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接到了自称是公安局的人的电话,我该怎么做?

平时在说话经常隐喻包子跟中共, 最近家人接到自称是公安局干警的电话。该人提供了姓名和工作单位,说我加入了某个我完全没有听过名字的反动群。
请我我是被国安盯上了吗?我的应对策略应该是什么?
如果他留了具体的分局、支队、职务、警种和姓名那就是真的,如果光说是xx公安局的就是骗子。

如果是真的也不用怕,我以前就是干这个的,第一没文件没程序没审批绝对不会到你家里找麻烦,你就告诉家人别傻乎乎的被忽悠去就行了,一般去了就是10多个小时,坐在那冷暴力吓唬你,然后假装在你家人面前写文件,假装和拘留所通电话,还有拿手铐子在那叮了铛啷走来走去的。万一家人被忽悠去了,记得第一别慌,第二临走的时候一定要对次问对方要电话号,然后邀请人家吃饭,一般情况他不会去,但是对次要求下电话号码会给你,回头准备2000块钱给送过去,一般就没事了,如果有啥事他也会告诉你。

如果传唤你,记得装傻少说话,任何问题都以记不清了,想不起来了回答,别肯定也别否定,一看就知道你是雏。他问你20个问题,你18个回答说记不得了,他反而尊重你,觉得你这个人有经验,说不定能和你“有过码”。接下来就会强硬的骂你,踹你凳子,往你旁边摔东西,甚至拿本夹子抽你,你记住这时候再害怕也要硬到底,该回嘴回嘴,该顶硬顶硬,别骂脏话。 这样他就知道你是个带种的,干这行的人最讨厌曩包软蛋,因为软蛋不好“交过码”,你给他几千块钱他都不敢收,怕你回头被别人一诈虎把送钱的事情说出来。

只要你显得有经验,有种,一般警察遇到这种事都是事后拿你钱,然后和你交个朋友,没多大的案子要么就扔了,要么也指点你怎么办。
如果这是骗子,就太好笑了。 

众所周知,骗子广撒网是基于“大部分人都有的认知”来进行的。

比如大部分人都贪财,所以骗子喜欢说你中奖了;
大部分人都好色,所以骗子会卖茶叶女人设;
大部分人都畏惧官司,所以骗子会说你有传票。


现在骗子说你反动,
说明……
fel6111 乌兹别克斯坦海军参谋
我直接告诉家人,任何声称公安的人让家人来劝我什么事比如回国接受询问什么的,家人都会用统一口径回复:

他已经年满18岁,我不再是他的监护人,也不对他的一切行为负责,同时他也没有任何义务听我的话,如果公安机关有什么事,请自己找他,别找我。

另外,让家人补充几句,强调中国是“法制国家”,即便个人有什么违法甚至犯罪行为,也不能波及家属,通常警察一般听到这话,也就没啥好辩驳的了。

如果公安再继续问。

家人就会说:“我已经和他断绝关系,我们户口都不在一起,你能让我做什么?”
真实故事,大家一定要小心!就是之前HK万人上街游行那期间,5大诉求。(期间听说过朋友的朋友,好几个人国内不同地方也都被请喝茶)
肉身在外,香港人游行期间只是在朋友圈一个5人小组里发了2个街头很多人游行的视频,用错别字隐喻地说了:他们应该跟我们当时修xian可以连任时一样绝望。接下来是真实发生的恐怖事件:
1. 隔天醒来,微信自动被登出,永久封号申诉不了,一些联系紧密的朋友以为我怎么不回复信息。
2. 过了大概一周左右时间,有一天我妈打电话问我做了什么事情JC打电话来问我情况。第一通电话JC以什么户口问题想把我妈骗去,但我妈留了个心眼。第二通再打来JC才说了实情,说联系不上我国内的手机号,联系到了我妈那边。
3. 刚好有亲戚在局里,了解到原来这个是省上面发查下来的任务,省到市,再到县级市也就是我们那边。说要查一下这个人(我)。最后就是亲戚帮忙写了份报告具体忘了是什么,总之就是说明不是故意的不会再犯,给到了上头,才结束这个风波。
4. (听说,不一定每个地方都有)有的因为这个原因回国的时候过海关被叫进了小黑屋

很多粉红不相信这样的事情发生,不管是墙内还是墙外的人
佐助 公民的素质是民主的结果,而不是民主的前提。实行民主选举,老百姓参与这个过程,就会逐步提高素质。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他永远不会有这方面的素质。所以,以公民素质来说中国不能搞民主选举,是本末倒置的。
这是骗子!我有同事就遇到过,常见的诈骗电话,套路都一模一样。
骗子成百上千地打电话,广撒网,总会有人“对号入座”上钩的。

不要搭理他,或者以电信诈骗举报他。

公安局都是直接上门拿人的,“查水表”,不会电话联系你。
骗子拿这些吓唬你,肯定是骗你交钱的。
鸡鸡 我的小和尚,如一根金箍棒,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我觉得,我看你时很大,我看云时很小。
否认3连:不是,我没有,我不知道
立马认怂,活着才有dps
我信,我在2019年因為一些原因一定要上大陸處理點事,過大陸關沒發生任何事,但處理好後回香港關途中被叫到一間平常不會叫普通人進去的小房間(至少不是平常搜違禁品那種),有兩個國安,一個在坐在電腦工作,另外一個叫我把身份證給他,然後我聽到他們輕聲地說"沒有"然後把身份證還我了,那時我已經猜到他們已經在查有沒有所謂"港獨份子"進出大陸關了,走運的是我雖然去過遊行,但沒有給香港狗警查過,估計他們暫時也查不了數以百萬計和平示威遊行的人面識別,所以最後我才幸運過關,也給有時因工作需要通關的香港手足提過醒,他們一直有在查,如非必要,不要通關,因為是2019年的事,後來就出現武漢肺炎,我就再沒有通過關了~但由於少人通關,相信他們會查得更詳細,如果真要通關,真的要萬事小心,也盡量不要帶諱規的物品,他們為了立功,有機會少少東西都會無限放大,到時押到大陸的監獄,就真的逃不掉了~
满州网警巡查执法 我是满洲人,不是东北人,支那东北是河北。
还好我除了品葱以外的账号只关注刘晓明的爱好了 其他一律不碰
慶豐大帝習禁評 小學博士,反漢逆民,反賊,台巴子
當好一條奴隸狗,像一個真正的中國人。

等風頭過去再上品蔥,記得去支乎演粉蛆
国安不管这种事情,最多网警

估计只是在排查,如果有证据,会直接打电话请你去
不要慌,不要怕,要有一个剿匪预备队的基本素养。你应该是没有注意自己隐私,使用墙内手机号码注册了墙外的账号,然后被网警顺藤摸瓜发现了。其实这些也是网警的任务,除非你直接冲猪头的塔,陪他们走过场就好。

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赶紧把手机电脑平板一切墙外的APP还有威屁恩全部卸载,然后微信qq记录查看一下有没有什么地方有问题的也删掉,静候网警上门或者叫你去派出所上门。到时候他会问你一些问题,什么有没有翻墙之类的,一概否认就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口咬定被盗号了,表现得一头雾水那样比较好,别被看出来你早有准备,之后他就会批评教育你两句不能翻墙之类的,登记一下你的个人信息,叫你签个笔录,你就可以回家了,屁是没有
你是怎么露馅的?推特?微信?

二十字!二十字!二十字!
很多朋友可能不知道,国保伪装成黑社会或者网络骗子对海外异议者在国内的亲属进行骚扰,威胁等,是有先例的。因为你没有实据,所以很难对外求助和申诉。
Scorpion (請勿使用簽名進行地圖砲)
不知道这些信誓旦旦说只会上门查水表的有没有真的被喝茶过。
大约十年前我就被喝茶过。具体时间不记得了。是一个下午,我在家接到一个电话,让我到当地公安局X楼找X姓警官。
也就在去的路上内心有点儿忐忑,进了公安局的门就安定下来了。
在办公室一个年纪较大的领导和一个年轻人,领导泡了功夫茶,表面微笑且和蔼的问了一些问题,他问啥我答啥,这样做了一份笔录,按了手印,就让我离开了。走之前还聊了几句。这是名副其实的喝茶了。
elephanie 蘋果日包
同情。 同意楼上说 “一定程度上装傻充楞还是很有必要的”。

连表达自己想法的自由都没有的国度还是人生存的地方吗? 赶快想办法肉身翻墙吧。
君子以不强自息 观察 女反贼,美分,琼独分子,民主社会主义者,坚定有神论者,女权运动者,反女拳运动者,环保绿色政治运动者,家庭教会成员
一般接到自称公安局的,都是诈骗。真的有人请你喝茶肯定会去单位请你。碰到诈骗电话,我给你的建议就是好好把对方骂一顿,这样子的骗子好好骂一顿,哪怕有千分之一的概率让对方不敢诈骗,都是你对社会做出的贡献
我也是。用FB(里面有自己的生活照)实名在VOA点赞了不少反共评论,和辱包的。 事后都删了,也把FB注销了。现在害怕,回国会不会有问题。
老子和中华民国总统握过手。有种来抓我呀!没1个师,拿不下来。
wget 程序员, 反右反极左
早已不在墙内冲塔, 主要是发现忙活了半天人家粉蛆愤青还是一样
我朋友里还真有党国公安🤣。我们是很多年的朋友了,从我小学一年级起。而且他老爹是参加过红军长征的货真价实的老八路。
照说这样的人肯定红吧🤭。人家只是上班红。孩子从初中就被他送去了美帝上学。

武肺时他娃高中毕业,已拿了美国某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但随留美学生返流回了墙。这下好,他后悔死了,孩子的学业白白已经被浪费了一整年(可能就这样被浪费一生),孩子天天抱怨他。

这样的赵家人还不在少数,话说党国有点权的,哪个不把自己的娃送美帝。之前说党政领导干部(中级以上护照)上交,那就算了。自己通关系照样能出国看娃(毕竟人就在公安局工作,这点后门是小意思)。但这武肺搞得关门锁国,跟美国撕破脸的节奏,其实已重度影响到党国主要行政类执法类体制内官员的自身利益。
此国真正的公安(有一定干部级别的),都是心向美帝,决不动摇。至于维护赵国的“颜面”,那是手下人的工作。
自由公民 观察 死了骨灰都不要飘到东亚大陆洼地,(請勿在本站發布電報群)
人在墙内还是墙外?直接重置手机,墙内没有办法,墙外鸟都不鸟那群杂种杂碎们!
看了那麼多我發現都沒有寫國安的,是因爲跟國安打了交道的都簽了保密協議不成?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