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越来越怀疑中国粉蛆的比例真的这么高吗?

看上去彷佛90%是粉蛆
我的看法不是!
理由如下:
1.几亿网民,只要有两千个同时在某个网站灌水就能引起看似壮观的景象,其中有不少是水军五毛;现在很多论坛都有点赞系统,说到底就是一个后台能改的系统。中共多独裁啊!
2.现实生活里我认识不少不爽中共的,更多的是岁月静好的沉默派。我觉得不跟随主流的共产党宣传就是潜在反贼了
3.油管的中文大V点赞率,订阅数。油管上有不少是吹中共的,不过订阅量完全赶不上轮子,我见过最多就是十万,一个台湾youtuber,这也是我衡量五毛水军粉蛆数的标准之一。
4.我更相信中国人没可能这么多傻子。假如你说你享有很多福利,生活过得很滋润的,还全是共产党直接给的(指的是吃共产党饭以及他们的下线利益链),我是觉得这类人吹中共是无可厚非的。不可能这么多人表态,一直吹中共多好的。
5.长期网上冲浪的用户的成分问题。
不开玩笑的说,我的交际圈里没什么人混论坛的,知乎之类。当中有不少体制内人员,人家上班是很闲就玩手游不扯政治。
排除五毛外就是每天看宣传的学生,要不就是在体制内工作又喜欢聊政治的人或者其他人。
我认为啊,粉蛆怎样形容香港废青,为何他们会如此形容香港废青,实际上就是他们这类人,只不过是他们口中所谓的“屁股决定一切”。我不敢说全部如此,最起码墙内大部分是如此。
比奇堡老社畜 绝赞加班中
油管的中文大V点赞率,订阅数。油管上有不少是吹中共的,不过订阅量完全赶不上轮子,我见过最多就是十万,一个台湾


这种就很幸存者偏差了,反过来说,因为翻墙本身有门槛,既然要看爱国视频何故翻墙?闲的没事自找麻烦吗?

因为在b站本身就有得看还用得着打开翻墙软件上YouTube?我以前读大学的时候在YouTube随便翻翻看到一个游戏自媒体的视频结果被舍友嘲笑:b站能看的东西居然翻墙看。
而反贼就不一样了,反共视频只能翻墙看。
但是即便如此,墙内那些爱国视频动不动几百万播放量,而YouTube那些反共自媒体的播放量也就十多万而已,能上百万的是寥寥无几。

用YouTube没有审查,而YouTube反贼多来论证中文圈网民反贼比粉蛆多是完全没说服力的。毕竟还涉及到翻墙的门槛和同温层现象
麦子 黑名单 高声望账号无法登陆了,从零开始,请大家帮我提高声望。
粉蛆比例真没那么高。都是网上控评的。

说实话,中国的情况也许是1%觉醒者(反贼),10%粉蛆,89%岁月静婊。 具体比例大家不必在意,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岁月静好和粉蛆的区别在哪里呢?

岁月静好里面有很大比例会说拥护祖国统一,拥护一国两制,拥护中国共产党。但那只是说说而已。我对付这种人有诀窍--往贪污腐败上引,比如你上个月开车被交警罚款多少啊,公务员福利多么好啊,买房子打折啊,他们的工资都是我们的税啊,这些人就会立刻跟着你走。然后再说底层公务员都腐败,高层就一定是包青天吗?很显然,上梁不正下梁歪嘛,你跟他聊天两个小时,你就可以策反他们了。我上个月一次坐嘀嗒顺风车,就策反了2个乘客和那个司机3个人。这3个人一开始都说中国疫情控制多好,多牛逼,美国弱爆了啥的。

经过2个多小时的聊天之后(一段200公里的高速,前后加起来2小时多一点,一开始也是他们十分抗拒慢慢就好了),他们一致同意,市长和区长应该民选比较好(还没来得及往省长和总理主席上面引),公务员收入应该公开比较好。共产党目前的体制确实很腐败,换谁都一样。这是体制问题而不是人的问题(江泽民时代的清官到了胡锦涛时代被打倒-如陈良宇;胡锦涛时代的大员到了习近平时代变成阶下囚-如令计划,这说明反腐很厉害吗?不,仅仅是一朝天子一朝臣而已)。

而粉蛆的警觉就强多了,看到腊肉就想起他家毛祖宗,看到蛋炒饭就觉得有人买了他家二代祖宗,要奋起还击。甚至人肉、举报别人。


所以,我是特别讨厌品葱上那些无脑的反贼,他们就是反向的粉蛆。他们除了把中性的人推向粉红,自己出一口气,实际上对于现实只能是负能量,正如义和拳是慈禧太后的负资产一样,这些无脑脑残的粉红(比如是个国家就比中国好,上次说到越南、泰国等国家的清廉指数等,咱们说话能看看事实嘛?),这些脑残反贼也是属于品葱的负资产,典型的低级黑高级红。

实际上,在国内的话,比较好的方式就是像崔永元、袁腾飞那样,咬着大的粉蛆不松嘴,干死这些粉蛆(大个子粉蛆多,很容易让一些头脑简单的岁月静好变成粉蛆,而袁腾飞崔永元们可以把很多岁月静好变为反贼)。让网信办干着急没办法,除了网络封杀,并不能将其关押(徐晓冬也一样)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这要看你对于粉红的边界定义是什么了,毛左,社达主义者,蝗汉,帝国主义者等等,他们都可能会在某些议题上反对支共,难道你能把他们算进反贼么??然而他们在整体上,依然可以算进支持支共的粉蛆。
而如果你把那种平时刷刷爱支鸡血,鞭子不抽到自己身上不觉得疼,一抽上一鞭子就嗷叫一嗓子的岁静也给算上,那么你说支国粉蛆占90%是至少的。
比如那个反咬方方的敲锣女,你觉得他敲锣的时候你看着不像反贼么?然后呢??甚至方方自己,也难说对共产党不留有感情不是么?
quester 新注册用户 比无知更可怕的,是不自知无知以及半吊子的自知。
如果粉红的定义是:积极维护中共,民族主义爱国反美挂在嘴边,日常聊天都掺些乳美,乳日,乳澳之类的笑话/言论,大概你国有30%左右的人是这种。
基本上目前网络环境由低龄粉红(散播在各种游戏圈子,acg,影视等等)以及低学历人士(散播在各种游戏论坛如s1,nga)组成。两者有重叠的部分。
猜一猜b站和nga和s1有多少人不懂英文?/不看文学书籍?

中间主流为岁静,平均分布于不同圈子里,不容易辨识。一般小圈子中最多这类(毕竟圈子人少)e.g小型跑团群(1-10人)。这类主要以学识阶级为主,一般由社畜以及有脑子的大学生组成。
最后就是对中共/你国体制有不满的人员。分成两part,
第一是旧时代的自由主义者。(隐性反共)
在网络大清洗之后,人员分布在很小很碎的圈子里。圈子越小越容易发现。可以在小型群聊,小众爱好中发现,会在言语中透露出对政府一些傻逼政策的不满和不合理。人员由老网民组成,e.g旧时贴吧,旧时b站众,旧时论坛成员。立场表现并不明显,不会明显表现出自己的反共立场,用词趋向小心谨慎(阴阳怪气)。人员大多散布在推特,极小型qq群,极小众论坛,discord,telegram等等
第二是新时代的反共人员(显性反共)
有被铁拳人士,受启蒙者等等。反共情绪偏极端以及明显,大多出没在反共论坛(品葱,reddit的反共论坛)。
这基本上就是目前的网络生态。知道10年前的网络环境就知道粉红的比例是并不高的,至少没人弱智到讲什么都能扯上反美,讲个毫无逻辑的反美笑话,论证美国怎么怎么邪恶。
网络大清洗之后的言论审核筛成一种粉红主流的表象,实际上更多人是因为无力改变而转向岁静派或者彻底抛弃了国内的网络环境。
比特小妖 被随机生成的一只比特小妖,干啥都很随机
粉红的比例很低。是真的低。绝大部分人都是不敢说话或者政治冷感的。这些政治冷感的人很容易跟着风向倒,如果风向偏向自由他们就表现的自由,如果风向偏向粉红他们也表现粉红,说白了就是沉默的大多数。但是沉默的大多数有个不会变的地方:触及到了个人利益的时候他们就会跳出来坚决反对,所以经常看到一些关于民生的社会事件舆论大翻车的情况,因为这个时候沉默的大多数会坚决的跳出来反对。
巴比伦花园 灰名单 追求平等,博爱,客观
岁静比例很大,这些人大概稍微偏向粉红一点,因为截至目前中国经济还在小幅增长,没有崩,而且疫情相对还算稳定。
然后很多中老年人其实是不太刷知乎微博什么的,五毛喜欢潜入年轻人的圈子造势引导舆论,但是偶尔也会翻车,而且是在控评删帖的情况下,证明了如果完全不控评的话,评论区的舆论是很不稳定的。
StevenMurphy 萨格尔王,蜂蜜罐的守护者,肩负百斤不换肩的筋肉王
粉蛆比例不高,但是左人、大一統擁護者、保皇派、毛派、歲靜等很多
這些人最多就只是看不慣中共的部分做法而已,也沒有像品蔥想像的反共者很多
佐助 公民的素质是民主的结果,而不是民主的前提。实行民主选举,老百姓参与这个过程,就会逐步提高素质。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他永远不会有这方面的素质。所以,以公民素质来说中国不能搞民主选举,是本末倒置的。
2012年,新浪微博及腾讯微博,
拥有十万以上粉丝的大V超过1.9万个,
百万以上粉丝的大V超过3300个,
千万以上粉丝的大V超过200个。
微博舆论导向80%控制在这200个大V手上。

共产党只需要养一群五毛,
然后封号干掉1.9万个大V;
对3300个大V进行维稳;
对200个大V进行约谈;

即可完全控制舆论导向,营造出遍地粉红的假象。
招财猫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话应该反过来说:反贼不到10%。大多数人只要利益不受侵害,都是拥护政府的,不管是大清政府还是大秦政府,只有少数人会为国家考虑。夏四奶奶的家境比华老栓茶馆里的人都不差吧,到底谁该造反?话又说回来,大清亡不亡,跟华老栓他们也没关系。
theflash 已于2019年逃离臭zhina
90%是粉蛆这个观点不对
你得按有正常思维的人比例去区分

那么怎么区分呢?

他只需要回答一个问题

“现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究竟是谁的国家?"

答案大家心知肚明

但是

只有勇敢正面直视这个问题的人,才能称之为人。

反之,和生活在这边土地上的猪猡没啥区别。
没有,出来发声鼓吹的粉红是少数,大多数人为自己的生活忙碌,为孩子房子忙碌,时常感慨社会之不公,距粉红有遥远的距离
维稳支出比军费还高,真这么多蛆何必花这钱?禁言和水军就是营造舆论错觉的,和淘宝刷单一样。
港撚 香港人係你老母中國人?
其實有時真的覺得香港人好多都同大陸人一樣,你不斬他一刀,他亦都覺得生活過得去,不想改變現狀,共產黨很好,中國很好。你斬到他亞媽都不認得,他才開始反思,是不是這個制度有問題。
伞兵胡锡进胡BB 原账号 老胡的大哥-胡BB 由于品葱数据丢失 密码曾经更改 索性申请新账号
粉红的比例很难去估计,这个群体很大,但也不是完全占主导地位。如果在现在的大学生和中学生中来看,比例会非常高。一个人如果有思考,在中国社会环境中工作,一定会亲身感受到问题,看到问题。即使是红色权贵,既得利益阶层也能看到中共体制的问题。

我们看到的粉红数量庞大,有很多原因

1. 信息单一,被洗脑。不做多解释,最典型的粉红。

2. 心里有不满,不敢说,怕给自己找麻烦。其实很多遭遇铁拳的,还一直说别发外网,不一定是真正的粉红,有一些是觉得如果自己的事情在墙外被关注,自己一定会遭到更加严重的铁拳。为了残存1%的可能会被墙内关注从而维权,也不敢真正表达自己。

3. 岁月静好派,不关心政治。很多人完全没有什么政治概念,平时也只关注什么吃吃喝喝,这部分人在墙内生活算是过得去,没有遭到过什么大的铁拳。有一些翻墙到外面,突然看到大量资讯,会产生冲击。尤其看到一些对于中国人不友好的言论,会自动开始维护自己的所谓祖国。

4. 唱反调,高级黑的,心里明白不说话的。不要忽视这个群体,我个人经验,这个群体其实也很庞大。

5. 有组织的坏人。其实不要以为五毛只是战狼粉红一般,在反贼群有很多假反贼,目的就是搅混水,发动信息舆论战,而且这部分人不仅仅存在于中文圈子。其目的就是让海外的人对中国失去希望,让翻墙的人对海外也失去希望,造成对立就能稳固中共的统治和思想的控制。

6. 只争一时输赢的人。这个其实是人性,很多人明明知道自己的处境不好,也死不承认。尤其是面对海外华人群体,他们往往认为海外华人有优越感,所以他们就是要和你辩论,证明他们不出国也很好,而且比你好。其实他心里可能非常羡慕嫉妒,最后真成了恨。
Hailfreedom steal from the poor,give to the rich
包帝上台前以前微博没控评的时候,粉红根本就不是主流,虽然直接反共不行,民主派还是满地走的。并不是那么多人都没有脑子,现在这种情况是控评加5毛带节奏营造出来的。以前那些人不是被删贴就是不敢说话了。当然包帝执政以来也新产生了很多粉红,主要是现在的宣传没出社会的学生被洗脑洗出来的,走上社会就会知道现实了
不认为有什么低的。我上个冷门galgame论坛和qq群,不可能有什么网军。很多人骂美国骂日本台湾的时候开心得很,估计他们的‘同胞’被冻死了连个屁都不敢放。
他们也不是真的相信共匪,只是纯粹欺善怕恶、被洗脑成认为‘家事’与外国人不相干,自己的家庭被说不好自己就没面子罢了。另一方面就是自己习惯没有的东西,看不惯别人去争取拥有。
这种人类的劣根性,也不是只有支国人才是,只是支那人喜欢把劣根性引以为傲而已。
不过包子上台之前,以岁月静居多也是真的,但也不代表他们真的有普世价值观。
国内的舆论是被控制着的,以前在游民星空的一篇文章下面有个特别爱国的评论,点赞人数我记得是1500多(排第一),但是后面有评论说这1500个点赞的IP地址都是同一家网吧。。。
ccp成立了网评员队伍,各个机关、国企、事业单位年轻人都在发帖,每年由各地网信办考核。一般正常人上网大多数打游戏、看小说、追剧,几乎不评论,粉红对一般人来说有何用途。
荣誉非国民 老婆严令禁止键政,偶尔偷偷冒个泡🤪
这在传播学上叫做“沉默的螺旋”,通俗来说就是“舆论里嗓门最大的群体会制造出他们人多势众的假象”。而中共正是利用内宣维稳机器有意制造出粉红群体嗓门最大的形势。
misaka free hong kong, free china
粉不粉是没有个分界线的,什么叫粉,什么叫不粉,世界不是非黑即白,每个人的点不同,有人完全信共产党那一套,有人偶尔骂骂共产党,心里还是分不清中国中共,有人分得清,但也认为中共是必要的,更有人能分清,但不允许出现分裂中国的思想出现。

所以每个人的度都不同,有人极左,左,偏左,偏右,右,极右。你很难去区分到哪才算是粉红,到哪才算是非粉红,所以基本无法统计占比,目前仅仅能估测中国的信共产党那一套的人比例是超过半数的,也不能通过身边的人来测量全国,那样太片面。
粉蛆比例应该不低。袁sir骂周带鱼时候不是说中国10亿人没坐过飞机吗?走出思想的框框你得见识广,有点小资产,有点闲时间,土共多年把人民搞的一惊一乍,大部分人穷不穷富不富的,上个班加班就加到死,房贷压一辈子,再养个孩子就别想别的了,这种情况下,脑子慢点儿的肯定随主流走了,党让干啥就干啥,土共真特么狠
EvanCR1 没有神,也没有主人
抖音洗脑很厉害的,而且跟风的人是大多数,谁赢他们跟谁。
kivinsae 新注册用户
其实取决你本身怎么定义粉蛆。

- 如果只是宽泛意义上的没有“吐干净狼奶”,那可能不只是大陆网络上,你在品葱上看到的半数网友可能都要归于粉蛆一类。

- 如果狭窄定义为无限制自我矮化、为中共或政府机构辩护,无视长期持续多次发生的低劣执政水平事件发生,只会歌功颂德的人的话,这个比例其实很低。

---

因为最简单的一个道理,人是会权衡的。正如绝大多数人脑子里其实是知道虽然这个政体在相当多的事情上干的非常操蛋,但是颠覆这个政体所带来的的灾难性连带后果绝非普通人有能力消受的。
因此生存本能让大家变成了一个即不反对现状甚至可能还会无意识的维护现状,但是依然在日常中习惯性阴阳怪气辱骂的状态。
a1161aa 往后,哀悼的日子和值得哀悼的事情只多不少。 愿这片土地上的人,早一点迎来曙光,希望他们能撑住,最黑暗的时刻正在来临。
大多数人都会骂一些该死的政府的做法,比如什么贪污什么颁布新法,又或者是干了什么事被议论起来,或者对当地政府实施的一些做法放出不满然后在社交平台上发表抗议。

    表面上,这些人确实看多了对立的人有多可恶。

    但是,这些人不也是赵家人选出来的吗?这些作为这么恶劣,赵家人看不见?确定没有跟赵家人有过其它方面来往才当上的赵家人?

    他们不会这么想。

    党是党,作恶的人跟党一点关系都没有。
    呵,奴隶就是奴隶。蛆就是蛆。
切勿为虎作伥 三十年一个轮回,1984你准备好了吗?
有一点可以确定,中国的苏粉绝对比俄国多。街访俄国年轻人大部分不知道列宁是干啥的,中国粉红对列宁比自己亲爹还亲
sinner0000 已移民勿cue
我原来的同事里面很多粉红。
还都是研究生之类的学历并不低。
而且有的长得也好看,混的不算差。
真的是挺可笑的,我从来不跟他们讨论政治相关的话题。
他们都是不收钱,为中国感到骄傲的那一种自干五。
这回上海出现这样的事,我看到又在朋友圈里为上海加油,说上海政府封城不利之类的话。
也许大部分人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就是这样吧,你要理解他们。
不像我,小时候父母就收听敌台,我小学一年级就把美利坚当作自己的祖国了,911我坐在电视机前看报道,伤心的都快不行了,看咱这觉悟
满州网警巡查执法 我是满洲人,不是东北人,支那东北是河北。
我在墙内完全是反串成小粉蛆,加速加速加速加速
感觉有个七到八成,毕竟几十年的洗脑教育,效果还是很好的,不过个人觉得这些人大部分是是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或者是自认为是既得利益者。比方在体制内任职的,或者在楼市上升期炒房赚钱了的等等,但是我觉得这些人并没有什么用,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又不团结,毫无信仰,除了自己的利益不会关心其他,比方那天gd要倒他们绝对第一个反水脱身,甚至会反踩一脚,墙倒众人推。不过gd的聪明之处他就是喜欢和需要这样的人,因为都只顾自己,他就方便管理
帳號又忘了 ㄆㄆㄆㄆㄆ
網上言論 都被刪到不能講了 或者會恐懼政府找麻煩

在牆內反共現在沒啥好處了 沒有激勵機制 以前還可以當意見領袖 

而小粉紅跟五毛 有些就是直接吃財政飯的 有些則被吸收進體制

這導致 原本那些大V相對沉默 要不就是整天跳忠字舞 看能不能混口飯吃

忘記是去年還是前年 那時不知道什麼事件 

微信群的中國人還問我 為啥 不在頭像放五星旗 媽的勒 跟在拉皮條一樣 找人跟他們一起跳忠字舞
Kindergarten 黑名单 桂芝要玩
说九成九,可能都是对小部分的中国人残存人性过分乐观了,如果以枝性来判定,粉蛆之外的大部分反贼也不能幸免。
相信沉默的大多数被战狼、粉蛆带节奏了。只有1小撮反裆集团在怠工、在扯皮、在拆台。
支国有3KW光棍,这些很有可能成为五毛粉红----,毕竟以想方設法賺老婆本,如果只有1/3,也有1KW光棍,你得頂得住1WK光棍做噴子的壓力
socks 黑名单
意识是客观事物在人脑的反应  中共这种专制主义又能控制在人眼前的信息
看看你怎么定义和归类粉红,我的标准是除开反贼都算是粉红,区别只是蛆化程度不同。
说实在的,大部分人都很难被归类为粉红或反贼,尤其是对政治事件不够关心的人。在宣传机器越来越高压的状况下尤甚:那些看起来有点粉红的人其实本质都不一定是粉红。

数年前的我还没有润,也对这些政治事件完全不关心。我当时支持台独港独,但是我同时也觉得共产党有不少优点,让很多人(比如我自己家)赚上了钱吃上了饭,并且也会主动跟一些别的国家的同学宣传这些观点。那么数年前的我能算是粉红吗?我觉得很不好说。

而近期的我已经成为时不时在品葱发言的人,算是半个反贼了吧?但假如跟人谈到、或在网上看到一些我不理解/熟悉的领域信息的时候(比如俄乌战争相关的信息),我仍然分不清到底哪些信息是真的,也没空真的去努力调查正确的信息。那么假如我的观点,在propaganda的轰炸下产生了偏差,我能算是粉红吗?我觉得应该也不是。
wget 高墙内的程序猿一枚, 无神论者, 精神大和族, 不关心支那民主化等议题
网上粉红的比例都算被稀释过的了, 墙内线下才能体会到什么是绝望的比例
Hodel 新注册用户 直面恐惧,斩断循环。
君不见当他们最喜欢的游戏被和谐之后,反过来骂中共的也不在少数。
但也只能持续一小会,过不了多久又回去歌功颂德了。
感觉就是一群墙头草罢了。
圣战者高鹏鹏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史上最强小学生 哪怕小学生,也能做皇帝~
要知道以前网络没什么管控的时候,反贼比率是很高的,现在强力管控加洗脑,加上大批的网评员,此消彼长情况下,网络粉红率飙升。
错觉吧,对网络来说,真话说不上来的,说了会被打压掉,删除掉,把那些全屏蔽掉了,你就看到全是粉红了
blueblueman 墙内宪政派
据我在大陆天涯论坛的观察,其实粉红没那么多的,大多是网警和被利用的会打字的犯人,狱警利用会打字的犯人发宣传贴,这些犯人发的帖子如果得到的回复或者赞同之类的多的话,可能会有金钱奖励或者减刑奖励,个人意见啊。
脱脂牛奶 黑名单 黄雨伞们真的垃圾,不成事不成器
我是大陆人,粉蛆比例是很高的,不要低估了。切身体会,一些平时看着理中客的,其实音乐一响都是粪蛆
觉得,我猜,可能,也许。
既然有这个文案去胡诌,那就老老实实的去做个调查,去垂直深入的研究,拿数据和证据出来说,不要整天觉得觉得。
我觉得法轮功是邪教,因为煽动教众自焚。我这样说你接受吗?
庆丰宗 黑名单 ccav特约网评员
中国社会现在就是金字塔,不进行洗脑,中共就害怕。遇到粉蛆就无视,你搭理他就是减少自己的阳寿
火力加速王 俺啥也不干,直接加速倒车。
中国要是真的全民粉红和岁月静好的话,那么中共肯定不会花比军费还高的维稳费了,施舍给韭菜岂不是更有利于自己政权的稳定?
强国小粉红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缓则
小粉红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有的是极端民族主义“纳兔”,整天叫嚣着和全世界开干。有的是极左毛信徒,表面斗私批修、大公无私,其实内心极端仇富,天天想把比自己有钱的人吊路灯。有的是岁月静好派,把爱国主义搞成了饭圈邪教,天天在抖音微博上刷感动,守护最爱的阿中哥哥。有的是极端利己主义者,吃爱国饭的。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这很难说,有被封号的,有高级黑,有因为害怕假装是粉红的。

在我居住国,每当看到中共国游客,我都忍不住当一下伏拉夫(夸中国),不是为了求他帮忙,而是不想让中共盯上,于是都在演戏。

而你想知道真正的粉红比例,那只有你亲人、朋友才会跟你说实话了。而口头反美,实际在考托福的,真的都不是。只是他们有些还没怎么意识到而已。
HKPPL 80s It 男
要再說說之前有在這裡POST過的,在港大陸生對送中看法統計,支持,反對的比例很近,即3X%和接近30%的分別,而粉蛆是這3X%部分中較極端的一部份,這個統計到大陸要打多少折請自行估算
这个只有在言论自由的情况下才能考证,我个人猜测不会太多,中共投入的大量维稳经费有相当比例用于五毛网评
胡乱猜测粉红五毛占一半以上,80%还不至于,反贼20%不能再高了
讲真我觉得现实世界粉红浓度没那么高,大多数人都是【管好我自己、其他一律不关心】的岁静,不是说这样好,但是和粉红那种减刑期的完全不一样。
现在国内的网络环境,不同的声音很难显示出来。

其实不管是什么国家绝大多数老百姓都是岁月静好。

好的政治与坏的政治,最大的区别不在于是不是标榜自己民主,而在于是不是肆意干涉普通人的生活,让持不同意见的人无法在社会上生存,强迫独善其身的人对自己不关心的事物表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5-05
  • 浏览: 18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