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较于中日韩等东亚国家普遍存在的内卷化问题,为什么美英法西这类的西方国家很少出现内卷化问题?

最近我在墙内流行一种词汇:“躺平”和“内卷”,就已经说明了中国最终没有走向美英法西的西方社会,而是走向了与日韩相同的道路,社会内卷化、996工作制、过劳死、社会阶级固化。 而且我发现中日韩等东亚国家普遍存在着社会内卷化、996工作制、过劳死、社会阶级固化这类问题。 反倒是像美英法西这类的西方国家,社会反倒很少存在着社会内卷化、996工作制、过劳死、社会阶级固化这类的问题。 
一个很奇怪的对比,请葱油们帮我答疑解惑。
tdgvujg 想逃离
内卷本来就是别有用心的人设计出来的一个伪概念。

在中国,突然出现一个新的词汇,或是一个冷饭又被炒热,就需要特别注意,这里面是不是有陷阱?

如果如题所说,日韩有严重的“内卷”问题,那么作为信息自由国家的日韩,他们的主流媒体为什么没有类似的词汇报道,难道是因为他们新闻自由度还不如中国?或者是他们的脑子不如中国人聪明?或者是他们的奴性比中国人还严重?众所周知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日本的情况评论区已经有人说明,根据他们的描述,很明显日本不存在所谓的“内卷”(日本都要引进外籍劳工,哪来的内卷呢,只不过是本地人不愿意蓝领等干脏活累活而已)。

至于韩国方面,我利用韩联社以及韩国三大报(朝鲜日报、中央日报、东亚日报)的中文版网站,点击右上角的信息搜索框搜索,十多年来从未有任何带有“内卷”相关词条的新闻。韩国出现很多工人罢工,劳资纠纷之类的事情,其内容无非是劳动者想提高最低工资之类的话(令人讽刺的是号称“左派”的卢武铉文在寅等都有打压工会的行为,而所谓的“三星共和国”恰恰是左派卢武铉政府时期出现的问题,卢武铉不懂经济就只能放权企业,“财阀控制论”不攻自破。)但是从来没听韩国人说“韩国内卷严重”之类的话,我的韩国朋友从来不知道什么内卷,就像他们从来不知道什么是螺蛳粉一样。

虽然韩国是财团经济(实际上就是资本主义经济,没什么贬义),三星、现代、LG、SK、乐天五大财团在韩国经济当中占据举足轻重的位置,三星的2013年销售额大约相当于韩国GDP的20%。但是,如果说韩国的财团经济是最严重的,甚至能够废立总统,干预政治,受美国操控,那就非常荒谬了——实际上,现在全球经济都有明显的财团性。

       且不说美国曾经有十大财团之说,洛克菲勒曾经一家独霸美国90%以上的石油市场;摩根曾经占有美国钢铁领域的95%,其垄断性远高于今天的三星;现在,日本的六大财团在全国的渗透率也不低于韩国。

如果我们看英国、瑞士、荷兰、瑞典、法国等发达国家,其入围全球500强的几家、十几家企业总营收与本国GDP相比都在70%以上、个别国家接近甚至超过100%,这是一个全球性问题,也是市场自由竞争的必然结果,韩国并不比其它国家更严重。

       美国当年的几大财团曾经造就了富甲天下的一批超级富豪,因此给人留下的印象是,这种超大企业将导致严重的贫富不均。但是,韩国、日本的家族企业在企业的控股权相对要分散的多,贫富差距远低于欧美。

       比如,在2013年《韩国福布斯富豪榜》当中,除了三星的李健熙、李在镕分别以126亿美金、42亿美金位居第1和第3之外,大多数韩国大企业的净资产并不算夸张。比如现代继承人郑梦九仅有54亿美金,位居第2;位居第5名的乐天副会长辛东彬财富仅有20亿美金。作为世界级企业,其富豪富有程度远低于中国的房地产富豪,甚至低于台湾富豪。

       另外,韩国2013年的基尼系数为0.28,比号称平均的日本还要低,比美国、中国更低,属于世界上分配最平均的国家之一。可见,在韩国的二次分配制度设计上,有很多可取之处。

再拿韩国的大学举例,最近出现很多新闻说韩国有一部分大学根本招不到学生面临倒闭危机,也就是说不仅本地学生没有人去,外国留学生也不来,请问这是哪门子内卷呢?如果韩国人愿意上这种普通学校岂不是非常容易?就如评论区其他人所说,一个社会永远存在往好处挤的情况,而且这不见得是个不好的现象,韩国人当然都想进sky(你难道不想进清华北大吗),并且也愿意为之付出并且愿意承担相应的后果,这有什么不对呢?

刚才我看到这个问题下面有台湾的朋友说“内卷是什么,看不懂在讲什么”,看来港澳台新马“华人”区也是不流行内卷的,这更加强化了我的观点:这一波“内卷论”就是大陆搞出来的。

如果按某些人所说,“不内卷”指的是“名校无人问津,随便一个人都能上”,那么这个国家的教育科学技术又有什么进步的可能性呢?这种“不内卷”不仅不是什么进步,反而跟最反动的“干与不干一个样,干多干少一个样,工农兵上清华”的大锅饭时期类似(某些小红卫兵,新毛左,清华吧里面的这些人,不都是这类想法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觉得还不如“内卷”呢。

毫无疑问,“内卷”现象对中国政府的宣传以及控制是极为不利的,那么请问为什么当局不仅不封禁这个词汇,反而愈演愈烈,不仅当选2020十大流行词汇(官方甚至迎合这个词汇的传播),还强行拉所谓日韩或者日韩台东亚下水呢?

大家经常容易被宣传系统的言语逻辑欺骗,导致失去了历史经济常识的判断力。

因此很多人都持着这样一个观点,资本主义/封建主义的政府是压榨剥削人民的,而资本家/地主是帮助政府剥削人民的,而且资本家/地主内部也是一致对外剥削人民的,这种极左翼史观毒害了很多人的三观,当然侧面也反证了资本主义与封建主义的紧密联系以及五阶段史观的荒谬。

实际上大家翻二十四史就知道,流民起义绝大多数都是官逼民反,而不是地主压迫,陈胜吴广起义李自成等等说的很明白,反秦反明不反地主。主佃矛盾相比之下非常之少,同样的地主阶级的利益在大多数情况下跟统治阶级利益并不相符,弃明投清的江南大家族就是明证。

至于古代土地分配不均,跟民生艰苦没有明显关系,秦晖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中国古代土地不但不集中相反却很分散,基本上是世界最分散的地区之一,原因就是秦制超强政府的强行分家压制,而这种大家族大地主恰恰比秦制政府有利于民。

放到现代社会依然合理,政府还是那个政府,地主换成所谓的公司老总财团们。那么请问韩国(当然其他国家也适用)大公司资产、营收等占GDP比例高一点,又有什么问题呢?

(关于这方面有很多事情想说,先说到这,以后根据情况更新,谢谢)
内卷的真正原因是专制

1. 民主政府努力让百姓富足的三个原因
在西方国家比如美国、欧洲、澳洲,社会的制度和结构由议会和政府决定。议员和官员们能否上台和保住席位由选票决定。比尔-盖茨是一张票,露宿街头的乞丐也是一张票。如果一个政治家的竞选纲领讨好了五千个比尔-盖茨但得罪了五十万个普通老百姓,他的政策就是失败的,他就不会当选。

不错, 在美国比尔-盖茨们可以给政治家大量的竞选经费,他可以用这些钱来做广告、造声势,他赢得选举的机会就大得多,所以对西方政治一窍不通的小粉红们最爱说的就是“西方的民主不是真民主,而是财团们把控的暗箱操作”。他们不明白的是,政治家做广告、造声势去争取的对象还是那五十万张老百姓的选票,一个马杜罗一样的腐败专制的政治家就算是获得了比尔-盖茨们的十亿美元的竞选经费,也不会赢得选举;而无比精明的比尔-盖茨们也绝不会放弃满大街的拜登一类的符合民主理念的政治家,而专门去支持一个必输的马杜罗。

西方政治家们行走坐卧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年365天唯一的目标就是选票,而选民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生活水平,所以政治家们最想做的就是提高基层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因为他们的人数最多,选票最多。西方社会的精英阶层永远把提高基层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作为重中之重,这第一个原因。

西方社会因为福利好,没有挨饿或者因病致贫的担忧,老百姓一般都是挣多少花多少。如果五千个比尔-盖茨们的财富增长了一万亿,他们可能只花去一千亿;如果普通老百姓的收入增加了一万亿,他们会花掉九千亿。富人们购买游艇、豪车、庄园对经济的拉动非常有限,而普通老百姓买的家电、汽车、住房直接拉动经济。所以,同样数额的财富,分配给了普通老百姓对经济的拉动作用远远大于分配给少数富人。这是西方社会努力提高老百姓的生活水平的第二个原因。

普通老百姓收入提高后提升消费,又会导致比尔-盖茨们大赚一笔,因为正是他们投资的企业在生产那些老百姓买的商品和住房。所以在西方社会,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关系不是零和的、竞争关系,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共赢的关系:百姓富足了去消费,富人们才能赚钱;富人们的强大财力投入新技术、新产业的开发,又会进一步提升国家的竞争力,让老百姓更富足。这是西方社会努力提高老百姓的生活水平的第三个原因。

所以在我生活的澳洲没有赤贫。不论你多么笨,小学没有毕业,你仍然有很多职业可以选择,任何一份工作都能挣一份体面的生活,可以在稍远的郊区买一栋带地的独立房。整个社会的结构就是为了让基层的老百姓富足而设计的,人越多,消费越多,工作机会越多,工资水平越高。所以在澳洲永远不会有“内卷”的现象。

2. 人的爱走捷径的本能
比方说你下班回家出了地铁就是一个大公园的前门,而你家在公园的后门。公园门票挺贵,所以你每天下班都是绕过公园走二公里回家。你天天下班这样走,已经十年了,天天心安理得,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某一天,政府公告说该公园从此免费。公园里有一条路从前门直通后门,五百米就到家。从这天以后,你会发现,谁要是再想让你像原来那样绕路回家,你会有一种极强的反感,有一百个不情愿。你几乎一次都不会再无缘无故地绕路走。这是个看似轻微但却几乎无法克服的本能。

人是几百万年来从动物进化来的。人的大部分本能和人体的大部分组织机理都是围绕着获取食物和降低能耗而进化出来的。比方说卧床几个月的人腿部肌肉会严重萎缩,就是因为维持肌肉需要耗损能量,既然几个月来这些肌肉都没有用,身体就把这些肌肉消化掉了。

人爱走捷径的这个强烈的、无法克服的本能,就是发源于这个节约能耗的求生本能。

这个本能和本文的主题有什么关系?

3. 所有专制政权的四个共性
在西方民主国家,政府和富人们最好的下场就是让普通老百姓生活富足,这样政府可以当选和连任,富人可以赚钱。但这是一条非常艰难的道路,因为反对党也想通过讨好老百姓来击败你,竞争对手在推出更好的产品来抢占你的市场份额。为了当选和连任,为了保住你的市场份额,你必须使出浑身解数。

虽然艰难,这是政府和企业家通向成功的唯一的一条路,就好像大公园免费前的那十年,绕过公园的那二公里是你回家的唯一道路,所以官员们和比尔-盖茨们这样心安理得地做了几百年了,也没觉得痛苦。

但在一个专制国家,政府和他们经商的亲戚朋友们不需要费这些力气。他们手里有军队,他们不需要讨好任何人,他们可以为所欲为,直接从老百姓的钱包里抢钱。而且他们不必像劫匪一样露出狰狞的面目,抢得了钱后还要仓惶逃窜,担心被抓。他们可以随意运用国家机器,把抢劫合法化。比如当初鲁能集团价值几百亿,私有化时几百万就买给了官员的亲戚。比如中石油垄断全国的石油产业,爱收多少钱收多少钱,没有竞争者。比如权贵们可以推高股价,引诱老百姓把毕生积蓄投入,让后让股市大跌,一次就把几千亿的钱从老百姓腰包里面掏走。

更有什者,政府还可以通过防火墙屏蔽反对的声音,使用各种媒体炮制假新闻,给国民全面洗脑,让被割的韭菜为镰刀呐喊,誓死捍卫镰刀割韭菜的权力。

这条捷径和西方政治家的那条艰难的道路比起来,就不是走二公里和走五百米的区别了,而是爬雪山过草地和坐豪华游轮度假之间的区别。所以,古今中外的专制政权不是不知道老百姓富足了国家才会富足,自己可以割的韭菜才多,自己才能永远割下去,但世界上没有人有能力对抗走捷径的生理本能,没有人会放着豪华游轮不坐,宁愿去爬雪山过草地。

于是,古今中外所有的集权政权殊途同归的第一个共性,就是利用国家机器残酷地收割韭菜。

如果老百姓和体制内官员有是非观,有牺牲自己的利益甚至安危而与暴政抗争的气概,统治者就无法肆意妄为。一条更容易的捷径是系统性地腐化社会风气和道德标准,逆向淘汰任何有眼光、有胆气、有志向的人,只让胆小如鼠、极端自私、溜须拍马、见风使舵的人存留下来。这样,不论政府权贵们如何横征暴敛,各级官员只会想一件事:“我如何能分一杯羹?”

于是,专制政权的第二个共性,就是各级官员的道德水准必然一代不如一代,越来越看不见民间的疾苦,只顾削尖了脑袋往上爬,以便更多地搜刮民膏。

结果就是经过一代代越来越贪婪、越来越不顾老百姓死活的权贵们的不断改进完善,整个国家机器和社会体制的每一颗螺丝、一个齿轮都被用来为一个宗旨服务:尽量彻底地、高效率地收割韭菜。

现在的中国是世界上等级最多的国家,从住在市中心武警把门的深宅大院里的权贵,到大山里面的赤贫的农民,有十几个阶级,每一级都努力地地割下一级的韭菜,而且割得越来越无情,希望自己割别人的远远高于自己被割的,因此能过上自己羡慕的上一级的人的生活。这样一级级割下去,到了垫底的那些打工阶级,他们就注定了要一周工作六七天,每天十多个小时,年年只够吃穿而儹不下钱。这是毫无悬念的、必然的结局,因为他们要供养压在他们头上的十几个阶级,而油水早就被这些阶级榨干了。

于是,专制政的第三个共性,就是基层老百姓的生活会越来越艰难。

这,才是中国越来越严重的“内卷”现象的根本原因,因为整个社会机制不是为了藏富于民,而是为了攫富于民而设计,没人关心那些打工族的疾苦。这就是中国的货车司机怀揣着毒药开车,在青藏高原过夜为了省钱不住宾馆,夫妻双双冻死在车上的原因。这种事在澳洲发生一例,从上到下无数政府官员要被免职法办。

专制政权的最后一个共性,就是当它像癌症一样从母体榨取营养,直到母体无力支持时,结局要么是流血割除,要么是同归于尽。

不论哪个结局,日子都近了。

全文转载
 https://mingbairen.com.au/2021/06/15/%e5%86%85%e5%8d%b7%e7%9a%84%e7%9c%9f%e6%ad%a3%e5%8e%9f%e5%9b%a0/
柚子宁宁 账号注销
日本不存在内卷化,日本还需要从海外大量进口劳动力和人才呢,这哪来的内卷化,况且现在的大部分日本人都很佛性无欲无求。你以为有些学生拼命学习、一些职工拼命工作就成了内卷了?错,就算这个国家资源再平均、人均资源再多、发展机遇再多也会有这种人,因为有些人不想安于现状,而是想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就比如很多富翁依然拼命工作想变得更有钱、著名科学家拼命工作为了有更多的科技突破等等。
欧美国家的情况跟日本差不多,国内缺乏劳动力,为了文化和科技发展的需要也需要从海外进口大量劳动力和人才。而且欧美和日本的民众整体生活水平高,劳动保障制度好,物价稳定,大家不需要太努力就能过上好日子。

中国不一样,中国虽然经济总量大、资源总量大,但是人均就不行了,少的可怜。再加上贫富差距大,大量财富和资源集中在一小部分人人手里,导致大部分普通民众生活压力巨大,特别是底层民众生活苦不堪言,劳动保障不给力,大家只能拼命的工作来维持自己的生活、寻找升迁的机会获得更多的生活资源。如果说中国人和欧美日本人都在努力工作,大多数中国人主要是是为了改善或维持生活水平、多抢一点生活资源,而大部分欧美日本人主要是为了理想上的追求。
有的人可能会说,有些中国的大学生或年轻人努力学习或努力工作也是为了理想上的追求,我只能说这是三种人,一种是有钱人站在金字塔顶端的那种,一种是普通家庭出身,还没有经历过社会残酷,等他们踏入社会接受社会现实的锤炼和折磨就会变成大多数人,一种是普通家庭出身这种人真相超越现实、奋发向上,无论社会现实怎么折磨,他们也忘不了自己的理想,这种人在中国太少了,少的可怜,因为他们要吃更多的苦受更多的委屈,无法与欧美日本的那些人相提并论。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不妨一看。

刘仲敬:内卷化社会,你怎样才能发财致富呢?办法就是,剥削你的妻子儿女,你让他们穿得更破一些,吃得更差一些,把省下来的钱用来买田买地,然后你就会渐渐发家,从贫农变成地主,或者是从伙计变成大商人。或者是,你怎样才能做官呢?答案就是,在别人玩儿的时候,你头悬梁锥刺股,使劲儿虐待自己,培养记问之学,然后你就比其他人有机会背书背得更多,考试考得更好,然后你就自然而然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了。内卷化是什么意思?就是这个意思,它没有外向开拓的空间。外向开拓不但得不到利益,反而会增加危险。最有冒险精神的人容易变成最可疑的分子被重点删除,而且这个删除还很有生物学实验的意义,就是说,连诛九族是什么意思?从动物学意义上就是要彻底消灭你的遗传基因,其他人没有犯罪,但他们跟你有共同的遗传基因,也要一并删除。


和中国的内卷化相对,美国则是一个“边疆性”的社会。

刘仲敬:边疆性就是开放性,因此你永远有创新的空间。开放性在,社会就不可能内卷化,也就是说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为争夺越来越少的资源而不断降低自己的行为标准,因为你总可以去开放新天地。开放新天地就保证了系统本身的自由,同时也保证了系统的平民性,因为平民很容易在新的天地中间摆脱自己原有的阶级地位,这样形成了一个不断流动的社会,比起欧洲式那种开放空间少、阶级结构比较固定的社会来说,具有更大的弹性和活动力。美国人一向强调,他们跟欧洲最重要的不同就是:欧洲已经没有新边疆了,所以社会制度和社会阶级相对的稳定;而在在美国,美国梦的一部分就是,每个人都可以改变自己的阶级地位,而改变阶级地位有一个重要的手段就是到西部去开发新边疆。
和缺资源没关系,再缺缺得过沙漠里的穆斯林么?简单的说就是几千年吃不饱饭的饿死鬼心理作祟,即使跑到富饶的美国拓荒也要充当工贼,不仅要拆工友的台还要把钱存下来寄回支那,结果自身又费拉不堪,你又不能打又要卷结果当然是被排回洼地inner loop 自个卷自个了。
Maverick 二百斤麦,宽衣通商,身强力壮,萨格尔王
Twitter上有个老哥说的不错,我当时复制了下来,现在原文发一遍。

【不明白为什么很多人开始吹捧“内卷”这个概念,你们对一个近几年突然凭空爆火的词一点警惕和怀疑都没有吗?


墙有好几层,内卷这个词至少是第五层墙的难度。


内卷学说哪些国家内卷严重?答:日本韩国。好了,您去看看日本韩国国内新闻有没有这个词不就行了?


宣传内卷的三大目的:第一,通过入关学引入生存空间理论,导出法西斯主义


第二,顺便碰瓷日韩,发扬光大“都一样,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比我还能卷”学,然后撑起大东亚共荣圈的逻辑结构。


第三,把罪魁祸首引向资本996,为房间里的大象开脱。】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边疆性”的问题已经有人说的比较全面了,这里补充一下权利来源的单一性问题。

做题家为什么要拼命内卷?因为他们没有退路,或者说他们没有能力在贵妃指出的那条“退路”上生存。同时能让他们留在自己当前位置的方法相当单一。

这其实和中国古代的特务政治类似,士大夫们可以动不动喊“归隐田园”那是因为他们在乡下有庄园与仆役,他们辞职之后仍然是地主与长老,他们的权利即可以来自皇帝,也可以来自自己的土地。而太监们失去皇帝的宠幸之后只有死路一条,因此只能拼尽全力讨好皇帝。

农民工和出生于城市的做题家先不谈,出生于大城市之外的做题家是不可能在自己的故乡生存下去的,在贵妃的宣传当中那些小镇看起来很宜居,但是这种宜居只适用于常年混迹于那里的人,小镇做题家所接受的训练决定了他们只有在大城市生存的能力。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新闻里看到的内卷者很少是完全的城市人口或者农村人口的缘故——城市做题家不需要付高额的房租,有完整的医保,碰到问题总能混一段时间,而农民工只要不是有子女在城里的,打两年工回乡下盖房娶媳妇的故事也不是很少见。

而小镇做题家是无法承担一丁点风险的,他们的雇主动动手指就能让他们完蛋,因此就只能像古代的太监那样拼命讨好雇主了。
东亚各国情况没有一手的经验,说一下我比较熟悉的美国。美国也有很卷的行业,比如金融和码农。想进FAANG的码农们,十年前需要刷的LeetCode的problem set可能只有如今的一半不到。任何一个行业,无论是种地还是big tech,当进入存量竞争的阶段,都会开始卷。一个大家都向往的职业(码农,公务员,医生,律师),甚至是名校的录取,随着越来越多人参与到竞争当中,成功的机会成本会随着同质化的竞争的增多而不断上升。父辈们上藤校可能只需要会有高分SAT和一封优秀的个人陈述,如今恨不得个个都是满分SAT琴棋书画各种特长,再加各种志愿者经历,最后恨不得再去把皮肤染黑然后在脸上画彩虹旗。当获得获得成功的成本高于潜在回报时,内卷随即开始。随着信息技术革命的红利耗尽(移动互联网只是在吃互联网革命的老本),而新的产业革命尚未确定的情况下,各行各业纷纷进入了存量发展的阶段。当蛋糕不再变大(甚至对于美国制造业来说有所缩小),但是大家仍然抱着我要实现我的美国梦的幻想,随之而来的就是更加激烈的竞争和更加昂贵的机会成本。当然,美国握有国际通用货币的印钞权,可以将这一成本转嫁到全世界,但是中国就没有这个资源了。中国社会是一个很多行业内卷化的典型代表,所以年轻人的躺平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中长期来看,如果没有下一次产业革命,全球内卷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HatredKiller 观察 肉身脱脂,UCHI在读,但父母是纯支那人,
现在说的内卷很多属于偷换概念搅混水

卷其实就是封闭的结果
即使支那也不是什么行业都卷 

整体看 

发达国家 不停向外扩张 全球化 世界那么大 有什么可卷的 

傻逼国家 不愿意开放让国民学习 因为国民一学习一开化一接轨 统治就不稳了 
所以傻逼国家的傻逼国民 面对整个世界是毫无竞争力的 只能窝在傻逼国家里越来越卷 
卷的还不是干活的能力 而是斗人的能力 
越傻逼的行业越卷 比如公务员 那就是傻逼能选的最好的职业了 
相对高端的行业比如家电手机什么的 哪有什么卷 小米走出去 TCL走出去 哪个不混得都很好
这其实就是现代文明的一种良性秩序 别人淘汰下来的给你 你淘汰的就给更下面的 只要参与进去你就有属于自己的位置 而整个文明也不会卷 因为头部在不停升级 
至于上面有人说美国顶级行业也卷
那是没办法 行业性质 硅谷和华尔街没法挪地方 想不卷那必须更快开发这个世界或者干脆把月球开发了 那这些行业就不卷了

所以这个内卷其实只是支那闭关锁国的结果罢了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從經濟學的角度講,在和平的現代,祗有創新型的經濟體、外向型的經濟體,才能避免內捲化。如果一個經濟體既不創新,也不外向,那麼就會內捲。內捲表現為人口密度不斷增大、收入和生活質量不斷降低、大量無意義競爭出現。這使得內捲化經濟體的大多數普通人,生活環境越來越像人間地獄。

【歷史上的內捲化與大規模戰爭】

中世紀黑死病以前,在人類漫長的幾十萬年歷史中,對於君主而言,解決內捲化的途徑唯有發動大規模戰爭。這種戰爭可以是羅馬帝國的那種東征西戰,也可以是阿拉伯世界的那種內戰。大多數君主不願意自己的國家爆發內戰。內戰比外戰對君主的威脅要大得多。因此,歷史上的國家幾乎都要定期對外戰爭。不然,內捲到一定程度,臣民生活苦不堪言,那麼一旦有人起義,內戰就會爆發。

在歷史上,一般來說,大河農耕文明的居民對內捲化的忍耐力較強。而海洋文明的居民對內捲化的忍耐力較弱。在地中海的歷史上,祗有埃及費拉最能忍耐內捲下的悲慘生活和殘酷競爭。而腓尼基、希臘、羅馬人能征善戰;這些地方的君主沒人敢放任內捲,不然就會出現狄奧多拉講的那種「在皇后的紫袍中」被憤怒暴民折磨至死的情況。

【晚近世界避免內捲化的探索】

在中世紀晚期,羅馬天主教諸國和鄂圖曼帝國進行了長達幾個世紀的軍事、經濟對抗。因為這兩大陣營都是由虔誠信教的紅脖建立的帝國,根基牢靠,所以任何一方都無法通過「挖牆腳」、「挖後院」這一類和平演變的手法打擊對方。因此,雙方就在根基牢靠的教民共同體社會之上,對手工業者、城鎮商販、文藝界人士、和知識界人士展開了激烈的爭奪。這些人能夠為所在國提供豐厚的稅收,使得所在國依靠財政優勢,在當時僵持的陸地戰場上取得少量的優勢、在當時多變的海洋戰場上取得大量的優勢。

後來這場鬥爭以羅馬天主教諸國的勝利告終。文藝復興在南歐爆發。鄂圖曼帝國產業空心化,從一個曾經的發達的手工業製造國,退化成了一個落後的農業國。

此後,貴族和學者注意到了一個奇妙的喜人現象,那就是文藝復興的南歐可以在不對外征戰的情況下,仍然使居民的生活水平不斷提高。這個現象的原因曾經是經濟學界激烈爭論的話題。有學派認為是西班牙帝國跨大西洋貿易擴大了邊疆。有學派認為是建設大教堂的擴充陸軍提高了貨幣周轉率。還有學派認為是國際自由貿易使供求兩面更趨近均衡。

現代經濟學界對此有一個主流的共識,那就是,是當時南歐的創新和出口,締造了不需要大規模戰爭,居民生活水平仍然不斷提高的奇蹟。

順帶一提,有些保守派人士不理解基督教世界為何選擇了今天這條路。其實這也是路徑積分的結果,而對此影響最大的正是當年天主教諸國,依靠文藝復興,掏空鄂圖曼帝國的歷史經驗。

【自由世界依靠創新和出口避免內捲化】

有了歷史經驗和經濟知識,現代歐美的發達國家依靠積極創新、積極擴大外向出口的市場而避免內捲。亞非拉美自由世界的不發達國家,也希望靠創新和出口避免內捲,祗是不像發達國家那樣成功。這些國家往往沒有足夠的「船堅砲利」去強行打開出口市場,並且往往對創新人才的吸引力不足。

順帶一提,避免內捲化正是當年冷戰爆發的誘因之一。20世紀早期,共產國際每赤化一個國家,就將其市場向自由世界關閉。這是不惜鮮血擴大商品出口市場的美國政界、商界所不能容忍的。因此,美國才在二戰後走向了與蘇聯的全面對抗,在全球圍堵紅色擴張。

雖然現在經濟發展緩慢,但是自由世界的發達國家其實並沒有內捲化。如果真的內捲化了話,那麼人口應該大量移民出國才對。相反,自由世界的發達國家卻對外國移民有很大的吸引力。這是沒有內捲的證據。沒有內捲的原因是自由世界內部有自由貿易,還在通過一波又一波的民主化浪潮不斷擴大邊疆。此外,自由世界自身的創新能力也還很強。

【中共國與世界對抗而造成內捲化】

中共國的內捲化,其實是習近平妄圖「平視」、「俯視」歐美,與自由世界全面對抗而造成的惡果。他這種強硬對抗和戰狼外交,使得中共國的實際出口市場,由於受到各國的制裁而不斷縮小。同時,中共國對私有知識財產、寬鬆政治氛圍的不重視,使得它對創新人才的吸引力很小。這樣的話,中共國的社會就祗能不斷內捲了:人民生活困苦、競爭殘酷而激烈、工作極為辛苦、居民可支配收入的購買力不斷降低、社會上升渠道堵塞。

習近平又不敢像古代地中海的帝王一樣,對俄羅斯、印度、澳大利亞等大國發動大規模戰爭。那麼,繼續這樣內捲下去,中共國的政局將會更加動盪、社會矛盾將會更加激烈、群體性抗爭的規模將會更大。總而言之,內捲化的壓力將會由於大規模外戰的邊疆被堵死,而轉向誘發大規模內戰。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少洗日韓,不要因爲人家沒你捲,就當人家不捲了
你以为有些学生拼命学习、一些职工拼命工作就成了内卷了?错,就算这个国家资源再平均、人均资源再多、发展机遇再多也会有这种人,因为有些人不想安于现状,而是想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理論沒錯,但現狀是在東亞,拼命學習的學生大多不是爲了自己的人生價值,拼命工作的職工也不是爲了自己的人生價值
學生拼命學習,是因爲被父母剝奪了玩樂的權利,因爲父母説考不上名校、進不了名企、繼承不了家業……你就不是人。職工拼命工作,也是因爲沒有用年假的權利,用一次年假就會被説三道四。你説不要介意別人説三道四不就行了?可有的人就是介意啊
説到底,之所以卷起來了就是因爲有的人過於介意別人的看法、別人的期望。要是真是要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那是非常崇高的目標,不管做什麽,以人生而言都是好事
學生自己覺得我要次次考100分我才快樂,然後拼命學習,和父母告訴他每錯一題就丟一個玩具,是完全不一樣的
日本父母可能做到每錯一題丟一個玩具,中國父母會做到每錯一題打一個耳光,因爲從一開始就沒有玩具。這就是程度的區別,但本質上都不是什麽人生價值。就算有人生價值,也是父母的人生價值
職工自己覺得我的人生意義就是在職場奮鬥然後升職然後再奮鬥,和爲了不被主管挖苦不被同事嘲笑,也一樣是兩回事
只是職工是成年人了,不爽可以滾,不一定要受氣(儘管這些職工八成也是從小被虐大的學生長大的,因此習慣了受氣)學生無處可逃,只能受氣而已
現在問題來了,爲什麽日本有東大塾,英國沒有劍橋班?正如東大喜歡自己出題一樣,劍橋也喜歡出一些怪怪的題目啊(附帶一提東大是真正的内捲受害者,對自己家學生做了調查發現上了塾才考上的學生入學後成績表現普遍較差)爲什麽中國梗裏有虎媽,美國相對應的梗卻是Asian parents?
因爲真的只有Asian啊!
説到底還是當事人不知道自己人生價值而向周圍人尋求自己的價值(雖然在兒童時期這是沒辦法的事,因爲父母不承認你的價值的話你真的會很慘)而周圍人則若無其事的把自己的價值(「唯有讀書高」……)强加於人
話説儒家本來就允許父母把自己的價值强加於子女,被「强加or被强加」系統洗腦到習慣的人長大了自然也只能强加或被强加而不懂得尊重
常看到中文论坛里有内卷两个字,说实话看得越来越恶心了。还有人讨论西方社会为什么不卷,说什么人口少,资源多的,本质上都是鬼扯。

内卷的本质就是互相仇恨,互相要害死对方嘛,从这个角度看世界上就算只剩下两个支人了,他们一样会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会把剩下的生命消耗在内耗和追杀上。所以和资源人口没有本质关系,历史上资源更少,人口密度多的地方一样有不内卷的,内卷本质上和支性互害的精神有关。

内卷就是本来大家可以种苹果吃,然后有人发现不种苹果了,直接抢又快又好,然后其他人也发现了种苹果会被抢那么为什么要种,于是只有人抢没有人种,大家都没有苹果吃。

内卷就是无法形成体系,只能平面互害,就像一堆细菌,互相排放毒素,无法形成有机体。因为互害体系,找工作在支国会类似抢资源,其实一个人都是多的。当然阿姨也提过小共同体概念,不过大面上支国的共同体已经破碎到家庭了,接近无可救药。

内卷就是在这种互害模式下,无法形成价值,价值就是所有人都认为有意义的事物,然而在支国有意义的事物是消灭你,最有意义。作为一个集体追求互害,那是无法形成价值的,所以支国对外开放了几百年,勤勤恳恳产出,只知道积攒一个东西,鹰洋,也就是美洲的白银,对其它任何事物甚至外面怎么样本质上都不关心。现在改革开放其实本质上就是回复了明清几百年的输出模式而已。原因是一样的,支国社会无法自我形成价值。或者最多是吃个馍馍不饿死的价值。即使偶尔有一些松动,统治者很快会消灭那些新生秩序教你做人。

这个内卷当然和男权文化有本质联系,支国的本质特点就是兽性野蛮原始的男权文明,就像一个狮子群只能有一头占有所有雌狮子的公狮子,有两头就要你死我活的内卷一样。支国也只能有一个三宫六院的皇帝,天无二日人无二主,就像一个男性理论上精子给所有女人受精是没有问题的,所以从生物的角度人类有一个男的就够了,剩下的完全可以无脑地卷,就像几亿精子抢一个卵子一样,当然这是生物里比较低层次的状态,不过也是支国社会处于的状态,而支国文明就是由精子、公狮子一样最原始野性的男性欲望主导形成的恐怖文明。当然这个文明也洗了男人以外女人的脑子,只是洗男人的更容易一点,因为和他们天性里的兽性重合了,本论坛也有很多坛友认同男性的价值在于杀戮毁灭暴力,可见一般。希望大家对这种支性文明产生生理不适。
其实世界上内卷最严重的地方,
一个是华尔街,一个是湾区,
中国的内卷在这俩大佬面前都排不上号的。
996算什么,华尔街大佬都是嗑药不睡觉的。


内卷其实在于竞争,竞争的原因是因为有(虚假的)上升渠道。

欧美贵族占坑几百年,利益集团早就稳固了,
百年贵族的优雅气息,割韭菜吃相好看,
普通人民既没有往上爬的机会,过得也舒服,又何必内卷竞争?
日本这十几年也躺平了,原因也差不多。

中国么,一群傻逼看着new money,就觉得“我也能”。
再加上中共系统性剥削,躺平等于饿死,可能不卷么?
日本不存在内卷化,只存在阶层固化,不论顶层还是底层收入相对公平,不论工业科技文化等全是世界最顶级,海外市场广阔,要不日本也不会出现有这么多御宅族家里蹲。

韩国本土市场太小,很早进入阶级固化,且海外市场顶级产业有限,比如就三星那几家。属于进入发达国家,但是还没到能集体躺平的地步。

中国收入分配差距巨大,由于人口太多分配收入就变得非常低,属于有钱的很有钱,穷的很穷,甚至也没任何社会保障。现在阶级也已经固化,属于未富先老的那种,就是说普通人如果没任何超越同时代的人的技能的话,你现在月收入3000,以后可能也就是3000,顶多工龄长资历老给你涨个一两千,但还是跑不赢物价膨胀。
negation 一切思想和行为的变革都要从激进的语言开始。
日本经济特点:低失业率、高薪、高工作时长。
芝麻经济特点:农民工(低失业率?、低薪、高工作时长)、做题家(高失业率、高薪?、高工作时长)。
高工作时长是日本人力资源不足而经济高速发展而把一个人当成两个人用的结果,芝麻的高工作时长是人力资源过剩相互挤压的结果,到你嘴里就只剩下高工作时长了,用你这种分析模式很难不把英美欧当做和芝麻一样的内卷化国家。
这种言论无非就是想把芝麻发明成日本嘛,除了支性不改我也懒得对这种芝麻仁说什么了,日本只能靠一场大型的排华运动去解决芝麻仁的碰瓷,一切言论都是无意义的。我很早就发现芝麻仁的很多语言就是奔着让人说“五十步笑百步、天下乌鸦一般黑”之类的言论去的。对芝麻仁来说把自己洗干净是不可能的,能够碰瓷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对自身阶级地位的巨大提升。
因为东亚自愿退出竞争的人不够多。
而且东亚人基因里太能延迟满足了。

欧美70年代就有嬉皮,
人家早就开始躺平了。
在这部分眼里,抽大麻,性解放,摇滚乐
make love not war,
才是真正的享受人生。
而去追求什么房子车子孩子票子才是可笑的生活方式。

现在欧美的年轻人,也认为35岁甚至一辈子都买不起大城市的房子是正常的。
租房过一辈子没什么不好。
甚至也不愿意结婚,就只愿意约炮谈恋爱。
对于就业上也有很多人接受不读大学,高中毕业就去做一份基础的体力工作。
然后拿着十几块一小时的时薪干一辈子到退休。
(真有很多这样的,一个超市快餐店基层职位能干十几二十年)
至于孩子教育,相当一部分人更不在意了,生下来,养活养大就完了。
什么私校藤校课外班,艺术特长,3点放学回家爱干啥干啥。
家长也不用为了教育投入去卷,孩子也不用为了升学去卷,
然后孩子长大了继续过这样的日子。

人家很多家长养孩子真的是,孩子不能使我的生活质量降低的,
如果我的生活质量降低了,那就再在孩子身上的支出减少一点,来满足自己。
哪像东亚家长,自己再苦再累都愿意给孩子无限投入。

就是因为有相当一部分人已经自愿躺平过这样的日子了
(他们还不觉得这是躺平,觉得日子就是这样过的啊)
所以腾出了一部分社会资源给愿意卷的人。
这样那些愿意努力的人卷起来也没那么辛苦,
因为他们不需要跟所有人去卷,只要卷同样愿意去努力的人就行了。
这样躺的躺,卷的卷,人各有志,自得其乐。

同理人家泰国人,非洲黑人,拉美人,也不卷啊。
人家虽然穷,社会资源和财富少,
但是愿意争夺的人少啊。
比如加班多给钱,人家宁可不要钱,都不肯加班干活啊。
钱对我来说有啥用?我够今天吃用和喝酒的就完了。
你告诉他多赚钱多攒钱,就可以买下房产或者生意,自己做老板,不用干活了。
人家告诉你,我不想赚那么多钱,
也不想几年的辛苦换来以后相对宽裕的生活。
就想今朝有酒今朝醉。

而东亚不行啊,东亚人普遍不接受这种生活方式啊。(主要还是老一代还没死完,观念没转变)
没有不愿意去努力的人,人人都tm想卷不想躺。
(日本年轻人30年前接受了,中国年轻人开始慢慢接受了)
尤其东亚的父母,更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出人头地。
为了孩子可以甘愿付出一切

大家都不想躺,都想当人上人出人头地,
那就只能愈卷愈烈呗。

等到像日本那样,躺过两代人下来,
社会资源腾出来了,就不卷了。
不能说日韩不够卷就说他们不内卷,至于有些说内卷是别有用心的,我看你这才是别有用心吧?这不是客观状态的一种描述吗?有什么别有用心的?
日韩卷的程度并不比大陆低多少,尤其是韩国,这个有什么好洗的?不能因为日韩是民主国家就否定这一点吧?日本二战前和中国差不多一样的卷,而且因为疯狂的卷所以最后失了智发疯到处扩张。倒是二战后引入了英美的制度文明加上世界经济的繁荣改变了卷的问题,但是囿于自身条件和历史等因素影响,在发达国家里还是最卷的之一。
历史的看,东亚以黄种人为主,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国家,比如日韩,新加坡,越南等都卷的出奇,为什么这么卷,和资源,地理环境,制度,文化习惯等等多种因素有关,绝不是一个因素决定的。中国特别的突出,除了东亚国家共有的一些原因外,自身延绵几千年的秦法政和中国在秦法政下发展出来的特色文化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这些东亚式国家,无论发达与否,如果没有西方文明和其他外来文明的干预,特别容易进入一种闭环式的停滞状态,也就是所谓的内卷。这种社会永远难有跃进式的发展,只会在一个水平里过密化零和博弈,而近代以来原创性技术基本产生在西方,正是近代西方文明的出现才打破了这种停滞内卷的东亚社会。其实日本和韩国原创性的技术也不是很多,它们只是精于应用,并在应用的基础之上有很大的改进,制造出来的产品甚至超越西方。而且,这些国家在二战后基本上采用了西方的制度,尤其是科研制度方面。日韩主要政治精英都是接受西方教育,形成了西方式思维方式,完成了“脱亚入欧”。
内卷在东亚社会不是一天两天,是历史上几千年的事情,日韩也不例外,不过现在这种东亚式社会内卷文化正在遭到历史性的改变,就是人口负增长和老龄化。长历史的角度看,东亚的内卷社会现在正在发生一种根本性的变化。
而欧洲的文明几乎没有东亚国家的这种内卷因素。无论是地理环境的优越,历史上希腊罗马文化的遗留;还是个人本位与小共同体相结合的社会制度,还是近代的地理大发现,n多因素使得欧美文明基本上不存在内卷的这种社会运转模式。所以欧美西方文明永远都呈现出阶梯型跃进的发展态势。
我也亲自车震 蜘蛛特技:①装的自己公平公正,实际上夹带私货;②说得过就说说不过就喷喷不过就变着法点踩。
韩国内卷是事实不用洗,日本没有卷的那么厉害,某种程度上是已经脱亚入欧了。
fakeuse1989 天生仲尼,而万古如长夜
天朝上国的‘内卷’,更像一种‘内斗’,
这种‘内斗’在天朝能这么早出现主要归功于共朝朝廷,
在一个正常国家,更多是引导大家做新蛋糕,而不是抢旧蛋糕打出狗脑子,而大家能吃上新蛋糕干嘛去跟别人打出狗脑子?脑子好使的人应该都不会首先去抢吃剩的,所以新兴领域投资一般比较火热,
而天朝上国,蛋糕朝廷要先吃上一口,好吃就自己吃掉,不好吃的才能留给大众吃啃过的,但是蛋糕这么多,朝廷大员怎么吃的过来?朝廷顾不上吃的也不许大众吃,宁可放坏掉,
大概过程也许有差别,但最后的结果就是在天朝普罗大众很少有新蛋糕可吃,蛋糕房常年断货,逼得大家去抢旧蛋糕,打出狗脑子,而朝廷大员躺着吃成大胖子,
内卷化,和资源集中程度相关,越集中内卷越高。 中国内卷世界第一,因为,资源高度集中在政府手里,导致内卷问题严重。 
日韩,属于大企业病,日本商社,韩国三星等大企业,实际垄断了太多资源,虽然不是完全集中,也能造成一定程度内卷。

欧美则属于商业社会,高度的商品竞争,民众权力很大情况下,资源相对分散。获得资源的标准也比较广泛。

内卷程度。与资源集中度高度相关,越集中就越内卷。
 还有国家职业多样性,国家职业越多样话,那么内卷较低,多样性越少,内卷也就越高。
Jojomug 没有
跟什么经济,资源有p关系?非洲的经济好?拉美的资源丰富?那些地儿穷得跟鬼似的,也没见他们跟中国人一样穷凶极恶的。也别跟亚洲捆绑,我看那些东南亚工人可没这么拼命,节假日是绝对不加班的。
jiyo2022 反支文化 反支
因为东亚有浓厚的支性文化。
支性核心是中国大陆。
东亚是支性人种。
有人说最发达的日本。实际上日本也有很强的支性。
如果造物主把劣等大洲。劣等人种全灭了。
包括那些在其它大陆游历的低端黄色人口全灭了(刷盘子  开车司机  留学生  打工狗)。
一点也不冤。
观察很久。只要是中文圈。包括东亚一些象形文字圈都带有强烈的支性。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作为一个人类学术语,内卷原本用来指亚洲农业社会中长期精耕细作投入大量劳动力却没有实现经济突破的问题。
反組引力球 若问题只是硬性的,物理的,那只要敢于豁上命去莽,终归还是能解决的;然而桂枝的所有顽疾都是软性的,精神的,中毒太久以至于浸烂了骨头
东亚是官本位洼地,士大夫文化,科举至上,“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方面东亚父母在海外都是出了名的,只认分数,养做题家
内卷是指无意义的竞争,上面有些朋友说什么上藤校要求成绩高竞赛成绩算内卷,这是非常无知的。高绩点代表认知能力强。竞赛更是体现专项能力最好的办法。要说努力变强就是内卷,那全移民非洲摘水果就好了。

至于就业刷题是行业问题,根源不是竞争,而是软件行业难以评估工程师水平。这几年刷题的大大减少,因为大家发现做题家确实不靠谱,所以又改回来团队聊天这种模式。话说回来,工资三十万的当然比二十万的竞争激烈,这不是废话么。你跟我说争取多拿十万块钱没有意义?

标准的内卷是纯扫大街环卫工人,屠夫要求大学学历。哪怕是保安,要求大学学历都不算内卷,除非业主觉得欺软怕硬小市民型的保安更好用。

别动不动就内卷外卷,竞争激烈不是内卷,无意义的高要求才是。
ollapse"> 歐美雖然同樣階層固化,但普通人在歐美仍然有足夠的活動空間,不至於掙扎在生存的最低底線上。
例如喬布斯,雖然出身也很差,但仍然有大量的時間滿世界旅遊 思考 學習。而東亞社會,年輕人基本都被房貸等重重的生存壓力所束縛,根本沒可能大學畢業後啥都不干滿世界旅遊。
香港一個富豪曾經去掉所有存款,試圖謀生一個月,最後得出的結論就是貧窮本身就會把一個人僅僅壓迫在生活的底線中,根本無法提升。
2 普通人上升的天花板問題。例如奧巴馬,克林頓,都是普通平民出身,仍然能夠靠個人努力,成為美國總統。這在東亞是沒可能的
kalinka 舉重若輕
我記得上次看到有人說,論素質應該是中朝越才對
你中也配和日韓比肩?

對不起我劃錯重點了,請繼續你們的討論
中日韩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由于中国的户籍制度存在 日韩大不了回乡下普通的过日子 虽然发不了大财但是过日子还是没问题的 但是中国的资源只会往北上广深集中 而由于户籍制度的存在只能内卷 内卷说白了就是逆淘汰
至于美国 美国华尔街的竞争也极度严重 但是同理你可以去乡村当个中产 花个20万美金30万美金住着比纽约这种城市楼房大3倍的独栋别墅住 美国也没有内卷的必要
你们支那珠就不要碰瓷日本韩国了

支那珠的比较对象是越南,朝鲜
雞佬 日出雞啼
感覺和殭屍經濟有着極大關係啊。一些該死不死的殭屍企業拿着政府補貼幹着賠錢買賣,導致其他的企業也殭屍化。最後互相在拚下限,內捲就出現了
HEHEDEMON 台灣嘿嘿
就只有你們中國在用這個詞

難道只有你們中國關心經濟發展???
支国的内卷不会创造任何价值,就好像一群人在网络游戏的刀战地图里拿着游戏刀互砍,砍赢了还不忘嘲讽
有个小小原因和个人观点。
东亚内卷都喜欢斗争对方。你死我活。
不斗死不休。
有好处要全占,不然对不起自己。
不像欧美经历过资本血辛积累年代。
懂得留下一点活口给对方的人文精神传统。


这些非黑即白。你不死我就活不成的深入骨髓的传统。

跟内卷有那么点关系。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共从来没有给人民一口饭吃,不然哪来那么多赤贫家庭和饥寒儿童?

而是掠夺百姓的谷仓供养权贵和走狗,只给他们留了一口饭以维持生计为了繁殖更小的可供剥削的新奴隶。
内卷不是什么新词,我搜了一下日记。
18年我就开始使用这个词了。
虽然平时用英语,但是我日记还是用汉语,因为已经写了好多年,换语言检索起来会很困难。

只不过知识从精英传递到大众需要很长的时间。
真传到大众意味也变了。
当年还是对于这个词有比较深刻的讨论的。

看到现在大陆到处都用这个词,用的越多他就和本意差得越远。
就像小姊姊,美女,女神一个样。

--------------------------------------------------------------------------------

说日韩不内卷的真的脸都不要了。
内卷不内卷看自杀率就好了,其他都是虚的。
越卷的地方自杀率越高,985比211自杀率高,211比普通学校自杀率高。湾区华尔街比红脖子自杀率高。东京比熊本自杀率高。陆家嘴比黄土高坡自杀率高。
扯什么基尼系数,笑掉大牙。
不一样的国家情况不一样。

首先定义什么是不内卷。

澳大利亚,加拿大,北欧,日本这种普通蓝领中下阶层有一定的高收入,不需要很拼搏才能过上像样的生活。

美国就不一样,底层可能要快餐店打2分工作才可以。

中国也是内卷。

为什么?

不内卷的地方主要是通过限制竞争来达到非内卷。

为什么限制竞争?无限竞争导致恶性竞争。很简单。如果不限制商店和工厂的工作时间。每家店都会开工24小时。

产量大,质量合格,价格低廉,员工十分辛苦。

不是老本黑心,因为不这么做就倒闭被干掉。

老板赚钱吗?利润很薄。无限竞争导致的。员工工资不高。因为给不出。

客户最满意。因为无限竞争导致物美价廉。

客户幸福吗?不幸福。因为市场上的客户同时也是打工人。物美价廉的代价就是长工作时间和底薪。

中国:物美价廉,工资低,工作时间长。
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则相反。这些国家只要不完全开放移民就能对底层工资有一定保障。
支那大可不必捆绑上日韩

日韩可不会像支那朱一样下苦力
柚子宁宁你第一个品葱账号是不是巴比伦花园???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一种生活态度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12-02
  • 浏览: 14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