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统治根基是穷人吗?

看到一篇文章 小粉红都是苦孩子( 刘荻) 

最近,哈佛大学生珍妮弗·潘(Jennifer Pan)和麻省理工大学博士生Yiqing Xu联合发表了论文《中国的意识形态光谱》(《China’s Ideological Spectrum》),采用数据分析的方法,描绘出中国各省市的“意识形态性格”。
两位作者一共分析了171830个调查样本。样本来源于一套许多人并不陌生的“中国政治坐标系测试”,这套测试从政治、经济和文化三个维度设置了50道选择题(如“西方的多党制不适合中国国情”、“即使有人口压力,国家和社会也无权干涉个人要不要孩子,要几个孩子”),参与者可以选择“强烈反对、反对、强烈同意、同意”。根据结果,判断参与者在意识形态上是偏“左”(保守主义)还是偏“右”(自由主义)。2014年,一共有171830位网民参与了测试,他们的答案以及个人信息便是论文的分析材料。
有必要说明的是,根据中国特殊的语境,论文作者将“左”(保守主义)定义为对威权体制、国家统一和安全、社会主义经济政策、传统文化价值的偏好和重视;而“右”(“自由主义”)则被定义为对市场化改革、民主自由、现代科技的认同和提倡。
经过数据分析,哈佛和麻省理工的学生发现,一个地方的现代化水平越高,生活条件越优越,那个地方的人就越认同“自由主义”;反之,现代化水平偏低、人均收入上不去的地区,民众就越表现出对“保守主义”的迷恋。
被划入“自由主义阵营”的地区中,得分最高的依次是上海、广东、浙江,此外还有北京、江苏、福建、海南、山西、湖北、辽宁。与此相反的是“深红”的“保守主义地区”,边远的新疆、贵州和广西占据前三甲,宁夏、河南、江西、湖南、安微、内蒙古、河北紧随其后。“不左不右”的地区是天津、重庆、四川、吉林、甘肃、云南、山东、陕西、黑龙江。
这一研究结果与我的观察大致相符:底层往往拥护体制,而中上层往往对当前的体制有诸多不满,希望变革。很多人以为爱国“小粉红”都是什么红二代富二代,我却认为他们大多来自内地三线以下城市的小市民家庭:去年南海仲裁时,愤青围堵肯德基,通常都是发生在内地城市或者三线以下的城市。有人还撰文指出,愤青之所以只围肯德基不围麦当劳,是因为三线以下的城市一般只有肯德基,没有麦当劳。再往前的侯聚森事件中,参与打架斗殴的“那兔吧”“爱国青年”,大都是些中专技校学生。红二代富二代是不会去上这些学校的。总之,“小粉红”所在的阶层大致属于市民阶层的中下层。比他们更低阶层的孩子连中专技校的教育也没有机会接受,初中毕业甚至没毕业就要去工厂打工,这些人通常没有时间和精力在网上就政治问题发表意见。因此,在经常在互联网上发表意见的人当中,小粉红可以说是比较下层的了。
这样一来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人们都说屁股决定脑袋,而现实中发生的事却是,支持变革的往往是当前体制的受益者,而拥护体制的往往是那些没有得到多少好处的人。
当然,肯定有人会说,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市场经济发达的地方现代化程度高,人们的生活水平也高,这些地方的人们自然也就更支持市场化改革。不过,这似乎还不足以解释为什么这些地方的人们同时也对当前体制更加不满,更加认同自由民主。这种现象并不只是中国才有——美国革命之前,北美殖民地其实是当时世界上最自由平等,老百姓生活最好的地方。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既得利益者反体制”的现象呢?我认为可能有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社会地位更高、生活更加富裕的人眼界更宽阔,欲望更多,因此也就有更多的不满。而底层往往已经习惯了当前的状况,想象不到还有别的可能性。人们常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但是面对剧烈变革的时候,底层往往更加脆弱,更容易成为牺牲品,因此他们往往更加害怕变革。
第二、人们通常是自我中心的,往往会把自己的成功归功于天赋和努力,而不是外在环境。那些社会地位更高、生活更加富裕的人通常自我评价更高,他们绝对不会认为自己是沾了体制的光才有了今天的幸福生活。相反,他们通常会认为,自己今天的成功完全是自己应得的,如果换个体制,他们只会生活得更好。
第三、从家庭教育的角度来说,中产阶级家庭中的儿童与父母的关系更加平等,他们从小更加习惯与父母“讨价还价”,争取自己的权利(计划生育政策也加强了这一趋势)。而底层的家庭往往更加权威主义。
总之,通过人们的个人利益来预测他们的政治立场,并不十分靠谱,人们的习惯、知识、心理状态和对现实的解释可能更加重要。利益是暂时的,观点和立场才是长远的。


所以说中共的统治根基是不是穷人?
已邀请:
任何政权最坚决的支持者都是中产阶级,除此以外共党改开之前的统治根基是大小官僚,红色贵族,他们在计划经济人人都只能勉强温饱时,拥有各色俱乐部,可以举办乱交爬梯,有相机,有零食,有很多稀缺玩意,而民众一无所有,因此这些群体非常支持共产党,他们被共产党赋予政权和兵权。

改开以后,共产党的支持者除了这些红色贵族以外,还加入了许许多多的资本家,有红色资本,有白色资本,所有资本家都或多或少有把柄在中共手里,中共从不严格收税,全靠企业自觉,企业也往往不会自觉,因此一查一个准,还有账目问题一般来说会乱七八糟,经不起查验,你听共产党的话,你所有的错误都不是错误,如果你敢出来要自由,要民主,那么就先查查你的账目问题,一查一个准,没有人是干净的。

所以目前资本主义的中国,占据百分之80财富的那百分之1的人,是中共最铁杆的拥簇,共产党这样分配财富,就是为了更好的控制这个国家。

那些支持共产党的穷人没什么叼用,只是锦上添花罢了,精神上支持没用,需要你本身的存在就是支持共党的,你失业,并且家里有病人,生活过的非常贫苦,朝不保夕,并且你年轻力壮,这时候你纵然支持共产党,你也是社会不安定因素,也是共党政权潜在的敌人。

因此小粉红不算共党的统治根基。
个人觉得可以这么说,也可以说是不能有壮大的中产阶级,不能有在一定范围团结起来的利益共同体,无论其纲领是什么。想尽办法掏空中产的腰包,遮住他们的眼睛,灌输各种如国家主义的毒药,密切监视严密打击。

总之,除了赵家人,其他人最好都处于穷傻呆萌累的状态~

electron8964 - 呵护巴萨球迷,品葱人人有责!

不是,是枪杆子。要是没有枪杆子,64之后,中共就倒了。同样,如果今天中共没有枪杆子压着,没有64的阴影,中共也活不长。最简单,如果某天军队肯定不介入维稳,那看看中国会成为什么样

Tseyu - telegram可以正常联系

美国大学的中国学研究多数都有自我审查倾向,所以作出这样的结论是不足为奇的。边缘地区占据主导的是民族主义,很显然新疆绝对不会支持中共。至于所谓的穷人,很多西方人有这样一种刻板印象,认为中共让8亿人脱贫,所以他们就会拥护中共。然而农村往往是中共和民众斗争的焦点。几乎所有的上访、维权、宗教斗争都发生在三四线县城,农村。
中共的支持者是8000万党员,及公务员,这些官僚构成了无所不在的控制和压迫。只要这样的官僚体系比一盘散沙的民众更富有组织力,中共的统治就是可持续的。
历史的真实往往说明政府可以没有所谓的根基,只要它能建立有效控制,底层民众吃得起饭,日子过的去,就不会有任何问题。改朝换代,除非是统治者的民族变更了,几乎不会引起底层的多大反抗。

红冬里的青鱼 - 自由、民主、法治

这个研究有一定意义,但是结论是错误的。

它只要再加一个问题:
如果条件允许,你是否愿意移民美国

我认为城市人口和农村人口的答案绝对立刻会反过来。
你现在给农村人绿卡,他们绝对会立刻奔赴美国再也不回来,你给城市人口,反而会觉得美国没有那么有吸引力。

至少我留学的时候,身边越是有钱人,
越不喜欢美国,越想回国潇洒;
越穷的家庭,反而越是想留在美国。

那么如果落后地区更加支持中共,为什么他们还更愿意移民,而不是回国呢?
先定义什么是统治根基。意识形态认同当然可以是,经济利益深度捆绑是不是也可以算。
已删除
这个问题及其评论可以参考一下

讨论:新媒体时代的议题设置之——如何操控意识(节选)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373
也是也不是。的确几乎在任何一个国家,中产阶层都是铁盘。但以中共的控制能力来说,这些中产阶层,是可以培养的。没有马云也许有冯云,没有李彦宏也许会有李彦红。除了少数不可替代性比较强的中产阶层,其他人不过是财产代管而已。既需要中间阶层办事(人少,好管。行政成本低,),也需要拉拢底层来克制中间阶层(同样可以通过舆论引导,让某些人的声音消失来降低行政成本)。并且在必要时通过舆论达到阶层对立的目的。
真正几乎不变的唯一铁盘,应该是既得利益的红色贵族。这些人才能称得上的自己人,即使争斗也能安享晚年。
更准确的说法是无产阶级/费拉/末人。
@组组组组 说的那样,穷人更可能认同中共,但反贼更多的权贵才是中共的统治根基。

shuangsong00 - https://medium.com/@ssprof0

因为小县城才有很多根本不靠自己完全靠体制获利的既得利益家庭啊。也就是所谓的乡贤啊。小粉红来自于贫穷地区不错,但是它们的家庭一定是该地区中上。

cla041054 - 90後IT學生

共產黨我不知道,但中國共產黨的統治根基必然是資本家

a662414 - 社会推动者

是那些穷要去当兵的人

笔墨写春秋 - 1989年6月4日,我们没有忘记!! 反共,大中华民族主义,反对一切独派。不看好国民党。期待第四势力。

错。你可以去知忽上诸如“一个亿算有钱人吗
”之类的问题看看,部分二代,尤其是爆发型二代(贪污腐败的,搞金融的,或者房二代,其中父辈艰苦创业的要好一些)是如何吃人不吐骨头的。

剩下的,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产阶级,英语叫bourgeois,翻译为“布尔乔亚”。布尔乔亚中坚定拥护中产价值观,将之视作人生意义,并对底层和精英存在排斥心理的,成为“小布尔乔亚”,也就是“小资。”

穷人是一个国家最没营养的肌肉,一旦给他们输入营养,他们可以产生毁灭性力量。绝不可能是中共基本盘。

中共(当下的中共,权贵资本化的中共)的基本盘永远是中产和中上产当中“能混的”那一部分。上层社会马云马化腾任正非这些人也不是心甘情愿地挨中共挤兑,实在身不由己
中共統治的根基,趙家人。

討論大清的根基,而無視八旗子弟,搞笑不?
中共的统治根基是蠢猪。
穷人只是中共的炮灰,不管是49年夺江山还是66年夺权,都是用的少数精英分子鼓动穷人才成功的,至于中共现在的统治根基,那肯定是九千万党员和那些靠党生存的红色贵族以及贵族们的走狗呗,至于穷人?哈
红色贵族及其周边,500个家庭
让支那人恐惧才是中共统治中国的根基。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