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尼执政下的中共在对港问题处理上有何重大失误?

个人感觉江-胡时期的香港关系是比较缓和和友好的(如有错误请葱油们纠正)
到了维尼时期,香港的抗议示威游行突然就多了起来
希望葱油们给予解答(同时也希望有香港的葱油来以香港人的视角解答一下,感激不尽)
:)
昏默 很廢的學院派 · 御宅族 · 中間偏左 · 中國政治宣傳 · 你蔥就是左翼失語啦淦
結果上說,其實沒有錯......

中港關係的事件 列個時間軸大概是這種感覺

03年 二十三條立法 → 七一遊行

08年 北京奧運

11-12年 雙非兒童問題 

12年 反國教 保釣運動

14年 佔中

15年 銅鑼灣書店事件

16年 旺角騷亂 議員DQ事件

18年 一地兩檢?

19年至今 反送中運動以及後反送中時代

在08年前後,香港人的中國人身份意識其實到達了某種頂峰,那時候的高登討論區,都可以見到一些誇獎中國的評論;去到12年釣魚島風波,香港也有一眾人等參與保釣示威。除了董建華任內嘗試二十三條立法,激發五十萬人上街,當時的中港矛盾比較小,也更多反映在社會經濟(雙非、水貨客)的方面。

去到12年梁振英繼位,大概遲一點?習也上台,政治方面就開始有動作了,普選不敢給,給死死掐著。民眾的訴求也不答應,第一次向示威射了催淚彈。然後一步一步發展到今天這樣,說習近平自討苦吃,其實沒有很錯
把香港弄成这样真是挺蠢的,香港精英都移民跑了,国际上一片谴责,留在香港的人也和你离心离德,台湾人看着香港这德行你也别想再拿啥一锅两吃骗人了。好好的下金蛋的鸡,非要给炖了吃,也就小学生能干出这事来。
这得看你从什么角度,从黄俄匪谍派干部和改革开放干部和广大中国13亿韭菜人肉电池的角度,那必然全是重大失误,但是从习近平自身的角度出发,没有任何错误。相反,每一步都有他的必要之处


[00:01:26] 刘仲敬:这个不是中国共产党做的,而是习近平在做一个毁党造党的工作。这像是魏孝文帝迁都洛阳一样,如果他不是以对南齐发动战争为借口迁都洛阳、以迁都洛阳为借口消灭鲜卑原有的军事集团的话,靠他原有的实力是消灭不了这个军事集团的。香港是共产党的一个重要节镇。消灭香港并非共产党的传统政策,它恰好是毛泽东坚决反对的。蒋介石对于消灭香港倒是很有兴趣,而毛泽东一直是坚决反对这么做的。香港是改革开放干部集团的命脉所在,这个还是次要的;而且,它是黄俄匪谍集团的核心通道。香港的游行示威是流品混杂,很多金主都来自于以上的两个集团,并不是像民主小清新想像的民主和专制的斗争。这两个集团在党内和全世界的工作、生活和私人利益,都非常有赖于香港作为门面经济中心的存在。改革开放干部集团需要的钱多半是从这里来的。匪谍的工作方便,不要说别的,克格勃也非常依赖香港。

[00:03:07] 香港是一个十九世纪城市,它既是零税率、零管制的自由港,又是按照十九世纪员警工作方式管理的一个不设防城市。直截了当地说,就是那种在布尔什维克兴起以后随时可以陷落的、旧式的、茨威格时代的十九世纪城市。而在麦卡锡主义以后的时代,这样的地方已经基本不存在了,例如在美国就不存在。或者直截了当地说,1930年代的苏美进出口贸易公司那些东西,在1950年代以后的美国社会是会被抓的,但是在香港不会,是可以自由活动的。这样的地方对全世界都是极少的。而英国人不取消香港这样的地位,也是有意把它留作一个各方活动的口岸。例如,在香港所做的事情,你到马来西亚去做的话,保证你蹲一辈子的监狱。而且,这对于双方是不对等的,克格勃和红色阵营对香港的需要比西方国家还要大得多。而习近平消灭香港,本身就是他反腐和党内斗争的重要一步棋。在意识形态上讲,鲜卑军事贵族无法反对对南齐开战、掠夺战利品、扩大领土的这个极其正当的理由,尽管他们明知道这样的动机和实际效果是要做掉他们。党内的权贵也无法反对习近平对香港下手,因为这是中国共产党对境外敌对势力的斗争。但是境外敌对势力根本不缺一个香港,而匪谍集团和改革开放干部没有香港以后是会立刻断气的。立刻断气,一方面是钱没有了,另一方面是它的组织关系也会变成断线风筝。

[00:05:11] 为什么这是一个毁党造党的过程呢?这跟共产党的传统结构有关。共产党的传统结构是什么?黄俄匪谍系是它的核心,山东老干部是给他们打杂的,尽管人数更多。后者相当于满洲帝国的汉军,汉军算个屁?几百个八旗子弟驾驭几万汉军都没有关系,尽管从人数上来讲山东老干部是最多的。在1949年和1950年,比如说在天津,甚至是在河南的漯河和焦作这些乱七八糟的地方,刹那间开一个干部培训班,开始招人,招一批失业大学生,各地县委书记写白条子推荐贫下中农。训练几个月,学习一下毛泽东思想什么的,跟着四野、三野、二野之类的军队一起南下,学员到凤凰县去当凤凰县工作小组成员。凤凰县工作小组根据我们跟湘军达成的“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一百年不变、一万年不变”的条约,湖南省主席必然是程潜和陈明仁他们派出来的人,各县县长肯定是湘军的人;而你们没有任何名分,你们是凤凰县工作委员会或湘潭市工作委员会,也就是说你们是中联办。但是过不了多久,湘军派出的市长、县长和省主席很快就变成特区政府了,一切权力都落到工作委员会手里面。然后接下来就可以省略一万五千字,大家自己想像会发生什么事情。结果从数量上来讲,肯定是山东老干部最多。但是你从山东老干部的出身就可以看得出来,那是一些杂牌货。在匪谍黄俄看来,你们自己都是汉军贱民。一个省派几百个八旗,可以把你们几十个县的汉军出身的知府和县长管得老老实实的。当然,那是在苏联还在、匪谍系不可一世的时代。

[00:07:16] 匪谍系的关键性转捩点不是改革开放。改革开放是匪谍系积极支持,认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而山东老干部瑟瑟发抖,觉得对自己很有问题。结果,就出现了通过1978年以后的科举之类的途径产生的所谓正途出身的改革开放干部。他们的出身和行为模式跟清朝的科举士大夫非常相似,而且他们大部分是由前明士大夫或者北洋国民党时代的士大夫组成的。这是山东老干部极其不满意的原因。山东老干部基本上是贫下中农或者其他杂牌无产阶级出身的。他们预感到,在正规化公务员管理体系以后,他们是竞争不过过去的阶级敌人的。对于他们来说,这种行为就等于是吃二茬苦受二茬罪,是反动阶级的复辟。但是如果共产党真正掌握在山东老干部或者无产阶级手里面,那么改革开放无法进行,共产党也早就垮台了。而共产党的核心是黄俄,黄俄并不惧怕前朝士大夫,就像是满蒙八旗不害怕苏州士大夫一样。例如,范文程和洪承畴如果主持了清朝的国政的话,他们是不会让江南士大夫重新卷土重来的;但是在康熙皇帝和鳌拜的眼里面,辽东士大夫跟江南士大夫没有任何区别。“我压得住辽东士大夫,就一定压得住江南士大夫。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可悲的嫉妒心理吗?老子就是要开博学宏辞科,看你怎地。开了博学宏辞科,可以延大清二百年寿命,你们这些满身私心的土鳖进城农民怎么懂得我的大计呢?”改革开放干部的崛起削弱了山东老干部的势力,但是其实它加强了匪谍系的势力。

[00:09:18] 匪谍系,我们不要忘记,他们在周恩来同志、潘汉年同志和饶漱石同志的领导之下,是经常在纽约、新加坡、巴领旁、香港和上海工作的。这跟在被送进干部训练班以前从来没有出过家乡的山东老干部是完全不同的。而且论资格的话,他们比改革开放干部和改革开放干部的前身——北洋和国民党时代的士大夫阶级的视野要广。士大夫阶级一般是顶多去一去上海,大多数没有去过上海。如果说山东老干部没有出过自己本乡的话,那么士大夫阶级正常的做法一般来说是到成都和重庆就到顶了,去上海和香港的是很少的,从来不知道纽约和南洋是什么样子。他们一开始就比黄俄匪谍矮一头,但是他们比无产阶级的山东老干部高一头。因为我出身于这个阶级,所以我很清楚,我们的阶级仇恨完全针对着山东老干部。“你丫一群大字不识几个的无产阶级,历朝历代的改朝换代我们见过多少次了,哪一朝不是读书人当官?怎么就是你毛泽东,竟然让这些不识字的泥腿子出来当官?我们怎么也不会服你们。”但是他们对于喝过洋水(无论是西方洋水还是苏联洋水)的匪谍系则并没有这样的感觉,就等于说默认这些人要做官其实是没问题的。等于是,辽东士大夫和苏州士大夫彼此之间势同水火,但是双方对于满洲人都是服的,所以满洲人完全可以驾驭他们。苏州士大夫的起家,对于已经有点尾大不掉的范文程和洪承畴他们来说反而是一个有效的制约。制约了他们,反而使满洲人能够更加有效地操纵官场,扩大满洲人的势力,而不是相反。所以,改革开放的核心决策者恰好跟有些无产阶级出身的民小说的相反,所谓的保守派是无产阶级出身的山东老干部,而不是对于白区党工作有长期经验的黄俄匪谍系统。自由主义者的保护人也是黄俄匪谍,在苏联是克格勃。克格勃最了解西方世界了,本土出身的土鳖干部不了解,所以前者特别容易支持自由主义知识份子。改革开放是在这种格局之下展开的,所以它对于匪谍系是非常有利的。

[00:11:51] 毛泽东同志既反苏又反美,有一个很大的动机就是,这样能够捆住黄俄匪谍的手脚,就跟废除科举和停止大学招生能够一刀砍断士大夫阶级的命根子是一个道理。匪谍的命根子是什么?“我懂英语和俄语,我能够在海外活动,你毛泽东懂个毛?你毛泽东只会说湖南话。”而现在我跟苏联和美国同时闹翻了,你哪儿也去不了,请你去五七干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你的长处完全化为乌有,跟贫下中农落到同一个级别。前朝士大夫也是这样的。你有什么了不起?你不就是会读书吗?大学停止招生,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家跟贫下中农一起混。事实证明,你们广大匪谍挖起坑来不如贫下中农,你们广大士大夫挖起坑来也不如贫下中农,把你们的骄气傲气杀下去,让你们知道谁才是主人,还是我毛泽东对不对。如果真的开放了以后,你们不就又要抖起来了吗?我还是镇不住你们。所以这一招非常管用,像魏孝文帝迁都洛阳一样管用。你也可以看出,习近平在梁家河读了这么多年莎士比亚,他的阶级地位是比较接近于毛泽东的,干同样的事情对他来说是十五分的有利。而比如说对于敬爱的叶剑英同志的后裔来说,那就是十五分的不满意。他们在南洋混得好好的,而且这是只有他们才能混得出来的地方,习近平是绝对混不动的。有这一套的话,对他们有利,而对习近平不利。封了香港,对叶家肯定是不利的,但是对于习近平来说是绝对有利的。这就是一个迁都洛阳的博弈。

[00:13:35] 改革开放得到的好处,明处是士大夫阶级卷土重来,把没文化的山东老干部压得喘不过气来,实际上核心的好处还是归了匪谍。匪谍本来已经哪里也去不了,连香港都去不了,好不容易从乡下回到城里面,就已经是皇恩浩荡了。一旦开放了以后,他们一下子去到了过去只有1940年罗斯福跟史达林搞统一战线时期才能去的那些地方,全世界他们都能去了。而且,这些东西就只有他们才能够利用。因此,他们的势力在九十年代江泽民时代的初期达到了历史最高峰。但是,这也是他们盛极而衰的关键。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美国人是吃素的吗?他让你白去吗?他白给你好处吗?他给你好处,是一个赎买政策,请你把权力交出来,分阶段地交出权力,按照皮诺切特将军还政于民的时间表。但是我们美国人是仁慈的,你只要肯交出权力的话,我保你荣华富贵。凡是听美国人的安排交出权力的独裁者,子孙后代是富贵无极的,再也不会遭到军事政变的危险。所以我们保证,美国人开放市场可以让你们发财。第一批发财的就是你们匪谍,但是你们交出了权力。最要害的权力交出来了,表面上看你们是占了便宜。民小最嫉妒的就是这些红色家族、在海外的企业、香港企业、海航、到处融资、五百强企业什么的,他们不明白这种一种赎买政策。你当了董事长以后,就自然而然放弃了你们在国安部或公安部的职位。而那些地方的公务员像在改革开放这几十年以来一样,也是不断扩招的。这些人就被内部替代了。

[00:15:33] 内部替代,无非是上述的另外那两种人:第一,卷土重来的士大夫阶级,像王岐山就是那种人;第二,干活的,像黄亚波和王立军这种人。士大夫阶级有一个致命的弱点,这是他们无法复辟、获得权力的关键所在。士大夫阶级一直是合作者而不是主人,主人是要能打才行。而士大夫阶级的特点就是,凡是有危险的地方,他们都躲得远远的。别的地方,他们卷土重来是做得很安稳、很舒适的,但是涉及到专政机构,情报和公安之类的地方,那就有一个问题,比如说白宝山打过来的时候怎么办,要有人替他们去死。我要是愿意去才是见鬼,只有兵团来的黄亚波同志和同样是从兵团来的孟建柱同志才会去干这种事情。为什么公安部有这么多兵团子弟?别的地方,兵团子弟是出不了头的,因为他们的文化教育水准很差,搞科举是搞不定的,但是总得有人去送人头的。所以在江泽民时代以后,要害的专政部门就渐渐变成了像敬爱的周永康同志这样的士大夫阶级和敬爱的孟建柱同志这样的无产阶级。

[00:16:58] 我们要注意,这个新无产阶级跟我们敬爱的焦裕禄同志那个山东老干部的阶级出身是一样的,就是最低贱的贫下中农和无产阶级。但是无产阶级彼此之间是绝不团结的,新无产阶级和旧无产阶级是合不到一块来的,他们各有各的来源和教育背景。那些人是推着小推车去给解放军送粮送出来的,他们接受的教育就是毛泽东给他们送来的文工团和《白毛女》这些东西。新一代的王立军和孟建柱这些人,他们接受的教育就是江泽民同志慷慨地为他们引进的香港黑帮片和歌舞厅。他们最爱的是什么呢?你要了解他们这种人,看他们爱的女人和他们喜欢的娱乐就知道了。他们最爱的女人是歌手王芳。歌手王芳是周带鱼周小平的老婆,但是据说她的孩子是孟建柱生的。这种事情在我们敬爱的共产党体系内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对于大家来说都不算是什么值得惊异的事情。但是王芳是什么层次的人,她唱的是什么?“♫四面青山侧耳听,侧耳听~~”这就是一个典型的阶级标志了。王立军同志最喜欢的那个最帅的动作是什么?一进门,把大衣一脱,啪的一甩,后面有一个人给他接住。这是什么动作?刘德华和谭咏麟的动作。这就是我们敬爱的新一代无产阶级。顺便说一句,军队和专政机关一样,是要送人头的。虽然没有打仗,但是汶川地震和救水救灾之类的事情是他们要去的。所以军队里面也有这两种人。

[00:18:36] 这就是为什么上次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James N. Mattis)跑去以后伟大的人民解放军会请他们听歌舞厅的缘故。我对这一点太熟悉了,地方公安局的人如果要讨好招待你,就肯定会请你去歌舞厅的。歌舞厅是他们自己开的,这是一方面,而且他们最喜欢的也就是这个。歌舞厅的歌手是什么呢?那就是如果不去做歌女就只能打工做厂妹的无产阶级女孩,就像歌手王芳这种人。歌手王芳是歌舞厅女郎的最高境界,就像江青同志是上海无产阶级知识青年的最高境界一样。大多数跟她阶级出身相似的女知识青年住了一辈子阁楼,住到老也没有出头。有一小部分去了延安,被分配给革命老兵了,当个团长夫人之类的也就到头了。江青是顶级,嫁给了毛泽东。歌手王芳也是歌舞厅女郎,实际上就是变相的妓女。免费玩儿她们的人当然主要是敬爱的公安人员。她们一方面为公安人员提供免费服务,另一方面对社会人员提供收费服务,收到的费用又给公安局用来发奖金用。这就是她们的用途。这是一种最彻底的奴役,体现了性方面的奴役。但是也有极少数像江青同志一样精明的人,就像我们敬爱的王芳同志一样精明,通过名义上嫁给我们敬爱的周带鱼周小平同志,而实际上做孟建柱同志的姘妇,变成一个从海南带一点水果回来、公安局都要给她派专门人员保驾护航的特殊人物。像是杨贵妃在唐明皇的宫廷里面那样,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00:20:16] 一个无产阶级女孩,跟马克思主义的说法相反,她并不是真的想推翻阶级制度、使全人类获得自由平等,而是想要使用比资产阶级女性更低贱的手段。资产阶级女性还要假清高一下,我觉得我有阶级地位,不能随便卖了。而无产阶级女性是一无所有的。“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共产党宣言》)。”但是真正的无产阶级女性并不想从革命中赢得全世界,而是从贱卖中赢得全世界。于是,她就通过孟建柱同志,赢得了凭她自己的歌喉绝对赢得不了的东西。她唱的歌,我碰巧听过,就是我在内江去过的那些歌舞厅的乡村歌手的水准。如果凭她个人的话,她休想混到北京或上海去,绝对是她的后台老板把她扶上去的。

[00:21:13] 从这些人的爱好和品行,你也就可以看出他们能干出什么事情。也就是孟建柱这种人,才会面不改色地说马来西亚已经在掌握之中了。潘汉年同志可不会说这句话,潘汉年同志只会说我们在马来华人社会中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了。我敢肯定,潘汉年同志的部下当中,就算是不懂马来语,他们至少也跟真正的马来人打过一点点交道,多多少少知道里面的深浅。而孟建柱同志,我很有把握地说,他跟敬爱的黄亚波同志和刘豪杰同志是一样的,后者只是碰巧没有升到那样的官而已。除了汉语以外,任何语言都不通。而且,除了中国以外,他们顶多是还知道世界上有英国和美国的存在,伊斯兰教和黑人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是完全无知的。但是他们可以面不改色地说,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他们的理由就是,他们跟马来腐败分子吃过饭、喝过酒、嫖过妓,然后他们就以为他们什么都知道了。老匪谍懂的事情,他们全都不懂。在老匪谍还在的时期,这种人只能打杂;但是老匪谍不在了以后,他们就掌权了,在周永康同志和孟建柱同志的领导下。周永康是士大夫,士大夫就意味着你自己不能打,手下肯定有王立军这样的代理人替你打;孟建柱则意味着胥吏当了官,作威作福不可一世,本来不能做官的胥吏做了官,占据了士大夫阶级的位置,忘乎所以,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专政机器落到了这种人手里面,而叶剑英同志的后裔到哪里去了?经商发大财去了。孟建柱保证没有他那么多钱。像公安部现在的组成,孟宏伟跟周永康是同一个阶级的;孟建柱跟黄亚波和刘豪杰是同一个阶级的,是贫下中农。我估计,人民解放军和国家安全部,总之是需要使用武力的专政机器,现在的状况都是这样。

[00:23:00] 这里面最关键的问题是什么?黄俄余孽在经济上讲史无前例的强大,但是在政治上讲却变得脆弱了。习近平如果要整他们,现在变得很容易了。他们手中没有枪杆子,他们只有钱。有钱而没有枪,这就变得很好整了。习近平发动反腐运动,明显就是指向这两个集团。第一,黄俄余孽集团。从美国人的角度来讲,你们就是共产党的核心。官僚阶级按照西方的角度来讲不能算一个独立阶级,他们是依附性的,在哪里都是干活的人。民主了,他们也是干活的人;专制了,他们也是干活的人。自己做不了主的,留着也没有什么关系,没有什么政治主动性。黄俄交出权力以后,下面顺理成章,事务由士大夫阶级来办,政权当然要交给人民,那就叫还政于民了。这个任务已经完成一多半了,唯一的麻烦就是,黄俄余孽还有一帮还有点儿才能、还想垂死挣扎的人,例如薄熙来。我们把薄熙来打掉,不就解决问题了吗?于是,大家都认为习近平是负责来打掉薄熙来的。打掉了薄熙来以后,你丫一个做省委书记都很头疼的知识青年,做得了领袖吗?你做了领袖以后,荣华富贵给你升了N级,然后再给你一个黄金降落伞,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我们一点儿也没有对不起你呀,老人家!

[00:24:28] 习近平后来干出的事情使大家都乱了分寸,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这样发展。其实,史达林同志刚刚上台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的,老布尔什维克和前资产阶级都不明白史达林这样的人怎么可以当领袖。就算是布尔什维克上台,那也肯定是手握大军的托洛茨基或者说是手握共产国际的季诺维也夫上台,要么就是掌握了官僚机构和经济建设的布哈林和李科夫上台。史达林一个秘书处的,一个抄写档案的人,专门给别人加班干活的人,可以当领袖?他们更不能理解史达林会杀人。杀人最多、杀人最狠的是极左派,那就是托洛茨基了,他才是大规模在国内杀人的人。其次是在西方搞暗杀搞破坏的季诺维也夫。布哈林主持官僚制度,他杀人就比较像江泽民和胡锦涛了,是所谓的儒家法西斯主义或东正教法西斯主义的杀人,就比布尔什维克差得很多了,但是他们至少是有像对陈光诚的那种杀人,这是布哈林那个集团的特征。如果有谁不怎么杀人,或者除了在同一个集团里面跟风杀人以外从不主动杀人,那就是我们敬爱的史达林同志,秘书处的主管。秘书能杀什么人?他杀不了谁,这个人上台应该是最仁慈的。谁知道他上台以后杀的人比谁都多。

[00:25:55] 你知道,你要除掉你在政权内部的对手,往往是要依靠敌人的。史达林同志依靠的是土鳖干部,季诺维也夫和托洛茨基对他是一个极大的威胁。对托洛茨基,史达林是正面进攻的,一定要从理论上、政治上和人事上把红军和世界革命压下来。这就需要克格勃了,克格勃是他的命根子。但是对于季诺维也夫,史达林是经常顺着他的。一方面,列宁和托洛茨基是齐名的,托洛茨基是当之无愧的列宁之下的第二号人物,季诺维也夫、史达林和布哈林都是次要人物,所以一般是他们联合起来痛打托洛茨基。不把托洛茨基搞死,他们谁都不安全。所以,史达林经常是支持共产国际在海外搞冒险活动的,但是他从来都坚定不移地反对托洛茨基用红军去发动正规战争的企图。在这一点上,史达林是极其坚持原则的。他只要能够发言或者能够采取措施的时候,他一定要反对红军出境作战,但是他经常是支持季诺维也夫搞活动的。道理很简单,不准红军出境作战,就可以一点点的,通过升官,把伏龙芝(Mikhail Frunze)这些托洛茨基党给搬走。红军如果出境作战,立下功勋,即使是打了败仗,红军的重要性也仍然会上升。在打了败仗的情况下,苏联会更加依赖红军,你更加无法摆脱托洛茨基。但是匪谍的活动恰好相反,你支持季诺维也夫搞匪谍活动,那么他们的匪谍肯定会不断折损,被德国员警抓,被保加利亚员警抓,越抓越少。

[00:27:30] 等到抓到了一个临界点,就是中共党史所谓的米夫同志和王明同志上台的时候,那就是老布尔什维克折损得差不多的时候,他突然翻脸说,我要成立共产国际。成立共产国际,在苏联内部就是一个极度右倾的做法,意味着要搞全球统一战线,包括要跟英美的温和派民主势力搞统一战线。这是列宁同志绝对不能容忍的极度右倾,是应该立刻交给契卡枪毙的。但是这时候老布尔什维克已经死得差不多了,米夫同志和王明同志用事。季诺维也夫想要反对,但是这时已经为时已晚了。布哈林作为一个知识份子,他以为历史真相学有点用处,于是他就搜集了史达林同志前后不一的言论来证明,在中国的冒险活动不是你史达林同志亲自支持过的吗?然后你反手一耳光说你是伟光正的,这全是季诺维也夫同志的错。我把你的言论和档集合起来,让大家看看是谁的错。史达林同志没有花一分钟时间跟他辩论,把他和季诺维也夫都送到监狱里面去了,然后写了一部《联共(布)党史》,说全是你们的错。广大小学生和西方媒体唯读《联共(布)党史》,没有任何人愿意去读布哈林同志和历史真相学家考据出来的那些其实是公开发表的档。史达林同志连反驳都不反驳,他深刻地理解法朗士(Anatole France)在《企鹅岛》(Penguin Island)上说的那句话:如果你要制造冤假错案的话,那你就不要提供任何证据。提供任何证据,就是说双方要反驳。双方一反驳,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出来了。你什么证据也没有,睁着眼睛说瞎话,因为全都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别人无从反驳,所以你反而能骗倒最多的人。史达林同志就这样英明地把所有人都搞掉了。搞掉匪谍这一招就需要,先刺激你去活动,然后反过来搞一下统一战线。于是,一进一出,你的干部就全都搞没了。

[00:29:29] 香港一搞掉,匪谍是最吃亏的。中国跟西方国家结成死仇,匪谍哪里也去不了。你留在西方世界的资产必然会被抄没。你回来的话,那就是薄熙来的下场。你将遭到彻底的覆灭。这就叫毁党造党。这就是湘军时代的慈禧太后再造满洲国,废掉了入关以来八旗的全部势力,另外依靠帝国主义和湘军淮军再造了第二个新帝国。这就是马哈茂德苏丹的奥斯曼帝国、魏孝文帝的鲜卑帝国和慈禧太后的第二清帝国。名义上还叫清帝国,而清帝国原有的统治阶级却在这次毁党造党的活动中被搞掉了。毁党造党是蒋介石和陈希同经常提的话,他也是觉得国民党留下来的各种派系对他妨碍太大。但是蒋介石毁党造党是到了台湾以后。这些派系失去了自己原有的基础以后,他另外招募一帮毫无基础的青年干部,把那些有基础的老干部统统送进冷宫,这时他才能够真正控制国民党。标志就是,他可以让孙科滚蛋,让蒋经国接班。如果他在南京做中华民国总统的话,恐怕下一任总统还非得让孙科当不可,因为中华民国的太祖爷怎么说都是孙中山而轮不到你蒋介石。蒋经国算老几,一个专员出身,给你一个省长当当就已经很不错了对不对。到了台湾以后,蒋经国就可以做总统了;不到台湾的话,以后接班做总统的就算不是李宗仁,也肯定是孙科。这种做法就叫做毁党造党。

[00:31:16] 习近平最需要的就是毁党造党。毁党造党需要内外配合,香港是一个关键点。香港一毁,匪谍系残余势力就全军覆没了。改革开放干部不会全军覆没,但是他们的金援全部没有了。他们不能招商引资,单凭做官是跳不出习近平的手掌心的。你也可以看出,香港的毁灭对于习近平来说是重大利好。香港一毁,习近平就能够毁党造党,今后再也不会有人说是搞什么政变了,以后他就是名副其实的中兴英主,真正的主人,而不是胡锦涛那种傀儡主人。这两者的区别可大了。以后他想要做史达林还是想做慈禧太后,全由他自己了。他可以另外制造一个干部集团,来对待这些失去权力基础和权力管道、只能坐以待毙的原先构成中国共产党大部分干部的两个干部集团。你看,现在大学生这么多找不到工作,大多数中产阶级干部都没有升迁机会。例如,中国共产党缺乏谷正纲吗?多少人想当谷正纲,看着李宗仁不忠于蒋委员长,气得眼睛发蓝。他把这些人提拔起来,把老干部踢到一边去,打造一个以中华民族复兴为旗号的新中国共产党,再建王朝,好处是多么的大。所以,毁掉香港非常符合习近平集团的政治利益。毁掉香港,重建干部集团,把黄俄系和改革开放系的人统统打入冷宫,以后他就是中兴英雄,注定要创造历史了。
还有必要问吗,从一开始就是错的,香港连碰都不该碰,还有新疆西藏,以及全球毒气室计划,看不出来习猪头想党独裁皇帝,根本是自杀
白痴一樣。香港不用管就行了,是一個自己會生金蛋的好地方。
豬頭越管越爛,再管崩潰,解釋不了民心向背就說人家是港獨。
Joshua 自由之地即祖国
雨伞革命不能全怪到包子头上,主要是中共承诺的普选一拖再拖始终没下文,香港人不耐烦了就闹了个大的。

直到有人因为出版了《维尼和它的六罐蜂蜜》就被大陆公安罔顾基本法直接越境逮人,香港人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危机,连最高领导人都这幅德性,没救了。

随着挂羊头卖狗肉的逃犯条例的修例,这算图穷匕见,彻底引爆港人与中央的矛盾。显然包子也不耐烦了,它可是要成为始皇帝No.2的男人,连香港都搞不掂,台湾还收复个毛线。
Wolfychan Christian
把本來可以當成子集的東西硬是排除出去,加上縱容無法無天的暴力,不氣成真港獨才怪。
我觉得是操之过急了,你说你想控制香港,不先在潜移默化中改变香港人的脑子(以前QQ群里看人说过,香港教材里没多少爱国的教育,应该是真的吧?),反而突然就让香港认祖归宗,人家说直白点,就是从小就交给外人带大的孩子,跟着外人长大跟你这家长长期不见面能有啥感情(还不提你这家长本来就突然冒出来的)?习老板估计就是想在任内完成统一大业,以后好载入史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自由意志主义者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2-18
  • 浏览: 2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