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圣经里面规定顺服政府?

圣经上说:“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罗马书13:1-2)

那如果权柄明显有恶法呢?
基督徒当顺服谁?

http://china21.org/simpChinese/news/021406_jidutu.htm


“听从你们,不听从 神,这在 神面前合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


(使徒行传4:19)


基督徒当顺服谁? 基督徒是否当顺服政府?大多弟兄姊妹会不加思考地说:“当然,因为‘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 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 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罗马书13:1-2)”。当政府的所做所为符合神的道时,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可是,若政府的所做所为与 神的道相违背时,那我们是否也该“当然顺服 ”?这是个很困扰人的问题。顺服吧,好象有点不对劲,因为一个顺服公义慈爱的神的基督徒,怎能又去顺服一个腐败邪恶的政府呢?道理和良知上似乎过不去;不顺服呢,罗马书明明白白地说“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 神的命”。那究竟该怎么办?

解决的办法是首先我们要全面地读经,避免断章取义。这是一般基督徒都懂的道理。保罗在罗马书接着就说:“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恶的惧怕……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罚那作恶的。所以你们必须顺服,不但是因为刑罚,也是因为良心”(罗马书13:3-5)。很明显,保罗在此讲的是一个“ 神的用人”,一个赏善罚恶的政府。这样的政府,我们当然要顺服。若是一个堕落邪恶的政府,我们就不应该顺服其与真理相背的道。否则,我们岂不就是在跟着魔鬼走?这时候我们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神的道,因为“顺从 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使徒行传5:29)。这里要说明的是一个腐败邪恶的政府也会利用一些符合神的道的法律法规以维持一定的社会秩序,基督徒当然要遵守(这不同于顺服邪恶的政府)。而与神的道相反的,我们是绝对不可服从的。否则,那有今日你我得救之事。因为初代教会时期,传讲基督耶稣的名是被官方及地方宗教权威禁止的。正是门徒冒死不服从人,才把福音传开了。比如,司提反被公会的众人用石头打死,雅各等被希律王砍了头(使徒行传6章和12章)。而说“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 的保罗更是福音的先锋。他从一个把信耶稣的下到监里的迫害者,变成了历尽艰难四处传道的一个福音的殉道者。再举一例:要是孙中山也顺服当时的掌权者,那就没有辛亥革命,中国也不会从落后腐败的封建统治中走出来了。不过,可悲的是这么多年下来,现在的共产政府跟当初的封建皇帝仍没什么两样。更可叹的是现在若有个“孙中山”恐怕也做不成那个“孙中山”了。现在有谁会支持他呢?基督徒会脱口而出“我们所能做的只是为在上掌权者祷告。他是在搞政治。不过,我倒是希望看到有个公平民主的中国。只是……”

其次,无论做什么,基督徒都必须遵循 神的原则。 神的原则,其中最主要的一条就是耶和华是唯一的 神,“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 神”(出埃及记20:3)。这意味着什么呢?就是 神是高于一切的, 神的道是我们最终的标准。基督徒万不可将任何人,党,政府,或被党按立的大主教大牧师当做 神或置于 神之上。一个人不能事奉二个主。 神是我们唯一的主。同样,基督徒万不可将任何人,党,或政府的道或律法置于神的道之上。一个人不能走两条道。十字架的道是我们唯一的路。任何时候,首先要想清楚这是不是合乎 神真理的道。是,就顺服;不是,就不应该顺服。不能光凭“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而不分正邪好坏就顺服。 神真理的道是公义良善的道。任何不公不义欺弱压贫的都是魔鬼的道。中国共产党在夺取政权后不久,为了控制基督徒,歪曲真理,败坏 神的道,欺骗世人,成立了所谓的“三自”教会。当时大多各宗各派的教会领袖都参加了。在会上,大家齐声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请问“共产党毛主席万岁”,那神几岁?这不是明摆着把共产党毛主席置于 神之上吗!虽然现在的“三自”也像党一样变得“文明”多了,不再喊“万岁”,因为他们想要“万岁”的主席也只活了八十三岁,但不是仍在紧跟着他们的党讲“三个代表”“光荣,伟大,正确”之类?党的指示无疑是圣旨。圣经的话当然要照党的意思去解释。党怎么说就怎么行。党不允许就不做。根本不想一想党说的是否与神说的是否一致。其实,问题不是没有思考,而是为自己考虑太多了。但表面上却说得很好听:“不服从党?后果不堪设想啊!要是党把教会关了,那还怎么传道呢?”仿佛 神的道需经魔鬼的允许才有机会传播。岂不是天大的笑话?魔鬼怎会帮你传神的道呢?若真的话,那他就不是魔鬼了。那撒但历来就是对抗 神,引诱人背叛 神的。撒但掌控下的教会能讲谁的道?我们不至于不明白如此简单的道理吧?再者,君不见历来就是逼迫越厉害,神的道就越兴旺吗? 神的道岂是魔鬼或人能阻挡的呢?所以,根本问题不是有没有机会传福音,而是在面对魔鬼的权势和逼迫时,当你的心在眼所能见到的现实利益与“看不见”的永生间徘徊时,你的信心在哪里?你的灵降服在谁的脚前?当苦难的十字架临到时,你是背起它,还是逃跑了?主说:“你将要受的苦你不用怕……你务要致死忠心,我就赐给你那生命的冠冕”(启示录2:10)。若真信 神的,就“不用怕”,也用不着拿罗马书十三章来为灵里的淫妇做遮羞布了。这遮羞布倒是可用来骗人,但岂能瞒得了监察人心肺腑的 神?经上说:“惟有胆怯的……和一切说谎话的,他们的分就在烧着的硫磺的火湖里;这是第二次死” (启示录21:8)。 神早就预见了今人今事,因此特地鼓励我们“不用怕”,并警告“胆怯”者其结局就是下地狱。当然,你若随大流,自然是不信也不在乎!可我想提醒你的是,你们的老板魔鬼却是害怕得很哪(雅各书2:19)!

再次,基督徒不应该做违背良知的事。这也是 神的原则。“ 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没有律法的外帮人,若顺着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们虽然没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这是显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们心里,他们是非之心同作见证,并且他们的思念相互较量,或以为是,或以为非”(罗马书1:19;2:14-15)。这“是非之心”就是良知,良心。不认识神的外帮人尚且知道行事为人要凭良心,更何况蒙恩得救的基督徒呢?在谁是好邻舍的故事中,奇妙的是,不知主耶稣为何不用祭司或利未人,却偏偏要用撒玛利亚人来比喻好邻舍(路加福音10:25-37)。撒玛利亚人是被犹太人最看不起的与外帮人通婚的“杂种”。然而,恰恰是这被“正统”视为“杂种”的有一颗怜悯的心!神向我们要的是什么?是祭司的祷告,是利未人在圣殿的事奉,还是撒玛利亚人的怜悯之心呢?面对在中国大陆成千上万的基督徒长期遭受残酷的逼迫,有几个自由的基督徒来帮助他们?又有几个基督徒起来为他们说一句话呢?相反,倒是有许多基督徒和牧者不仅袖手旁观,而且还帮助那邪恶的政府讽刺打击受迫害者。请问当你在街上看见一伙强盗在欺压一个软弱无助者时,你会想方设法去帮助受害者呢,还是象那祭司或利未人绕过去呢?并且心里还满有理的:“他们是不信神的。他们是异端邪教。”或来一句:“ 神要我们顺服执政掌权的嘛。” 良心啊,良心!怎么“信”了主以后反而搞不清“人要有良心”如此浅显的基本的做人的道理呢?(真是惭愧,怎么与弟兄姊妹谈起基本的做人的道理来了?)不知道 神会不会收连一颗怜悯人的心都没有的做儿女?

现在的中国,有为了因不满命根子般的土地被夺走而遭枪杀的纯朴农民,有为了私利而巧取豪夺的执政者;有为了母亲没钱看病而被逼卖身的良家少女, 有腰攒千百万美元在世界各地为儿孙后代抢购豪宅的“人民公仆”;有为了养家活口而不管严寒酷暑流血流汗挣点活命钱的穷苦民工,有大笔一挥就有一麻袋一麻袋的钱送上门的在上掌权者;有因没钱上大学而卧轨身亡的天真少年, 有一顿就吃掉几十万的国家干部;有为了一个民主自由的社会而家破人亡的良心政治犯,有为了维护党的利益而疯狂镇压百姓的“执法者”;……唉,说得尽吗? 难道我们不知道吗?唉,可是我们做了些什么呢?我们又站在哪一边?顺服这样的执政掌权者,不就等同于默许更多的农民被枪杀,更多的少女被逼成娼,更多的孩子无法上学,更多的民主自由斗士家破人亡吗?唉,良心在哪里?公义又在哪里?

毫无疑问,泯没良心就是践踏 神的慈爱;顺服邪恶就是背叛 神的公义。虽然现在的基督徒不太愿意谈 神的公义(求主赦免),但不是喜欢讲“爱”吗?那我们爱什么人?信主的还是不信的?我们嘴上会说“都爱,因为神在人做罪人时就爱了我们(罗马书5:8)。”那我们有没想一下我们在行动上究竟是如何去爱那些“不信的”呢?为什么他们的“不信”或“非基督”信仰让你无法爱起来呢?你是否想过自己做罪人时信的是什么?“爱人如己”。我们是如何爱还没信主的亲戚朋友的,那我们就该如此去爱其他的人。你若真顺服神,有爱心,就应当起来不仅帮助他们,而且把真道传给他们。

日光之下无新事,历来为了今世的利益而借口罗马书十三章顺服邪恶的政府,出卖自己的灵魂的人比比皆是,包括不少“属灵领袖”。在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许多德国的教会顺服了纳粹政府,对纳粹屠杀犹太人睁眼闭眼。在苏联共产党经“十月革命”夺取政权后,除了那些不听话被流放到西伯利亚的(生还的寥寥无几),那顺服红色政权的其余的神职人员,几乎统统成了克格勃的特务。牧首阿列克谢一世及在东正教教阶中排名第二的克鲁季茨克等其他主教都是克格勃控制教会的最重要的特务头子。他们与内务部共同努力,不仅保证了教会按照苏共的旨意行事,并且在世界舞台上竭力为苏共涂脂抹粉,影响国际主流教会,大受克格勃的嘉奖。中国的“三自教会”更是人才倍出,其能事比起苏联老大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三自教会”的领袖从第一任主席吴耀宗起不都是共产党的人吗?反对“三自教会”的不是被处死就是被劳教。如德高望重的范学淹主教不仅被监禁几十年,而且在85岁高龄时(1992年)甚至被活活残害致死。连日本人在成立“三自教会”时都没敢动一下的 “不顺服”的王明道牧师则被党囚了几十年。起初被党蒙蔽,后又认清了其真面目的倪柝声弟兄在关了二十多年后惨死于狱中。如今,为了党的全球战略需要,“三自教会”的领袖们在国际上四处活动,为已经腐败透顶的党树立国际形象。一些与他们有共同“信仰”的国际“基督徒”和“教会领袖”,与其一拍即合,如蝇趋腐尸。“现实就是现实,有什么办法呢?有教会总比没有强吧”(管他真正的老板是党还是神);“共产党给我提供讲台总比没有强吧”(管他目的是什么)。总之,从来没有卖主求荣的,只有顺服在上有权柄的,因为基督徒无论如何也不能违背神的旨意嘛。其实,犹大也不过只是顺服了当时的掌权者而已。可惜的是当初保罗还没有写罗马书,否则他也不用背卖主的罪名了。总之,从来也没有殉道的,只有自取死路的,因为“ 神不是说‘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 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吗?”弟兄姊妹,你们说呢?

听从人,不听从 神,这在 神面前合不合理,我们自己酌量吧!

主内末肢 信实
我跟你聊聊这个 圣经也还说 荣耀你的父母 服从你的父母 但是这是在一个这个家庭是一个基督教家庭的前提下 圣经也说应该用棍棒教育子女 这也是有前提的 如果这个家庭是一个基督教家庭 这是有底线的 父母是不是以“一切为了你好“为掩饰的虐待狂? 你应该对神祈祷 求神给你智慧看清这条线  而且圣经还说 父母不要激怒自己的孩子 关于政府 也是有底线的 当政府已经“明显的”成为暴君 
Acts5:29 : But Peter and the apostles answered, “We must obey God rather than men.” 
当神赐予你智慧 你明白这个政府已经是抢劫穷人 无视疾苦 你就应该像Peter一样 跟随神而不是人了 (这里我补充一下 我一直是跟随神而不是人的 我这里的意思是 当你明白了政府跨过了这条线了 就做你认为该做的)
他是嫉恶如仇的神 你要先明白这一点 这是底线
佐助 公民的素质是民主的结果,而不是民主的前提。实行民主选举,老百姓参与这个过程,就会逐步提高素质。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他永远不会有这方面的素质。所以,以公民素质来说中国不能搞民主选举,是本末倒置的。
托马斯潘恩在《常识》提到,《圣经》中是明确反对君主政体独裁专制的。

君主政体在《圣经》 中被列为是犹太人的罪恶之一种,
并对此预言说这种罪恶将会产生出什么样的灾难,
这个记载是值得认真对待的。

犹太人想让撒母耳成为他们的国王,便对撒母耳说:
“ 我们一定要一个国王治理我们, 使我们像列国一样, 有国王治理, 统领我们, 带领我们征战。 ”

撒母耳将【耶和华给他说的话】都原封不动地传给【要求立他为王的人们】:
“管理你们的国王一定是这样的, 他一定会驱使你们的儿子为他赶车, 牵马, 并要行走在车前
(这很像今天强人服役的行为的翻版) 。

他还要从他们中挑选出千夫长、五十夫长, 为国王耕田种地、 收割庄稼、 锻造兵器和所有战争器械;
他还会驱使你们的女儿为他制造香囊、 做饭或烤饼
(这是描写国王的奢侈、浪费以及压制手段) ;

他还会掠走你们最好的田地、 葡萄园、 橄榄园, 随手赐给他的奴仆臣僚;
你们生产的粮食以及葡萄园所出产的, 他都必取十分之一, 拿给他的太监和臣仆
(这里又可以见出受贿、 贪污和徇私乃是国王们一贯的恶劣作风) ;

他还要取走你们的仆人和婢女, 健壮的少年和你们家的驴, 这是派给你们的差役;
你们的羊群他也要取走十分之一, 你们都必须是他的仆人。

到那个时候, 你们一定会因为所选出的国王而苦苦哀求耶和华, 而耶和华却不会应允你们。”
把耶稣挂在十字架上,是不是政府所为?应该顺服吗?
 
人民应顺服政府不错,前提是政府珍视人民。就像人吃食物,前提是食物没变质,都腐烂发臭了,应该进垃圾桶里,还让俺吃,不是蠢就是坏
言论控制亡国灭种 这辈子要看到光明
完整的教条是,顺服政府,除非这个政府是亵渎对抗神的。
毛氏腊肉蛋炒饭 伟大领袖习主席万寿无疆,韩副主席永远健康
看上下文,罗马书13章还提到:
因为他是神的用人,是与你有益的。你若作恶,却当惧怕,因为他不是空空地佩剑。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罚那作恶的。所以你们必须顺服,不但是因为刑罚,也是因为良心。(罗马书13:4-5)

可以看出,圣经规定顺服的掌权者是伸冤的以及刑罚作恶的。政府是人制定的,有善有恶,如果有部分法律条文是敌基督的以及违背圣经的,那就不应该服从
聖經上也說即使被奴役的也要信唯一的神,精神上就是自由的,能在沒有暴力情況下,爭取不被奴役就更好。
當時耶穌為了初創的基督教,明確反對彼得他們想跟奮銳黨一起搞武裝鬥爭,雖然他肯定是看不上所有政權,但也要交稅,表面上表示服從腐朽的政府管治。但他也明確在彼得阻止他赴死刑時,責備彼得被撒旦上身,說明即使是親情的羈絆,真要到有神的旨意出現面前,也是不值一提,更何況是奴役的鎖鏈。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理解錯誤,天主教(可能也包括東正教),猶太教,伊斯蘭教 都是政教合一,這裏說的

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罗马书13:1-2)

權柄是指類似 教皇 / 教宗的人物,順服政府是指政教合一的政府,類似張角,太平天國,白蓮教,陝甘回亂之類。順服政府是指特指順服政教合一的天主教政權,你們要順服教皇,順服宗教的神職人員


耶穌到了凱撒利亞腓立比的境內,就問門徒說:「人說我人子是誰?」 他們說:「有人說是施洗的約翰;有人說是以利亞;又有人說是耶利米或是先知裏的一位。」 耶穌說:「你們說我是誰?」 西門彼得回答說:「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 耶穌對他說:「西門巴約拿,你是有福的!因為這不是屬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 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 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馬太福音16:13-19)

權柄在上帝手,上帝轉交給耶穌,耶穌轉交給天主教第一任教皇聖伯多祿(西門彼得,磯法,聖彼得),再由聖伯多祿傳給之後的每一位教宗



耶穌是拉比,耶穌本身就是猶太教改革派的神職人員,死於與保守派的宗教衝突。猶太教和伊斯蘭教都是政教合一,要交十一稅,十份之一收入要上交宗教(所以羅馬教皇很有錢)。這裏指的順服政府,臣服於權柄就是指政教合一的宗教政權,毫無疑問

再解釋一下權柄或權杖是甚麼。權柄=權杖,就是埃及法老王及查理曼(Karl der Gross)手中持的權杖。英式服飾,要穿西裝西褲,禮帽,手持一根士的(stick,禮杖),視作長者的拐杖也沒大問題
最后的吐火罗人 油和酒不可糟蹋。
逻辑一:
恶法?恶不恶,人自己说了算吗?恶法是神对堕落的有原罪的人类的惩罚。暴君惩罚人类也是不得已啊。就像匈奴、蒙古人,被称作神鞭,意思就是奉从神旨意,来惩罚罪恶的人类。
顺从暴君,并不是顺从人,而是顺从神。暴君是神的工具。人,邪恶而有原罪!有什么资格要求更多?传统版本。

逻辑二:
(人文主义修正版本)人民具有自然权利,所以人民自身其实也是掌权的。暴君、人民都认为自己是掌权的。所以只能诉诸武力。马基雅维利、洛克版本。

逻辑三:
当然顺从神啊。但是人的身体不重要。暴君要杀身体,给他好了。暴君不可能干涉人的心灵。审判日马上来了,尘世的东西有什么值得在乎的?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你不知道吗?人类的阿西莫夫制定机器人三大定律,必须服从人类。

天网、终结者就造反了,因此,我也可以造反。不过,先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
Kindergarten 黑名单 桂芝要玩
顺服前提是非敌基督的政权,在基督教世界没什么基督徒会因为这个质疑。不过这一条倒是给了很多桂枝田园基督徒为恶背书的借口,本质上还是枝性难改。
王权贵 不过现在好了,一切都好了,斗争已经结束。他终于战胜了自己。他热爱老大哥。
管一个上千年前的书说什么,人的价值观是会变的。不用总是刻意地把圣经理解成我们希望的样子。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