撇开悲观论:如今留下来的香港人还能做些什么?

Oeagle 老兄喂你
试问满清问鼎中原后,亡国的前明汉人还能做些什么?一开始兴许还有个把骨头硬不愿归顺的,但在清廷接连几次屠城及大兴文字狱后,剩下还活着的也人就全都老老实实了,虽偶有仁人志士号召反清复明,却终究难成气候。最终随着几代老人死了,几代新人生了,汉人对故国的记忆不再,也就通通退化成了扶清灭洋的长辫子义和团。

倘若中共命久,那么今日留下的香港人,也将面临着前明遗老同样的命运,我不是悲观,只是直陈而已。留下就是做韭菜,做韭菜就得被中共循环收割,被收割就等于是为中共做贡献,而做贡献就是给中共续了命。

除非港人大举带着卖楼的钱移民国外,那样香港就会立刻变成一个消耗政府天量外汇的金融无底洞,届时共产党将不得不勒令香港像大陆一样采取外汇限购来应对流失,但这么一来香港就必然会失去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金融业垮了香港就将彻底变成中共巨大的负资产,从而给中共政权造成最最沉重的负面打击。

说到底,中共什么都不怕,唯独只怕香港人纷纷学起老狐狸李嘉诚,卷包跑路了。但这就不是“留下”,也不是题主想要知道的答案。
IKNOW It is always morning somewhere in the world
如今的香港坐牢的坐牢,移民的移民,流亡海外的流亡海外,没有资本的依旧困在里面的忍气吞声。在我认知里真正苦了那一帮曾经冲在前线的,如今却困在牢狱里的年轻人。
我所听到如今香港朋友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离开这里,或许去搞国际线。
对于所谓的“国际线”在这里我也想谈谈个人的拙见:无论从历史与人性来看,我真的无法同意所谓国际线的成效性。
于历史来看,无论是香港还是中国大陆流亡海外的人,他们口称天天在搞国际线;但是成效性又如何呢?这么多年过去又有哪些实质性的进展呢?有哪些石破惊天的成就?没有!无非就是网上发发文、上几个采访节目、偶尔搞一下游说,国外媒体与政府帮忙谴责几声罢了!其实产生的实质性成效都非常有限。
于人性来看,人的本性都是自私的。他们出走海外,一去不回,没有一种强烈的乡土情怀,谁还愿意在自由的世界为不自由的泥潭操劳呢?又或许他们自己在外也在为生继奔波和操劳,心有余而力不足。
对于香港的现状判断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回到题目本身,但是不管如何艰难,人生还是要继续走下去的!我认为香港人目前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意识和精神层面上的事情了,坚守自己的意识,武装自己的头脑,不要让淤泥玷污自己,在自己的精神世界永远坚守一片净土,为日后所用。
以上都是自己的拙见,很期待能看到如今依然在香港的香港朋友们的回答。我的题目之所以用“抛开悲观论”是为了看看能否收集到一些真正有意义有价值的回答,就算没有那也能给如今留在香港的人一些慰藉和打气

---------------------------------------
以下再重申一些我的观点与立场:
1)我从来不主张宣扬香港人留下来,这是每个人的自由选择和权利。
2)基于以往历史和至今为止的客观事实来看海外民运的成效性依然没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所以我只是对海外民运“国际线”的成效性提出质疑,不看好。
3)我看不惯某些香港人大义凛然挂着“国际线”的名义移民。他们以前口口声声说什么【齐上齐落】【煲底见】,如今却找这种大仁大义的理由为自己脱身!如果他们不是挂着这种名义,只是完全基于人性的选择移民完全值得尊重。
長文慎入
不喜歡國際線這詞語,那改作港人向國際社會尋求人道救助及支援會否聽上來觀感好一點?現有一份國際條約眾目睽睽下遭撕毀,全球各國本基於此國際條約得到保障落實,才拿着真金白銀到港投資做生意,港人亦在這國際條約下方可拿着護照免簽出入其他國家,現條約遭毀,當然向國際社會求助,情理而言亦應如此。
有人批評這「移民」潮中有很多人當逃兵,首先,「移民」這詞是否恰當已是疑問。「移民」英國在2、3年前你沒有1千萬港元或人仔,想也不用想,現在英國把門檻降到你帶夠生活開支有BNO就可申請進來,我理解這是近乎接受難民級別的做法,環顧世界也沒有哪個國家甚至牆共自己都不會如此接收前屬地公民的做法,不過香港中產家庭稍多,所以姑且慣用「移民」形容港人移居逃亡潮。
至於逃兵,保命和追求自己生活方式乃每人應有權利,況且這種走佬方式前東歐衞星國公民都示範了一次,真的可把一個專制政權的社會及財政拖跨,這裡不是有很多反賊想結束牆共嗎?現在港人做的事正合大家意呀,為何反唇相譏?
至於留下的港人可做什麼,什麼也不做加入躺平先驅三和大神亦無不可。以往魏晉時期文人不合作,同樣可瓦解司馬暴政。只要比較漢末大班社會清流舉起恢復漢室,跟西晉末司馬氏王室蒙難幾乎無人援手,就反證了躺平也可瓦解暴政運作及向心力。
留港者勇敢的可以天天在建制組織門外喊口號,如無此勇氣,躺平也對財政水深火熱的牆共多插一刀,有何不可?
墨染青城 新注册用户
香港这个昔日的东方明珠已经被中共彻底摧毁,不再是过往让港人引以为傲的香港,面对北方这个残暴独裁的中共政权,港人怎么办?中共有国家暴力机器,有枪杆子有笔杆子,有数亿中共口中“铜墙铁壁”的中共沦陷区的打手,港人数量既少又是手无寸铁,也基本没有什么有力的国际支援,去指望国家实力江河日下的西方白左搭救香港根本是痴人说梦话,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求人不如求自己,面对这些严峻的现实,港人要怎么办?目前的情况来看,港人硬刚中共是不现实的,港人要么移民,用脚投票,离开香港,要么实在没办法没能力或者不想离开香港的人,可以考虑暂时沉寂,忍一时之气,等到中共政权出问题的时候,给予中共致命一击,越王勾践败于吴王夫差之手,都能卧薪尝胆,复仇灭吴,港人为什么不能同样作为呢?没有一个政权能永远存在,总有灭亡的时候,中共政权也不可能例外的。
于万物之中 以辱共为最大乐子,辱华为第二乐子,你葱头号美分,红太阳综合症和左右二极管观察家
守护家庭和社区小共同体,保护本土语言和文化
当敌人来的时候,能战则战,不能战则走;如果不能战也不能跑,那么就拒绝将对敌人的恐惧传给你的下一代
Unkalamo lovechallenges 祖籍香港 有事說事 别裝模作樣
還能做的就是 堅持 兩字,但能堅持多久?說實話,就等着被赤化唄。

余茂春不是說了嗎?" 香港是一個悲劇 "。

任何一社會,當經濟,教育,司法,媒體.......染紅後,就很難再回頭了。
Joshua 自由之地即祖国
1. 继续壮大黄色经济圈,钱不要给支持中央和港共政府的人赚了。

2. 紧抓子女的教育问题,把真实的历史告诉他们,更要让他们学会在日益严苛的政治环境下如何保护自己。

3. 共产党腾笼换鸟的策略一直在实行,躺平意味着把香港拱手送给蓝丝和小粉红,繁衍后代也是你们的责任。

其它的想到了再补充吧,既然要留在香港,就得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这可能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香港社会绝对要避免大陆社会那样的原子化,人与人之间缺少信任和关怀,利于中共逐个击破。
ftt 一條咸魚
第一條,把日子過好,要活得比藍屍/粉紅更好。
第二條,幫助身邊的同路人,只要留心一下,你會發現同路人還是很多的。
第三條,不要嘗試喚醒裝睡的。
第四條,對藍屍/粉紅不用同情,我以前見街上賣旗的,一般都會給個張紙幣買一支,現在則先問一問是什團體,藍色/紅色的,請他過主。
第五條,在不違反第一條的情況下,和平不合作。不要幫政權塗脂抹粉,不投票/投白票都可以。
第六條,不說普通話,不準小孩在家說普通話,在街不回答普通話問路的,就算蔥友都係咁話。

暫時就想到這些。
香港人太了不起了,通過一次次的反抗,讓世界看清了中共的噁心
胡耀棒 沉默的大多数
韬光养晦,这是除了躺平唯一能做的。

国安法就是香港版的六四镇压,现在香港重现着当年大陆的噤声。再次展现了现代独裁机器镇压的迅捷,世界民主社会为了利益的绥靖。

也许未来某一天中共攻台成功,台湾就是2.0版本的香港,虽然我在一些乐观回复中认为这存在于土共的想象中,但是如果它成为现实我的预计是大概率没错的。

回到香港问题上,我此前已经回答过,香港在五十年到期之时还能保住民间自由力量已经是最乐观的估计,最差则是彻底大陆化,到期之时取消已经名存实亡的基本法,实行彻底的一国一制,我希望那时能看到香港的二次抗争。
凑合过呗,谨言慎行。大陆人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禁评时代就少说话多躺平就完事了。
香蕉南波灣 就算台獨是自慰,那也好過幫中國欶懶叫。----By 苦苓
逃跑保存香港文化和粵語,有能力就去英國,沒能力看東南亞哪裡適合,真的,跑路宜早不宜遲。
绝大多数人都是只能坐等倒霉 有能力跑得在任何国家任何地区都是少数
kang7913862 因为我们坚信在这个世界潮流当中 我们站在了正确的一方
革命是要流血的要死人的 香港大部分都是中产有家庭有资产有很多舍不得 剩下的基本都是出不去的人或者真的热爱这片土地的人等一个香港经济恶化的谷底吧 到时候看底层会不会冲一冲 但是我觉得还是要聪明一点有人可以引进一些外国武器来做对抗 不然赤手空拳拿个棍子菜刀也是几下被镇压的事。不管怎么说香港现阶段乃至未来5年我都是觉得毫无曙光,香港已经输了,能跑的抓紧跑吧。
去其他地方重建香港。

如亚洲首都温哥华,气候宜人,经济发达,民主自由,港人80年之后纷纷过来移民,至今完好地保留着港英文化。

香港之精神,在于港人,港人在哪,香港在哪。
九投习 靜香野比大雄
人留下没问题,钱一定要离开;这跟共匪希望的结果相反(人离开没问题,但用流氓手法留下你的钱:说你资金是外国的,涉及境外势力,经济也是包括在万用国安法中的金融安全)
已隐藏
不悲觀的,準備夠錢就去緬甸打游擊
悲觀的都移民先進國家了
隨時準備街頭運動,雖然必然會入獄,但總好過清朝殺漢人反賊還要誅九族
tktrololo delaynomore
能走就走
到台灣美英當兵廣傳匪共之禍,學習軍事知識
向當地政府情報機關舉報共匪統戰逃稅組織什麽的
已是選民的投票選反共政客翻譯粉紅惡臭言論加速排華
走資到歐美不再交稅飼養三萬黑皮共官
隨著在英美港人組織壯大可與藏人維人組織合流
建立海外港人身份

走不了的
只能保留有用之驅鬥長命
膽大的可以裝粉紅批鬥土共搞分化
勿再上街送頭,強身健體等時機來到
搜集上下走狗個資備份留待他日清算
在保護個人隱私下死守網上輿論陣地
總之將2019年以來社會對體制人士之系統性歧視延續
最後除捐款打官司浪費律師費外
為在囚手足家人生活提供援助

總之勿忘血海深仇
就是集體躺平
學內地一樣大家一起借錢過活
甚至學內地來香港的懶人一樣
不干活靠政府援助
問題在於有多少人會這樣做
catherinekim 一人独裁全球受灾
但凡有一线机会,都应该拼命往外跑才对。就怕看不明白,还抱有幻想。无数历史经验证明,幻想终究会破灭,越晚走的越惨。除非躺平认命。
什麼都做不了,說話會因言獲罪,出行會非法集結,遲點還要講普通話,唱紅歌,最重要的是生下的下一代變成小奴隸,為什麼要害人?
願榮光歸香港 雜種專業殺手,香港優質人口,新晉頂級反賊,黑警最大對頭
要做什麼?簡單,做盡一切中共港共不想我們做的,就可以了。
迷途小书童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不买房,暂时不做消费主义的奴隶,好好工作,半躺平状态,攒钱跑路。

对于年轻人来说,前半辈子可能没啥办法,至少为后半辈子做点准备吧。
龙城飞将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It is always morning somewhere in the world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6-05
  • 浏览: 6599