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墙国顶尖学府的大学生和发达国家的顶尖大学生,能力和差距在哪里呢?

外国有思想自由的环境,墙内没有,墙内的环境对于创新思想不利以外

还有没有其他更细微的区别?
我先说学校方面吧,这里仅讨论顶尖大学范畴,中国大学是由上自下垂直负责制,欧美加澳大学基本全都是由下自上。 我在中国大学授课的时候,我在这个学校牛不牛逼,有没有建树,工资待遇如何,身边人是否尊重我,我自己价值有没有体现,主要看什么呀? 主要看我的职称,论文,课题和研究成果。 和我的学生是否卓越,他们能力如何,他们学术水平还有为人品质基本没有关系的。 所以我绝大多数精力必然就是放在我的职称,论文,课题和研究成果上了,但是我慢慢发现,无论我多牛逼,在国外多出名,得过多少奖,思想多犀利,我在中国大学职称和课题都搞不过中国教授,为啥呢? 因为他们论文都是攒的,找关系和花钱出版的,他们的课题都是找关系敲的,然后一下接N个国家课题,省课题,逼着学生给他打工,做课题。 那长此以往我肯定不乐意啊,我学术水准和业务能力明显比你强很多,但是一合照你C位,一聚餐我得给你倒酒,没意思,只能劣币驱逐良币,我也去抄袭,我也不管学生,我也找关系,慢慢的整个校园就是这个氛围。 它本质上的原因来自自上而下垂直管理,老师不对学生负责,而是对教务处,教务处对大院,大院对党委书记负责,所以最后职称,课题来自哪啊?还是来自你政治过关,关系处的硬呗,这种学校你要说它和西方大学没差距,那可真是坟头烧报纸,糊弄鬼了。

再说一下学术方面,中国本科生包括清华北大,其实也包括欧美一般学校和顶尖大学里80%的学生,他们学术水平都很差,真的,这个不是人聪明与否的问题,也不是教育问题,其实学术水平的本质是一个国家“学士就业环境”问题, 普通大学生你别指望他历尽千纸堆,白天黑夜的吃透参考材料,博征旁印,仔细求证的去做学问,不可能,绝大多数就是求个毕业证,也有少数是来锻炼自己能力和思维来了。 只有真正的欧美加澳那些20%,以后励志,或者最起码有志于此,把研究院,学术单位,在校课题当作以后自己的职业人生规划的学生,他才能真的有毅力,有恒心,有动力,有方法去做学术。 做学术其实真的很苦,天天就几把研究价值链里生产环境不变,安索夫矩阵里每一个元素的变动,会对仓储和销售有什么影响,然后你吗研究出来了以后还要找成百上千个案例来尝试推翻我自己,好不容易貌似搞到一条新真理,代入安迪格鲁夫模型里发现漏洞。 我说一下为啥只有美日澳加欧国家的大学可能产生那一丢丢一小撮最后成才的学术人才,因为中国高等教育毕业生想带课题太难了,课题都被老鸡吧登们找关系要走了,你去了只能跟着吃屁。 美国大学澳洲大学只要你博士生毕业留校了,给你三年,全资单独带课题,你要真是个鬼才,天天占着3万平尺研究室拉屎都没问题,毕业就能单独带课题,然后大企业,NASA之类的巨头都跟你抛橄榄枝,这种制度下他当然有很大吸引力激发学生真的去搞学术。

再说一下能力方面,能力这个东西非常广泛也非常主观,你要说明施孔孟,暗效申韩那套玩意,中国学生能力强,而且摔了普通地球人类几条街,你搞个阴谋诡计啊,看到啥东西你给他抄袭变更啊,这个谁也玩不过中国学生。 我有一年带中国江浙沪一带教授去美国进修,游玩的时候就在犹他州一个朋友家农场做客,我这个朋友祖上从西进时代传下来的农场,有200多个英亩,这些教授就很惊诧,问有没有机会大家合作,搞个旅游项目或者农产品进出口啥的,我这个朋友听完了就是一头雾水,怎么解释也听不懂啥意思,这就是一种意识偏差,在中国,看到大规模良好土地,我们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搞项目,美国人他看到这个以后,他就会打猎,种地,养殖,种植,他很难和进出口,旅游项目结合起来。  现对的中国学生或者说学术界的短板更致命,那就是原创性,美国啊,澳洲啊 这些地方的顶级学子原创性真的是了不得,2016年的时候纽约州朱莉亚音乐学院的协作钢琴系学生,居然还能从莫扎特Symphony. No. 35. 里找出新的人类没发现的音乐织体联系,要知道这可是1782年的曲子啊,两个半世纪以来嚼的这么烂的东西还有人去专攻,这个真的是了不起。医学院也是,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在2018年有学生,而且还是个本科生发现了人类耳朵里达尔文节同源演化的规律,要知道耳科是一个非常悠久也前沿的临床科,一般来说没什么结构问题上的新发现了,还是有人孜孜不倦的去挖掘和创新型研究。 我虽然不懂理工科,但是我想化学,物理,数学甚至基础科学前沿研究应该道理是一样的。

再有一个东西我认为最大的区别,它不仅仅在大学,而是贯穿于一个社会,一代人,整个教育年制当中的“认知养成教育”。  

中国人没有很好的认知养成教育,我们的教育缺少基本的诚实,怜悯,信用,正直,勇敢,包容,安全,开放,独立,探索,求知等等一系列关键的品质。 有些人说了,你要这些品质有啥用,能变钱吗?跟经济发展有关系吗? 我告诉你,宏观上还真的有关系!

比如说现在的美团,用大数据和高科技管理,再加上中国的劳动法缺失,他以签订个体营业合作的模式,用高科技定位软件逼迫和压榨劳动者的劳动力,这些人背靠红色资本,缺少怜悯,毫无正直,用隐形的手逼着外卖员超速,赶时间,赶订单。 最后出了车祸或者劳累致病,他们一甩手,说自己和骑手是“个体合作关系” 把这些隐形的成本都平摊到个人甚至社会! 然后把聚拢的资金都流入下一轮的互联网金融泡沫或者房地产,伙同红色资本以通货膨胀的形式一轮轮的割韭菜。

中国这种压榨劳动力+聚拢资金+通膨收割,基本成为了每一个翘楚行业的法宝和路数,你追源朔本,就是整个社会你缺少认知养成教育! 说白了就是你压根不是人,这个社会在制定教育计划的时候就是按着造鬼去的,而不是造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楼主问中外顶尖学府学生到底有没有区别,有! 但是不是肉眼看得出,也不是分别处两三天就能品出来的,其中差距无法瞬间量化,去平定A就是70分,B就是80,二者就是差10, 不是这样的。 真正的差别在于学校,学术,逻辑,思维,认知,养成各方面,决定了你综合起来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可以在怎么样形态下的社会生存和发展。
brfee Freedom Number 1
我觉得拿詹青云的2018年哈佛耶鲁联队vs中国人民大学的辩论很能说明问题。

这里暂且不说詹青云的个人背景。

你看看中国人民大学的那几个熊样,在讨论到关键问题上只能闭嘴不发言那样子,我都快笑死了。

然后后面为了强行反驳哈佛队,制造一些莫名其妙的论点,

被詹青云一个一个“来来来”给破解到体无完肤。

国内顶尖大学和国外区别在哪?

清华大学学生也得跑到广场去给主席献花,我估计这就是区别吧。


视频地址:
2018年华语辩论赛,哈佛耶鲁联队vs中国人民大学
https://www.bilibili.com/s/video/BV1pJ411J7oj
2018年华语辩论赛,哈佛耶鲁联队vs中国人民大学 全视频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pJ411J7oj?spm_id_from=333.905.b_7570566964656f.2
钢闸门 我发现你们,这一点我感觉得,幸亏我这个人喜欢诗词。你大概用的曹植的这首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其实我觉得差距主要就是自由的环境吧,这里的自由环境出了言论自由的环境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差别就是自由的互联网,因为互联网搜索信息的特别容易的特性,导致整个对学习的方法都要发生革命性的变化,墙内很喜欢培养考试能力、应试能力,但在信息自由的环境里最重要的是培养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就是说,给你电脑,给你连着互联网,但是互联网有海量信息,你能不能在有限时间内找到有助于你解决问题的工具?这就不需要你会记那些一下子就能查到的死知识,也不需要你有多好的解题技巧,而在于你对知识本身有没有一个很好的理解力,然后就是你有没有对互联网大海之中所存在的有用的工具有没有一个很好的意识能力,这就需要平时的多思考、多观察、多阅读、多练习、多积累。

其实感觉墙内顶级大学还是以应付考试为主,然后一些攀比风气非常重,这其实很不好。哦,对,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点,那就是墙外顶级大学的学生一般合作、交流能力都特别强,但墙内是零和竞争的,我要把你打死,不然你就把我打死,总而言之就是还是以实际结果来评判吧,合作交流能力特别强的人做出的东西质量就高,你比如说写代码,写一个项目,如果某人就自己单干,最后做出来的作品肯定不如把所有人的智慧都充分发挥来的强,但是要能够调动起所有人,你自己本身的表达能力、协调能力、沟通能力得特别强才行,但这个不是天生就有的,需要后天培养,但是在中国大陆大家就是扼杀自我表达能力的,本身互联网环境就跟他妈监狱一样的,那人摄入的信息源就这样,你还能指望输出什么很有价值的信息?如果一个人摄入的信息源是自由且有价值的信息,那当然产出的是有用的信息,那也许有人会说,顶尖学府也有代码能力特别强的“大神”,那请问这些代码能力特别强的“大神”哪个不翻墙,哪个不是用谷歌摄入信息?如果要有个人就是靠百度成为“大神”,那我就佩服他厉害。
NZRdlClr5 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討厭的東西是李氏遺傳學
英國是發達國家,劍橋是發達國家的頂尖大學,劍橋畢業生會說一口流利的英語
日本是發達國家,東大是發達國家的頂尖大學,東大畢業生會説一口流利的日語
北京是强國城市,清華是强國國内的頂尖大學,清華畢業生會通商寬衣薩格爾王
懂這個差距了嗎?

話説我在品蔥聊過這個梗,我再説一遍
一個中國大學畢業生,在英國大學讀STEM系專業研究生,竟然不懂得dy/dx=1/(dx/dy)這個道理
不僅不懂,還一本正經和我爭,說真的不行不能這麽做,不一樣的,老師從沒教過可以這麽做
還説呢,不行的話這個簡單的算式,你做dy/dx和1/(dx/dy)試試看看看對不對?
我説對的啊,就是這樣做的啊,從dy/dx的定義上來説這麽做也沒問題啊
做了一遍給他看,他就閉嘴了
除了怪他英國大學的招生辦有人不好好做事,我也想吐槽他們老師怎麽樣教才會教出這樣的學生、他是怎麽學才能連這種基礎常識都不知道讀到今天的
仔細想來,可能他從沒遇到過需要1/(dx/dy)這種算法的題,做題家想當然以爲dy/dx就是個整體就是不能反轉的,就是想不到原理想不到那是個分數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哪有顶尖大学生这种东西,能力强的出来工作,也不能说起薪高就是强,也要看发展前景。路子广的出来创业,也不能说融资多的就叫强,也要看能不能走到上市。搞学术的也不能说硕博导师牛就是强,也要看能不能走到教授这一步。

大学生说白了就是一张白纸强点,只是生活的开始。这世界上没有最强小学生最强中学生,也不存在什么顶尖大学生的标准。
影正 博爱,公正,自由
要知道创新是什么,创新意味着与众不同,他需要两个基本条件,创新者要有与众不同的勇气,创新环境要有足够的宽容来接纳这种与众不同,事实上,言论自由思想自由这些都是为了创造一个足够宽容的环境,要知道,像马斯克这样的人,在美国也至少可能有一半以上的时间被别人当成疯子,那在中国就更不用说了,我记得有个统计,一般华人的学生在美国的大学里学习成绩比其他人好,这很多人把他视为优点,但这也恰恰说明中国人其实最擅长的不是创新,而是模仿,因为只有对课堂的知识融汇贯通才能有好的考试成绩,而中国人恰恰最擅长做这个事情,中国人往往容易成为优秀的复制品,但难以成为原品。
Unkalamo lovechallenges 祖籍香港 有事說事 别裝模作樣
這個有點小認識,家人裹1x ucla 2 x uc Berkeley ,I x penn state 博士。認識的還有不少,非IT卦。以上所有人皆非牆國人,但無一能做高管,最多一小部門經理。

個人曾接觸不少矽谷從業員,牆國出來的頂尖大學生,幾乎無一例外是啞巴,連阿三都比他們活潑開朗。

咱就不再說能力跟差距了。
北大清华的学生里面很多脑子转得快的做题家,但是他们最大的问题当然是接受了12年的垃圾人文教育,而且在一个糟糕的社会环境里)和全世界同样脑子转得快的人才比,他们之前二十年学的直接是人类知识精华,中国学生理工学得是中文传递过来的似是而非的二道知识,人文就不要提了。就算都是运动天才,一个从小吃蛋白粉一个从小吃屎,二十年后这个差距怎么弥补。

当然这些人里面看起来最优秀的是找个小坑灌水出了很多论文的,但是本质上问题一样,在本质方面差距太大了。这种国内典型做题家后来走上什么样的人生,你可以搜索下 降龙木/

利益相关(竞赛也差点能去世界拿牌,保送北大理科然后出国)
emmanuelss emmanuels账号密码忘记,故注册了这个。
一句话剖析到位:
国内顶尖学府培养目标是超级银河计算机。再牛逼也是个机器。不会思考,死记硬背得多而已。
国外顶尖学府培养目标是创造性思维的人。再烂也是个人。会独立的思考。

机器和人的差别。
兔兔兔 我爱德国,我爱自民党,我爱拜仁慕尼黑
我清北前50%的毕业生一般都会成为海外学生,然后觉得自己在出国前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开始弥补差距
环境是一方面,但清北的学生大部分都不傻,只要有机会一样可以做的很好
事实上欧美能成事的,除非背景强的,也的是做题家
不是学校的差距,是发展土壤环境的差距,像台湾人移民去美国,现在amd,nvidia的优秀管理者都是台湾人。如果是墙国学生去美国,完全搞不出顶尖的科技公司,墙国学生哪怕是清华北大出身给我的感觉没有任何魄力和创造力,有智商有做题能力但不能成事,只能沦落到给台湾人的科技公司打工。如果是软件方面,也只能是抖音,腾讯这种娱乐应用特色app了,但是重量级操作系统,大型专业设计软件上没戏。
记得曾经有在美国有一个墙国移民到美国的叫王安电脑,王安是上海移民过去的,当时跟IBM一个级别,可惜最后也没有成事。
做题家基本功比不过东欧,口才领导力比不过印度,其实恁汁的做题家最适合的还是程序员,拼天赋的科学家比如菲尔兹沃尔夫数学家,都没有恁汁做题家
Cfx159802 我是特朗普,我为自己带盐
智力差距不大,甚至还更高
但灵魂差距就大了
好的环境塑造的灵魂可以产生爱因斯坦,华盛顿
坏的环境塑造的灵魂那就是贺建奎,毛泽东,习不懂智商怎样
幻世醒者 普世价值信奉者
专业差距或许不太大,主要是人的品德差距,还有大陆人缺乏基本的社会常识。
比如男女之间的交往,政治的组织,等等
差距之大,好像一个来自现代社会,一个来自大清朝一样。
文科不清楚。理工科方面top2最顶尖的学生就是五大竞赛保送进去的本科生了,确实是具备世界级水准的(本科毕业全出国了,所以某些院系素有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的说法)。

你也别说人家是粉红,那种脑子的人不可能粉,顶多偶尔捏着鼻子装一下。
XitlerVirus pedo离我远一点
有正常人类情感的人和机器的区别,东亚做题家活得那么累是为了证明自己是个精英吗,是为了把别人比下去吗,是为了成为人上人吗,是为了制造内卷吗,是为了让别人也痛苦吗,做个题就觉得自己很牛逼了, 欧美精英要笑死了, 我说区别是对世界的热爱对他人的同情和怜悯对全人类的责任感使命感东亚做题家信吗?
小布尔乔亚 你这小布尔乔亚长得还挺别致
没有什么差距。
但是中国很多985大学,不配拥有这些优秀的学生。
呃,应该是背诵家、做题家和正常大学生的区别。还有吗?
abababab 新注册用户
你好,看問題的樣子,提問的人應該年紀不太大喔。
目前在中國大陸一所聲譽尚可的高校唸書,觀察到以下幾個現象:
(個人觀察,蔥油們也可以來補充)
一、同學方面
1. 大多數學生不具備批判性思維。
無意開地圖砲——但在和幾個同學的交流過程中,能明顯感覺到經濟較發達地區的學生,尤其是素質教育下培養出的小孩,批判性思維較強一些。上課時,也往往更活躍一點,和老師互動。而一些同學,尤其是來自於內捲較嚴重地區的學生,對於課堂參與度往往不太在意,關注點更多地是刷題,拿高GPA(有個不太好聽的稱呼 “小鎮做題家”),但他們的應試能力,也的確相當強。
2. 大家普遍都政治冷感/小粉紅,不太關注zz民生問題,更多地是追星,聊娛樂圈八卦,俗稱“奶頭樂”。
3. 比較功利。當然,這一點見仁見智:的確有一些理想主義的小孩,但是極少數。挺遺憾的,在這個生源很不錯的學校,大家的目標,竟然大多都是“悶聲發大財”,或者“當大官”,大一大二就開始找實習,曬offer,已經形成一種風氣了。相比之下,沒有歐美國家名校同齡人那樣改變世界的胸懷。
4. 迷茫。這一點單獨拎出來講——感覺周圍的小朋友們,大多從小到大都接受的應試/填鴨教育,說白了,學校教會你的僅僅是怎麼去做題,而對於人生的思考,職業的選擇這一塊,幾乎是空白。而大家中學時的目標,都是拼命刷題,好好努力考上一個好大學,對於自己以後究竟想要做什麼,其實是來不及思考的。到了大學以後,很多同學都顯得特別迷茫,再加上學校也沒有相配套的職業發展規劃,基本屬於“養蠱”,導致大家一味地去跟風實習,跟風考證。這一點聽無解的。
5. 競爭性強。和歐美大學不同,國內高考的教育,有個標語,叫做“多考一分,幹掉一千人”。這個口號聽著很嚇人,但大家從小到大,都是被這樣的思維洗腦的。在班上,每一次考試排名都會公開貼出來(班級+年級),學生和學生之間的競爭很激烈。說到底——你想要成功,想要考上好的學校,就必須踩在千千萬萬考生的臉上。這樣的風氣直接延續到了大學,感覺大家好多人,都是自顧自的,沒有那種合作共贏的意識。

二、學校方面
關於這個,我真的有一麻袋想要吐槽的點。
1. 大學行政化:關於這點,上面很多蔥油已經提到了,舉一個我身邊的例子吧。某位老師,從東南某985學校被聘來我校,教大學英語,上課連最基本的英文都講不好,卻在國內期刊發了一堆文章(真的很神奇...)。私底下,和院長狼狽為奸,搞政治勾結。還動不動就無腦吹gcd,將《經濟學人》上的文章拿出來批判,美名曰“培養同學的批判性思維”,其實就是在唱紅盡忠。關鍵課上,還問一堆奇葩問題(比如問一個男生:你有女朋友嗎...真的無語了。還有在講到格力的董明珠的時候,非常陰陽怪氣地點了一個男生:“你會想要這樣的女人黨老婆嗎”,真搞不懂這種惡臭的孔教遺毒是怎麼爬上這個位置的。)同時,人非常官僚,學校有授課平台傳課堂文件,班上也配有一個課代表,他偏不用,事事去找班長,讓她把ppt/文件傳在幫群裡,頤指氣使。上課也是,喜歡拉踩同學,喜歡的人,說什麼他都覺得對,不喜歡的那幾個,就處處刁難,當眾打壓他們,讓他們出醜。認為只有他的觀點才是對的,討論時,有同學提出不同意見,便覺得挑戰了他的權威,一定要把那個同學扳倒。
這樣的老師,在台灣和一些歐美地區,可能早就被舉報了吧。可我們,作為學生,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去向院裡舉報他,老師官官相護,他又去巴結院長,大家一條線上的螞蚱,最後搞不好還反而被整。(這樣的垃圾,之前在那所九八五高校裡,竟然還是個副院長...太諷刺了)只能在課上,忍受他的陰陽怪氣,陪笑之餘,還可能會得到一個爛分數。你說,這樣的大陸高校環境——究竟有前途嗎?
可能過於偏激了,畢竟在上學的這兩年,也遇見過一些教書非常好,也很親切的好老師,有一些也身居行政崗位。但這樣的傻逼,作為一顆老鼠屎,不僅能力差勁,人品還有問題,竟然能在行政系統中混的如魚得水,整個大環境也不言而喻了。

p.s. 該老師最近在課上又開始批判學生,說教過的“大多數學生都非常沒有禮貌”,不夠尊重老師,言外之意大概是捧他臭腳捧得不夠了。
论智没有什么差别的,但逻辑已经被中共摧毁,思考上自我审查自杀了,没有独立思考和创造的环境下,丧尸一个
IKNOW It is always morning somewhere in the world
理科领域确实有点人才,文科领域每天都在倒退。也就是说思想、人文质素是差到爆的;软实力与他们的九年义务教育出来的人相差无异,不会随着学历的提高而提高。
abc_conjecture 新注册用户
@NZRdlClr5:作為數學專業的學生實在忍不了你那種莫名其妙的傲慢,你知道在我們看來以知曉各種奇技淫巧為樂恰恰是牆國中學教育的遺毒,也就是你口中所謂的做題家。那如果我說dy/dx=1/(dx/dy)這種東西我們根本不怎麼care的,是不是會被噴學識淺薄啊?

那公式嚴格證明了又如何?二階導可以翻轉嗎?不可以,因為實際上是看作d/dx作用在dy/dx上。一階導實際也是看作d/dx作用在y上的。你在這種算子觀點下還能說dy/dx能夠翻轉是理所當然的事嗎?這個世界寬廣的很,不要動不動就大驚小怪。

你也許應該去問問教授對這件事情是怎麼看的?反正以我對本專業的了解,那些數學系的教授反而會很讚賞他的“遲疑”。很多數學上的事不是你想的那麼理所當然的。你的那位同學或許是意識有哪裡不對勁,又或許是真的遲鈍,who cares? 他要是“嗯嗯嗯,對對對”,那TM在我看來才更像個做題家。

之前也看到有討論牆國中學教育問題的帖子,雖然牆國的數學中學教育就是一坨有毒的狗屎,但是那個帖子裡面的對數學方面的討論真正噴到點子上的我半只手都能數得過來。希望更多的人對不熟悉的領域有起碼的敬畏之心,不要為了噴而噴。這一點也是我判斷做題家的標準之一。
daacid 新注册用户
一楼这个说的太好了,但是居然声望不够收藏不了,吐血。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