两起损坏蒋介石像的案例,关于转型正义中蒋介石像的处理及中正纪念堂的相关争议再次浮出。

据联合新闻网,在二二八纪念日前夕,台湾国办公室主任陈峻涵27日中午带2袋海鲜鱿鱼粥到中正纪念堂,在卫兵交接时,无预警闯入管制区,用手中的鱿鱼粥丢向蒋介石铜像,其后被现场人员制止并由警方带回辖区派出所。

另据上报,近日,位于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后山的蒋介石骑马铜像遭台大学生锯断马脚并泼漆。事后行动者台大城乡所硕一生许哲榕主动出面承认,并且开记者会说明此行动原因。对此,台大校方特别选在28日发出声明,表示不认同学生以暴力破坏方式表达意见,认为此举激化社会对立,并将进行辅导,同时向社会和学生呼吁恕道精神,以理性态度面对历史。

台大研究生协会会长许瑞福对校方此番表态表示不解,认为228的历史真相尚未完全寻得,校方此种虚伪言论令人心寒。

事后,脸书账号「公民摄影守护民主阵线」代转主题为「威权歹物膏膏缠 转型正义袂使等」的学生声明。声明指出,从二二八事件开始,到往后将近五十年的白色恐怖,独裁者恣意践踏着台湾的人民与土地。学生提出「彻底清除校园内威权象徵」、「正视独裁历史,追求民主自由」等诉求,期盼推动转型正义。

有网友则质疑破坏者对于蒋介石的深仇大恨是来自别有企图的人士的刻意操作,并表示蒋介石的功与过见仁见智,但面对历史,不需要夹杂情绪,更不应该为了目的刻意操作;但也有人认为,蒋介石像的存在,为社会不满情绪提供了一个发洩空间。

早前,台湾曾推起「去蒋化」,旨在改变或移除昔日蒋中正及其子蒋经国执政时期的痕迹。如停止教唱「蒋公纪念歌」、更名以「中正」为名的道路、机场、废除有关假期等,众蒋像凋刻家也已经于10多年前就已停止创作。而该运动中否定独裁及威权的执政正当性,也被认为是等同转型正义的一环。不过,有国民党人士则对此批评为政治清算。

2017年年底,台湾通过「促进转型正义条例」,并在促转会成立后展开「清除威权象徵、保存不义遗址」的政治工程,但在民间与高校,泄愤于蒋介石像仍是民间抗蒋最直接、也最常见手段。

蒋介石铜像是威权独裁的象徵吗?泼漆、断首、破坏、遗弃铜像,是否有助于批判威权、促进自由民主?如果你是台湾人,你认为应如何处理蒋介石铜像?
已邀请:
其实蒋介石这个还是很复杂,尤其是对中国大陆, 正面的有:
1.北伐,清除军阀,名义上中华民国基本实现统一
2. 领导抗日

反面:
1.接近独裁, 迫害了一些知识分子
2. 剿匪无能还敢主动发动内战

所以蒋介石在大陆有功也有过,但在其家乡和某些关系紧密的地方留些雕塑可以理解。

对于台湾, 正面:
1. 抵挡了共产党
反面:
2. 独裁,制造了228, 白色恐怖

我觉得去除雕像是可以理解的,特别是考虑到蒋介石的恶行。不过现在想去除蒋雕像的目的,还真不知道是去中国化多点还是民主自由多点?如果是去中国化而去否定这段历史的存在,有点自欺欺人,如果是民主自由考量,可以议会投票表决。

另外我不是台湾人
没有蒋介石台湾早就成了中共统治重灾区了
我只能說老蔣有功有過!但他還是有中國人的心!不像共產黨那些漢奸走狗!228事件是個導火線,其實原因在於台灣還存有日本殖民文化,外省人入台水土不服的文化思想,還有國共內戰敗撤台灣的心裡影響!加上老蔣在撤台後發現了最大的錯誤在於他當年在大陸並沒有隔絕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但是這就剛好變成了共狗的洗腦工具!而且當年在台灣的確有地下黨!在這兩難局面下,老蔣還是老了!是做錯了一個決定!但是這並不代表老蔣做出這個決定是失敗的!因為台灣在之後的發展上到了90年代都未受到共狗的政治干擾!之後的92共識就不用說了!共狗老奸巨猾!
蛋蛋8964 观察 已停用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哎,蒋公千古。其他全部都不用谈,只说抗日战争时期,外有强敌压境。内有共党卖国,蒋公殚精竭虑为国为民,最终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只凭这一点蒋公足以彪炳史册。

至于那些张口支那人闭口支那鬼的假日本,我觉得也没必要说什么,他们这样的人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他们绝对不是日本人,甚至连台独势力都不是,充其量是墙内的无知五毛假扮的台独人士或者是日本人只为制造矛盾而已。因为他们甚至都没有基本的常识,甚至都不知道蒋公在日本的声望有多高,不谦虚地说,正是蒋公才使得日本国的天皇制度得以保存,蒋公谢世之时日本主要媒体全部头版哀悼。这不是那个“毛泽东一个勾结关东军的男人”的窃国大盗可以比拟的。

知识决定格局,见识决定眼界,墙内的五毛人士在怎么演也是无济于事的。
批发给蒋家后人,毕竟是人家先人,蒋家发言权最大。如果蒋家后人有足够声望可以筹集到足够资金就能解决当初建造成本、地皮升值、维护费用。
真想让这些搞破坏的绿小将绿卫兵尝尝布尔什维克铁拳的滋味
台湾研究 台湾政治与社团研究
我不是台湾人,没法假设。

但我对美国这两年进行的拆开国先贤以及南北战争英雄铜像的运动的定义就是文革。非常愚昧的行为。

我反对这类文革行为的,归根结底是因为其反智、试图改写历史的行为。

民进党这些年明显是在抄袭今日美国左派的社会运动模式,网上、网下、校园里,都是这样。

而我一向鄙视任何抄来抄去的行为,在政治领域这种愚蠢的行为会造成人才的逆向淘汰。

现在民进党真正有才能的走得差不多了,吴子佳、沈富雄、郑丽文,估计郭正亮也快滚蛋了,剩下的都是沈伯洋这类货色坐火箭往上爬。

用王世坚的话说“亲痛仇快”,我这种反民进党的看着都觉得很悲哀。
guibuhai Thinker
兹辞清理常凯申雕像。

不仅如此,文艺作品比如电视剧以后也应该少拍以中国古代历史为背景的古装片,近代史教科书和影视作品也应该坚持福尔摩沙本位立场,比如把福尔摩沙作为大国争霸的受害者来描述,不是给中国人当炮灰就是给日本人当炮灰,进而唤起福尔摩沙人争取独立命运自决的爱国心和对国家的认同感。

比如所谓的"抗日战争"部分,通篇都是在讲中国和日本那些烂事,和福尔摩沙有半毛钱关系?这种内容就该被剔出教科书。还有《一寸山河一寸血》这种大毒草,看多了非常容易把人自动带入中国人的立场,培养出精神中国人或者精神国粉。这种电视剧纪录片以后应该少拍,已经拍过的也不要再播放。
孙承宗 做个理性的人
假如以后共党垮台了?
该如何处理毛太祖纪念堂?
经略 主权在民,国为民用
蔣介石是有愧於台灣人民的,拒絕與美國簽訂軍事同盟,主動退出聯合國,更不用說當初的極權統治。對當今台灣困境逃脫不了責任的。

這些塑像拆除保存,留作文物吧。
用爱心说诚实话 你们知道我是谁
其实台湾人不太在乎这个问题,毕竟咱们解严都几十年了,该丢的都丢了,想要泼油漆的也泼了,剩下的都是觉得一动不如一静,留着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民主太久了,早就不在乎过去的伟人,甚至觉得这些铜像有点可爱,毕竟当年也是花了不少钱去弄的,就让他们风吹雨打,顺其自然,随遇而安,这种心情,苦大仇深的大陆人,恐怕很难想象

当然,神经病还是存在的,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无聊破坏公物,但不是台湾人的主流
支那五毛网评员 请称中国为支那。梵语Ci^na—stha^ na音译为支那,与葡萄牙语荷兰语德语英语中的China以及法语中的Chine皆源于大一统暴秦chin。也可用俄语Китай称中国为契丹。
窝觉得可以在蒋介石铜像旁边立个铜牌子,列举“威权体制与白色恐怖的塑造者”、“有史以来县市直选奠基人”、“好事坏事都爱记在日记里”、“独裁无胆、民主无量”等等让观众自行判断吧,可以作为威权时代历史文物保护下来,教育后代挺有意义的,不要一味拆除把。
不是已经有个慈湖的什么铜像公园吗

拆了,搬到那边去




拆不了的,就竖个牌子
简述一下生平
保卫台湾但是戒严blabla打压言论自由
陈士杰 品葱老用户。 划扁舟去往未知的远方,已沦为餐风露宿的行者。 干着留学生和企二代的事,操着国会议长的心。
我主张把全台湾的蒋介石铜像和两蒋有关的任何物品全部由内政部收集起来,然后都放在慈湖两蒋园区,作为旅游景点,让游客参观。
巨大书记多喝水 立场摇摆中,正在努力学习各派的经济与社会制度
和斯大林像,毛像一样,个人崇拜产物捣毁没有任何问题。
王小波 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
收集起来拍卖或捐赠,总会有人喜欢蒋介石铜像。
作為土生土長的台灣人,這些銅像其實沒有給比較年輕的世代留下什麼記憶點,可有可無,所以如果拆了傷預算,那就放著,還能晾棉被,如果有環境更新或重建,就順手拆了換個帥一點的吧!當然如果有其他方式賣了或搬去展覽能給政府額外收入都是可以考慮的。
身為台灣人,我認為公園或國小之類與蔣公無關之處的的銅像可以撤去,但不該用鋸馬腿這種偏激的方式,畢竟某種程度上來說也算是歷史文物了,相信很多博物館會想要的。至於中正紀念堂那種地方就留著吧,那種地方還是該有的。
我個人是覺的有好的藝術品可以取代再換掉就行了,沒必要一定要換,勞民傷財的。
放到博物馆里,毕竟是一段历史
送回大陆,或者埋在地底下一百年,一百年后,有人想挖就挖
书记 秀知院学园高中学生会书记
我认为国家无权去纪念任何人或者抹黑任何人

如果有很多人喜欢蒋中正 那OK啊 蒋的支持者自己筹款去建纪念馆 雕像 这都可以 ,国家应该以保护私有财产的态度予以保护 
如果蒋中正的名声很坏 以至于无法筹集到足够的资金维护雕像 那就只好拆了 蒋的铁杆粉丝都不愿意出钱了还能指望国家出钱么?
JP324 80後IT男
身為一個台灣人....無感
shuangsong00 https://medium.com/@ssprof0
我對任何政治人物個人崇拜都很反感,無論這個人的評價是正面還是負面。但是毛蔣所處的時代,正是中國強人政治時代,即使沒有毛蔣,還是有別人被推上神壇。

關於塑像,對於一些特別有紀念意義的,予以保護,剩下那種千篇一律的、沒有藝術性的予以拆毀。作為觀賞者,把它當作歷史遺跡來看就好,沒有必要搞什麼潑墨、塗鴉這類行為藝術。
地球人 是不是中國人都無所謂,我們都一樣,我們都是地球村村民,誰也沒有比誰高貴。地球人都是一家人,但我們不歧視外星人。

蔣家四代蔣友柏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專訪時,曾說過中正紀念堂「是錯的」,並認為「在領袖死後立銅像建紀念館,不是甚麼光榮的事。」

關於中正紀念堂存廢問題,蔣中正的曾孫蔣友柏,2007年底曾接受BBC專訪,大談建立中正紀念堂是否該存在的問題。他在專訪中表示,「台北中正紀念堂裡的銅像是全世界僅次於莫斯科列寧銅像的第二大銅像,而且我曾祖父過世後遺體由民眾排隊瞻仰數日數夜,全世界有這種待遇的,好像只有蘇聯的列寧、中國的毛澤東和北韓的金日成,我實在不知道國民黨把我曾祖父當成他們的圖騰,然後與列寧、毛澤東和金日成相比,這樣對他們有什麼好處。」

蔣友柏說,他曾買了杯咖啡,坐在中正紀念堂的階梯上冥想3個小時,「想著我和我的曾祖父、祖父對話,他們會想跟我講什麼,還有想著我的小孩和將來的孫子」,他還說,「我不曉得我的後代,將會如何看那尊銅像,看這個在台北市中心佔地幾千坪的紀念堂,但是至少我知道在那個時候、那個銅像是錯的」。並認為要建立銅像要蓋紀念堂,也要等這個人死後百年再蓋,「那才表示你真的是偉大。」



我認為銅像可以交給藝術家處理,融掉重塑或解構再建構都可以,讓藝術家創作能幫助人們療癒、反省、記憶這段特別的歷史。
我不喜歡蔣介石 他在台灣曾任中華民國總統的人...功過也不該你來評價....
如果我評論毛澤東一生對中國功過意思一樣... 不是嘛?
我认为是蒋公使我们大陆沦陷的,没能守住大陆,应该拆了他的铜像。
尻尻丸 Winnie Happy Organization
通通收集起來丟去博物館
yogafire 四海为家,全球布种
我是大陆人但是是个不折不扣的“精神台湾人”
华语的电视和网络节目,
我从高中开始就基本上只看台湾的综(第四声)艺政论和其他节目
试着从台湾人的角度去看蒋中正
首先,我觉得他做的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把台湾全盘中国化。
Formosa这个地方从历史上来看除了原住民之外,其文化主要受到了荷兰,日本和中国的三重影响。在蒋中正败退台湾之前,上述三个国家当中,中国对台湾的文化和政治影响我个人来看确实是最强的。虽然说原住民是台湾最早的居民,但是汉人和日本人很早之前就开始陆续进入台湾或者说在台湾短期居住和贸易,之后荷兰人开始做同样的事情,然后郑成功驱逐了荷兰人,又拥戴败退台湾的南明,开始对台湾第一次强势中国化或者说汉化殖民统治,因为国姓爷这个人虽然是日中混血,但是他对自己的身份认同显然是炎黄子孙,儒家思想的坚定支持者。之后清朝统治时期,如果你把清朝作为一个中华政权来看的话,那么台湾在那时候是中国的领土,虽然汉化并没有加强。马关条约之后,台湾被日本统治,日治前期说实话日本对台湾不怎么好,主要是日本觉得台湾这个地方没什么油水,还搞出个台湾买却论来,当然日治后期因为台湾的地理位置和战略性的重要,而且统治时间长了之后多少会有感情,我觉得日本是把台湾当自己的第五个本岛来经营的,但是不管怎么说,五十年的殖民,还是没办法抹消掉台湾是受到中华文化影响最大这个事实。
然而综上所述,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在蒋中正败退台湾之前,台湾刚刚接受了日本的统治,并不是一个完全中国化的地方,有点类似于加拿大的魁北克,受英法的影响都有。但是蒋之后做的事情,无论是有意为之的(比如中国化教育)还是被迫的(比如大量外省人逃到台湾,建立眷村什么的)真的是把台湾完全去日本化并且全盘汉化。具体细节不多说了。
那么把台湾中国化这件事情到底对台湾人来说是不是好事情呢?
我觉得以台湾人的立场来说,不是。虽然台湾民族构成里面汉人占压倒性多数,但是毕竟台湾是个西方意识形态的国家,即便民众的政治趋向总体来说“中间偏右”(这里的左右是按照西方的标准),但是像中国大陆这种到处存在的种族歧视和矛盾是几乎不存在的,换言之,台湾的汉人并不太会因为自己是汉人,就认为自己和对岸的汉人是一家人,而疏远排斥和鬼岛上的原住民和新住民(不是说歧视和排斥完全不存在,但是台湾的各民族基本上还是一个和谐的共同体)。那么剔除掉“两岸同种”,“汉人是外来殖民者”这样的民族考量,而把台湾的所有居民视为一个与中国大陆居民有本质区别的命运共同体,只从“华夏大陆对台湾岛”这样的地理角度或者从“中国大陆的政权对台湾居民”这样的政治角度去看的话,那么前者(华夏大陆/中国大陆的政权)对后者(台湾岛/台湾居民)做的恶实在太多,可以说是罄竹难书,比如说早期来自大陆的汉人殖民者对台湾原住民的欺凌,清朝对台湾的统而不治造成台湾各种严重社会问题,然后到了清朝晚期又直接把台湾作为一个谈判中的弃子卖给日本,蒋中正在国共内战时期就以剿匪为名对台湾横征暴敛,上海经融危机殃及台湾,造成台湾恶性通货膨胀,然后蒋中正败退台湾之后作为一个中国/华夏大陆的余孽,一个鲁蛇,又对台湾施行白色恐怖统治,通过血腥手段打压异己。然后现在你看看中国的沙文主义对台湾可以说是步步进逼,直接让战争的阴影笼罩鬼岛,而鲁蛇的继承者们还遗忘了当年自己作为农夫被蛇咬的痛楚,要和如今已经成长成史前巨蟒的中共合作,企图熄灭掉好不容易亮起的民主灯塔。综上所述对于大陆政权来说,台湾就是一个自己强大了就要殖民或者侵占的对象,是一块自己弱小了就第一个卖给列强的领土,然后是一个自己弱的在大陆混不下去就逃过来避祸并且洗脑威逼和剥削其民众帮助自己抵抗大陆新政权的地方。相比之下,日本人和荷兰人同样是殖民者,对台湾做的事情都要总体来说相对好一些。
所以我觉得蒋中正对台湾的全盘中国化,对台湾和台湾人来说,真的不是一件好事情,如同“认贼作父”,“被卖了还在帮数钱”“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但是反过来说呢,蒋中正当年逃到了台湾,并且通过自己的统治让台湾成为了一个事实上独立于中共的政权,这件事情对台湾来说又是好事情。不然。。。请看现在的香港。。。哦不。。。如果当年中共攻占台湾的话现在的台湾都在唱红歌准备庆祝国庆节。但是,虽然这可以算是一件好事情,但是可不是蒋中正出于对台湾的善意做出来的。在蒋的眼里他自己的家园和希望统治的对象,都是一个完整版的桑叶型的中华民国,台湾对他来说只是一颗予取予求的棋子和不得已暂时委身的蛮夷之地,犄角旮旯。反攻大陆去这首歌我都是听了不少次(题外话,不知为什么,这首歌听起来总觉得莫名喜感,感觉毫无严肃感,反而像是怨妇在唱戏,还有一点最近几年洗脑神曲的神韵。。。莫非是作曲和演唱者也觉得这是在白日做梦?)。
再从另外一个比较新奇的角度来说,蒋这个人如果个人政治和军事才能强大一点,当年把中共给成功剿灭了,统一中国大陆和台湾建立了一个完整版的三民主义中国政权,那么我觉得这个青天白日满地红的中华民国虽然早期还是可能会因为集权统治,和西方一定程度对立,但是国民党和共产党还是有本质区别,以国民党和蒋的道德下限来说不太会搞出类似文革这种事情,冷战的时候也会选择中立或者倒向西方阵营,毕竟连中共都受不了直接接壤的苏联的大国沙文主义。这样一来之后民主化可期,这样发展下来到今天的话,台湾的民主自由和经济应该也不会比现实中今天的台湾更差,而在对岸不会有一个一直想把自己一口吞下的敌人。所以说蒋中正这个人个人能力太差,剿匪不力也算是害了台湾。好吧这一点有点脑洞太大了。当我没说
好吧我不仅是个精神台湾人,还是个精神绿蛆。手动狗头
说回铜像,我觉得作为历史文物存在还算不错。不过我去台湾的时候感觉确实是多了一点。可以考虑把有一些收到博物馆里面什么的,建立一个“蒋中正铜像博物馆”其实挺有意思。这也有助于让国民党稍微考虑一下与时俱进,认识到如同蒋中正这样的一些党的黑历史和包袱,该放下的也应该放下了。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