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怎么看近年来世界范围内的民主与独裁之战,民主势力已连吞七场败仗?

近年来民主VS独裁,民主的战绩:

叙利亚 败

委内瑞拉 败

土耳其 败

泰国 败

香港 败

白俄罗斯 败

缅甸 败

从中不难看出民主日益式微,与独裁的较量更是一输再输、一败涂地。再联想到本就不民主的中国又正在带领着14亿韭菜加速倒车;而与此同时世界上最强大的民主国家美国,其国内的民主制度也呈岌岌可危之势,这就不能不让人十分担忧。我现在很怀疑人类正处于一个与民主渐行渐远、逐步滑向寡头独裁的世界,大家同意吗?
习大伟人 上联:看今朝鲜有对手 下联:挑战中共创辉煌
事实上楼主举出的例子都非常不靠谱。只不过是西方左派媒体定义下“民主化”的各种情况而已。不具有参考性。比如我也可以反问,利比亚等国在“阿拉伯之春”后纷纷出现内战,这是哪门子民主化呢?同样,乌克兰不也实现了民主化吗?为什么俄罗斯追着它不放?坦白说,民主化唯一的依靠就是美帝国主义。没有美帝国主义,跟本就不会有世界上最大的一波民主化的诞生。
实际上以上的各种“民主”的失败,证明的是1989年式民主输出的结束。是美国撤出东亚大陆的证明,也是这些地方民族国家建构不完整的证明。他们没有及时发展民族-民主独立体系和口号,被民主小清新占据运动领导权搞什么狗屁不通的“和理非”,然后众所周知,民主小清新只对绅士管用,流氓对民主小清新直接开坦克镇压,民主小清新马上做鸟兽散。美国王师又不愿意重行“萨达姆”之事,因此才没有民主。
[00:04:49]我在七、八年以前那個時間點以後,把所有帶有「現代化研究」或者「國際關係」內容的書都看成是莫名其妙的大雜燴。這是很有道理的。什麼叫「現代化」?「現代化」本身就是一個沒有定義的詞。是典型的那種,科學家到了非洲,把一百頭犀牛、兩百頭河馬和三百隻蚊子拿來稱一下算平均數的做法。什麼叫「第三波民主化」呢?就是完全不考慮世界各地的各個國家建構的實質。在這本書裡面,「民主化」的意思等於是政權倒臺。克倫斯基政府或者馬杜羅政府這些東西可以自稱為「民主」,但是這裡定義的「民主」實際上等於是統治的瓦解,模糊定義的「專制統治」的瓦解就被稱之為「民主」。而實際上所謂的「民主政府」多半隻是一個毫無管治能力的政府,像現在委內瑞拉的瓜伊多(JuanGuaidó)那樣。對於被統治的當地的大多數居民來說,這樣的「民主政府」經常是比專制政府還要壞的,因為專制政府不會殺掉所有人,而所謂的「民主政府」由於毫無管理能力,使所有人都沒有辦法正常生活。這種「民主」的定義,差不多就是膚淺的媒體在每一個新聞熱點的時候做出的報導的一個大雜燴。例如,乍得或者其他什麼地方發生了政變,大家查了一下資料庫,該地有一個獨裁者統治了二十年,然後他現在坐著飛機、帶著錢包逃之夭夭了,好像乍得實現民主化了,於是這就是一波民主。但是實際上,這是一大堆彼此之間沒有內在聯繫的現象的總結。
[00:06:42]如果要我現在來分析的話,我得說,這是國家建構和帝國主義政治的混合物。國家建構是以失敗居多的,因為嚴格意義上的民族國家建構是需要很多先決條件的。它從歐洲開始向全世界推廣,之所以是向全世界推廣,就是因為歧視鏈的緣故,帝國主義佔有葛蘭西(AntonioGramsci)所說的那種文化霸權。這是自由主義者所不承認的,但是正因為這一點,自由主義者才會沒有辦法打敗他們一貫瞧不起的左派。偏偏在這一點上,左派是對的,只是他們把方向理解反了。歧視鏈是存在的,落後國家總是忍不住要模仿核心國家。你要說一定沒有核心國家的存在,大家都是一樣的,這是違反歷史經驗和現實社會經驗的。實際上,很多民族國家都是生湊起來的,尤其是去殖民化以後的那些殖民地國家。它只是形式上搞出一個民族國家,實際上它還沒有完成民族建構的過程。沒有完成民族建構的過程,就經常體現為所謂的獨裁。民主小清新控制的中左派粉紅色媒體給我們一個錯誤的印象:獨裁意味著強勢的統治。但是實際情況恰好相反,一般來說的獨裁是由於無法統治而造成的。你不要以為殺了人是強有力的表現,實際上殺人是軟弱的表現。正是因為我無法統治,我才需要不斷地殺人。
[00:08:21]例如,實際上我這個總統只是索伊多部族(這個部族不存在,是我臨時發明出來的,但是你假定它存在就行了)的酋長,而我住在沿海,在法國人撤走以後,我覺得當總統比較容易得到國際援助,就當了總統。而其他的部族酋長認為,你丫能當總統,我不能當總統?如果當不成總統,我至少也要做阿巴多革命聯合陣線的主席,主席跟總統是差不多的。於是,我們兩個部族的戰爭就變成總統和主席之間的戰爭了。然後總統投靠了蘇聯,主席就決定投靠美國,各自去撈到更多的外援。然後後來,總統帶著小蜜和錢包逃走了,主席帶著一幫長矛兵和美國顧問殺進了城。於是,粉紅色媒體駐在當地的記者,前幾年在他們新聞報導的時候經常被總統的新聞檢察官迫害,以至於開了天窗,現在頓時感到他們的壓迫者倒臺了,立刻向華盛頓發出電文說,民主來臨了。這就是「第三波民主」的三分之二的內容。
[00:09:22]實際上這裡面主要的問題就是:第一,不存在民族國家,只存在冒牌的民族國家;第二,帝國主義的國際政治使得建構民族國家的過程不斷受到干擾和波動,因此有的時候鞏固了政權(因為有的時候民族國家是依靠外來資源輸入建立起來的),有的時候由於國際政治的衝突,把本來可以站得住的正在建構中的民族國家給打翻在地了。但是我們要注意,這就是演化的一個特點:演化是事後追認的。就是說,你死了就證明你該死,你沒有死就證明你不該死。除此之外,一切證明都是假的。你沒有辦法建立一個通行的標準,說什麼叫做該死或者該活。該死或者該活全都是事後追認的。你死了就是你該死的證明,你活了就是你該活的證明。實際上,你很難精確地判斷到底是做了什麼或者沒有做什麼才使得建構沒有成功。如果一定要爭論為什麼洛林沒有像比利時一樣獨立出來,或者說裡奧格蘭德到底做錯了什麼而沒有像烏拉圭一樣獨立出來,這都是只差一點點的問題。宋人放過了越南卻沒有放過南粵,也就是只差一點點。稍微一點偶然性,歷史就會發生分叉的現象。
[00:10:54]當然,這用「民主化」是沒有辦法解釋的。「民主化」的意思就是說,假定「民主是歷史的終結,不民主是因為幼稚園程度不夠的緣故,你早晚一天會上到大學的。現在你可以留級,留級以後你可以晚幾年,晚幾年以後還是會上到大學的。民主就相當於大學。」這個前提就是根本不正確的。不正確的前提和框架推不出什麼正確的結果,所有的材料都被散亂地用在了錯誤的地方。要建立一個合理的模式,其實只有兩個辦法。第一就是簡單粗暴地採取歐洲中心論。歐洲中心論可以一直追溯到東非中心論,東非中心論發展到出非洲以後的西亞中心論,西亞中心論發展為地中海中心論,地中海中心論發展為大西洋中心論,最後發展為西方中心論。秩序是有中心的,比較遠的地方緩慢地接受別人輸入的落後秩序,因此不斷地發生諸如此類的事情。以西方中心論作為解釋,所謂的民主化現象就是,西方發展到了民族國家和大眾民主這個階段以後,它的輸出波衝擊了過去接受西方更早輸出的地方,比如說像泰國那樣的接受了十九世紀那種有產階級選舉制的國家。它的有產階級選舉制和君主立憲制還沒有站穩腳跟,就立刻受到了大眾民主制的新一波衝擊。這一系列混亂的衝擊造成的大雜燴被稱之為是民主化,實際上只是包含著民主秩序的衝擊波所造成的一系列建構破裂的各種現象的總和。
[00:12:48]另一種解釋方法更精確一些,也就是說它的資訊量更大一些,它是自發秩序的建構方法。聽起來一向很好,但是它操作起來是非常困難的。所有的地方都有自發秩序,包括阿茲特克人吃人肉也是自發秩序的一種。自發秩序當然並不保證它是你理解的好秩序或者什麼的,但是所有地方都有或強或弱的自發秩序。自發秩序和自發秩序之間是會打架的,它會導致外來輸入的秩序跟本地秩序發生衝突。後髮型的蠻族秩序或者其他類型的自發秩序會受到外來強勢秩序的衝擊,因此建構不起來。這樣描繪出來的世界圖景是一個生態學的世界圖景,它是非常精確的。但是,沒有人能夠很清楚地把大瑤山或者某個非洲部落的自發秩序都瞭解清楚。實際上,比如說大瑤山的自發秩序,你要是看它的本體的話,跟日爾曼人初起時期的自發秩序相差並不是很大。
[00:13:59]你也可以做一個思想實驗:假如大瑤山的瑤民處在一個適當的環境當中,他們的酋長們、石牌習慣法和長老會議之類的東西沒有受到外來干擾,就慢慢長大了。長大到足夠強勢的時候,他們下山征服其他的軟弱的吏治國家,然後他們就可能變成另一支日爾曼人。但是實際上他們在十九世紀還處在這種秩序的時候,李宗仁和白崇禧用西方的近代化和軍國主義來管束他們。而他們因為沒有洋槍洋炮的緣故,就輕而易舉地被征服了。然後他們和他們周圍的人都認為,他們的秩序是落後的表現。但是實際上,普通法在其起源階段就是這個樣子,他們自己的習慣法很明顯比李宗仁和白崇禧推廣的軍國主義和地方自治更接近于普通法本身。但是李、白有現代化的武器,而他們沒有。李、白推進的具有普魯士軍國主義日本改良版風格的那些東西,在自發秩序的位置上其實是遠不如從部落習慣法產生的秩序的,但是卻反過來征服了他們。
[00:15:15]同樣,其實沙裡亞法自身的習慣法性質比凱末爾和大多數親西方的國家社會主義者引進的官僚主義體系要更接近于自發秩序。這也是中東為什麼永遠騷動不甯的緣故。壓迫和衝突會導致自身的變形。假如你在官僚統治者的壓迫之下,官僚統治者的力量不在於自身,而在於西方的外來秩序。而西方是,只要你肯反對蘇聯,是願意支援一定程度的威權主義的。你感覺到這些人的壓迫的時候,你不可避免地要去別的地方尋找資源。也許是像庫爾德人那樣尋找蘇聯人的資源,部落習慣法依靠蘇聯政委的軍事輸入;也許你要到伊斯蘭教本身的教義中去尋找源頭,伊斯蘭教本身對公平正義的呼籲跟一小撮洋務派專家不公平不正義的統治相對比,使你到早期伊斯蘭教的公正當中去發展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諸如此類的衝突都是這樣來臨的。
[00:16:29]「第三波民主化」所描繪的僅僅是原有統治形式的崩潰。原有統治形式,有很多都是殖民主義體系撤出以後親西方的軍閥或者威權統治者、強人統治者實行的脆弱統治。但是我們要注意,這些統治真的一定不會演化為民族國家嗎?不一定。畢蘇斯基算不算一個獨裁者呢?如果他不實行獨裁的話,波蘭能夠維持得住嗎?在德國和俄國的壓力之下,英法的援助只是幾個軍事顧問,半心半意的。如果波蘭突然倒了下去,英法是會承認既成事實的,所以你不能突然倒下去。而三國不同統治區的波蘭只是在象徵意義上屬於波蘭民族。實際上發生的事情是,奧地利的波蘭是自治程度比較高的波蘭,統治了德屬波蘭和俄屬波蘭,因為它們在德國和俄國享有的自治程度也比較低。這樣的統治自然會引起嚴重的衝突。如果按照國會政治的原則的話,波蘭是很容易在政變中滅亡,然後在某一次內戰當中被德國和俄國輕易吞下的。而畢蘇斯基的薩納齊亞制度(Sanacja),幕後的少量軍官團操縱一個不斷進行選舉、而選舉卻沒有什麼卵用的國會統治,在這個危急時刻維持了波蘭民族的存在。然後又由於波蘭民族事後存在了,你就假定它事前是存在的。
[00:18:07]1970年代倒下來的那些獨裁者當中,有多少人是失敗的畢蘇斯基?他們在事前能夠確定自己一定不是畢蘇斯基嗎?顯然是不能的,任何人都不能在事前確定這些事情。假如在某一個時刻他們足夠狡猾或者足夠有運氣,能夠把他們的獨裁政權多延長二十年,也許他們會真的把民族國家建立起來?也許有一些註定是建立不起來的?例如,蘇哈托所建構的印尼國族是能夠建構得起來的嗎?也許再過二、三十年,它就會變成爪哇人、亞齊人和伊裡安查亞人的一場混戰,像蘇聯一樣解體了?也許蘇哈托就變成畢蘇斯基,以後的印尼就真的變成一個民族了?這都是你事先沒有辦法判斷的。
[00:19:00]民主不民主的問題跟國家構建的問題相比起來是極其次要的,因為世界上存在著不民主的民族國家,但是卻不存在沒有民族國家的民主。民主是民族國家的可能存在的一種狀態。但是如果沒有民族國家,民主不民主就是毫無意義的事情。混亂,無政府狀態,無法統治,不同政治集團的衝突,任何一個政治集團都沒有辦法建構國家,這種混亂狀態經常被稱之為是民主的失敗,但它實際上是國家建構的失敗。而粉紅色媒體所謂的獨裁和民主失敗,經常是民族發明家在不具備條件或者是條件不充分的情況下發明民族而被動採取的各種措施的一個總和。大多數殖民地其實按照歐洲民族發明的標準都是不夠格的,但是出於國際形勢的必要,它們必須假裝成為民族國家。這就是一切問題的關鍵所在。
[00:20:06]民族是可以人為製造出來的。至少如果你按照比較低的民族標準,就是說假如你承認哈薩克人也算一個民族的話,那麼你就得承認民族是可以人為製造出來的東西。通過三、四代人的公立教育,它是可以製造出來的。適當的國際演變、適當的公立教育、適當的建構手段,即使不像是化學家做實驗那樣,至少可以像是廚師熬湯那樣,拿著相應的材料去熬。熬湯不是像做實驗那樣精確的、可預見的。確實有可能,你照著菜譜熬湯,結果卻什麼也熬不出來,這種情況是經常出現的。但是能熬出來的可能性是非常之大的。以至於,民族發明這個學問是可以像布爾什維克建立共產主義那樣,可以由一小批深通布爾什維克技術或者民族發明學技術的專家,只要有足夠的錢和足夠的武器,在一鍋餛飩湯當中,你是可以熬出很多共產主義國家和民族國家的。但是這裡有一點不同:美國人只輸出民主不輸出民族,這是他們搞民主輸出經常失敗的原因;而布爾什維克則訓練有素地只輸出布爾什維克,這是他們的成功率比較高的原因。在本來不具備國家的地方,經常是布爾什維克建構了一個國家體制,然後它自己倒臺以後,它留下的這個攤子就被稱之為是民主化。
Ganondorf I can see this girl's dream
今天全世界的(真)民主国家都是美国输入,扶植和维护的。即使英法,也在不断的改革中向着美国所定义的民主方向迈进。倒是北欧国家的民主更坚持自己的传统。像德日韩三国的民主就完全是美国驻军的结果,东欧国家同理。拉美国家的半民主性质说白了是拉美没有个能威胁到美国的boss,因此拉美国家不值得美国输出民主。如果马杜罗能把委内瑞拉军事发展到世界前十,我保证阿根廷,巴西,智利的民主程度会陡然升高。没有人会在讨论什么拉美化,中等收入陷阱这些概念。

所以,要想民主胜利,那就得处在美国的势力范围中。而从原势力跳到美国一边,得到美国信任,就要像现在乌克兰一样缴血税。土耳其是最早明白这个道理的。派兵去朝鲜,跟中苏结怨,这才有进入北约的资格。

各国人民渴望自由民主无可厚非,然而美国人并不是其它国家的奴隶兵,可以免费帮你打倒独裁者,然后像伊拉克那样维护十几年治安帮助过渡的。

你所列的国家,除了土耳其,其它都不是美国的盟友或势力范围。缅甸虽然还没结束,但结局悲观。因为美国对缅甸没有太大兴趣。美国是默认缅甸属于中国势力范围的。香港最可惜,香港虽然没有普选,但基层组织和各种政治自由存在。无奈美国很早就承认香港是中国内政了,这就决定了美国对香港的援助有限。台湾的民主政治其实对它的安全至关重要,因为这是争取美国信任的关键。所以像蔡英文那样走有点白左的议程其实是正确的。反而是中华传统因素,包括泛亚主义这些容易引起美国误会的因素应该减少。

泰国其实称不上败。泰国还是一个政治气氛比较宽松的国家。政治形势从整体发展上来看还是很积极的。当然,中国的扩张野心对泰国民主化将会是个隐患。

叙利亚和土耳其这事非常复杂。它的所谓民主失败是直接输掉战争,及其出现的后果。这个后果还没结束,将来波及的其它国家也有可能。实际上,即使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获胜,我也不很看好叙利亚会得到民主。埃及和利比亚在推翻原政权后并没有出现民主化。

土耳其民主的倒退是叙利亚战争失利的附带结果。一没有实现目标推翻阿萨德,二让库尔德扩大了势力,三,接收了最多的叙利亚难民却反受欧洲排挤。我至今不明白为什么奥巴马和希拉里为什么言之凿凿地在2012年讲:阿萨德的日子已经倒数了。但埃尔多安面临的处境让他必须向着集权迈一大步,一来保住伊德里普这个反对派的基地,二来要打击库尔德的分离势力,最后还要防止俄罗斯和伊朗对叙利亚的进一步介入。欧洲政界对他的行为其实是默许的,因为明白他的难处,但这对普通欧洲百姓而言则是无法接受的。土耳其进欧盟的愿望也基本泡汤了。
你只看到了近20年,沒把時間拉長到40年

波蘭 勝
捷克 勝
中華民國 勝
烏克蘭 勝
伊拉克 勝
匈牙利 勝
德國 勝
保加利亞 勝
台灣 勝
韓國 勝
希臘 勝

樓主的心態很像越南戰爭之後膨脹的貴枝,覺得自己一打平了美帝,二打贏了越南,三能集氣第三世界叫板蘇聯,一時間進入了膨脹期

直到數年後開放風潮才發現自己落後得如此嚴重
独裁是自我肯定的制度,民主是自我否定的制度。
独裁正是因为自我肯定,所以必将走向无法自我修复的正循环,最后破产被取代。有可能被民主制度取代,也可能被另外一个独裁取代。
民主制度自我否定却容易走向取消文化,往往被激进派玩坏。民主本来的用意是让人自负其责,个人能对自己和自己的社区负责。但是激进左派的理念则是要更进一步对要强行对别人负责(讽刺的是却往往不对自己负责),左派的路是天然通向独裁的。民主制度下左派从内心深处羡慕独裁国家一部分人可以决定大多数人命运,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西方左媒表面上看起来和中共不共戴天,却往往不自觉地和中共暗通款曲。

一个例子,左派往往在选举结果不满意的时候继续搞街头运动,直到他们的少数派理被强加给大众。比如最近美国Alabama州亚马逊投票不要工会,却导致全美左派一致攻击。民主要运行,一个基本原则是尊重选举结果。左派根本不遵守。
有意思的是左派往往也是两面派,在民主国家大声抗议,在专制国家温顺如羊。一个例子就是苹果公司的Tim Cook。
LiveLong 费拉不止,匪帮不死
大众民主和普世价值本来就不像广大知识分子以为的那样神话,动动嘴炮就能无敌

如果不是国家安全依赖美国保护,韩国政府能否放弃独裁都够呛

现在就是它的巅峰了

你举例的都是本来独裁一方处在优势,大众民主主动进攻而失败,这样你都要说一输再输、一败涂地

那要以后再有缅甸这种真正倒回独裁的,你还不得崩溃
大勇猴 杜奕謹、田勝傑共林明溱許集。奕謹禁一文勸田云:「奉使君一刪。」田曰:「可吸。」奕謹勃然起,作色曰:「汝故是草屯旭光惡徒耳,何敢譸張!」田徐撫掌而笑曰:「明溱,奕謹殊不肅省,乃侵陵上國耶?」
其實觀乎世界上大多數國家具體的文明程度就能很清楚的知道原因了。

不是民主帶來文明,是文明人才追求民主。

哪怕是最早的雅典民主也帶著一絲野蠻的味道:因為他們本就只是野蠻人裡稍稍開化的一些。

美國雖為民主國家,但建國初期的狗屁倒灶事情一大堆,其中不乏在現代人眼中野蠻愚蠢無比的案例,也總有人因為一些原始時代的偏見而受到欺凌,直至現代才稍稍看到改善的希望。

民主=文明的前提本身就錯了,是文明人的民主看上去才正常一些,而非遠民主的野蠻人等於文明這樣錯誤的認知。
君子以不强自息 观察 女反贼,美分,琼独分子,民主社会主义者,坚定有神论者,女权运动者,反女拳运动者,环保绿色政治运动者,家庭教会成员
我擦好了三八枪,我子弹上了膛,
我背上了子弹带,勇敢向前方,
我挎上了手榴弹,要消灭那共匪帮,
我刺刀拔出了鞘刀刃闪闪亮,
把人权宣言,要牢记在心上,
我不忘血泪仇,热血满胸膛,
我奋勇又当先,对准那共匪帮,
我一步冲上前,叫他把刺刀尝,
别看他武器好,正义在我方,
我撂倒一个俘虏一个,
缴获它几支俄国枪!
我撂倒一个俘虏一个,
缴获它几支俄国枪 !
尼哥素卡 我是一隻鳥!
問題在於,民主的輸出不在同以往強勢也不那麼必要,因為蘇聯已經倒了,能真正跟歐美抗衡的勢力已經消失,而明顯中國還不夠格(當年蘇聯有眾多加盟國,無論軍事外交沒有一個不能抗衡)並且歐美的大眾民主已經漸漸往腦殘化前進,更多領導人已經偏向腦殘化,自然而然的就會收縮影響力,順帶一提,也正是因為歐美的自身問題浮現,讓他們也開始出現右翼或是左翼危機,並且人口與文化也似乎開始被置換。

所以說估計隨著中共或其他的極權輸出到一定程度,才可能導致歐美再次團結並解決問題,但是如果你說像委內瑞拉這種世界邊陲,那就是繼續輸出物資,維持極權了。

但是看了一下,按照政體循環,美國作為一個民主化國家代表,似乎也會往威權政體前進,很可能在本世紀我們可以見到美國變成威權體制。

但是,在本世紀依舊可以預見中共跟蘇聯一同的結局,但是似乎民主世界也會不如從前了。
JackBauer 这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当且仅当独裁者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哲学王时,独裁体制才优于民主体制。你看看当今世界的独裁者们……哪个像哲学王?所以安心啦,那群小学生博士们蹦跶不了多久。

当代民主体制的主要问题在于“大众民主”对自由主义的侵蚀。自由主义追求形式上的平等,地位不是与生俱来的,必须通过一场公平竞争才能获得;而大众民主追求实质上的平等,他们逃避竞争,却企图坐享其成,这种“多数人的暴政”使得政府只能服从最低的共同标准,失去了前进的动力。
民主不会战胜独裁,独裁也不会战胜民主。战胜独裁的是强大的某势力,强大的民主势力或者独裁势力。二战,轴心国被打败的原因也不是独裁和邪恶,而是力量对比,美国苏联这两个最强者加入战局的那刻,轴心国就败了。
现在的所谓民主派大多数是幼稚和愚蠢的口号党,自以为只要我们是民主自由,喊喊口号写写文字就一定能战胜独裁邪恶,真是愚蠢之极。
不少民主派讨厌川普,认为他利益至上。可是没有钱你拿什么发展科技?武装军队?拿舌头和键盘就把共产党打趴了?笑话!
冷战期间,美国和苏联进行了多少次军事对抗?经济对抗?这都是拿钱堆出来的。苏联怎么完蛋的?说白了没钱和美国对抗,穷死了
十字军征支大佐 境外反共势力 福音派的传道人 亨学家
本大佐从宗教的角度统计一下:

叙利亚 伊斯兰教

委内瑞拉 天主教

土耳其 伊斯兰教

泰国 佛教

香港(背后的中共) 无神论

白俄罗斯 东正教

缅甸 佛教

结论:只有基督新教才能战胜独裁
最近心血来潮重温了yale的老教授donald kagan的古希腊历史公开课,第一节讲为什么现代人要学古希腊历史,这自然有黄婆卖瓜之嫌,但我觉得不无道理。老教授讲纵览古今,集权专制是主流,民主自由是意外,不仅非西方,连西方自己,如果不能把握西方历史文化,都无法实现或维护民主制度,享受民主制度带来的自由和物质生活。
佐助 公民的素质是民主的结果,而不是民主的前提。实行民主选举,老百姓参与这个过程,就会逐步提高素质。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他永远不会有这方面的素质。所以,以公民素质来说中国不能搞民主选举,是本末倒置的。
不必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除非民主势力被消灭的一点都不剩,否则迟早会反攻回来的。

美国政治学教授鲁道夫•拉梅尔(Rudolph Rummel)根据对人类战争和民主的研究指出,
人类在度过了千百年黑暗时代之后,到1776年美国独立才真正有民选投票、三权分立、多党制、新闻、言论、宗教、结社自由的民主制度。
100多年后的1900年,全球民主国家才有13个;
再经过100多年,到2015年,全球民主国家就发展到有130个了。
没有民选的专权体制国家已极少。
白猫 观察
已隐藏
大众民主先天缺陷,大众民主运动会在本世纪破产。英美有机会回到封建自由,大陆国家只会诞生独裁,而叙利亚,委内瑞拉这种国家,只会因为各种天灾人祸而人口锐减。
舋贳 墙内写作者,笔名高簧。
这些国家的民主力量采取街头运动\颜色革命模式,他们失败了。我们可否从中反思出什么?
紅衣教主 保持清醒与思考,生命才会+1s
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我还看到普通民众开始觉醒自由意识,开始产生与独裁政府直面对抗的勇气
Joshua 自由之地即祖国
现实是形势确实不乐观,十年内连吞七场败战难道还不值得警惕吗?这还是在互联网如此发达,智能机遍地,独裁政府的诸多暴行无所遁形的时代。

你要说我们得放长远了看,那回顾人类迄今的历史,民主自然是战胜了独裁,这个地球上专制国家的数量远少于民主国家。但民主体制的建立需要漫长的过程,而堕落为专制则是一朝一夕的事,任谁都无法预见美国2020年的大选会丑陋如斯,我们必须时刻警醒。

https://pbs.twimg.com/media/Ewiy_27W8AM59D2?format=jpg&name=orig
美国只要不打内战就没问题,毕竟政治制度先进,科技创新能力最强,人口结构健康,吸引全世界的人才。

中国的问题是党管一切,没有自由的媒体和言论空间,也没什么人权法治,黑箱政治信息不透明,而中国人无知无畏,为出成绩不计后果。很有可能就造成危害世界的灾难,比如贺的基因编辑婴儿,新冠病毒等等吧。

欧美日还是要想想办法,限制中俄的发展,毕竟独裁国家不用对人民负责,随便他们折腾的话,搞来搞去说不定把人类搞灭绝了。
不能说式微,反倒是民主意识的人增多才对,只不过在全球化下独裁和民主变成了连体婴,多少有点维尼的命运共同体意思了,要把它剥离出来得伤筋动骨,民主国家不想干架,独裁就不一样了,可以倾国之力只满足一人的野心,这种不要命的对抗方式确实让民主制度处于下风。
其实连西方的文化人,骨子里都还是崇拜怀念那种舍我其谁 制定而不是遵守规则的 “枭雄”“强人”(例如拿破仑,查理曼,凯撒,亚历山大);正如女权主义者其实内心还是爱慕那种强势的具有侵略性的 chad / alpha male
如果把時間拉長到3000年......
民主國家的出現,其實伴隨著"科學的全面發展".......從牛頓算起200多年,愛因斯坦100多年......
3000多年來都是專制國家(崇拜國家),民主體制國家從美國成立後開始逐漸擴張稱霸......
短短200年就壓制專治國家,目前世界前段國家幾乎是民主國家佔據.......




專制國家(崇拜國家),是弱勢的體制一覽無遺!
范松忠 黑名单 我从没什么灌水,泄露个人信息,一直给予观察和黑名单,这次居然又永久且不再撤下之黑单处理,没关系,算了。跟大家道别。这次我不仅跟中共国告别,跟中文也告别了。各位好人珍重。
是的,我就是要把这个事情怪罪保守主义,尤其是头目川普。

川粉别恨我,真的,因为他想把美国从世界老大这个位置撤下来,关门过自己的小日子,别看还在搞“太空军”,事实上就是不想当世界老大。而这个世界,没有了美国做老大,会很危险。

美国网民评论了俄罗斯强迫所有手机在俄发行必须预装俄罗斯软件,虽然可以卸载,美国网友说道,在美国是公司独裁,在俄罗斯是政府独裁。

大家觉得哪个危险?其实都危险。政府还有民选的,而“公司”从来都是独裁的,CEO说了算,没有“民主公司”、“员工主公司”吧?
Julianne Chino de ultramar, liberalismo social, preocupación por los derechos humanos, anticomunismo, racionalidad, escepticismo cultural
大家怎么看近年来世界范围内的民主与独裁之战,民主势力已连吞十一场败仗?
近年来民主VS独裁,民主的战绩:


奧地利 败

捷克斯洛伐克 败

波蘭 败

丹麥 败

盧森堡 败

比利時 败

荷蘭 败

法國 敗

挪威 敗

南斯拉夫 敗

希臘 敗
从中不难看出民主日益式微,与独裁的较量更是一输再输、一败涂地。再联想到本就不民主的德意志帝国又正在带领着兩千萬韭菜加速倒车;而与此同时世界上最强大的民主国家美国,其国内的民主制度也呈岌岌可危之势,这就不能不让人十分担忧。我现在很怀疑人类正处于一个与民主渐行渐远、逐步滑向寡头独裁的世界,大家同意吗?某人於1945年,柏林
输输赢赢很正常,但人心中还是知道哪个地方好的。人们只会从独裁国家跑到民主国家,而不会从民主国家跑到独裁国家。只要这个趋势不变,最后胜利的一定是民主国家
因为民主本来就是文明人脆弱的共识,没有共识没有文明,纯靠拼拳头说话,那必然会走向专制和独裁

换句话指望武装政变带来民主制度,几乎是不可能的
jiyo2022 反支文化 反支
这些大部分都是东亚的是不是 明白了吗


[b]这些大部分都是东亚的是不是 明白了吗[/b]
Deeeeplearning 不能选择出身,选择别的吧
事实上实行民主制就是比实行独裁难得多。民主制要求的更多的条件,更多的民众配合。搞专制的话,只要控制不到10分之一的人就可以,甚至搞定一个小圈子就可以。有本书「独裁者手册」就是论述这种问题的。不过并不是说民主制度难就是民主制度不好。事实上正相反,民主制度更为先进,就像哺乳动物比病毒的生存能力差,但是就是比病毒高级。
teaculturetalk 飲茶係我地大粵民國人嘅文化!
这些败仗无一例外都是有中国或者俄罗斯在背后帮忙。干掉一个都会好很多。
吴越旧人 不再沉默
可是你举例的这些国家能出现民主运动就已经算是一种胜利了。历史是螺旋前进的,这些个独裁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地方一下子变民主了也不现实吧。
还有明明是在说民主,都在谈美国,不谈人民?美国人也管不了全世界的事,到底哪里的事还是要归哪里的人来决定。失败是暂时的,抗争会继续的,胜利最后会属于人民的,要相信光。
HFirework 人人无辜,或者无人无辜
这个世界上是就两个国家吗,一个叫民主国家,一个叫独裁国家?
这些例子确实不大合适,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特殊情况,相互之间的差别也很大,民主和独裁不是两个理念的人格化身,在不同的战场上较量,况且这些战场还不能说胜负已定了,特别是土耳其,泰国虽然闹出了不少对民主政体而言的丑闻,但还算不上独裁。
正如楼上一位提到的那些想从历史中寻找规律的,一定得给自己确定一个尺度,局限在最近十年二十年,和放大到一百年两百年的“规律”是完全不一样。如果找到了某种规律,也很难拿它去预测,因为这不是函数,你不知道哪里有,有多少个拐点(当然一种循环的规律除外,但现代已经不大可能谈论历史循环论了)
所以根据政治、经济、文化等等多个方面去推敲才是靠谱的,民主和独裁其实只是这一系列因素的结果
OldUther 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
只有国家富强到一定程度,民主才会稳定。其他时候独裁政府/政党在权力争夺上就是有优势。基本人权对于很多国家来说都不是必需品。

观点来自于:《The Rules for Rulers》https://youtu.be/rStL7niR7gs
wander715 将近50/不知道什么不能说/尽管删除
这个帖子一开始就有问题
叙利亚没有败呀。叙利亚的基督教武装还在以色列戈兰高地附近。ISIS还在对抗政府军。库尔德似乎弱了。
土耳其还在北约的吧。似乎还有美军基地的吧。近日土耳其的某国使领馆挖了坑,是否又亲美了?
委内瑞拉和泰国,都是不重要的。让其自然演化,居民才会长进。
香港是故意的。这样可以延续铁证。
白俄罗斯都还只是抗议。
缅甸是不想分散注意力。
这里有很多政府雇佣人员。
因为很多时候所谓的民主战胜专制,只不过是专制良心发现了而已
道可道非常道 学生 大概是社民 环保 历史爱好者
但这些地方其实都是民主意识相对较弱的地方,事实上这些地方的民众都已经表现出来对于民主的向往。这本身就是民主的一种胜利。
我认为当下美欧的自由主义式民主并不是完美的,但至少在当下还没有比它更强大的制度。
与其说是民主的失败,还不如说是美国的控制力减弱了。在很多世界局部地区 美国都没能一言九鼎地稳定地区局势。
linlin222 多少罪恶以国家的名义;多少罪恶以人民的名义
集体行动的逻辑:

民主(大众)总是拜给专制(一部分既得利益者),经济学解释政治的基本定理,小部分人总是会胜利的,大众搭便车的太多总是会失败的。

另外可以看看《银河英雄传》和《基地》

哪怕科幻小说,民主跟专制PK都是失败的,能保留个火种就不错了。毕竟剥削压迫是人类社会天性,哪个不香呢。
Wallflower 国内私募基金从业者
《经济学人》在2021年2月发的报告已经观察到了这个现象了

目前全球民主状况是过去14年最低的
新天地 新注册用户 餵你吃包子
现在号称民主的国家实际都已经走上民粹的死胡同了,上位者为讨好选民,啥狗屁事都敢做,选贤与能不存在的
fb_china_today https://twitter.com/hashtag/%E5%8F%8D%E4%B8%AD%E5%9B%BD%E6%A2%A6%E6%95%99%E6%9D%90
这个看金灿荣的发言不如去看看世界二战以来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的此消彼长数目

https://zh.m.wikipedia.org/zh-hans/%E7%AC%AC%E4%B8%89%E6%B3%A2%E6%B0%91%E4%B8%BB%E5%8C%96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