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沈良庆对纪念六四的看法?

https://i.imgur.com/1pdvYxS.png





https://www.facebook.com/sliangq

沈良庆:拔高胡耀邦为庙堂之上的国家机会主义改革唱赞歌,树立刘晓波塑像用江湖之远的无敌运动代表人权民主运动,不仅是八九学潮的局限,也是迄今为止整个人权民主运动的局限。不打破庙堂之上与江湖之远共谋的光荣与梦想,中国人权民主运动不会有出路。

#我们该如何纪念六四三十周年

另外这里有篇沈的文章:一个六四参与者对六四在合肥的记忆和思考

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66471
已邀请:
我觉得纪念胡耀邦没啥毛病,因为这种在他们眼里看起来是有点开明专制跟班的人往往会对专制政权起到打击的作用,自由民主在共产国家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只能是垮台

当然啦,能认清这类人的局限性也是没毛病的,
但我估计他们都忽视了匈牙利的纳吉?人家至始至终可都是喊着社会主义的哦
而且最开始也是苏联的小弟呢

习近平NMSL - 账户被清零了,中国不适合民主

图片里文字点评六四到位了,三十年前的学生市民和当下许多民主人士都有一样的局限
民主小清新只记住匪共御用文人发明的艰难建国历史,却忘了它们是外国侵略者的身份。这种局限导致的惩罚是非常严重的,学生光荣地成了匪共的敌人,肉体消灭后又被御用文人钦点生前是无恶不作的暴徒,是匪军保持了最大程度的克制
匪共就是敌人的觉悟,三十年前学生没有,当今民主人士很少有
不理解图片里为什么那样点评刘晓波,我认知有局限
@electron
毛泽东有一句话 把自己的敌人搞得少少的 把自己的同志搞得多多的

当今民运斗士反之 这个还不够民主 那个还不够革命 连统战都不会 
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或许他只是发发牢骚。毕竟年岁大了,屡试屡爽,意志消磨殆尽。待了余生中背水跳墙故作惊人之语,这倒也易解。

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之流,总难免飘渺枉然
世间多的是识时务者,日常采取姑息疗法与病共存而已。



感冒到底是喝开水好的,还是吃药好的?抑或像流感下北京中年的岳父——好不了?

感冒种类多的是,想找法子医,奈何每每总被病魔战胜。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