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看待中国的“三农问题”?

农业问题:主要是农业生产经营的问题,具体而言就是如何实现农业产业化。集中表现为农业生产经营的市场化程度低,农产品价格波动性大;农业生产主要依靠小规模农户,难以获得规模经济;粮食安全问题始终不容忽视。
农村问题:集中表现为户籍制度导致的城乡二元分割,城乡的经济、文化水平差异较大。形象比喻为中国的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
农民问题:主要是农民收入低、城乡收入差距大,农民的整体文化素质较低,农民权利得不到保障等。
四个字:

内部殖民

就跟印度种姓制度一样,人为的制度化的把一部分人变成贱民。

其实本质问题还是利益

中国作为穷国,统治阶层想要称霸世界,就必须弯道超车。就需要牺牲一部分中国公民的利益

用秦晖的话说:“中国的发展是建立在低人权优势这个基础上的”
三农问题是没有解的,因为农业本来就是大陆放置低端人口的唯一方法,也就是说,农业人口就是低端人口,当然没有什么资源和提升,饿不死已经不错了,真的自动化降低人口需求,反而大规模失业

说到底还是中国水平差距太大,太多没有教育的人,政府根本没有地方处理,就是补贴也没有办法改变现状,要让农民用那么小的土地产生合理的收入,不是农产品价格贵到饿死人,就是国家经济崩溃,这不是内部殖民,而是人口垃圾桶

或许过几年就好了,那些农民老了自然会死,农民人口消失了,问题已经解决了
如火如荼 抱歉,要离开了。
现在农民种粮食不赚钱,农药化肥耕地灌溉都在涨钱,粮食价钱涨不动。当年加入世贸,貌似丝毫没考虑对农业农民相关保护补贴扶持,中国农业当然竞争不过人家机械化规模化作业。农民付出太多,承担了太多,他们大都勤劳,吃苦,甚至有人临死前一天都还在劳动,然而现在农村的医疗养老让人心寒。

以下摘自《蛮族勇士 |【第四类动员】之二:天下为棋

...首先在农业领域开启了二次土改,以“承包经营权”的方式,变相承认了农民对于土地的产权,以此激发起农民的生产热情。而农民需要付出的代价是:首先要缴纳15.5%的农业税(俗称公粮),如果农民在满足自己的生存需求之外还有剩余,也必须由国家统一收购,收购价由国家统一制定,标准制定得很低,农民基本上没有利润可言,以此实现对工业的反哺,也就是俗称的工农业剪刀差。对于这样的代价,在今天看来似乎并不公平,然而当时刚刚获得土地产权的农民根本就不在乎,他们迸发出巨大的生产热情。表现在数据上,我大中国的粮食产量,1979年-1981年都维持在3.2亿吨的水平上,1882年中央一号文明确了家庭联产承包制度后,粮食产量开始迅速增长,1985年3.8亿吨,1990年4.5亿吨,达到了当时技术条件下的极限产能。这个极限产能一直维持到2000年以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基础化工行业迅速发展起来,高质量的化肥产量迅速上升并大规模用于农业生产,同时伴随着经济发展,农业领域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显著提速,水利灌溉等设施迅速完善起来,粮食产量才恢复增长。
各位,这就是二次土改的伟大力量。仅仅依靠满足农民对土地的梦想,就能够维持农民的生产热情足足20年之久。他们在极低的技术条件之下,依靠手背肩扛,除草积肥,以微弱的人力对抗大自然,就能够达成极限的产能,有效的供应了我大中国在原始积累期所必须的生活资料。在整个80-90年代的原始积累期,我大中国在经济上确实是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基础教育推进到每一个农村并基本扫除了文盲;东部地区基本完成了路网、电网和水网建设,并大致构筑起了机场、码头等立体交通网络;高等教育与职业技术教育开始恢复,每年输送出数以百万计的职业人才。但是这些成绩,统统建立在农民的无私奉献之上,也就是建立在二次土改之上
...
广大的农民群体基本上没有社会福利可言,到临死前一天都需要劳动,并且长期承受农产品价格剪刀差,有点剩余产品想卖也受到严格管控,只能卖给国家。而他们换来的只是一个权利边界极其模糊的“承包经营权”,算不算一种租赁权在法律上都有争议。然而即便是这样,他们依然能够含辛茹苦汗珠子掉地上摔八瓣的辛勤耕作。我大中国在1980-2000年瞎折腾了20年,在工业化建设过程中把社会主义模式走到了绝路,也依然能够维持社会的基本稳定,老百姓也总能有口饭吃,这就是在农业领域实施第四类动员带来的奇迹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不妨一看。

刘仲敬:这个就取决于你乡村原有的社会结构。例如英国人有一句话叫做,英国的小地主永远是英国小地主,那就是因为英国有它自己的教区牧师,有它自己的地主乡绅,有效的凝结核在,农村就会比较有抵抗力。例如英国在工业化时期,它的大部分选区仍然是由乡村选出来的,只有伦敦市的商人才能和各地乡村的地主乡绅相比,议会中大多数议员也还是农村选出来的地主。你可以想象,这样一个地主占优势的国会,它不可能通过对农村不利的政策,更不可能像斯大林那样,把农民赶进集体农庄,用剪刀差把农村的资源全部集中到城市来搞工业化建设。像日本自民党和农村也有类似的关系。只有在苏联和桂枝这样的列宁主义国家,才会出现你所看到的这种情况。
农民对大陆就是负担,对经济发展帮助毫无价值,素质太差又没有上进心,就是大陆人最差的一群人,穷山恶水出刁民,有一点点上进心的人都进城了,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政府没有饿死他们,已经是皇恩浩荡

偏偏这群人特别支持共产党,所以他们不会革命,更不会要求政治改革,除了一部分人后来跑去基督教,其他的都是大粉红,完全没有改造的可能

共产党现在的做法就是给钱,反正饿不死就行,还有,不要以为共产党只是剥削农民,城市里面的人,剥削的更厉害,你们没有户籍的,就是用完就扔的卫生纸,连一点点保障都没有,还不如农民

三农问题根本不是问题,反正他们不会反抗,还有什么问题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娜娜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8-14
  • 浏览: 3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