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的心理医生如何,是不是只有中国的心理医生会随意安慰他人?

说一个自己的亲身经历。当然,有细微偏差,免得让人家知道我是谁。
我的大学有一项任务,就是说几个被选中个同学必须找一个心理医生谈一次,最终给出心理医生的报告。
我也不知道我身边的同学为什么总喜欢说自己有抑郁症。只能说,这不是一种好病,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推卸责任的做法。我有抑郁症,所以我是王,别人都要让我。

我在初中也谈过恋爱,也分手过,也被某个男孩子给撩过又不负责任甩过,但是这些已经过去了。有时候我会把这段感情拿去跟朋友分享。但是没想到我就遇到了一个奇葩事情:
大学的时候,我因为任务,不得不去跟一个心理医生聊天。说真的,我喜欢跟陌生人聊天。但是我更喜欢跟有点志趣相投的聊,比如都喜欢足球的。
但是……不知道如何说起。

我被分配到了一个心理医生,她一来就问我:你愿不愿意分享你的过往?
我:我愿意。
心理医生:好的,想问一下,你有没有谈过恋爱呢?
我:有吧,初一的时候有过,当时碰到了一个男生……后来还陪着他去XX体育场看过一场中超。
心理医生:那你踢球的时候会不会有想骂人的想法?
我:有时候可能会。比如2017年拜仁打皇马,当时看到裁判的误判,我真的很不能接受……想了几天吧。比如C罗那个球,明显的越位……
心理医生:好的,我希望你忘记这件事。因为那个男生,你现在看一场球都会难过好几天……相信我,你下次再来,我希望你能走出恋情的阴影……
这个还好了,有一个更离谱的,就是我当时被分配的另一个心理医生,她完全不懂足球比赛是欧洲人的游戏那种。一来就跟我说:你是不是因为什么事而睡不着,我听你老师说你时不时熬夜……

我真的无语,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说。很明显,这个心理医生根本不知道2017年欧冠1/4决赛发生了什么事。甚至可以说,她不懂足球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这个是个例还是普遍现象。但是我问了几个闺蜜,她们也说自己被很多心理医生乱问了一堆话……又问了几个朋友,结果发现,当时在学校,还有十几个朋友,有男生有女生,都被老师叫去说要看心理医生。后来我才听到一个内部消息:
因为我在入学的心理测试单上,有100个问题,“正常人”的得分一般在250分以下。而我当时不知道分寸,所以就填了几个,比如:你会不会担心家人生病?我本来在想,中国人都是尽孝的,所以我想说我有责任心,就填了5分。你会不会担心朋友离去,我填5分,本来想让人觉得我重感情。结果居然成了“抑郁症”???而我们几个上了251分的,全部被抓去看心理医生了……

更牛逼的是,曾经有一次我遇到一个心理医生。也是被老师逼的。结果去的时候我就跟她聊,当时她居然说:我全家都是球迷,跟你说说球赛吧。结果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的一个事情:她跟我说,你说你一直记得2007的欧冠决赛,我也记得2007年欧冠决赛,曼联2-1切尔西。当时我因为太老的比赛记不住了。我就没反驳,后来才发现她是把年份记混了……还跟我扯一些,比如听说我喜欢听歌,她就说一些什么她也看,结果发现也都是错的。
切入正题,她就跟我聊一些我在学校的事情,比如有时候会说一些女权的话。说到最后,跟我爸妈说什么,你的孩子有希望,我们看好她。结果后来居然被我老师说:那个张主任说她没救了,是个严重的心理疾病……

我不知道,其他国家会不会有这种胡扯的心理咨询?会不会有这样不专业的心理医生?那些所谓的抗抑郁症药物真的有用吗(我吃过几次,发现没任何作用,后来就扔了。不知道有没有吃过感觉有作用的,还是说因为我不是抑郁症所以没用……)

我发现,在中国很多明显的神经病,却都没任何问题。比如曾经在班上遇到过一个整天扯我旁边的女孩衣服的男生。每次去跟他说,他一开始还是嘲笑,后来直接就打人,最终老师说:这是双方打架。贴吧上,还有一堆整天以“稀奇古怪”的话 @XXX 骚扰人的。也没见到他们有谁被抓精神病院过……

此外,我还遇到了个问题,当做题外话吧。每次碰到很多事情,都会被老师以:她是神经病。来安慰那些跟我有矛盾的人,比如小时候被一些人打,老师也都说:别跟神经病打架。后来我几个闺蜜也遇到了同样的事情。前段时间看到成都有个女孩被泼油,最后警察也是说:她是神经病,你们互相道歉一下。
我不知道为什么,中国有这么多“造神”运动?(神=神经病)

此外2:既然说到贴吧,我就说一下,这种情况是贴吧、微博仅有的吗?我发现好像Facebook和Twitter没这功能,就是小号可以@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导致很多人遇到一个问题,那就是:被一堆神秘人@,然后发一堆看不懂的话。比如我曾经因为说过和皇马那场半决赛的事情,结果给一个皇马吧的人@了几个月,内容偶尔一句挑衅的话,比如骂我们是废物,其他时候就是一些百度百科的复制品,比如:“李白,出生于701年……”,好像在给我上课一样……
美国心理医生分很多种。

第一种是psychiatrist这是精神科医师,拿的肯定是MD及以上的文凭和执照,子科室还有16,7种分支比如焦虑症,多重人格,应激障碍,亚斯伯格候群症,ADD,儿科ADHD什么的。一般来说从本科到博士的学制是12年,这种医师有单独开具处方药的权限,治疗程序很严谨,比如ADHD儿童,可不是说你医生说我有问题就可以定论,精神科医生本身是没有权利发起对一个孩子的“ADHD精神治疗”权限的,哪怕这个孩子去你诊所拿你裤衩子皮筋把玻璃打了,你也不能说他是ADHD,必须是孩子的学校任课主教师,或者家长发起,然后要和同龄在小孩子作行为评估对比,最后到郡/市卫生署备案,领悟一个评估表格,这个表格有三轮,每轮一释三份,分别给家长,老师,孩子的家庭医生或私人医生,这个阶段,精神科医生不允许介入,否则违法。 在三轮评估中,都是一些问题,比如你孩子投掷和接受球体的能力如何? 孩子的阅读速度如何?有没有在学校对次不受控的行为?如果有的话是哪天哪号?学校是否记录在案? 记录的老师名字叫啥?哪天在哪跟孩子谈话的?谈了什么?有没有第三者在场?(部分州的学校老师不允许单独1v1和孩子谈话),家长那一份评估就是看电视注意力如何?玩乐器能玩多久?过敏史,家族病史是啥? 这一类的。 最后家长,学校,家庭医生三方的单子,三轮,都显示这个孩子可能有ADHD,这个时候精神科医生才可以在家长指定的情况下介入,开启临床评估和治疗流程。 其费用也非常惊人,基本上前期评估是300-600美元,之后谈话45分钟是200-500美元,如果开处方药就非常严谨,首先家长必须同意,孩子教师要签字,孩子本身也要同意,然后药厂和监管局的过来确定医生执照,药物批号,ADHD备案号都一致,才能发到药房,由专业药剂师指导服用。

第二种叫psychologist 就是赵本山说的“赛烤肋德斯特”😂 这是心理医生的意思,绝大多数是心理学和临床医学科班出身,但是法律上只要求心理学执业考试即可,但是必须有非医专类的心理学硕士或博士。这个职业没有权利开具处方药,绝大多数是以沟通,设立任务,行为规范和视听项目为主。但是这个职业有权力推介一些病患去看第一种精神科医师。

第三种叫improvement center属于民众健康保健类的,这个才是通过纯粹的聊天跟你沟通问题,缓解压力之类的,要求心理学硕士和一些从业资格考试。

第四种叫psycholog consulting 比如一些人有心理结症或者具有攻击性,这个单位就是给你评估和帮助你平复和规范自己,也有人是强制被地方法院推介过来的,比如我砸邻居车窗了,邻居给我告了,地方法院说你他妈赶紧看看去吧,去的就是这里,你在这里再打爹骂娘的,他有资格把你攻击性行为上报给一些机构,一旦引发儿童虐待,家暴,威胁这些问题了还有资格把你公民信息甚至可视信息发布给警察网络。

美国很少有你遇到这种BB型“心理医生”, 关键问题就在于一般人BB不起,这玩意太贵了,谁去寻求心理帮助都是赶紧的上干货,美国没有公立医院,都是私立的个人诊所,你要天天跟人家人五人六的BB,天上地下胡吹海勒,“孩子啊,你情感受过伤啊,你要走出阴影啊” 卧槽尼玛这可烦死了,下回人家就不来你这了,还顺带1星差评,你这生意就完犊子了。

美国很多心理类的咨询和治疗都是out of network就是医疗保险不包含,除非单独立项保险,别管那一种医生,各个都有两把刷子,不然她保险、执照和从业证保不住的,美国一般第二类心理医生在东西海岸从业保险要12000-8万多每年,从业地点租金少说都2000-5000一个月的医疗建筑plaza,雇员开销都在万元级别每个月,他们不敢瞎BB的,BB走几个客户很心疼的。
urihana 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座標台灣,樓上已經有別的蔥友把類別說的很詳細了,所以在此就分享點我個人的經驗。

作為長期有在諮商的人,心理諮商其實算是一種發洩管道?而且可以幫助了解自己的障礙以及困難在哪。

講述內容零碎不要緊,諮商師大部分時候會在你講了一個段落的時候幫你總結,然後在詢問是否正確,以及推測你可能的困難點在哪。當然安慰或者同理心可能是諮商師必要的。畢竟沒有人會希望自己在講述一件過去悲慘的事情,然後對方毫無反應還跟你說“這沒什麼”吧。

但基本上來說,除非你真的有很嚴重的……例如自殺傾向等等,不然其實諮商師大多不負責診斷,他就是傾聽而已。(當然如果覺得自己狀況很差也可以詢問對方身心科的資訊)

題外話,樓主提到的“造神”很有意思。其實現代社會,覺得壓力大或者精神緊繃的人(不到需要服藥的程度)很多,正視壓力才能解決問題,如果隨便就是一句精神病帶過……嗯,那下次再見可能就是新聞社會版了。
刁猪头关你十天 爱国反共,三民大中华主义者。属于是墙内禁言,墙外被喷,双方不讨喜,账号岌岌可危,说句话都困难艰艰难困苦
1,中国没有『心理医生』。2017年教育部招考院永久停止了心理咨询师考试,现在心理行业处于三不管阶段,0监管0门槛,医院心理科都是外包,等同于莆田系,愿者上钩
2,不要去精神科门诊,能不去就不去,重度抑郁症达到三类人员以上就直接报备公安系统,写入档案,一辈子就废了
我是业内的
仲长若谷 生于专制是我们的不幸,结束专制是我们的责任
真正的心理咨询 咨询师是很少发问的
更不会说自己希望如何如何 把自己当个教师爷
这违背了职业伦理

你分享的对话应该叫审问
国安和我谈话的时候 大概都比这个要客气
国内 现在心理问题很严重,不少人 自己学了些心理学,然后就跑去考了心理咨询师证(很好考),然后就在一些公益团体 做咨询 积累些经验,然后就可以开始心理咨询师的道路了。 可以说 门槛低 ,很多考心理咨询的甚至本身是为了解决自己的心理问题的,然后 自己的问题没解决 就试图去解决别人的问题的也大有人在。当然不排除有好的咨询师 ,但 比例不多, 这块 我想不知道是不是在唯物主义国家 重视物质 不重视心理有关。 心理学不太受待见,咨询师 则是良莠不齐, 据我的了解 在米国 心理咨询师的要求是很高的,同时不少有宗教背景。不少宗教 比如基督的 爱, 佛法的慈悲  对心理调整的作用 也有很强的效果。
yhua0177 新注册用户
1.心理咨询应该是咨询人主动向咨询师针对心理状态所做的某种改良,所以无论国内外,咨询师无法在咨询人不愿意不主动要求咨询的情况下提供帮助。不知道你是否愿意进行心理咨询?如果不愿意,那么心理咨询师除了bb也没有别的可说的。而如果你主动要求,咨询师却只提供这种安慰,显然是不专业的。至少我咨询过的澳洲咨询师没有这种轻视他人心理状态的行为,他的咨询更接近聊天,而非疏导,我们甚至没有详细聊过我的情况。
2.我观察到你的行文存在一定的问题,很明显的,有语序混乱,缀叙和思维发散的问题。我建议你检查一下自己是否有针对一个事实不能完整清晰描述的情况。不能正常表达是精神疾病的症状。
说句不太好听的,你后面那段是比较典型的思觉失调症状。但是根据伦理没有见面不能下诊断
卡诺 新注册用户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就是你怎么走出来的,因为我好像也碰到了类似的情感问题,但我有点懵。
NZRdlClr5 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討厭的東西是李氏遺傳學
我:有时候可能会。比如2017年拜仁打皇马,当时看到裁判的误判,我真的很不能接受……想了几天吧。比如C罗那个球,明显的越位……
心理医生:好的,我希望你忘记这件事。因为那个男生,你现在看一场球都会难过好几天……相信我,你下次再来,我希望你能走出恋情的阴影……
这个还好了,有一个更离谱的,就是我当时被分配的另一个心理医生,她完全不懂足球比赛是欧洲人的游戏那种。一来就跟我说:你是不是因为什么事而睡不着,我听你老师说你时不时熬夜……

我真的无语,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说。很明显,这个心理医生根本不知道2017年欧冠1/4决赛发生了什么事。甚至可以说,她不懂足球是什么。

首先,一個人不知道2017年某場球賽發生了什麼是件很正常的事
別說我根本沒去踢的那場球賽了,我連自己2017年在幹嘛都記不清,反正我知道我沒去踢球賽
人家是心理醫生,不是體育記者,沒必要知道歷代球賽多清楚好嗎
然後他沒聽懂的,應該是『你只不過在回憶自己看球賽的時候而已』這部分,他以為你在回憶戀愛,換而言之我懷疑那位醫生根本沒在認真聽。這和從醫無關了,是單純做人的問題,更是和足球無關
我本来在想,中国人都是尽孝的,所以我想说我有责任心,就填了5分。你会不会担心朋友离去,我填5分,本来想让人觉得我重感情。结果居然成了“抑郁症”

啊問卷要誠實回答,不是表演給別人看,都大學生了這還要有人教?
自己亂填怪誰啦
那些所谓的抗抑郁症药物真的有用吗(我吃过几次,发现没任何作用,后来就扔了。不知道有没有吃过感觉有作用的,还是说因为我不是抑郁症所以没用……)

這個我倒能回答
直接說吧,會有用,但未必是你以為的用
你,作為服用藥物的當事人,可能感覺不到自己的情緒變化
我家親戚里就有人吃過抗抑鬱症藥的,醫生開了個俗稱開心藥,據說就是吃抑鬱症的。吃了以後真的超級開心,本來總是愁眉苦臉性格暴躁的親戚,居然會沒事笑呵呵。當事人知不知道自己有變化已經無從得知了,但旁邊人看來明顯有變化的
此外2:既然说到贴吧,我就说一下,这种情况是贴吧、微博仅有的吗?我发现好像Facebook和Twitter没这功能,就是小号可以@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导致很多人遇到一个问题

有沒有功能你自己不會去試一下?
當然有這個功能啊,只是手機版不太好用而已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6-23
  • 浏览: 4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